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6 牛刀小試(求推收)

雖然在鄭家的地盤上,藥王閣卻從來都沒有給鄭家繳過任何的賦稅,這原因嘛,自然是因為藥王閣的實力龐大。
  在鹿鳴鎮的藥王閣,只是一個分店,整個出云國,每一個鎮,都有藥王閣的分店。
  可以說,這藥王閣掌管著整個出云國一半以上的藥材買賣。
  這口氣,這個不舒服,好像只能忍著,可是鄭鳴覺得,如果自己不將這口氣出來,那就無比的憋屈。
  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鄭鳴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從李忠身上得到的江湖草藥。
  這些天,為了應付三孫子的比試,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修煉上,那些江湖草藥根本就沒有試驗過,也不知道這些草藥的作用,究竟行不行
  “嘭”
  瓷器碎裂的聲音,從鄭鳴的房間里面傳來。這聲音引來了一個粗使丫頭,當她看著黑著臉坐在椅子上,好像誰欠他上百文錢的鄭鳴,嚇的不敢吭聲,趕忙將破碎的茶碗收拾了一番,然后快步的走出去了。
  對于這丫頭的動作,鄭鳴也沒有吭聲,此時他的心,在滴血啊
  兩千紅色的聲望值,沒了
  他擊敗鄭虎和三孫子賺來的兩千聲望值,全部扔到水里了,一次抽取武俠牌,一次抽取武將牌,統統的抽取失敗。
  百分之一的幾率失敗也就罷了,就連十分之一的幾率,他奶奶的也失敗了。
  這讓鄭鳴的心里有點火大,現在他的聲望值,再次出現了增長緩慢的情況,下一次抽取隨機牌,還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呢
  不過鄭鳴將茶碗摔了之后,心中的火氣也就發了出來,這兩次雖然都抽空了,但是自己前兩次,可是都抽到了東西。
  雖然徐霞客的牌,讓自己實在是有點蛋疼,但是那厲若海卻是實實在在的保命牌。
  收拾了一下心情,鄭鳴就朝著家里的藥庫走去。作為鹿鳴鎮的第一人家,鄭家同樣儲存了不少的藥材。
  雖然都是常見的藥物,但是足夠鄭鳴用的。
  一個時辰的功夫,鄭鳴的手中,就多了兩個瓷瓶,一個瓷瓶之中放的是黑色的藥丸,一個藥瓶里則是紅色的粉面。
  這兩樣,是李忠的江湖草藥中最常見的大力丸和金瘡藥。鄭鳴從基礎牌中不但得到了藥方,更得到了配制的經驗,所以并沒有浪費多少功夫。
  這大力丸,主要是增加身體的力量,按照李忠的記憶,鍛煉武技的時候用這大力丸還是效果不錯的。
  至于金瘡藥,不但可以外敷,更能夠內服,對于內傷,也有不小的療效。
  只不過現在,鄭鳴還不知道自己配出來的這兩樣藥物的效果如何。
  來到家里的練武場,鄭鳴猶豫了一下,就從黑色的瓷瓶之中,取出了一顆大力丸。
  應該吃不死人吧心中打著這個主意的鄭鳴,一張嘴,就將一顆自己配制的大力丸吞進了肚子里。
  在大力丸剛剛入肚的瞬間,鄭鳴就覺得一股熱氣,從自己的肚腹之間升起。這熱氣,和鄭鳴剛剛修煉成內勁之時的熱氣一模一樣。
  心中一動的鄭鳴,直接打起了熊抱功,十六式的熊抱功還沒有打完,鄭鳴就覺得自己的體內,再次生出了一股內勁。
  “鐵熊撞樹”
  這一次,鄭鳴撞向的是鄭家練武場的鐵木樁
  鐵木樁粗有一尺,乃是由晴川縣特有的一種鐵木制煉而成,主要被用來鍛煉掌力。
  “嘭”鄭鳴的身軀,重重的撞擊在鐵木樁上,剎那間,那鐵木樁就被撞成了兩段。
  三股內勁,十一品
  自己的修為,終于步入了十一品鄭鳴看著那斷裂的鐵木樁,眼中升起了一絲喜色。他感覺著第三股在自己體內流轉的內勁,眼眸之中盡是歡喜。
  這才不到十天時間,他就從不入品,達到了十一品的境地。
  為了這個境地,他的哥哥鄭亨,足足修煉了十五年
  而自己之所以能夠如此快的達到,是自己多年的積累,更是那得自卡牌的蒼熊體,還有就是大力丸。
  當然,鄭鳴并不知道,這其中,將他打暈的傅玉清,實際上也有不小的功勞。
  大力丸能夠產生熱氣,這對于十品以下的武者,有巨大的作用,雖然鄭鳴不知道大力丸的作用和地黃丹相比差多少,但是有一點鄭鳴卻知道。
  大力丸便宜啊
  一顆地黃丹,藥王閣賣的價格是一萬五千兩銀子,而鄭鳴這大力丸,一瓶裝了十三顆,造價三兩銀子。
  也就是說,四顆大力丸,還不到一兩銀子的造價
  一時間,鄭鳴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精芒,一個計劃,也就在這一刻,開始在他的心中形成。
  “二弟,你這是你弄斷的”鄭亨從外面走進來,看著演武場被打斷的鐵木樁,有點不敢相信的道。
  鄭鳴看著滿臉驚詫的鄭亨,鄭重的點了一下頭道:“是啊”
  “你你真的達到十一品了這這怎么可能”鄭亨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的不敢相信
  就在鄭鳴準備將心中想好的,自己如何從入不了品,一躍成了現在這種情況的解釋說出來的時候,就聽鄭亨晃著腦袋道:“娶一個好媳婦,真是太重要了。”
  “爹說你能夠有現在的成就,都是你那媳婦的功勞,真的嗎”
  鄭亨的話一說,讓鄭鳴心中大喜。他本來還覺得自己編出來的解釋有點生硬牽強,沒想到自己老爹,早已經幫著自己想好了。
  他倒不是不想給自己老爹說實話,但是他的腦子之中,有一副牌的事情,實在是有點太離奇,鄭鳴覺得自己就算是說出來,鄭工玄他們也不會信。
  將一切推到傅玉清身上,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趕忙點了點頭的鄭鳴,看著手中的藥瓶,又看了一眼鄭亨,頓時來了主意。
  半刻鐘之后,手背上多了一個口子的鄭亨,滿臉羨慕的看著鄭鳴手中的金瘡藥道:“二弟,這真是好藥啊,才撒上,血就不留了,你從哪兒弄來的”
  鄭鳴在傅玉清身上推脫了一番之后,就拿著金瘡藥,快速的朝著鄭工玄的房間走去。
  鄭工玄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多少,這金瘡藥,正好讓他用。
  走進鄭工玄的院子,鄭鳴就聽到鄭工玄和端陽英在說話,就聽端陽英道:“你呀你,真是受苦的命,那藥王閣的止血散雖然貴點,但是管用,你咱們家就算現在困難點,也不缺那三百兩銀子。”
  “三百兩銀子不也是錢嘛,那止血散和化血膏的效果實際上是一樣的,只是增加了一些止疼的藥而已,我堂堂男兒,還能怕那點疼痛”鄭工玄的話,硬氣十足。
  可是他這話剛剛說完,就哎呦一聲道:“夫人,你慢點兒,這個化血膏要輕涂。”
  “你就是嘴硬”端陽英半是嗔怪,半是心疼的抱怨道:“為了亨兒和鳴兒,你是什么都舍得,到了你自己,哎”
  “對了,我用化血膏的事情,誰都不要說,尤其是鳴兒,這孩子表面上看好像很開朗,但是心思還是有點重。”鄭工玄低聲的向端陽英叮囑道。
  “這個我知道。”端陽英停頓了一下道:“你說鳴兒能夠入品成為武者,更打敗鄭虎,真的全都是玉清那孩子的功勞嗎”
  “什么玉清,你記住,就算是沒有人的時候,你也要稱呼她玉清小姐,至于她和鳴兒婚事之類的事情,以后你更不要亂提,那可是關系到咱們家的性命”
  鄭工玄的聲音,這一刻帶著嚴厲,他說到此處,又感慨道:“圣地那不是咱們能夠招惹得起的。”
  對于鄭工玄嘴中的圣地,鄭鳴并沒有太聽進去,他站在門外,心情激蕩的是剛才自己聽到的對話。
  父親可以為自己買兩萬兩銀子的培元丹,而他自己,卻為了節約二百兩銀子,使用那效果并不是太好的化血膏。
  鄭鳴輕輕的抹了一下眼睛中的酸澀,然后故意退后了幾步,這才大聲的道:“父親,我給您送藥來了。”
  在鄭鳴走進房間的時候,就見鄭工玄此時正裸露著半邊膀子,幾道猙獰的刀痕,雖然大部分已經愈合了,但是依舊有一些血水從里面滲出。
  這些刀痕,為的就是給自己爭取一個機會,一個進入碧血潭,成為武者的機會。
  “父親,這是玉清配的金瘡藥,說是挺好用的,你試試。”將心中的酸澀壓住,鄭鳴故意面帶喜色的道。
  “玉清配的,那快點試試。”已經將玉清和了不得的大人物聯系在一起的端陽英,急聲的說道。
  鄭鳴當下,就將那金瘡藥小心的給鄭工玄撒在傷口上。隨著那金瘡藥敷在流血的位置,本來還在滲血的傷口,立時就不再有血流出來。
  “不愧是圣地的傷藥,比那止血散都要強啊鳴兒你替我謝謝玉清仙姑娘。”
  鄭工玄說到此處,感慨道:“我估計,有了這金瘡藥,我的傷勢,最少能夠提前五天恢復。”
  “父親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謝謝玉清的。”
  “嗯,你這幾天,要多多休息,沒事的時候,盡量少打擾玉清姑娘。對了,家族那邊已經傳來訊息,二十天之后,就是進入碧血潭的日子,你好好準備一下。”
  鄭工玄說到這里,有點期盼的道:“通過這次碧血潭的浸泡,說不定鳴兒你真的能夠成為咱們家,第一個突破第九品的人呢”
  “孩兒一定會突破第九品”鄭鳴握了握拳頭,言辭鑿鑿的說道。
  鄭工玄笑了笑道:“小子,有這個決心就好,不過不要給自己施加太大的壓力,我小的時候,也覺得自己能夠突破第九品。”
  從鄭工玄的房間之中出來,鄭鳴本來就堅定的心,這一刻變得更加的堅定。
  他絕不辜負父母的期望,他不但要突破第九品,更要站在整個天地的頂端。
  不過現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修煉,而是要實行一個計劃,一個剛剛在他心中成型的計劃。
  他決不允許,那個落井下手,讓他父親被迫拿出家里珍藏寶甲的家伙逍遙得意。
  而給那個家伙教訓的工具,就是他剛剛做出的大力丸和金瘡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