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4 以傷換傷(求推收)

“二少爺要戰鄭虎,這這怎么可以鄭虎那么厲害,二少爺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看著同時走到了打谷場中間的鄭鳴和鄭虎,聲音中充斥著不敢相信的味道。
  而他四周的同伴,一個個也都瞪大了眼睛。
  “五叔,二少爺也不一定就打敗不了鄭虎,剛才他不就一拳將那那三孫子打敗了嗎”有少年用敬佩的目光看著打谷場鄭重的鄭鳴,大聲的辯解道。
  少年的話,讓不少看熱鬧的人同時點頭,但是更多人的目光,則注視著打谷場上的兩個人。
  “可是那是鄭虎啊”壯漢的話,再次讓四周的氛圍凝結了起來。
  鄭虎,在大多數鹿鳴鎮人的眼中,那是鄭鳴父親鄭工玄的對手,可現在,出手的,卻是鄭鳴。
  “小子,咱們鄭家的規矩,比武生死由命,嘿嘿”鄭虎凝視著鄭鳴,冷聲的說道。
  鄭鳴沒有開口,他毫不畏懼的看著鄭虎,雙眸之中,充斥著熊熊的戰意。
  鄭虎率先發起了攻擊,一式猛虎下山,帶著一股狂風,朝著鄭鳴的胸口狠狠打來。
  這一拳,速度很快,比那鄭謹瀧的拳,要快上一倍不止。
  鄭鳴神色變幻,就騰身朝著一邊躲避,但是鄭虎的猛虎拳乃是九品武技,又豈是那么容易躲避的還不等鄭鳴這邊躲開身形,又是一拳已經打了過來。
  鄭鳴眉頭請皺,這一刻,他已經避無可避。
  雖然他的熊王拳已經達到了會意的境界,但是熊王拳畢竟不是一種以身法著稱的武技。
  熊王咆哮
  鄭鳴施展出了熊王拳最強大的一拳,而這一拳同樣是他熊王拳之中威力最強的一拳。
  兩個拳頭,在半空之中碰撞在一起,鄭鳴就感到一股內勁,透過拳頭,直接沖入了自己的體內,將他熊王拳上內勁沖散。而他的身軀,更是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出去。
  噔噔噔
  鄭鳴一直后退了七步,才算是穩住了身形,而他的肚腹之內,此時更是猶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難受。
  鄭虎十品修為的內勁,真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鄭鳴一邊將自己胸口那種想要吐出來的感覺壓下,一邊冷冷的朝著鄭虎再次看了過去。
  鄭虎倒退了一步,但是就這一步,也讓鄭虎對鄭鳴越加的重視。他的猛虎拳已經達到了小成的境界,他的內勁,更是鄭鳴內勁的兩倍,但是在這碰撞之中,依舊沒有占太大的便宜。
  鄭工玄這個二小子,還真是一個人物。
  而越是了不起,越是要率先扼殺,要不然等他成長起來,就是自己的末日。
  想到此處,鄭虎冷笑一聲,拳頭揮動,猛虎拳之中必殺的猛虎掏心,朝著鄭鳴施展了出來。
  能夠躲避,鄭鳴絕對不愿意和鄭虎硬拼。但是鄭鳴的熊王拳,卻一點都不擅長躲避。
  神色變幻之間,鄭鳴再次施展出了熊王咆哮
  這一次,鄭鳴的氣勢,明顯不如第一拳的時候
  坐在看臺上的三長老,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他估計,鄭鳴這一次,絕對要吃大虧。
  而鄭工玄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他的雙拳緊握,直直的看著鄭鳴的身體。
  “笨這個時候,怎么可以硬拼”看著那揮拳而上的少年身影,傅玉清低聲的自語道。
  而鄭虎這個時候的眼眸內,卻爆發出了一種巨大厲芒,他全身的內勁,都催動在一拳之上。
  鄭鳴的熊王咆哮,這一刻迎著鄭虎的拳頭而來,兩個拳頭,眼看就要碰撞在一起。
  可是就在這一刻,鄭鳴那正對著鄭虎的拳頭,陡然抬高了半尺,這一下,鄭虎打向他的拳頭,就沒有了阻攔。
  鄭虎的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鄭鳴的左肋。隨著這一拳,鄭鳴整個人朝后到飛了出去。
  這一拳,隱含著鄭虎全部的內勁,就算是一頭牛,被鄭虎這一拳打中,也要失去戰斗力。
  鄭虎的臉上,除了驚訝,還有笑容。
  那小子的拳頭錯了半尺,應該是對自己產生了畏懼,而在戰斗的時候產生畏懼,那就是找死。
  畢竟是年輕人,在戰斗的時候,怎可以有畏懼之心
  兩招解決戰斗,自己已經可以給大長老交代了,心中念頭閃動鄭虎,正在猶豫自己這個時候,是不是乘勝追擊。
  畢竟給鄭鳴更大的傷害,他的心中很樂意,但是鄭工玄剛才惡狠狠的話,卻讓他一時間有些猶豫。
  而就在這一刻,鄭虎就見自己的眼前,陡然閃過了七道銀光,這些銀光快如閃電。
  雖然不知道銀光是什么東西,但是鄭虎感到了危險,他本能的騰身一躍,讓自己的身軀飛出了四尺。
  可是那銀光實在是太快,就在鄭虎身軀落地的剎那,就有四道銀光,直接刺入了他的身軀之中。
  這四道銀光,兩道射入了鄭虎的左右手臂,一道射入了鄭虎的右肋,更有一道射入了鄭虎的大腿根。
  飛刀,是四柄飛刀
  四柄寒光閃爍的飛刀,這一刻,已經完全沒入了鄭虎的體內。
  在感到疼痛的剎那,鄭虎更感動自己體內流動不息的內勁,就好像被凌空斬斷。
  經脈,這該死的四柄飛刀,有兩柄斬斷了鄭虎的經脈。
  這一刻的鄭虎,就感到自己渾身上下,再也難以提起半點的內勁,一時間,他的眼眸中充斥著無盡的憤恨。
  “你你偷襲我”鄭虎手指著跌坐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的少年,憤怒之中,帶著不敢相信。
  鄭鳴此時,就覺得自己的心肺之間,還是翻江倒海般的難受,此時的他,同樣難以提起內勁。
  迎接鄭虎一拳,對現而今的他而言,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
  但是這一拳,他接的值,飛刀斬斷鄭虎的經脈,鄭虎想要恢復過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沒有偷襲你,我只是用我的飛刀,堂堂正正的打敗你”鄭鳴說完這句話,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咳嗽。
  這咳嗽中,更帶著不少的鮮血。
  此時的鄭鳴,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是此時整個打谷場,沒有人能夠笑得出來。
  從剛才兩個人的交手之中,眾人可以想到當時的情形,鄭鳴這是在以自己受傷為代價,找到了最佳的出刀機會。
  四柄飛刀,全部刺入了鄭虎的經脈。這一刻,可以說兩敗俱傷,但是更可以說,鄭虎敗了。
  鄭虎不但敗了,而且虧大了,鄭鳴雖然受傷,但只是皮肉受傷,修養一些時間,就可以恢復,但是鄭虎卻不一樣,他受傷的是經脈,是被飛刀斬開的經脈。
  如果沒有靈藥幫他將被斬斷的經脈接上,從此之后,鄭虎就休想在運用內勁。
  不能運用內勁的武者,又怎么可以稱為武者。
  “小子,我和你拼了”有些瘋狂的鄭虎,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那四柄深入他體內的飛刀,卻讓他動彈起來艱難無比。
  他憑著一口怒氣,朝著鄭鳴沖了兩步,隨即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那本來就插在他大腿上的飛刀,根式在這一刻,完全沒入他的體內。
  “以傷換傷,好狠啊”三長老在鄭虎再次倒地的時候,聲音之中,充斥著陰冷。
  而鄭工玄此時,眼眸中除了震驚,還有欣慰,還有一絲的痛惜。他看著三長老那陰沉的臉,沉聲的道:“三長老,我看今日就不用在打下去了。”
  三長老冷哼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朝著鄭工玄狠狠的看了一眼道:“走”
  說話間,三長老也沒有理會那倒在地上的鄭虎,大踏步的朝著打谷場外的他的車子走去。
  “三長老,那小子卑鄙無恥,您一定要給我報仇啊”鄭虎看著離去的三長老,充滿悲憤大聲的喊道。
  可惜,三長老就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語一般,在將已經清醒過來的鄭謹瀧攙上車子之后,就帶著一眾騎士,猶如風卷殘云般的朝著晴川縣的方向而去。
  倒在地上的鄭虎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被丟棄在了這里。
  這一刻,他才算是真真正正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他被丟棄了,被丟棄在了鹿鳴鎮。
  他現而今,在失去武力的情況下,被丟棄在了滿是仇人的鹿鳴鎮,他扭過頭朝著四周看,就見不少漢子正摩拳擦掌的看著他,那眼眸中,沒有半絲的善意。
  “三長老,帶我一起走吧”鄭虎用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喊道,可惜,三長老的車架,這一刻已經出了鹿鳴鎮。
  鄭工玄看著鄭虎,哼了一聲道:“來人啊,將副鎮首帶下去休息,你們可要好好的招待一下副鎮首。”
  “請鎮首放心,我們一定會讓副鎮首大人,感到春天一般的溫暖”一個粗壯的漢子嘿嘿一笑,目光之中,充斥著陰冷之色。
  除了幾個被交代的人之外,此時沒有人理會鄭虎,更多人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掙扎著要站起來的鄭鳴,最終還是在李小朵的攙扶下才站穩,而就在他站起的一刻,整個打谷場沸騰了起來。
  “二少爺好樣的”
  “二少爺擊敗了鄭虎,哈哈哈,二少爺以后,一定會成為一個像鎮首大人一般的英雄”
  “二少爺威武”
  對于這些歡呼,鄭鳴并沒有太理會,他朝著正在向他走來的鄭工玄笑了笑,然后就運足神念,朝著自己心頭的聲望值看了過去。ps:求推薦收藏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