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3 邀戰(求推收)

空氣很冷,甚至可以說這一刻,整個打谷場的空氣,都已經凝結了起來。
  三長老的雙眸,充斥著陰森,他緊緊的盯著鄭工玄,好像恨不得一口將鄭工玄吞下去一般。
  “你知道后果嗎你莫非真的想要背叛家族不成”三長老的聲音不高,但是在這聲音之中,冰冷之意越發的森冷
  鄭工玄的手顫抖了一下,不過隨后被他緊緊的攥住。
  “三長老,雖然您是長老,但是有些話,卻不能亂說。”鄭工玄的聲音,表現的同樣很平靜。
  他冷漠的道:“你還代表不了家族”
  “運用神弩隊攻擊家族長老,就是背叛家族”三長老的話語,充滿了斬釘截鐵。
  “我是一個父親”鄭工玄毫不畏懼的和三長老對視著,他的聲音平緩,像是在敘述一個事實,一個不能改變的事實。
  面對鄭工玄的目光,三長老覺得自己的心有點懼怕。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作為家族之中排名第三的長老,他覺得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
  他的目光,朝著那三十個手持弓弩的漢子掃了一眼,隨即沉聲的道:“我是家族的長老,我以家族長老會的名義,命令你們,立即放下手中的弩”
  “都給我放下”
  三長老的聲音響亮,但是那指著鄭虎的弩,依舊直直的指著鄭虎
  沒有人放下弓弩,三十個雖然還沒有入品,但是一個個筋骨強壯的漢子,都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弩箭。
  他們在等,等鄭工玄的下一步命令。
  “就憑著這些弩箭,留不住我,你知道我離開之后的后果”三長老的目光再次凝視著鄭工玄。
  “我從來都沒有想要留住三長老。”鄭工玄搓了一下手道:“你現在完全可以帶著所有的人,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說的倒很簡單,但是這句話讓三長老的神色更加的難看。
  他覺得鄭工玄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一語雙關,就是警告他,你可以有多遠,滾多遠。
  三長老的目光,落在了依舊倒地不起的鄭謹瀧身上,這件事情,不能夠就這么算了,他必須要給大長老一個交代。
  畢竟來的時候,大長老說這件事情交給了他。雖然鄭謹瀧敗是因為他自己,可是他作為領頭人,必須得給大長老一個交代。
  “鄭鳴施展禁術,暗算鄭謹瀧,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三長老在沉吟了剎那,一字一句的說道。
  鄭亨站在自己父親的身后,此時的他,恨不得一腳踩在三長老的臉上。
  自己的弟弟,明明是堂堂正正的戰勝了鄭謹瀧,可是到了這位三長老的嘴中,竟然成了施展禁術。
  還暗算,暗算你妹啊
  整個打谷場上,不但所有的鄭氏族人,就是那些鹿鳴鎮的百姓,都清清楚楚的看到,鄭鳴是堂堂正正,一拳擊倒了鄭謹瀧。
  鄭工玄站在那里一言不發,這讓三長老的心中舒坦了一點,他剛才的話,是提出的條件。
  在他看來,這一次,自己已經讓了一步
  “三長老您的眼睛,莫非瞎了”沉吟了一會的鄭工玄,終于吭聲了。
  這一句話,讓三長老的手顫抖的更加厲害,鄭工玄如此說自己,那就是不再留任何挽回的余地。
  要不是顧忌那些弩箭,三長老這一刻就要以對抗家族的名義,將鄭工玄拿下。可是那一根根硬弩,讓他一時間下定不了決心,但是此時無論是跟著三長老來的家族武士,還是鹿鳴鎮的人,都已經將手放在了兵器上。
  局勢在這一刻,變的一觸即發
  也就在這時候,鄭鳴漫步走了過來,他看著挺立的猶如一桿槍般的鄭工玄,眼中更多的,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溫暖。
  “三長老說我施展禁術暗算鄭謹瀧,請問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我施展了禁術”鄭鳴冷聲的道。
  禁術是鄭虎喊出來的,一個借口,一個讓他對鄭鳴動手,然后極力否認這次比試結果的借口。
  三長老看著眼前眉目清秀的少年,心中的恨意更多了幾分,他心說都是這小子惹的禍。
  若不是這小子故意隱藏修為,若是他真的如資料上記載的那樣純粹就是一個廢物,若是他直接被鄭謹瀧打倒,就沒有現在這種情形。
  鄭工玄,他竟然敢反抗
  “小子,你就是施展了禁術,要是你不施展禁術暗算,你怎么可能是三公子的對手。”鄭虎看到三長老一時間答不出來,趕忙大聲的說道。
  “至于如何證明,嘿嘿,只要你能夠接得下我三十招,我就算你沒有施展禁術暗算三公子。”
  本來,鄭虎準備說三招的,畢竟他的修為是十品,但是最后,他還是將三招說成了十招。
  而就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好像覺得,鄭鳴的眼眸中,竟然升起了一絲笑意。
  這小子怎么笑了不對,應該是自己眼花了。
  鄭鳴確實在笑,在他走過來的時候,其實在心中,就已經有了挑戰鄭虎的打算。
  一拳擊敗了鄭謹瀧,鄭鳴就發現自己那本來停滯不前的聲望值,又開始快速的增長。
  只是轉眼工夫,紅色的聲望值,就提升了五百多,而那只有一個的黃色聲望值,則提升到了十個。
  不過當局勢變的凝重的時候,鄭鳴發現自己聲望值的提升,又一下子變緩下來。
  這一刻,鄭鳴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聲望值這東西,確實能夠掠奪,但是并不是說擊敗一個人,就能夠將他的全部聲望值掠奪走。
  就拿他擊敗鄭謹瀧來說,因為鄭謹瀧的聲望值來源,主要在晴川縣。現而今在這鹿鳴鎮,根本就沒有幾個來自晴川縣的人,所以他雖然擊敗了鄭謹瀧,一時間卻得不到多少的聲望值。
  只有等他擊敗鄭謹瀧的事情傳遍整個晴川縣,他的聲望值,才會有一個大的增長。
  可是鄭鳴估計,這個增長應該也不是太多,畢竟從鄭謹瀧的情況來看,他之所以有如此多的聲望值,主要原因不是他的修為,而是他三孫子的身份。
  而鄭虎則不一樣,鄭虎的聲望主要是來源于他自己。
  從鹿鳴鎮眾人的表現來看,他們對于鄭虎,可是畏懼的很,要是自己能夠擊敗鄭虎,一定會讓自己的聲望值,再次出現飆升。
  更何況現而今的局勢,鄭鳴也不愿意讓父親和三長老徹底撕破臉。
  雖然有厲若海的牌在手,他可以將整個晴川縣鄭家給橫掃了,但是厲若海是他最后的手段,而且只能夠用一次,鄭鳴要在最危急的時候用這張牌。
  所以,鄭鳴做出了擊敗鄭虎的打算。
  而他的憑仗,是已經達到了入微境界的流星刀法
  鄭虎的修為雖然是十品,但是自己九品中級的流星刀法達到入微境界,本身就能夠抵消一些鄭虎的優勢。
  再加上自己出其不意施展流星刀的話,勝算將會更大。
  看到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鄭鳴當下就朝著臉色緊繃的鄭工玄道:“父親,請讓孩兒一試。”
  “不行”鄭工玄一揮手道:“這件事情,我已經有決斷,你退一邊去”
  鄭鳴的心,越加的溫暖了起來,他知道鄭工玄如此拒絕自己,是因為鄭工玄覺得自己沒有戰勝的可能。
  他拒絕自己,是因為他要盡全力保護他的孩子
  “父親,十招,孩兒應該是能夠接下的”鄭鳴說到此處,邁步來到鄭工玄身邊道:“請父親相信孩兒”
  鄭工玄看著臉上充斥著堅定神色的鄭鳴,又朝著四周劍拔弩張的情形掃了一眼,心頭不由得動搖了起來。
  雖然他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能讓鄭鳴受委屈,但是作為鹿鳴鎮的鎮首,他同樣不愿意和家族發生大的,難以挽回的沖突。
  但是鄭鳴,他真的能夠接得下鄭虎的十招嗎
  鄭虎和他自己可同為十品武士,鄭工玄他自己,都沒有十足把握戰勝鄭虎。
  “鄭工玄,只要你兒子接得下鄭虎十招,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他堂堂正正的擊敗了鄭謹瀧,我們這些人,也立即離開”三長老的聲音,這一刻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三長老很清楚,沒有所謂的禁術,也沒有什么偷襲,他們和鄭工玄現而今,都需要一個解決的辦法。
  雖然他有把握離開,但是讓一個家族的分支叛亂,而且殺死他所有的隨行人員,對他依舊大大不利。
  而現在鄭虎出頭要求和鄭鳴比試十招,在他看來,無疑是一個解決的辦法。對于鄭虎的修為,他的心中,是有信心的。
  鄭工玄依舊繃著嘴,他還是下不定決心,而就在這時候,鄭鳴輕輕地來到他的耳邊道:“父親,孩兒有信心,更何況家里還有母親和妹妹,您就讓孩兒試一下”
  鄭工玄的心一顫,他看著自己眼前雖然稚嫩,但是充滿了朝氣的臉,心頭除了欣慰,還有歡喜,更有苦澀。
  孩子長大了,懂得為了整個家著想。可是自己這個父親,竟然在這種時候,難以給自己兒子一庇護。
  這讓他感到相當的難受。
  最終,鄭工玄重重的跺了一下腳,然后點頭道:“可以。”隨即,他的目光落在鄭虎的身上,一字一句的道:“鄭虎,這只是一次比試。”
  “如果我的兒子有什么意外的話,我可以保證,讓你鄭虎永遠離不開鹿鳴鎮。”
  鄭工玄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一時間就算是以鄭虎的兇悍,也難以說出反駁的話,最終他一跺腳朝著鄭鳴道:“小子,讓我看看,你能夠接我幾招”ps:新書裸奔,求兄弟們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