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 震驚(求推收)

鄭亨一愣,神弩隊是什么,他心中清楚的很這是鹿鳴鎮最強的力量,就算是九品高手,也難以逃脫三十臺神弩的圍攻。
  看著父親那堅定的眼神,鄭亨明白了過來。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快速的朝外跑去。
  鎮外打谷場,不但鄭家的族人被快速的召集過來,就連那些不是鄭氏家族的鎮民,也都涌了過來。
  “鄭鳴,你放心,我會在第三招,才擊敗你”鄭謹瀧故作瀟灑的來到打谷場中間,傲氣十足的說道。
  “少夫人,二少爺能打得過那個壞人嗎”李小朵兩只小手用力的撕扯著衣襟,話語之中充滿了擔憂。
  站在她旁邊的傅玉清,此時的雙眸,緊緊的盯著站在鄭謹瀧對面的鄭鳴,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疑惑。
  “嗯,怎么可能”
  傅玉清的自語,讓小丫頭李小朵差點哭出來,她雖然不知道傅玉清究竟會不會武技,但是這個時候,她是真真正正的需要有人安慰她。
  畢竟,這一刻的她,心中的擔憂,沒有地方,也沒有人來訴說。
  “少夫人,二少爺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嗎”雙手緊緊的抓住傅玉清的手,李小朵的眼眸中充滿了期待。
  傅玉清這一刻才從鄭鳴的身上收回目光,她扭頭看著李小朵,疑惑道:“怎么了”
  李小朵這才發現,自己這位少夫人,連自己到底說的什么都沒有聽清楚。一時間,李小朵感到無語,隨即她又覺得,少夫人之所以會這樣,應該是擔心自家少爺的緣故。
  “哈哈哈,老子賭一百兩銀子,三少爺一定會打斷鄭鳴那小子的兩條腿。”鄭虎站在三長老的背后,大聲的喊道。
  他的聲音很響,整個打谷場都聽得到。
  他的話才剛剛出口,就見有一個跟著鄭虎來的漢子大聲的道:“我和虎爺你賭,不過我賭的是三公子一定打斷那小子的三條腿。”
  一陣肆無忌憚的哄笑聲中,接著又有人跟著道:“對,我們也跟虎爺賭,三公子打斷那小子的三條腿。”
  粗俗的大笑聲,在整個打谷場回蕩,鄭亨的拳頭緊緊的握著,就在他有點忍不住的時候,一個手掌落在了他的肩上。
  是鄭工玄的手掌。
  鄭亨明白父親的意思,可是這一刻,他忍不了
  “工玄,有些人啊,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到了最后,不但一無所得,而且自己打自己的臉,你說對不對”三長老聲音陰森森的說道。
  鄭工玄沒有吭聲,他知道三長老這是說給自己聽的。
  而就在這時,就聽鄭謹瀧道:“小子,你聽好了,三公子我第一招雙風貫耳,要打你的左右臉。”
  雙風貫耳并不是熊王拳中的招式,而是九品中級拳法狂風拳中的招式。
  他這一句話一出口,鄭工玄的臉色就是一變。他沒有想到,大長老竟然將家族之中只有十品武者才有資格修煉的狂風拳教給這鄭謹瀧
  以鄭鳴的情況,恐怕躲不過這一招。
  就在他準備站起的時候,鄭謹瀧整個人已經瀟灑的騰空而起,雙手快速的朝著鄭鳴的臉上打了過來。
  雖然鄭謹瀧的狂風拳,也只是剛剛達到熟悉而已,但是九品中級的拳法,其奧妙自然不是熊王拳可比。
  初級的九品拳法,可以比擬入微境界的十品初級拳法。
  在所有人看來,這一拳,鄭鳴絕對躲不過去
  鄭鳴在鄭謹瀧沖來的剎那,整個人一動不動,就好像被嚇傻了一般。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等待著那兩個響亮耳光的時候,鄭鳴動了,這鄭謹瀧的修為是十二品,鄭鳴的修為同樣是十二品。
  而且鄭鳴的熊王拳,更是已經達到了會意的境界。在鄭謹瀧攻來的剎那,鄭鳴的拳揮了出去。
  沖天一拳
  隱含著鄭鳴全部內勁的沖天一拳,直接轟在了鄭謹瀧臉上的沖天一拳
  “嘭”
  鄭謹瀧整個人,就好像一個破布袋一般倒飛了出去,在倒飛的剎那,鄭謹瀧除了眼前一黑之外,他的意識中,也充斥著不信。
  他有點不明白,為什么就在自己的雙手眼看就要打在鄭鳴臉上的剎那,一個拳頭,砸在了他的臉上,那狂暴的勁力,更是從拳頭之中,直接涌入了他的體內。
  他的腦子發黑,然后他整個人,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他竟然真的修成了內勁”傅玉清明眸輕轉,話語之中,充斥著意外。
  而那正悠親自得的坐著的三長老,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雙眸陰森的盯著依舊立于打谷場之中,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動一下的鄭鳴,眼眸內,同樣充斥著不信。
  這怎么可能
  鄭謹瀧怎么可能敗在鄭鳴的手中雖然鄭謹瀧在家族年輕人之中,并不算是出類拔萃,但也是十二品的武者。
  他怎么會敗在一個根本就沒有修煉出內勁的廢物的手中,而且還一招被擊敗呢
  在來鹿鳴鎮的時候,三長老可是將鄭工玄一家的材料仔細的看了一遍,這個鄭鳴,根本就沒有入品。
  可是剛才,他揮出的那一拳,明明就是超過了入微,甚至已經達到了會意巔峰的熊王拳。
  而從那一拳的氣勢上來看,這一拳所隱含的內勁,絕對超過了十三品。
  在三長老站起來的剎那,鄭虎的聲音響了起來:“垃圾就是垃圾,真是不堪”
  一擊兩個字,鄭虎沒有說出來,他的嘴張著,就好像這兩個字,已經卡在了他的嘴中一般。
  鄭虎不敢相信自己現在看到的是真的,他本來以為,那個被打出去的人,應該是鄭鳴,卻沒有想到,猶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居然是三公子。
  這怎么可能,鄭工玄的二兒子,不是一個廢物嗎
  鄭工玄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盯著那站立在打谷場中間熟悉的身影,有點懷疑自己看錯了。
  “爹,二弟勝了,二弟真的勝了”鄭亨緊緊的抓住鄭工玄的手掌,話語之中,充斥著無盡的狂喜。
  要不是這一刻,有太多的家族人在,他就要沖過去,將鄭鳴拋在天上。
  鄭鳴的勝利,讓他的心感到振奮,那從鄭虎等人闖入鹿鳴鎮之后就憋屈的心,這一刻完全發泄了出來。
  鄭工玄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輕聲的自語道:“心劍閣不愧是心劍閣,真是無所不能啊”
  “二少爺,二少爺將那三孫子給打敗了,我就知道二少爺是最棒的”李小朵望著倒地的鄭謹瀧,小臉變得紅彤彤的,那雙美麗眼眸中,更生出了深深的敬佩。
  而鹿鳴鎮的人,此時也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在他們的印象中,鄭鳴沒有入品。
  卻沒有想到,在這一刻,鄭鳴只是一拳,就將那個叫囂著要三招將鄭鳴打個半死的城里來的三公子揍暈在了地上。
  從鄭虎進入鹿鳴鎮,幾乎鹿鳴鎮上所有的人,都對三長老等人憋著一口氣。而這一刻,這一口氣終于找到了宣泄口。
  “二少爺打得好”
  “二少爺威武,這一拳打的痛快”
  一時間,整個打谷場都沸騰了起來,歡呼聲更是響成了一片
  “鄭工玄,我真是小看你了,沒想到你隱藏的竟然如此之深”三長老怒視著鄭工玄,話語尖刻如刀。
  鄭工玄此時心中雖然打定主意,一定要回去問一下鄭鳴,究竟是如何入品成為武者,但是此時,他的話語之中,卻并不示弱的道:“三長老夸獎。”
  “鄭鳴違規使用禁術,偷襲三公子,罪不可恕”一聲暴喝,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爆喝,就見鄭虎騰空而起,就要朝著鄭鳴沖去。
  鄭虎在這一刻,要對鄭鳴下毒手,而且還是顛倒黑白,不知廉恥的下毒手。
  一時間,本來歡呼的鹿鳴鎮眾人,同時靜了下來。
  鄭工玄眼中的怒色一閃,就在他要騰空而起的時候,就感到一股氣勢,已經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是三長老,只要他動彈一下,三長老就要動手。
  心中雖然暗恨,但是鄭工玄絕對不允許鄭虎傷害自己的兒子,所以他沒有動,只是朝著虛空之中揮了一下手。
  “嗖嗖嗖”
  十只硬弩,同時朝著虛空之中的鄭虎射來,這強弩快如閃電,破空之聲,更是猶如驚雷一般。
  鄭虎本來準備先將鄭鳴打傷再說,卻沒有想到,還沒有他來到打谷場正中,就有十只弩箭迎接他。
  而且這十只弩箭,沒有半點容情的地方,那摸樣,就是要將他鄭虎置于死地
  好在他這些年,修煉不曾落下,不但修為達到了十品巔峰,更修煉了家族一門九品武學猛虎拳。
  在那弩箭貫胸的剎那,鄭虎施展了猛虎拳的一招下山入林,將自己的軀體,來了一個大大的扭動。
  與此同時,他的手掌,朝著一根躲無可躲的弩箭,重重的拍了過去。
  “嘭”
  拳和弩箭碰撞,弩箭在鄭虎十品的內勁下,直接被打成了兩段,但是鄭虎的手心,也是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在十根弩箭落地的剎那,鄭虎這才扭頭朝著弩箭發出的方向看去,就見三十名壯漢,每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架黑光閃爍的弓弩神弩隊,鹿鳴鎮鄭家最強的力量看到這神弩隊,鄭虎厲喝道:“鄭工玄,你要干什么莫非你你想要造反不成”鄭工玄沒有理會鄭虎,而是將目光落在了三長老的身上,而他這幅不屑的摸樣,讓鄭虎很是生氣。他覺得他能夠取代鄭工玄,卻沒有想到,面對的,竟然是鄭工玄的不屑。
  三長老看著那三十根弩箭,臉色也變換了一下,他雖然已經晉級九品,將內勁化為內氣,卻也沒有十成把握從這三十架神弩下取勝ps:新的一周,呼喚推薦收藏多多支持老貓謝謝兄弟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