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第九章流星刀

這些書,不,應該是這些秘籍,除了熊抱功和熊王拳是家族傳承的功法之外,其他功法都是鄭工玄一脈多年搜集來的功法。
  熊王拳,十品下級武學,修煉到巔峰境界,一拳擊出,就有三熊之力
  狂風腿,十品下級武學,腿如狂風,直掃落葉,巔峰狀態下,可以超越風的速度
  流星刀,九品中級武學,刀如流星,刀刀奪命,可惜缺少前面的修煉心訣
  和武道修為分為十三品不同,武學秘籍在這個世界上,則分為十品。鄭鳴的父親鄭工玄偶爾向鄭鳴說,其實古時武者同樣只分十品,只是后來因為十品之下差距太大,最終演變成了現在的十三品。
  實際上十品之下,在一些大宗門,現在依舊不被承認為入品。
  在將所有的秘籍名稱掃了一遍之后,鄭鳴先將那本熊王拳拿了出來。這熊王拳乃是參演熊撲之法創出的拳法,和熊抱功可謂是一脈相承。
  鄭鳴的蒼熊體對于修煉熊抱功,那可謂是突飛猛進,自然,他第一個選擇的,就是熊王拳
  三十六式熊王拳,鄭鳴翻看了一遍,就覺得這套拳法,基本上已經印在了自己的心頭。
  他在這不大的密室之中,小心的將這熊王拳施展了一遍之后,就發現這熊王拳,自己竟然達到了小成的境界。
  好一個蒼熊體,對于適合功法的修煉,竟然有如此的妙用
  狂風腿既可以當步法,也可以攻擊,對現在的鄭鳴用處可是不小,但是他在仔細的觀看了一番狂風腿法之后,就將那本狂風腿放在了一邊。
  狂風腿法走的是靈活之道,和鄭家的熊抱功本身相沖,在觀看了一番狂風腿法之后,鄭鳴雖然將這套腿法記了一個大概,但是在踢了兩腿之后,他就感覺無比的別扭
  不過此時的鄭鳴,對于李忠這張牌的選擇,已經確定了下來。
  以他對熊王拳的熟悉程度,那初級拳法大成,實際上就是一個雞肋,所以鄭鳴決定選擇江湖草藥。
  十幾本秘籍,除了熊王拳之外,擺在鄭鳴面前的,就只剩下兩本
  流星刀、斷魂槍
  十品下級武學斷魂槍,大開大合,槍槍斃命,修煉到大成境界,可以一槍五影,影影追魂。
  鄭工玄選擇的就是斷魂槍,鄭鳴的哥哥鄭亨練的也是斷魂槍,只不過鄭工玄的斷魂槍練了三十年,依舊只是小成境界。
  但是鄭鳴對于斷魂槍的修煉,卻有信心。
  因為他心頭還有一張牌沒有選擇
  項充,初級槍術和初級飛刀術,這兩種技能,他還可以選擇一樣。
  雖然不知道這初級槍術究竟用處如何,但是按照對蒼熊體的了解,鄭鳴覺得憑借著這初級槍術,一定可以讓自己將快速的斷魂槍修煉到入微,甚至會意的境界。
  武技五大境界,每晉一級,威力可增強一倍。
  可是斷魂槍的級別,有點低。這個低,自然是和流星刀法比起來。
  十品下級比九品中級,低著三個層次,也就是說在威力上,同一境界的流星刀法,要比斷魂槍法強一倍以上。
  要是流星刀法不缺乏修煉心訣,鄭鳴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流星刀法。
  話說過來,要不死流星刀法缺少心訣的話,恐怕這種法訣,也不會落入鄭家。
  流星追月、三星伴月、七星追月、眾星捧月。
  殘缺的流星刀訣上,前面心訣的位置,不知道被什么人撕掉,只剩下四種招式。
  沒有心訣,想要將一件功法修煉到成功,可能性真的很小。
  要是以項充的初級飛刀法做基礎,自己能不能將流星刀法修煉成功呢
  鄭鳴猶豫了剎那,猛地一咬牙,在心頭唯一剩下的項充那張牌上,選擇了初級飛刀法。
  雖然斷魂槍不錯,但也是熊王拳的錦上添花,可是一旦練成流星刀法,對于他的實力,卻是一個大大的提升。
  在項充那張牌化作金光沒入自己體內之后,鄭鳴的目光再次落在流星刀法的秘籍上時。
  就覺得那本來生澀的畫面,在剎那之間,變的無比的熟悉,他的手指,更是隨手夾起書桌上一個小鎮紙,然后隨手將那鎮紙扔了出去。
  流星追月
  雖然和流星刀秘籍上流星追月的描述還有區別,但是這確確實實是流星追月
  熟悉級別的流星追月
  鎮紙畢竟不是飛刀,涌出了修煉沖動的鄭鳴,想到自己家的庫房之中,還放著十把飛刀。
  這些飛刀,應該是他的先祖,在得到流星刀法之后,想要修煉,所以專門打造的。
  心中沖動不已的鄭鳴,飛速的跑向庫房,他要用這些飛刀試一下,自己從項充哪里得到的小成飛刀法,究竟可以讓自己將流星刀法,練到什么境界
  “奪奪奪”
  三聲輕響中,三柄長有半尺的飛刀,呈品字形沒入了一棵大樹的樹干中。
  三星伴月,入微級的三星伴月。
  鄭鳴站在十丈外的樹墩上,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的不滿。他騰身來到樹下,手掌重重的朝著樹干的位置擊了一掌,那三柄飛刀就從樹干中倒飛了出來。
  將三柄飛刀收入特制的飛刀囊中,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
  對于現而今的成績,他有點不滿。這已經是他練習流星刀法的第三天,但是卻和前兩天相比,沒有什么大的進步。
  如果第一天他對流星刀法的練習,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的話,那么今天,他的流星刀法只能夠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沒有寸進。
  整套流星刀法,他現在已經達到了會意的境界。只用了三天,不,應該說在吸收了那屬于項充的初級飛刀術之后,他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
  這個境界實際上已經不低了,對于不少人而言,他們終其一生,也不見得可以將一項武技,修煉到這個境界。
  但是頭一天的突飛猛進,讓鄭鳴很想將自己的流星刀法推動到入微的境界,但是現實卻給了他這個計劃無情的一擊。
  第二天稍微有一點進步,第三天再無寸進。按照這個情況進行下去的話,以自己這種進度,想要將流星刀法修煉到入微,恐怕需要十年。
  項充的初級飛刀術,看來只能夠支撐自己將流星刀法修煉到入微的級別。
  項充這個家伙,還真的有點不太給力啊
  這三天之中,鄭鳴在瘋狂的修煉,他的熊抱功和熊王拳,都在以人眼看的到的速度在前進。
  特別是熊王拳,就在昨天,達到了入微。至于他的熊抱功,也開始隱隱約約有一種突破第四層,晉級第五層的感覺。
  現而今,鄭鳴估摸著自己,要是和自己的哥哥鄭亨比上一場的話,要是運用流星刀法,絕對可以虐敗鄭亨,而不使用流星刀法,最少也能夠和鄭亨打成平手。
  鄭亨的修為雖然比鄭鳴高一品,但是在熊王拳的修為上,卻比鄭鳴差的太多了。
  說不得什么時候,自己要找個時間和哥哥比上一場。
  和流星飛刀的進度相比,讓鄭鳴更揪心的,是他的聲望值,現而今,他的聲望值是一百三十五。
  這三天來,他的聲望值增加的實在是有些龜速,第一天增加了七十一,第二天增加了五十,今天只增加了四個。
  已經嘗到了抽取隨機牌好處的鄭鳴,可是很盼望聲望值達到一千,好再抽取一次。
  而這個增速,也讓鄭鳴認識到了一個冷酷的事實,那就是每個人給他提供的聲望值,只要是用掉了,就永遠的消失。
  經過激活身上這副牌以及兩次抽取隨機牌,他通過為李小朵主持正義所取得的聲望值,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那個三孫子,什么時候能夠過來,爺的拳頭已經難忍了
  揮動了一下拳頭,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了一下,心說自己是不是在鹿鳴鎮先找幾個人揍兩頓,再增加一點聲望。
  鹿鳴鎮依舊挺熱鬧,從小樹林修煉完畢的鄭鳴,含笑的和那些朝他打招呼的鎮民點頭。
  此時他能夠從大多數的鎮民眼中,看到一絲的恭敬。
  “嗯,靜香小鋪”鄭鳴在來到痛打吳半仙的位置,一仰頭,發現本來賣雜貨的店,換了招牌。
  小鎮就那么多店面,鄭鳴閉著眼睛都知道哪個店面是賣什么的,。
  只不過此時正在店外忙碌的人,卻讓鄭鳴一愣。
  李小朵,就見穿著一身布衣的俏丫頭,此時正大聲的喊道:“包子、稀飯、熱騰騰的大肉包子咯”
  清脆的聲音,在大街上回蕩,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
  不過更讓鄭鳴難以接受的,是站在李小朵旁邊,穿著一身鹿鳴鎮上常見的花布衣服,芊芊素手拿著一個顯得有點巨大的湯勺的傅玉清。
  這身普通村姑裝扮的傅玉清,給人的感覺,是少了三分的出塵之態,卻多了五分深山俊鳥的感覺。
  這是鬧的哪一出啊
  小店很熱鬧,傅玉清的動作雖然僵硬,但是她的容顏,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吸引力。只有幾張桌子的小店,此時差不多被擠的容不下人。
  鄭鳴面容變換之間,就漫步走了過去,掂起一條長凳順勢坐下,然后大聲的道:“給大爺來倆包子,另外再來碗稀飯。”
  李小朵看到鄭鳴,眼前頓時一亮,她猶豫了剎那,就快步的跑到鄭鳴身邊道:“二少爺,您怎么來了”
  “自然是來吃飯。”朝著李小朵笑了笑,鄭鳴就低聲的道:“怎么開起鋪子啦”
  李小朵的頭,一下子低了下去,她用只有蚊子才能夠聽到的聲音道:“少少夫人問俺平常在家干啥,俺說幫著俺娘做針線掙錢養家。”
  “少夫人就就決定跟著俺做針線一起養家,那個那個少夫人的針線,實在是做不好,那個那個少夫人說她以往學過熬粥,就就開了這個飯鋪。”
  做針線,想到第一次見傅玉清時,這個女子高貴威嚴的樣子,鄭鳴忍不住拍了一下腦袋。
  他心中的這一刻,更多出了一絲調皮,當下用力一拍桌子道:“那個老板娘,做生意的咋還不給我將飯端上來。”
  ps:新書上傳,最需要的就是諸位兄弟的支持,有推薦票的兄弟,多給小貓兩張,還沒有收藏的,麻煩您動一下手,將本書放入您的書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