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第六章好事成雙(求推收)

和兩兄弟粗豪的聲音不一樣,這聲音清脆悅耳,嘴里吐出來的雖然是罵人的臟話,但是落在人的耳中,卻給人一種悅耳至極的感覺。
  鄭鳴和鄭亨同時抬頭,就見一身白衣長袍的傅玉清,猶如一朵搖曳荷花,輕盈的站在門口,眼眸之中,帶著一絲遲疑
  鄭亨看到傅玉清,整個人都呆住了。一時間,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傅玉清漫不經心的朝著鄭亨瞥了一眼,目光隨即就落在鄭鳴的身上,眉頭微蹙道:“這句話,一點意思都沒有,你們為什么笑的那么歡”
  雖然痛罵了一句,但是仍然義憤難平的鄭鳴,見傅玉清這個摸樣,忍不住輕笑道:“這句話,你要想懂呢,就站在人前,大聲的喊出來,這樣一來,你就明白其中的真意了”
  鄭亨此時頭上開始冒汗,他的頭腦之中已經出現了這樣一種情形:這個貌美端莊靜雅的女子,在眾人用敬慕的目光看著的時候,陡然冒出這么一句話來。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這個弟弟,真是有點欠抽啊
  傅玉清雖然對世事不算是太通達,但是她并不傻,哪里不明白,鄭鳴這廝在調侃她呢
  也沒有再理會鄭鳴,就飄然若仙的走了。
  看著哥哥有點呆愣出神的目光,鄭鳴忍不住得瑟道:“哥,忘了給你介紹了,這是俺媳婦”
  “這就是你從街上撿的媳婦我怎么覺得覺得你配不上她呢”鄭亨支支吾吾說到這里,注意到鄭鳴有點變的臉色,趕忙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她的年齡有點大,配不上兄弟你”
  誰說老實人沒有小機智鄭鳴看著哥哥對自己一副怕怕的模樣,哪里還不清楚他想的是什么
  當下哼了一聲道:“小月姐那里,休想再讓我幫你說好話”
  鄭亨知道鄭鳴只是嘴上說說,笑著摸了摸頭,不再吭聲。
  “父親同意和他們交換了沒有”最終,鄭鳴還是將話題,引到了碧血潭的事情上。
  而大廳之中剛剛出現的輕松氛圍,剎那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自然不會同意,甚至甚至爹已經和來說此事的三長老拍了桌子”鄭亨說到此處,緊緊的攥著拳頭道:“最終這件事情鬧到了族長那里”
  “族長在大長老、三長老、四長老的聯合施壓之下,哼哼,竟然說什么說什么,為了家族的未來,為了讓家族多一個核心子弟,讓爹以大局為重,為家族考慮”
  “去他娘的為家族考慮”鄭亨眼中壓抑無比的道:“這些王八蛋,打著為家族著想的旗號,一個個道貌岸然的模樣,跟正人君子似的。他娘的偷襲虎咆寨的時候,怎么沒有一個人去偷營”
  “現在偷營成了,又開始惦記爹拿命拼來的獎勵,他們他們”
  鄭亨當時是和鄭工玄一起進入家族大殿的,他想一想當時的情形,就渾身顫抖。
  整個家族,除了二長老站出來說了一句公道話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向著大長老,畢竟大長老在家族之中的實力,不是他們一個分支可以比擬的。
  鄭鳴能夠想象當時鄭工玄面對的情形,這一刻,他那剛剛平靜了一些的心,再次沸騰了起來。這種暴怒情緒顯然相互傳染,推波助瀾,一下子將鄭亨羞于啟齒的難堪演繹成鄭鳴心里倍受欺凌的憤怒
  緊緊的咬著嘴唇,臟話沒有再次出口,他要用實際的行動,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最終,因為父親的堅持,族長用家族族長的威嚴,做出了一個決定,說只要小弟你能夠接大長老的三孫子三招,就讓你進入碧血潭”
  “要不然,為了家族,就讓父親將那個名額讓給大長老的三孫子,說說什么家族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有限的資源被浪費了”
  好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當初讓人拼命的時候,怎么不說
  在面對快刀沈可力的時候,他們怎么不發聲那沈可力的追命十刀,是沒有砍在他們的身上,現在這個時候,又說什么為了家族
  狗屁
  “三孫子的修為如何”鄭鳴的嘴唇繃得更緊。
  鄭亨一愣,雖然當了十幾年的兄弟,但是對于這個弟弟的說話方式,他還是有點不適應。
  但是話說過來,在一次次領教了弟弟的說話方式之后,他也覺得按照兄弟的方式說話,他娘的真是痛快。
  “三孫子叫鄭謹瀧,年齡和你差不多,修為大概剛剛進入十二品,奶奶的,這貨在他爺爺那里很得寵,只不過這一次他們那一支,有一個比他要強得多的哥哥。”
  “大長老雖然寵他,也不會將名額給他,畢竟他哥哥鄭謹斌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十一品。”
  十二品,鄭鳴輕輕的攥起了拳頭,要是以往,他對于接下一個十二品武者的三招沒有把握。
  但是現而今,他卻覺得,自己有希望。
  畢竟,現而今的他,已經成功激活了心頭的卡牌
  就要看看,他隨身帶來的那一副卡牌,究竟能不能給力
  “二弟,你不用太擔心,父親說了,這個比試,如果你覺得沒有信心,咱們就直接認輸。”鄭亨看著鄭鳴不說話的摸樣,輕聲的安慰道。
  “哼哼,這筆賬,總有給他們算的一天”
  鄭鳴看著哥哥臉上那一絲猙獰之色,心中越加感到這個家的重要,他剛要說話,就聽有人跑過來道:“二少爺,有人找。”
  鄭鳴愣了一下,心說這鹿鳴鎮誰找自己,莫非是自己的小伙伴嗎
  可是看報信那仆人似笑非笑的摸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頭,有一點點大。
  好像這個事情,有點不簡單啊
  只是一會功夫,仆人就將那找鄭鳴的人帶了上來,如果說傅玉清代表著高貴典雅,讓人不敢直視的話,那么這個女子,就是一個讓人不覺升起憐憫之心的小花。
  一朵在無人靜寂處兀自開放的小花。
  她的全名,應該叫李小朵,鄭鳴大爺準備做欺男霸女之事想要強搶的人,以及今天在集市上,被鄭鳴給隨手救下,并給鄭鳴帶來兩千聲望值的女子。
  “你你來干什么”鄭鳴看著低眉順眼站在大廳下面的李小朵,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這姑娘的出現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奴家的母親說,既然二少爺喜歡小朵,就讓我進府來伺候二少爺。”小朵說話間,朝著鄭鳴小心翼翼的行了一禮。
  進府來伺候自己嗚嗚,這個伺候的意思,鄭鳴還是懂的。
  和鄭鳴相比,鄭鳴的哥哥鄭亨,就是略懂,只不過略懂也足夠了。他朝著鄭鳴上下掃視了兩眼,然后帶著一絲笑意的道:“二弟真的是長大了”
  長大你個頭
  鄭鳴對于哥哥的兄弟之情,瞬間被這番話給沖散了出去。他忍不住道:“大哥,雖然你是我大哥,但是要注意兩點:第一,不要叫我二弟;第二,我當時真的是想故事,想的代入太深了”
  他這句話剛剛說完,那李小朵的眼淚就刷刷的落了下來,就見這低柔的女子,輕輕的跪在地上道:“母親讓小朵來的時候,小朵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二少爺。”
  “只不過小朵心中,很樂意跟在二少爺您的身邊,真的真的只是跟在二少爺您您的身邊”
  看著眼淚婆娑的女子,鄭鳴的心糾結了一下。
  他兩世為人,心理年齡比實際年齡成熟的太多了,他怎么會看不出來,這個女子話語之中的真切情誼
  要是一口回絕的話,恐怕這個女子就沒有以后了
  “二弟,這件事情,我看你就大膽的作主吧,至于母親那里,我幫你去說。”鄭亨說話間,就快速的溜出了門外。
  鄭鳴撓了撓頭,心說就算是鄭亨說,這個事情也有點讓人不太好聽,畢竟昨天才領回家一個媳婦,今天就又有一個丫鬟主動送上門來。
  不過鄭鳴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望著那個狼狽而可愛的嬌小身軀無助的跪在那里,猶豫片刻,就將那李小朵攙扶起來道:“你跟我來吧”
  鄭鳴來到的,是傅玉清被安置的小院子,就在他進院的時候,就見自己的老爹一臉惶恐的從院子之中走出來。
  看到鄭鳴走過來,鄭工玄就用手點著鄭鳴,想要說話,好像又有點說不出來,最終所有的話,都化成了一個:“你呀你”然后快速的閃人。
  從鄭工玄的摸樣看,這個傅玉清的來頭,恐怕不是一般的大,要不然鄭工玄也不會是這般的摸樣。
  晃了晃腦袋,鄭鳴就帶著李小朵走進了傅玉清的院子,就見傅玉清正站在院子內,看著一樹嫣紅的梅花。
  花美,人更美
  “狗娘養的”就在這時,一句并不是太高,卻清脆悅耳的聲音,在院子之中響起。
  這聲音,一下子將畫一般的情形,給撕得粉碎就連跟在鄭鳴身后的李小朵,都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
  鄭鳴也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來自己剛才的一番話,已經將這股高貴逼人的女子,直接給拉到溝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