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第五章激活(求推收票票)

一千五百聲望值
  聲望值一下子達到了一千五,難道真的如吳半仙所說,這聲望值還可以掠奪
  剛才揍了秦猛一頓,所以他那一千二的聲望值,就歸了自己
  這一刻,鄭鳴的眼有點紅,他的目光看向的,是正站在自己身邊的鄭大力,這可是一千八百個聲望值啊
  但是很快,鄭鳴就將這種小心思放了下來,不管怎么說,鄭大力乃是跟著自己老爹出生入死的兄弟,對自己一直也很好。
  自己這樣做的話,有點不地道,更重要的是,自己打不過他
  可是吳半仙也被自己揍了半死,為什么他身上的聲望值,并沒有匯聚到自己身上呢,莫非是那一次揍的不是太狠,還需要再狠狠的揍上一頓不成
  還沒有等鄭鳴的念頭閃完,那存在他心頭,卻一直都沒有什么動靜的卡牌,這一刻快速的閃動起來,一個提示音更是在鄭鳴的耳中響起。
  “聲望值達到一百,請選擇三張牌作為您的基礎牌。”
  感受著自己心頭仿佛過電影般閃過的一張張牌,鄭鳴的心頭一陣郁悶。這些牌都是背部向上,從花紋上看,沒有任何的分別。
  這他娘的該如何選
  就在鄭鳴郁悶至極的時候,就聽鄭大力道:“二少爺,鎮首大人回來了,他吩咐讓您回家見他。”
  雖然帶著前世的記憶,但是鄭鳴對于這一世的老爹,還是挺有感情的。畢竟這位老爹雖然板著一張臉,但是鄭鳴還是能感受到在這張板著的臉后面,更多的是無微不至的呵護。
  聽說自己的老爹回來,鄭鳴當下就停止了自己基礎牌的選擇,向鄭大力告了別,飛快的朝著家里跑去。
  “要不是親眼見到,我都不敢相信這是二少爺,一直以來,我都以為二少爺是個善良得連小動物都不敢殺的小男孩。”
  “是呀,二少爺對付秦猛的時候,我心里就有點打顫,要是二少爺能夠入品的話”
  就在幾個護衛隊員議論的時候,鄭大力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朝著后面的人揮手道:“不知深淺的東西,不要胡亂議論”
  說話間,他扭過頭,嘆了一口氣,低聲自語道:“哎,二少爺入品的事情,恐怕”
  鄭家大廳,充斥著歡聲笑語,當然,這笑聲主要來自于鄭鳴的妹妹鄭小璇。
  當鄭鳴走進大廳的時候,就見鄭小璇正好似一塊棉花糖一般纏在鄭工玄的身上,細白的小手,更是在調皮的揪鄭工玄的胡須。
  鄭工玄一張四方大臉,很是有一種威嚴的感覺。在鄭鳴和鄭鳴的哥哥鄭亨面前,他更是一副嚴肅的樣子。
  整個家里,唯獨對鄭小璇這個女兒,可謂是寵溺有加。
  “小子,我沒有回家,聽說你給自己找了一個老婆”鄭工玄看到鄭鳴走進來,就將鄭小璇的手拿開,威嚴的問道。
  鄭工玄說話的氣勢,以及他的聲音,都和離開家的時候,沒有什么區別,但是鄭鳴卻從鄭工玄的臉上,卻看到了一絲異樣。
  此時的鄭工玄,那發黑的臉,有點不正常,就連他的笑容,鄭鳴覺得也有點僵硬。
  “啊,那個那個孩兒看她無家可歸,所以就動了惻隱之心,收留了她”鄭鳴心中猜測著鄭工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嘴里胡亂敷衍道。
  反正傅玉清那女人,連自己老爹都應該打不過,因此無論自己怎么說,她都應該沒有意見。
  “哼,濫好人不是你這樣當的,做好人可以,但是前提是不能把自己給坑了”鄭工玄狠狠的剜了鄭鳴一眼,話語嚴厲,但是嚴厲的話語中,卻充斥著關心之意。
  鄭鳴搓手一笑,剛剛準備開口,坐在一邊的端陽英已經笑道:“我看那姑娘挺好,模樣俊俏,又知書達理,除了歲數比鳴兒大一些,當鳴兒的媳婦正好。”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么”鄭工玄朝著端陽英一揮手,然后鄭重其事的吩咐道:“等一下我去見見那姑娘,看看她來咱們家,究竟是什么目的。”
  “哎呦”就在這時,一聲痛叫,從威嚴的鄭工玄的口中傳了出來。
  聽到這聲音,鄭鳴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鄭工玄看了過去,而正坐在鄭工玄腿上扭動的鄭小璇,此時更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就見鄭工玄左肋的錦袍處,已經滲出了不少血漬,只是瞬間,就將鄭工玄那紫色的長袍,給污穢了一大片。
  “哈哈,是爹爹自己的傷,不怪你閨女”鄭工玄雖然臉上神色蒼白,但還是柔聲的安慰鄭小璇道。
  鄭小璇畢竟是一個孩子,被鄭工玄這么一撫慰,雖然還是梨花帶雨,但卻不再哭泣,而鄭工玄則站起來,跟著端陽英一起回內室包扎。
  鄭鳴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站在一邊的大哥鄭亨身上。
  “大哥,這是怎么回事,父親和你不是去家族繳納本年度的供奉嗎怎么會受了如此重的傷”
  鄭亨比鄭鳴大五歲,有些憨厚的臉上,在這一刻,露出了一絲為難,然后囁嚅道:“這個那個”
  “你不要說你們路上遇到劫匪,從咱們鹿鳴鎮到縣城,是一馬平川,更何況誰敢在晴川縣,劫咱們鄭家的東西”
  “究竟是怎么回事”鄭鳴的聲音,這一刻充滿了威懾。
  “弟弟,你就別問了,爹不讓給你說。”鄭亨猶豫了一下,索性直截了當的說道。
  鄭鳴知道自己的哥哥,雖然憨厚一些,但是做事情,卻是有點認死理,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基本上就別想改變。
  就是鄭工玄,有時候對鄭亨的執著也有點無奈。
  但是在這個方面,鄭鳴卻有手段,他詭異一笑道:“大哥您真的確定,那以后就別想讓我幫你給”
  鄭鳴的話沒有說完,鄭亨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著急,他搓了搓手,最終道:“這件事情,我說了,你可千萬別讓父親知道是我告訴你的。”
  “這個大哥你可以放心。”鄭鳴鄭重的道。
  鄭亨斷斷續續的道:“那個那個家族這幾天,正好要剿滅虎咆寨的土匪,爹爹在那一戰中負傷了”
  對于虎咆寨,鄭鳴并不陌生,那是盤踞在晴川縣西北部的一伙土匪,據說他們的大寨主有九品左右的修為
  這么多年,這些人憑著虎咆寨山勢險要,易守難攻,就算是對鄭家,也不是那么畏懼。
  多年來,鄭家沒少攻打虎咆寨,但是每一次幾乎都是失敗。
  “攻打虎咆寨,哼哼,那是主家的事情,父親完全不用參加,你沒有給我說實話。”鄭鳴神色變幻之間,對鄭亨沉聲的說道。
  “大哥,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再不說實話,以后小月姐那邊,我可就真的”
  “那個那個不是主家出了懸賞,說需要一個十品高手,帶領家族血衛從后山偷襲虎咆寨嗎”
  “家族說了,只要哪個十品高手愿意承擔這個任務,就可以得到一個進入碧血潭的機會”
  碧血潭,鄭鳴的臉色一變。這一刻,他的身軀,都有點顫抖。
  碧血潭是鄭家的一處寶地,就隱藏在晴川縣境內的遠駝山上,而碧血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能夠讓浸泡者修為提高一品
  當然,這個提高,是有限制的,必須是十二至十五歲的少年,而且修為不能夠超過十品。
  修為越高,功效也就越低。
  鄭家之所以能夠稱雄晴川縣,這碧血潭的作用很不小,不過這碧血潭積蓄的能量,十年才能夠用一次。
  每一次開啟,對于鄭家來說,都是一件大事,而進入碧血潭的名額,往往都被家族的各種勢力,進行各種各樣的交換。
  當然,像鄭工玄這種鹿鳴鎮的分支,基本上是得不到名額的。
  而鄭工玄這次爭取名額的原因,鄭鳴心中十分清楚:那是為了他。哥哥鄭亨已經過了年齡,就算是進入碧血潭,也沒有什么用,而妹妹鄭小璇的年齡還不到,抵御不住碧血潭之中兇暴的能量。
  鄭工玄爭取這個名額,只能是為了他。
  因為就算是體質一般的人,只要是能夠侵泡碧血潭,就有一半的幾率入品
  這一刻,鄭鳴真正的感到,什么叫做父愛如山。
  鄭工玄這個父親,雖然表面上一直很嚴肅,但是他對自己這個兒子的愛,卻是無比的深沉。
  為了不讓自己覺得愧疚,他不讓哥哥將這件事情告訴自己。偷襲虎咆寨,雖然不能夠說九死一生,但是生死之間的比例,最少也是一半對一半。
  這個機會,可能是鄭工玄這個父親,拿自己的性命去幫自己賭來的
  鄭鳴可以想到,若不是今日正好妹妹觸動了父親的傷口,若不是自己逼迫哥哥說出來,說不定過幾日,那碧血潭開啟的時候,父親會云淡風輕的對自己道:“你這鱉娃,真是好運氣,那碧血潭的名額,正好輪到了咱們鹿鳴鎮分支。”
  “你過去試一試,反正你哥也用不上,努力就行,但是也不要太拼命”
  這么一想,鄭鳴心里迅速涌過一股暖流,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這一刻,他覺得鄭工玄的身影,是那樣的高大。
  鄭亨拍了一下鄭鳴的肩膀,臉上露出了憤恨之色的道:“父親沖入虎咆寨,正好遇到了虎咆寨的二寨主快刀沈可力,父親在他的快刀之下,挨了十刀。”
  “其中甚至有一刀差三寸就砍在心臟的位置”
  “可是那該死的大長老,竟然在論功行賞的時候,說咱們家沒有人用那名額,要求父親將那名額賣給他讓他的三孫子,進入碧血潭”
  “一萬兩銀子,誰缺他一萬兩銀子”
  鄭亨很少發火,但是這一刻的鄭亨,就好似一頭受傷的蠻獸,緊緊的攥著拳頭。
  十刀,快刀沈可力鄭鳴緊緊的記住這個名字,但是隨即,那大長老的名字,就被他記在心中。
  自己父親用命拼來名額,他們竟然如此無恥的侵占,他們又不是沒有實力,想要為什么不自己去拼,真是狗娘養的
  “狗娘養的”鄭鳴的話語中,帶著怨毒
  站在他旁邊的鄭亨愣了一下,他知道鄭鳴罵的是誰。雖然他心中對于那些人,也是恨之入骨,但是從來都沒有將鄭鳴罵出的那四個字,和這些人聯系起來。
  畢竟那些人,在家族之中,可是高高在上的長老
  但是此時鄭鳴的罵聲,讓鄭亨覺得特別的痛快,他也忍不住跟著罵道:“狗娘養的”
  兩兄弟罵完,互相對視了一眼,一時間兩個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笑聲響起了好一陣,才算落下
  就在這笑聲剛剛落下,客廳之中又聽有人狠聲罵道:“狗娘養的”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