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918 神劍谷

  從導游的角度而言,慕舜天算得上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導游,從出了鄭工玄夫妻暫住的云棧谷,慕舜天就滔滔不絕的給鄭鳴介紹了天神山的不少景致。
    有高有千丈,枝杈一如蛟龍的巨松,按照慕舜天的說法,這松樹在天神山建立之前,就已經立于大山之巔,吸納天地之精華,每百年可產松果三十六枚。
    這三十六枚松果,只需一個,就能夠讓凡人的修為直接提升到躍凡境,而且沒有任何的后遺癥。
    在介紹完這巨松之后,慕舜天就讓人從巨松上摘下了兩顆松果,一個送給鄭鳴,一個自己吃了下去。
    將那松果吃下的瞬間,鄭鳴就覺得一股靈氣,直沖自己全身的經脈,而在他的真元運轉之下,這些靈氣又化成了一股純碎的真元,灌入到了丹田深海之中。
    而且,隨著這松果的入腹,鄭鳴更覺得自己的體內,好似多了一絲真意。這真意雖然感覺很模糊,但是在將這真意納入自己體內法則的時候,鄭鳴隱隱約約的覺得,自己的真意,竟然和這松果的真意相合。
    “內隱大道,其實才是這松果最大的好處,可惜啊,對于我等好處不大。”慕舜天在將松果吃下,有些感慨的說道。
    鄭鳴點頭,對于他這等人而言,真元的數量雖然重要,但是這種數量遠遠比不過對大道的感悟。
    可以說,最讓鄭鳴動心的,是擁有天地烙印的真意。
    但是,這松果里面的真意太少,也太過于簡陋。輕輕的搖了搖頭的鄭鳴,誠懇的說道:“此物不凡啊!”
    慕舜天沒有再說下去,但是他的臉色,卻已經反映出了他此時的心情。
    要不是為了在鄭鳴的面前,展現自己天神山的底蘊,慕舜天絕對不會拿這種普通弟子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讓鄭鳴在這里浪費。
    “鄭法王,這里乃是神劍谷,按照我天神山的典籍記載,這里當年曾經發生過神禁級別強者的大戰,其中有一道劍意,留在了谷內。”
    “進入谷內之后,鄭兄可以隨意觀看,但是有一點還請你注意,在看向神禁強者留下的那道劍痕的時候,絕對不能將自己的神識深入進去。”
    “不然的話,很有可能被那道劍痕隱含的大道之力所抹殺。”慕舜天說到此處,不無感慨的道:“當年我剛剛拜入天神山的時候,就有一位天才師兄,想要借助那道劍意錘煉自身,但是最終卻身損在那道劍意之下。”
    鄭鳴點頭,神禁這兩個字,鄭鳴的腦子之中,實在是聽到了太多,但是神禁境的強者究竟有多強,鄭鳴沒有見過。
    這一次神禁境留下的劍意,讓鄭鳴真的很有一種一探究竟的沖動。
    神劍谷中,有三個修為達到了生神境的強者守衛,他們看到慕舜天的時候,也僅是淡淡的點了下頭。
    從他們身上的氣息上看,鄭鳴感到這三個人,每一個都不同凡響,別的不說,他們的修為,比之一般的生神境強者,都要精純十倍。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身上隱藏著一種森然的殺機,這應該是一種多年殺戮之中才能夠鍛煉出來的殺氣。
    慕舜天并沒有和這些人多說話,只是揮了揮手,然后就帶著鄭鳴走進了山谷。
    山谷乍一看上去,和普通的山谷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當鄭鳴的目光落在山谷的植被上的時候,簡直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萬物如劍!
    小草如劍,樹木如劍,就連那正在怒放的花兒,每一枚花瓣,都好似一柄劍一般!
    這里面的花兒,很多鄭鳴都在外間見過,但是此時這些花兒給他的感覺,卻是半點都不一樣。
    就在鄭鳴的目光準備朝著下方看去的時候,就見一只飛鳥,從虛空中飛來,它朝著一棵并不算是太高的草啄了下去。
    鳥兒喜歡吃草籽,這飛鳥此刻,只是進行他生命中最簡單的一次覓食而已,可是,就在這飛鳥下落的瞬間,那小草竟然直接從中間爆開。
    一股劍芒,直沖天際!
    劍光過,飛鳥被斬為兩段,隨即,那劍光,就好似最小的塵埃,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這一刻,整個山谷恢復了平靜,如果不是剛剛在這里親眼目睹,鄭鳴絕對不會發現,此時的山谷,只是少了一根草。
    “這里的每一根草,每一棵樹,都因為吸納了那劍道的氣息,變的猶如一柄真正的劍。”
    “只要他們受到任何的攻擊,就會立即奮起殺戮,然后崩碎在天地之中,按照神主的說法,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到那劍意的消失為止。”
    慕舜天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遺憾:“可是那劍意卻好似恒古不滅一般,我進入天神山,已經有兩千年,但是這道劍意,這么多年,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四方神侯請這邊看。”
    順著慕舜天手指的位置,鄭鳴看到的是一道細細的裂縫,如果不是慕舜天手指,一般人恐怕發現不了這道裂縫的位置。
    裂縫四周,平滑無比,就好似每一塊土礫,都已經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禁錮一般。
    這股力量,含而不發,但是這股力量,卻好似能夠將蒼穹,都斬成兩段。
    這一刻,鄭鳴很想將自己的心神融入那劍意之中,從而體悟出劃破蒼穹的劍道之意。
    但是最終,鄭鳴還是沒有將自己的心神催動,因為這一股劍意,實在是太過深邃,他生恐自己真的如慕舜天所說,整個人都迷失在那劍意之中。
    慕舜天此時一直盯著鄭鳴,看到鄭鳴竟然沒有動,慕舜天的心中對鄭鳴的欽佩,瞬間又多了幾分。
    這神劍谷的劍意,雖然危險無比,但是在所有武者的眼中,這同樣是一個巨大的機緣,一個一旦參悟透,說不定就能夠一飛沖天的機緣。
    在這種機緣下,就算有自己等人的警告,照樣會有人覺得自己修為不凡,為了這種機緣,而想要搏上一搏。
    鄭鳴作為一個法則大圓滿的人,對于自己絕對自信無比,而越是這種自信的人,越容易被劍芒泯滅。
    離開了神劍谷,慕舜天又帶著鄭鳴一連去了四五個地方,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奇珍異物,世間罕見。
    這些東西,有的可以提高修為,有的可以增強參悟之力,更有甚者,可以借天續命!
    “鄭兄,你可知道,為什么每一個法王,都能夠高高在上,地位甚至在普通的參星境之上?”從一處秘境之中走出的慕舜天,突然問道。
    鄭鳴心說來了,陪著自己看了這么多東西,慕舜天終于要將自己的目的講出來。
    “這個鄭某還真的不知道。”鄭鳴雖然心中已經有些了然,但是表面上,還是若無其事的說道。
    “鄭兄,法王之所以能夠高高在上,是因為他們能夠能人之不能,參悟出完整的法則,可以說他們已經成為了法身境的巔峰。”說到此處,慕舜天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欽佩之色:“對于這等強者,就算是我等,也欽佩不已。”
    “第二個原因,就是法王潛力無限,只要能夠找到對應自己完整法則的星辰,就站在了參星境的頂端,更具有了沖天而起,成為無上神禁境的可能。”
    “但是,和這兩點相比,還有一點更重要,那就是他們的身后,有一個巨大的實力作為支撐。”
    慕舜天說到此處,輕聲道:“在法網之中,鄭兄最了解的,應該是左瘦梅了。”
    “左瘦梅之所以一動天下為之震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左瘦梅的身后站著拈花神宮。”
    “所以,天下無論是何等人物,對他都生不出二心。”
    “鄭兄的妹妹乃是我們天神山的弟子,可見鄭兄和我天神山有緣,如果鄭兄愿意的話,慕某要請鄭兄作為我們天神山的供奉。”慕舜天說到此處,不無誘惑的道:“這樣鄭兄所遇到的任何困境,都將不復存在。”
    成為天神山的供奉,這一點鄭鳴并不是太反感,他雖然不喜歡屈居于人下,但是這并不是說,他不愿意接納一個大勢力的善意,當然,這個善意,必須是公平的。
    鄭鳴稍微沉吟了瞬間,就平靜的道:“成為天神山的供奉,我能夠得到什么好處?”
    “我天神山的典籍,可以任由鄭兄翻看,當然,每一年,天神山可以提供一百萬元道石,任由鄭兄取用。”
    “還有,鄭兄需要的修煉物品,只要是我們天神山擁有的,都可以半價出售給鄭兄。”慕舜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快速的說道。
    對于這些好處,鄭鳴并沒有露出歡喜不盡的神色,他平靜的道:“那在下需要為天神山做什么?”
    “其實,平常的時候,天神山上,也沒有什么事情需要鄭兄做。”慕舜天臉上露出了一絲窘迫道:“只是在天神山遇到需要鄭兄出手的時候,鄭兄能夠出力。”
    這個要求聽起來并不大,但是卻包含很廣。
    對于這個要求,鄭鳴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決定答應下來,雖然他并不是太需要天神山的幫助,但是天神山畢竟庇護過鄭小璇。
    “這個可以。”
    鄭鳴的爽快同意,讓慕舜天臉上的笑容越加的燦爛,他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歡迎鄭兄加入我天神山,從今天起,鄭兄就是我們天神山的第十三位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