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16 皇霸天下

  “二哥,這里就是天神山!”從傳送陣之中走出,本來一路上很是有些不高興的鄭小璇,突然變得興奮起來。沖著遠處一座大山一指,歡快的叫道。
    天神山!
    鄭鳴的目光落在那山上的瞬間,就發現那是一片一眼看不到邊的山巒,每一座山峰,都是直插云端,每一座山峰,都給人一種大氣磅礴的感覺。
    看著這一座座山岳,鄭鳴有一種天地如此之小,怎會剩下如此天地的感覺。
    天神山!整個紫雀神朝內有數的無上道統之一,傳說之中,在這天神山中,有無上神禁境的強者坐鎮。
    神主的名頭,比之紫雀神皇雖然稍有不如,但是他卻是無可爭議的巨頭之一。
    眼眸朝著天神山看了幾眼,鄭鳴的耳朵中,傳來了一陣微動,他猛然扭頭,朝著那發出了動靜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個方向,并沒有任何的聲息,但是鄭鳴的目光,卻依舊淡淡的望著,不摻雜任何的情緒。
    “四方神侯不愧是四方神侯,連這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四方神侯的耳朵,實在是讓老朽敬佩。”話語之中,就見一個老者,從遠處飄然而至。
    這老者整個人,就好似不在這一片區域,看到這老者走來的剎那,鄭鳴的眼眸,變得越加的明亮。
    “參星境!”
    雖然老者的身上,沒有星芒相隨,但是鄭鳴從這老者走動的步履之中,還是感覺到了他身上那龐大無比,好似一顆星辰的力量。
    參星境的強者,羨慕的是法王擁有完整的法則之力,但是同樣,法王修為的參星境強者,更羨慕參星境的強者可以溝通星辰,可以將自身的力量化為星元力。
    雖然鄭鳴是沒有達到突破參星境的程度,但是對參星境同樣羨慕不已。
    “在下慕舜天,乃是天神山傳功殿殿主,歡迎鄭法王來我天神山做客!”老者鄭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之后,這才恭謹的抱拳說道。
    鄭小璇在天神山地位不低,對于天神山的情況,也算是有一個大概的了解,這慕舜天的地位,她更加的清楚。
    天神山一共有十大殿,每一殿的殿主,都是高高在上的參星境巨擘,而傳功殿,作為傳授門下弟子功法的重要之地,其殿主的地位,更是排名前三。
    能夠讓這位傳功殿主親自來迎接,可見天神山對于哥哥的重視。
    至于呂胖子和李慕水兩個人,更是一臉崇敬的看著慕舜天,此人對他們而言,就是一個傳奇。
    “慕殿主客氣,鄭鳴此來,是來見一下父母,沒想到還煩擾了慕殿主。”別人給足了面子,鄭鳴自然以禮相待。
    “哈哈哈,鄭法王能夠踏足我們天神山,說起來也是我們天神山的福氣。我們這些人可是非常想要和鄭法王探討一二。”
    說話間,慕舜天一揮手,虛空之中就飛來了一座由九頭紫色麒麟拉動的巨攆。
    這九頭麒麟,雖然不是純血,但是從外表上看,九頭麒麟和真正的麒麟,并沒有任何的區別。而且讓人震驚的是,這九頭麒麟的修為,竟然是法身境。
    雖然一般只有參星境才能夠稱為巨擘,但是參星境的數量畢竟不多,所以橫行天下的也就是法身境。
    像三大血衣衛統領,像各大城池的城主,還有一些中等門戶的執掌者,基本上都是法身境。
    而現在,這九個擁有著麒麟血脈的麒麟獸,竟然被天神山當成拉車的腳力,這天神山的實力由此足可見一斑。
    當然,天神山弄出這么大的動靜,自然也有在鄭鳴的面前,展現他們實力的想法。
    “鄭法王,請上攆。”慕舜天朝著鄭鳴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鄭鳴朝著慕舜天笑了笑,而后踏步朝著那巨攆走去,而就在他走向巨攆的剎那,九頭法身境的麒麟獸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龍吟。
    一時間,龍吟虎嘯,天地震顫。
    呂胖子的修為,雖然不是鄭鳴一行人之中最差勁的,但是他的心神,卻是最差的。作為天機閣的一方掌柜,他的大部分修為,都是用藥物堆積而來的。
    可以說,他要是臨陣拼殺,很有可能被一個經歷過多年殺戮的普通武者干翻!
    而就在這九頭麒麟怒吼的瞬間,慕舜天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冷色,他雖然覺得,鄭鳴絕對不會被這九頭麒麟獸困擾,卻也是對鄭鳴的一種挑釁。
    法王不可辱!
    他這一次之所以給鄭鳴如此高的待遇,就是為了拉攏這位法王,成為天神山上的護道者,卻沒有想到,本來算是待遇的九麟寶攆,竟然出了這種狀況。
    他知道,這種情況,絕對不是用一個意外可以解釋的,這應該是有人故意挑動這九頭麒麟獸。
    但是現在,他再怎么呵斥九頭麒麟獸,卻是已經晚了,而且如果鄭鳴不鎮壓這九頭麒麟獸,則顯得他本人沒有面子。
    法王能夠鎮壓麒麟獸是沒有問題,但是這九頭麒麟獸不但血氣遠超普通法身,更因為給天神山的神主當腳力,被上一代的神主傳了一套合擊之法,號稱此法可困參星境。
    他的目光,陡然朝著遠處看去,就見千丈之外的虛空之中,有兩道身影,正在向這邊看來。
    這兩道身影,他并不陌生,乃是和他意見向左的血戰殿殿主,按照他的計劃,是直接將鄭鳴的父母扣在手中,讓鄭鳴臣服。
    自己當時據理力爭,才讓神主勉強同意了以懷柔為主,卻沒有想到,此人竟然在這個時候下黑手。
    他心中雖然憤怒,卻也無可奈何,畢竟那個人的權勢和修為,都不次于他,更深得神主的喜愛,他自己想要對付此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最終,他將目光看向了鄭鳴。
    鄭鳴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他也不猜測這究竟是誰施展的手段,在聽到這九條麒麟怒吼的剎那,他的眼眸中,就閃過了一絲冷芒。
    在來天神山的時候,他就有一種感覺,好似這天神山之行,不會太過平靜。
    但是慕舜天的迎接,讓鄭鳴放下了大部分的心思,卻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九頭麒麟。
    運用那紫黑葫蘆,鄭鳴覺得只要是動手,絕對是能夠將眼前的九個家伙全部裝進去。畢竟,這九個家伙還沒有達到法則圓滿,難以對抗自己的紫黑葫蘆。
    但是一旦動用法身,就會如了那些動手人的意。至于兩儀微塵大陣,鄭鳴更是想都沒有想。
    給人家直接收走,也顯得自己的手段不是太高明。心中念頭閃動之間的鄭鳴,整個人身上,陡然散發出燦爛的金光。
    這金光,是君臨天下刀訣形成的法則金光,這金光形成了一個圓,不,應該說是一輪太陽。
    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四周百丈,都已經處在這個小小太陽的世界之中。
    慕舜天在被這法則世界籠罩的瞬間,就覺得自己四周的法則之力,消失的干干凈凈。
    他知道,鄭鳴這一刻是不會傷害自己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催動法力,讓那星辰之力,從九天而下。
    至于呂胖子等人,在這金色的光芒之中,卻覺得溫暖如春,并沒有任何的不適之處。而那九頭麒麟獸,在被金光照耀的剎那,頭頂都升起了一團烏云。
    一般而言,烏云的形狀,都差不多,甚至很多時候,在眾人的眼中,烏云都是一樣的。
    但是此刻,在鄭鳴的眼前升起的烏云,卻詭異多變,有的烏云如蒼松,有的烏云似深草,更有烏云一如一潭神水,照耀虛空萬物。
    看到這些烏云法身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種警覺,如果單獨而言,這些法身都不完整,甚至比之一般法身境凝結的法身,在法則上,還要殘缺。
    但是這九個法身之中,卻隱藏著一種聯系,一種本是一體,卻被分割的聯系。
    當大日的光芒籠罩下來的瞬間,那九片烏云,已經匯聚成一片黑色的山川。有花,有草,有山水,有萬物的山川。
    法身匯聚小世界,而且還是圓滿的小世界。
    一半的法身境強者,在落入這種小世界之中的時候,絕對會有一種面對法王的感覺。
    但是這種小世界,在鄭鳴的眼中,卻全部都是破綻,他冷笑一聲道:“小術而已,也敢逞兇?”
    隨著鄭鳴的話音落地,滾滾的大日,照耀而下,那一片片烏云之間的連接處,瞬間被大日的光芒所破。
    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本來連成了一塊小世界的烏云,再次被分成了九份。
    慕舜天的神色,也多出了一絲凝重,對于這九個麒麟獸聯手施展的小世界,就算是他慕舜天,想要破開,也需要一段時間,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現在鄭鳴,竟然連手都沒有動,直接催動法則之力,像洞穿垃圾一般,直接將那九個麒麟獸法身凝聚而成的小世界弄崩潰,這等的手段……
    法王不愧是法王,在神禁境的眼中,法王比之一般的參星境還重要,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也就在慕舜天準備阻止鄭鳴再次出手的時候,那本來就磅礴如天的皇者之氣,這一刻爆發的越發強大。
    大日包裹之中的鄭鳴,就好似天地之間的至尊,一句話,一個聲音,都可以讓太虛崩潰的主宰。
    無敵的皇者氣息,讓慕舜天心神搖曳,他沒有思索,直接催動星力,讓自己從鄭鳴的小世界之中沖了出去。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