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914 商量不如強搶

  雖然鄭鳴這獅子吼的神通沒有化作法身,但是這一聲喝,還是將那對鄭鳴譴責的中年人震得臉色大變。
    “你也配和我談?再敢多言,要了你項上人頭!”鄭鳴的聲音不高,卻帶著一股森森的殺意。
    那中年人的臉色蒼白無比,剛剛鄭鳴一聲吼,已經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勢。同樣,剛才鄭鳴的一聲吼,也讓他真正感到了自己和鄭鳴的差距。
    這一刻,他才深深的感到,自己和眼前這個年輕人,并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神侯雖然難以像神皇那般言出法隨,但是他們如果提出警告,沒有人聽從的話,那么神侯同樣會殺人。
    而且神侯殺起人來,絕對不會有絲毫的心慈手軟。
    至于石天嘯,他原本以為,父親來了,必定會為自己報仇雪恨,沒想到,父親只是一句很有分寸的指責,就被這個趾高氣揚的家伙喝斥了一句滾蛋。
    作為金石神侯的世子,自己的父親雖然還不是八百神侯之一,但是在整個京城之中,卻是鮮有不給面子的。
    有些時候,他石天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只要他父親出面,一切都會迎刃而解,哪怕再怎么棘手,都不是問題。
    可是今天,從父親遇到的情況上看,石天嘯真的感到,自己這一次踢到鐵板上了。
    “孽障,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呆著!”那中年人朝著石天嘯低沉的喝了一聲,而后躬身退走。
    房間再次恢復了平靜,那些跟隨著石天嘯的同伴,在這一刻,真是如坐針氈,心神不寧。
    他們之中,本來還有人心存看戲的心思,但是現在,他們卻是連半點這樣的想法都沒有。
    差距太大了!
    也就在那中年人退出百丈的時候,萬寶軒的一個管事走到了中年人的近前道:“少侯,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你可以解決的了,還是請侯爺過來吧!”
    中年人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這位管事的話有些不中聽,講的卻是實情。
    這件事情,他真的已經解決不了,如果強行介入,說不定他自己都要有危險。
    “我們萬寶軒雖然不懼,可是也不能隨意的得罪一位神侯,你那兒子,也該管教一下。”那管事輕輕的道:“他喜歡一件東西,應該正常的和人競爭。”
    “相信四方神侯,也不會因為別人和自己競拍而遷怒于人,只是他玩的手段,等于是挑釁啊!”
    “無緣無故的挑釁一個神侯,少侯應該清楚,神侯的權威,是不容有人挑釁的!”
    中年人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隨即他將目光落在了跟隨自己過來的老仆身上。那老仆面對中年人的目光,無奈的低下了頭。
    老仆自然清楚事情的經過,只不過在稟報的時候,為了幫助自己家主人,故意隱瞞了一些東西。
    “回去再找你算賬。”中年人說話間,又朝著那管事道:“不知道林管事可有其他辦法消除四方神侯的怒火?”
    “神侯既然已經開口,自然是一言九鼎,如果少侯不愿意自家長輩出手,可以按照四方神侯的要求來。”
    那被成為林管事的男子,輕聲的道:“八百萬元道石雖然不少,但也難不住少侯您。”
    “我愿意出這八百萬元道石,只是林管事能不能求情,讓四方神侯將我兒子斷臂上的禁止解開?”
    那林管事眉頭皺了一下,而后毫不客氣的道:“我覺得,這件事情,我無能為力。”
    “少侯,恐怕就算貴家侯爺出面,也不見得能夠讓四方神侯解開貴公子的禁止。”
    中年人皺了一下眉頭,他雖然是少侯爺,但畢竟不是神侯,更何況金石神侯府并不是一個人,他們是一個大家族。平時和一般人為敵,沒有人放在心上。
    但是為了一個小輩,和一個神侯級別的存在不死不休,恐怕他還沒有那個能力。
    哪怕是他的父親,那位執掌著星辰的神侯大人,也沒有這樣的自主權。
    “就請林管事多多美言幾句,就說我除了那八百萬的元道石之外,還愿意奉送給神侯大人一座莊園。”中年人再次朝著那林管事拱手道。
    “既然少侯你有如此誠心,那我就去向神侯說一說,成與不成,我不敢保證。”
    “此事拜托林管事,不論能否辦妥,在下都銘記在心。”
    呂胖子此時已經站在了鄭鳴的身后,這一刻的他,挺胸疊肚,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膨脹了不少。
    剛剛進來的那個人,從袍服上看,呂胖子就知道絕對是神都之中的一個大人物。可是就是這么一個人,還帶著興師問罪味道的強者,居然被鄭鳴一句話給呵斥走了。
    這才是真正的威風,這才是神侯該有的威風。
    這個時候,呂胖子覺得,這一次,他可是真的跟對了人,有了這位神侯大人作為倚仗,以后他呂胖子的路,會超越以往。
    甚至以前那些讓他仰望的大人物,都要對他小心服侍。
    就在呂胖子魂游物外的時候,林管事走了進來,他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
    對于這林管事,呂胖子并不陌生,在進入萬寶軒的時候,負責接受他們的,就是這位林管事。
    當時,面對這位林管事,他就覺得此人好似九天之上的神,高高在上的俯視著自己,但是現在,他卻低下了頭。
    不,就在剛剛,那林管事竟然朝著自己點頭致意,而且還是帶著一絲討好的笑意,這這……這實在是……
    呂胖子心中念頭亂閃,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整個人,真的已經飄了起來。
    “神侯,金石神侯府的少侯,已經將八百萬元道石送來,同時他表示,愿意供奉您一千萬元道石,只請神侯您饒恕他兒子,讓他恢復斷臂。”
    那林管事說完,恭敬的道:“還請神侯仁慈。”
    “八百萬元道石,你們收下就是,這件事情,就此結束!”鄭鳴一揮袖子,淡漠卻不容置疑的說道。
    萬寶軒的拍賣會,和以往無數次一般,準時落下了帷幕,但是這一次拍賣會,最出名的,并不是有多少拍賣品,而是石天嘯丟了一根手臂。
    而石天嘯為什么丟失這個手臂,很多人卻是心照不宣的神秘不言,只是,對于神都的高層而言,卻并不是什么秘密。
    紫雀神皇作為神都的掌控者,自然是第一個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對于鄭鳴的處理,他只是點頭不言。
    而向他回稟的奢六陰,心中已經明白,神皇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表現,除了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之外,還有就是他覺得鄭鳴的處理,沒有問題。
    甚至可以說,神皇覺得,鄭鳴本應該如此。
    無論神皇怎么不喜歡鄭鳴這個讓他感到難以掌控的人,那石天嘯只是一個紈绔子弟,竟敢在拍賣會上挑釁一個神侯的威嚴,這本身就是他自己找死。
    神皇,自然不會為他出面。
    至于奢六陰,他的內心深處,也感到這個石天嘯,實在是自己找死!
    和神皇這般反應的人,在神都并不止一個,八大神王府的睿神王,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淡淡的說了一句輕了。
    輕了,這簡直有點幸災樂禍的論斷,自然是不懼那倒霉的石天嘯。
    緊隨著這個消息而來的,是金石神侯第府在第二天,就宣布將石天嘯押回家族封地,沒有傳召,永世不得進入神都。
    這個消息算是給這場波折,正式劃了一個句號。
    “鄭兄,你準備何時去魔戎州上任?”五皇子坐在摘星館寬闊的大廳內,看著伺候在一旁的呂胖子,輕聲的問道。
    鄭鳴向五皇子笑了笑道:“就在這幾日吧,不過在去魔戎州上任之前,我要去一趟天神山。”
    五皇子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道:“天神山的神主,乃是天下至尊級別的人物。就連我父皇,都不愿意招惹他。”
    “你這樣的法王,雖然天神山一向不愿意得罪,但是去了天神山,也要小心啊!”
    鄭鳴點頭道:“這個請五皇子放心。”說到此處,他目光落在坐在一邊的鄭小璇身上,眼眸中生出了一絲陰郁。
    這一絲陰郁,是因為妹妹的目光,大多都落在了五皇子的身上,而且從這一絲目光中,鄭鳴察覺到了一絲傾慕的味道。
    鄭小璇雖然也是美女,但畢竟不是國色天香之人,比起那位洛神女,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他心愛的妹妹能遇上自己喜歡的男子,鄭鳴作為哥哥,失落感肯定會有的,但他并不排斥。
    但是妹妹喜歡五皇子,這并不是鄭鳴喜聞樂見的。五皇子雖然表現的很是仗義,但是鄭鳴還是覺得,皇家的皇子,最好還是不要太接觸。
    這些人,雖然其中也不乏情深意重之人,但是在感覺之中,更多的,則是為了權勢,不惜一切的梟雄。
    “五皇子的厚意,鄭某日后必定會有一報。”鄭鳴的聲音平靜,但是卻有一絲震懾心神的力量。
    “不過我希望,我們兩家之間,不要再存在其他什么瓜葛。”
    鄭鳴的話,一般人根本就聽不清楚什么意思,但是作為神皇之子,而且還是要爭奪皇位的神皇之子,五皇子聰慧過人,對鄭鳴的意思自然是心領神會。
    鄭鳴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和他妹妹走得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