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913 要么狠要么殘忍

  老仆人聞聽此言,不由得臉色大變,八百萬元道石,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他在石家的地位要高于石天嘯,一時間他也拿不出如此多的元道石來。
    更何況,鄭鳴還要石天嘯的一根手臂!
    對于躍凡境的武者而言,斷臂重生,并不是太難的事情,但是在紫雀神朝之中,一旦神侯級別的人對人實行斷臂的懲罰,那就會坐下禁止。
    這種禁止,就算同級別的存在都難以恢復,甚至一些復雜的禁止,哪怕是神禁境的無上存在,都恢復不了。
    所以,斷掉的手臂,很多時候,都是真的殘缺,再也無法復原了。
    “四方神侯大人,難道您要和我們金石神侯府為敵作對么?”猶豫了剎那,老者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威脅。
    而就在他將這句話說出的瞬間,鄭鳴已經一步跨到了他的近前,一柄無形的刀光,更是劃破虛空,朝著他斬了過來。
    這一刀,一如三月的楊柳風,輕飄飄的。
    但是那法身境的老仆,卻感到自己的身體,難以催動任何的法則之力。他知道,這個時候的自己,已經落入了鄭鳴的圓滿法身組成的小世界之中。
    在這種小世界下,他除了破開世界,才能夠逃脫。
    刀光閃動,老仆的一只手臂被斬落了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那老仆恢復了自由。
    可是他不敢動手,更沒有動手封住自己的傷勢,任由那血從自己的身上流下的時候,他輕聲的朝著鄭鳴道:“神侯大人,您看,以我的血來向您賠罪可好。”
    “看在你對你們主人忠誠的份上,我不殺你。至于你的血,那是你的事情。”
    “誰做錯了事,都應該付出代價!”
    那石天嘯的身體開始顫抖,他的修為雖然可以,但是這些修為,大多都是靈藥堆積出來的。
    要說讓他欺負一些頑劣子弟,那肯定是游刃有余,但是,若是讓他對上其他的,比方說現在讓他面對鄭鳴,那可真是趕鴨子上架了!
    “四方侯,石公子乃是我們的貴賓,你這樣在這里動手,是不是有一些不妥?”一個淡淡的聲音之中,就見一個面容清秀的老者,緩緩的走了進來。
    這老者一出現,那些萬寶軒的人都恭敬的朝著來人行禮道:“參見大人。”
    來人一揮衣袖,淡淡的道:“無需多禮。”
    這是一個法身巔峰,甚至是一個已經一步跨入了參星境的強者,他沒有理會那些行禮的人,而是朝著鄭鳴道:“侯爺您在這里動手,是不是不妥啊!”
    “有什么不妥?”鄭鳴看著來人,神色淡然的反問道。
    “您這樣做,我們萬寶軒多年的聲譽,都會受到影響。”那法身境的巔峰強者,沉聲的說道。
    他雖然沒有達到參星,但是也很少有人能夠得罪起他,畢竟他的身后,站的是萬寶軒!
    “聲譽?那你告訴我,他這般挑釁我,我如果不給他點懲罰,我的尊嚴放哪里?”鄭鳴淡淡的微笑,說話間,就已經來到了老者的身前。
    老者的臉色大變,雖然鄭鳴這一刻說話的聲音依舊不緊不慢,但是卻有一股壓力,壓的他喘不過來氣。
    法王,這就是法王圓滿的法則。
    圓滿的法則融合如一,在這圓滿的法則之下,自己修成的法則,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
    “您破壞了萬寶軒的規矩,就等于和我們萬寶軒過不去!”老者沉吟了剎那,勸解道:“我覺得,您可以等這位石公子離去之后再解決。”
    鄭鳴看著老者,緩緩的道:“要戰就戰!”
    這句話,鄭鳴說的平靜無比,但是聽在那老者的耳中,卻一如雷霆。
    傳說之中,萬寶軒的身后,有著超越神侯的靠山,但是這個靠山,卻是任誰也不曾見過。
    而鄭鳴這般的咄咄逼人,簡直就是對那位無上存在的挑釁,老者的心中,除了憤怒,更有一種擔憂。
    他知道,自己是做不出這種決定的!
    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一縷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得到了指示的他,恭敬的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這件事情,我萬寶軒不介入。”
    逼退萬寶軒,擊傷那金石神侯府的老奴,鄭鳴的身影,頓時讓石天嘯那些同伴生出了莫大的敬畏。
    “你們不能走,你們不能這樣,你們要……要保證我的安全啊!”石天嘯大吼,此時的他,萬般絕望,只是,他這般的吼叫,卻是沒有人肯理會。
    “神侯,我家公子的一只手臂,并不是我等做奴婢的可以決定的,您看,是不是等我們通知了我家神侯再說?”那受傷的老奴,恭敬的說道。
    鄭鳴傲氣十足的看了一眼石天嘯,冷漠的道:“我做事向來隨心所欲,還用得著你們家神侯同意嗎?”
    說話間,他衣袖一揮,一只無形的大手,直接抓住了石天嘯的手臂,而后重重的一收,那血淋淋的手臂,已經被直接抓了下來。
    “啊啊,你竟敢傷我,這件事情,我們沒完,我們金石神侯府,和你不死不休!”石天嘯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聲,在這大吼之中,他的話語中,更是充滿了怨毒。
    鄭鳴沒有理會石天嘯,而是緩緩的在正中間的位置上坐下,然后朝著那老仆道:“拿著這一只手臂,去找你們金石神侯,讓他將元道石送來。”
    “如果到了拍賣會結束元道石送不老的話,我就把他切開,抵了那些元道石。”
    老仆作為金石神侯的心腹,一般人在見到他的時候,都是非常的恭敬,現在被鄭鳴如此劈頭蓋臉的訓斥,他的臉上發熱。
    但是這一刻的他,卻是什么都不敢說,快速的抓起那只手臂,出門而去。
    石天嘯慢慢的安靜了下來,雖然他是一個紈绔子弟,但是總的說來,他比之一般的紈绔還要強上不少。
    他怔怔的看著鄭鳴,雖然一切都很明顯,但是他的腦子之中,依舊有些發暈。
    事情怎么就成了這個樣子呢,他石天嘯喜歡玩弄各種味道的女人不假,但是,他可不想因為這一點有什么損失。沒想到,一次耍威風之舉,居然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他故意每一次拍賣,都加一塊元道石。他就是想讓和他競拍的人肉疼,而八百萬元道石,無疑會讓無數人心疼不已,只是,還沒有等他品嘗勝利的果實,那個人已經霸道而來。
    一條被禁法拿下的手臂,這種后果,讓他的心顫抖不已。但是此刻,鄭鳴的狠辣,也讓他不敢再發出任何的挑釁。
    這種事關他們家族榮譽的事情,他相信自己那個作為神侯的爺爺,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的。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他心中閃過最多的,就是鄭鳴被爺爺擊敗,然后任由自己處置的畫面。
    生不如死,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
    拍賣還在繼續,而拍賣的東西,價值比之前些時候,不但不低,反而要高幾分,但是無論多么難道一見的奇珍,都難以再掀起拍賣的狂潮。
    幾乎整個拍賣場的人,都已經知道了發生什么事情,只是知道歸知道,卻沒有人敢私自議論。
    這一次拍賣會,是來了不少人物,甚至還來了一些在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人物,但是這些人,此時同樣保持著沉默。
    鄭鳴,這個新近崛起的法王,也是唯一以法身境的修為,成為神侯的強者,他在整個神朝的拼圖之中,那都是跺一跺腳,都讓四方震顫的人物。
    至于金石神侯家的石天嘯,名氣同樣不小,在神都之中廝混的紈绔之中,很是有他這么一個名號。
    這如果對抗起來,就是兩個神侯府之間的對抗,對于只有普通權勢的人而言,這簡直就是遮天蔽日般的對抗。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在萬寶軒的外面傳來了一陣混亂,一群人快速的闖了進來。
    如果是平時,萬寶軒絕對不允許有人如此踐踏自己的寶地,但是此時,萬寶軒的護衛,一個個都好似眼瞎了一般,任由這些人瘋狂的闖了進來。
    “嘯兒!”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身穿赤紅色長袍的男子,此人行走之間,更有一種龍行虎步的氣息。
    他身材威武,和石天嘯有三成的相象,但是石天嘯和這個人站在一起,差距卻是十萬八千里。
    如果說此人是一棵扎根大地的巨樹,那么石天嘯頂多也就算是一根草藤而已。
    “爹,您可要給孩兒作主啊!”看到來人,石天嘯的眼淚都差點流出來,這就好似受了欺負的孩子,遇到了自己的大人一般。
    那中年人看著石天嘯的斷臂,眼眸中閃過了憤怒的火焰,但是他還是將怒火壓了下去,而是朝著鄭鳴一抱拳道:“神侯,是不是有點過了?”
    這句話,雖然聽上去很尊重,但是實際上,也帶著一種責備的味道。
    鄭鳴在此人進來的瞬間,就已經打量了此人一番。雖然此人氣勢不凡,但是此人的修為,最多也就是法神巔峰。
    只要不是法則圓滿的法身,鄭鳴都可以不放在心上。所以在看到此人修為的瞬間,鄭鳴已經判斷,此人絕對不是那金石神侯。
    “滾蛋!”
    鄭鳴的聲音,一如驚雷,在那人的耳邊響起。這一聲呵斥之中,更帶著鄭鳴曾經修煉的獅子吼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