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12 出來混是要還的

  看那石天嘯衣冠楚楚的模樣,也是儀表堂堂,氣宇軒昂,無奈這金石神侯府雖然家大業大,但是這個家業,可不是他自己的,要是讓家里的老祖知道他一時性起,拿著八百萬買了一個奴婢,那還不把他這個敗家子兒給揍死!
    “小侯爺,那邊八百萬了!”面容刻薄的中年人,此時也苦著一張臉說道,他同樣意識到了事情不妙,聲音中帶著一絲嗚咽。
    “要不咱們別加了,這口氣斗下去,沒什么好處啊!”中年人猶豫了一下,沉聲的對自己的主子勸道。
    那石天嘯猶豫了一下,猶豫著道:“你說咱們現在不加了,這個會不會……”
    會不會怎樣,石天嘯沒有說出來,而那些給他鼓勁的朋友,一個個都不敢貿然表態。
    他們在神都之中,之所以混的風生水起,除了他們家族的力量之外,一個個也都不是傻子。
    二百萬元道石,已經是斗氣,那么現在,已經是八百萬元道石,這之中的差距,不是一個和他們一樣的貴公子能夠拿出來的。
    只是一口氣,居然這么玩,這種人物,最好還是不要得罪的好。所以他們本能的,和那石天嘯劃開了距離。
    “八百萬第一次,八百萬第二次!”彎閑差點快要哭了,他很想盡快結束這次拍賣,因為他整個人幾乎在這拍賣之中崩潰了。
    “還有沒有要加價的,沒有的話,那么這女奴,就屬于這位貴賓,好,沒有,成交!”
    彎閑的聲音有些急促,在成交這兩個字說出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有一種要虛脫的感覺。
    因為,這次拍賣對他而言,簡直是一種折磨,一種讓他身心疲憊,幾近崩潰。
    這價值和價格差距太大,其中可能產生的不測太多,雖然看似和他的關系不大,但是他還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說出最后一句話的時候,他整個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覺得以后的一切,和他都沒有什么關系了。
    拍賣會還在繼續,但是萬寶軒的人,已經將李慕水帶了過來,以前那個送來的管事身邊,此時多了一個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
    這男子的臉上,帶著謙和的笑意,一見之下,就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鄭侯,這是您拍下的東西,從今日起,他就屬于侯爺您了。”男子朝著李慕水一指,輕聲的道。
    李慕水一直低著頭,她現在的樣子,卑微謙和,像足了一個婢女。從前她的性格是外和內剛,現在這個模樣,自然是在遭遇了不少屈辱之后,才變成的。
    雖然從外貌上看,李慕水好像比前些時候更加的美麗,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兩者之間的差別。
    那時候的李慕水,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自成天地的味道。雖然不與人爭勝,卻也能夠自給自足。
    只是現在,她的美麗雖然依舊,但是她的精氣神,卻已經完全丟失,看著眼前的李慕水,鄭鳴心里的歉意又多了一分。
    “李城主,好久不見。”
    李慕水此時,無法形容自己的內心是什么滋味,有忐忑,有解脫,有不安,更有彷徨……
    八百萬的元道石將自己買下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他在花費了八百萬元道石之后,會不會覺得自己不值這八百萬元道石,所以遷怒于自己呢。
    就在李慕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路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這個聲音,對于李慕水而言,是刻骨銘心的,因為就是這個聲音,讓她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宗門的老祖說,能夠保住她的性命,宗門已經花了不小的代價,至于其他的,宗門已經無能為力了。
    也就是因為這個聲音,讓她一夜之間,身份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種變化,讓她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現在,她又聽到了這個聲音,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她想要抬頭看看這個說話的人,但是一時間,她又有一種恐懼,生恐自己抬頭,這個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害怕,這一切都是夢。
    最終,李慕水還是抬起了頭,她看到了那個人,那個帶著淡淡的笑容的男子。不變的青色衣衫,讓男子看起來,更多了幾分飄逸之氣。
    “你……真的是你……,你怎么會在這里?”李慕水的修為已經被封禁,但是她還是有一種要撲過來,找這個讓她淪落到如今這種地步的男子報仇。
    但是最終,李慕水的理智讓她冷靜了下來,她靜靜的看著鄭鳴,等待著他的回答。
    “鄭侯乃是陛下新近加封的四方神侯,以后你一定要小心伺候。”那俊朗的中年男子莞爾一笑,近乎諂媚的說道。
    神侯,這個位置對于李慕水而言,那就是天上的星星,需仰視才見。只是,她很難將自己的仇人和神侯聯系起來。
    “姐姐你和我一起聊天吧,別管他們。”鄭小璇在看到李慕水彷徨的神情之后,快速的上前一步,笑吟吟的朝著李慕水說道。
    李慕水沒有拒絕鄭小璇的好意,兩個人退到一邊,竊竊私語起來。
    “鄭侯,這奴婢的價格,我們也不好按照拍賣之前的給您,您是我們萬寶軒最尊貴的客人,按照八折計算的話,是六百四十萬元道石。”
    “我這里,再給您一個折扣,只要鄭侯您拿出六百萬個元道石,這場交易就算圓滿完成了。
    鄭鳴看著臉上帶著謙和笑容的中年人,淡淡的道:“二百萬一下子免去,太多了。”
    “就算貴號要這么做,我也不敢接受。”說到此處的鄭鳴,聲音帶著一絲殺意道:“不過我的元道石并不在這里,還麻煩閣下跟著去取。”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見鄭鳴已經漫步走出了包間。
    那中年人愣怔片刻,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也就在此時,那石天嘯的貴賓室內多了一個人。
    “你要干什么?”那石天嘯在看到鄭鳴的瞬間,臉色一變,隨即聲音冰冷的問道。
    他此時的心情,也開始有點忐忑,畢竟拿出八百萬元道石的,絕非等閑之輩,在弄不清對方底細的情況下,讓對方花費如此之巨,他心里多少還是有點發怵的。
    所以,當有人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的房間,他甚至有點驚慌失措。
    跟著石天嘯的人,也都將目光看向了鄭鳴,他們在神都之中,大小也是人物,所以對于鄭鳴的出現,雖然感到意外,卻也并沒有太大的驚慌。
    鄭鳴沒有吭聲,而就在石天嘯有些驚慌的時候,他身邊一個老者,已經快速的走了過來。
    “老奴金石神侯府石川,拜見四方神侯!”
    四方神侯,這四個字從老者的口中吐出,頓時讓石天嘯等人愣在了那里。他們曾經以為左瘦梅和鄭鳴一戰沒有意思,所以都沒有去。
    但是,隨著那驚天一戰的傳揚,他們都已經知道,在這神朝之中,崛起了一位四方神侯。
    法王,神侯!
    無論是哪一個身份,都能夠壓的他們死死的。這些貴公子雖然一個個自命不凡,但是他們的身份,也就是壓一壓一般人,和神侯巨擘相比,他們還差得遠。
    “你認識我?”鄭鳴目光落在那老者的身上,淡淡的問道。
    老者的修為,是法身境,但只是法身中期,而按照鄭鳴的目光來看,這老者更不可能具有法王的境界。
    “前些時候,大人和左法王驚天一戰,小的有幸看到了神侯大人的英姿。”老者不動聲色的拍了一下馬屁。
    鄭鳴點了點頭,而后朝著石天嘯掃了一眼道:“剛才那個喊價的就是他嗎?”
    石天嘯聞聽此言,不由得渾身打了一下激靈,雖然這鄭鳴不是參星境,但是作為法身境王者,他絕對有硬撼普通參星境的實力。
    他們金石神侯府,最強的也就是一個參星境的神侯,如果和鄭鳴爭斗起來,損失可想而知。
    更何況,石天嘯不敢肯定,金石神侯府,會不會因為他,和鄭鳴這樣的人物拼死一戰。
    他雖然很得長輩的喜愛,但是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那金石神侯不可能為了他,賭上家族多年的氣運。
    “神侯,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在競價,要是知道是您老,就算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
    那石天嘯說話間,整個人就已經跪在了地上,顧不得身份的他,搗蒜似的磕起頭來。
    “我家小主人也是一時魯莽,冒犯了神侯,還請神侯見諒。”老者在鄭鳴到來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鄭鳴過來的意思,只不過他心里,還存著一絲僥幸。
    但是現在,他最后一絲的僥幸,也被打破。心中對于石天嘯這種惹事生非的行為雖然很不贊同,但是此時,他畢竟是一個仆人。
    “神侯,小侯爺不知道是您,這才胡亂出價,還請侯爺您原諒,我回去之后,一定會稟告我家神侯,對小侯爺嚴加懲處。”
    那仆人的姿態,放的非常低。
    站在石天嘯身后的一種男女,一個個都用一種無比羨慕敬畏的目光看著鄭鳴。鄭鳴從外表上看,和他們沒有太大的區別,而一些能夠探測骨齡的人,更感到鄭鳴的骨齡,好似還弱于他們。
    但是,鄭鳴和他們的地位,實在是天差地別。
    那個老仆人一直以來,雖然在石天嘯的身后跟著,但是石天嘯對他,還是存著七分的敬畏。
    而且在很多事情上,老仆人都是愛搭不理,他們這些人,更不要說能夠驅使。
    現在,這個人在鄭鳴的面前,簡直就是一個最聽話最溫順的仆人,沒有半點法身境高手應有的架子。
    “取下一根手臂,然后拿出八百萬元道石給萬寶軒,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鄭鳴看著那老仆,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