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6 魔戎州

  鄭鳴不可留!
    這本來就在紫雀神皇心頭盤桓了很久的念頭,再次猶如神律一般的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想他紫雀神皇也是見多識廣、心思縝密之輩,他就是想不通鄭鳴這個家伙,他怎么就這么詭異呢?所有得罪他的人,都死的莫名其妙,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在幫著鄭鳴推波助瀾,勢必為他掃清一切障礙,把他所有的對手都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一般。
    “你想的太多了,你覺得鄭鳴可以斬斷傳送陣上的神禁么?”紫雀神皇說話間,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手中的赤宵劍,眼眸中帶著一絲笑意,鎮定自如的對洛神女道:“那上古留下的傳送陣,連這赤宵劍都難以斬開。”
    紫雀神皇的判斷,洛神女自然不能確定,但是她還是不準備放棄,畢竟此事事關重大,以至于危及到了她的性命。現在的她,已經猶如一只驚弓之鳥,只要是關于鄭鳴的事情,她都有一種恐懼。
    這是一種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好了,鄭鳴的事情你不用管了,過兩日,他就要去自己的領地赴任了!”紫雀神皇看著一臉彷徨的洛神女,對于拈花神宮這個傳人越的有點看不上。
    順風順水的時候,就得勢張狂,一切都不在話下,好似這世上,沒有她做不到的事情,一旦遇到逆境,就成了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那個女子,雖然驚才艷羨,但若是當作重點弟子培養,還是有不小的欠缺。
    “他的領地,乃是魔戎州!”
    魔戎州三個字,讓洛神女頓時平靜了下來,她瞪大眼睛看著紫雀神皇,心中除了冰冷,還是冰冷。
    魔戎州是什么地方?她心里太清楚了!能夠和武帝爭霸天下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魔戎族的那位魔君。傳說之中,現在貫穿整個紫雀神朝的橫江,就是這兩個絕頂強者在拼斗之中,打裂出來的。
    當年一戰,那位魔戎族的魔君雖然戰敗,頭顱被斬下,但是其軀體依舊沒有倒下。
    就那一具戰尸,威壓四方,就算是以武帝的強橫,最終也沒有強行滅掉魔戎族。按照一些人的說法,武帝并不是滅不了魔戎族,只是,以武帝的修為,想要完全磨滅那位魔君,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所以,在那一戰之后,武帝接受了魔戎州的求和,而魔戎族也繼續生活在魔戎州。
    在魔戎州,整個紫雀神朝,實在是影響力小的驚人,別說神侯,就算是普通的爵位,都沒有一個。
    鄭鳴去魔戎州,這……這紫雀神皇,分明就是要讓鄭鳴葬身在這魔戎州之中。
    一時間,本來心中還有些恐懼的洛神女,再次恢復了平靜,當即沖著紫雀神皇恭敬的行了一禮道:“剛剛神女的表現,實在是有點太過驚慌,讓陛下見笑了。”
    “神女姑娘不用客氣,你這樣才是真性情!”紫雀神皇雖然心里已經有些看不起洛神女的,但是表面上,他還是無比從容的道:“好了,如果神女有需要,盡管在這宮里住下來,等他離去之后再說其他。”
    說話間,紫雀神皇就消散在了虛空之中。他剛剛得到赤宵劍,還需要用心領悟。
    洛神女看著離去的紫雀神皇,眼眸中生出了一絲迷茫,一絲欽佩,但是最終,她的眼眸還是恢復了清明。
    “殺人不見血,這紫雀神皇不愧是御極多年的皇者,這種借刀殺人的手段,真是高明啊。”
    “魔戎州,嘿嘿,鄭鳴這一次我看你還能折騰出什么風浪。”
    就在洛神女恨恨不已的詛咒鄭鳴的時候,鄭鳴已經收到了大宰府送來的印信和疆域圖,他看著足足占了整個紫雀神朝四分之一大小的封地,鄭鳴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紫雀神皇,絕對沒安好心。
    借刀殺人,這一招雖然老舊,但是很多時候,這一招卻是屢試不爽。
    “怎么可能是魔戎州,我明明已經和大宰府打好了招呼,他們會將你的封地封在北方!”五皇子見狀有些急眼,不過在說完這句話之后,他的眼眸中就生出來一絲寒意。
    大宰府的那位,他命令不了,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那位不會無緣無故的得罪自己。
    答應自己的事情,現在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一定是有一股力量,讓那個人不得不這樣做,而在這個世上,能夠讓那個人改變的,只有……
    一時間,五皇子只覺得后背有些涼!
    先古之年,武帝起于天北,魔君占據地南。億萬之眾,會與天淵之野!
    帝三戰三敗,浮尸千萬,帝消魔難之心,感動億萬蒼生,終匯聚八百神侯,斬殺魔君于大河之邊。
    魔君頭為帝所鎮,不知其所在,而魔君之體,遁回魔戎,以****為目,魔氣沖天三萬丈……
    鄭鳴的手中,拿著的是一本神朝關于武帝的記載,這其中,按照鄭鳴的感覺,最少摻水的部分,要達到一半,甚至會更多。
    但是,有如此多的水分,那魔君還如此的讓人神往,鄭鳴的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種不能和魔君共時代的遺憾。
    “紫兄,這里面描寫的還是不夠詳細,你給我說說,這魔君使用的,究竟是什么兵器?”
    五皇子因為猜出了什么,所以臉色一直不怎么好看。他能夠想到的東西,鄭鳴一定會想到,而此時眼見鄭鳴如此的淡定,心里真是佩服有加,看來,這鄭鳴的心智,遠在自己之上。
    “魔君使用的,是墨炆刀。”
    “和我想的差不多啊!”鄭鳴笑了笑,繼續看自己手中關于魔戎州的記錄。
    “二弟,那……那左瘦梅他們死了!”鄭亨氣喘吁吁的從外面跑進來,他一邊說話,一邊用一種看怪物的目光看著鄭鳴。
    鄭亨的目光很有問題,鄭鳴從鄭亨的目光之中,感應到了什么。但是表面上,他還是故意問道:“左瘦梅死了,怎么死的?”
    “他們幾個人借助落屏山的傳送陣想要到達拈花神宮,結果傳送陣出了問題。”
    說到此處,鄭亨的眼中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道:“怎么可能,那落屏山的傳送陣,是上古留下的,少有的用神金鑄造而成的神陣。”
    “當年武帝和魔君相爭,為了阻攔魔君的大軍,武帝可是揮動赤宵劍,想要將那傳送陣斬破,但是卻動不了傳送陣的分毫。”
    “按照一些巨頭的說法,這些傳送陣,不知道要存在多久,卻沒有想到,竟然是這種傳送陣出了問題。”
    雖然表面上若無其事,但是實際上,此刻的鄭鳴,心里也是翻江倒海。那申公豹的英雄牌,讓鄭鳴現在都有點后怕。
    號稱永遠不會破損的傳送陣,還有左瘦梅等人死在了傳送陣之中,這些事情,看上去都是巧合,但是只有鄭鳴知道,這是道友請留步的力量。
    這一留步,實際上,就是留下了左瘦梅等人的性命。
    動手的人是鄭鳴,但是這個時候,鄭鳴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畏懼,畢竟那種不知名的力量,實在是讓人恐懼。
    “看來,人要倒霉的時候,真是喝口涼水都塞牙!”鄭鳴淡淡的說出了一句評價。
    鄭亨雖然覺得這件事情不可思議,卻也沒有想到自己弟弟身上去,畢竟這件事情,不是弟弟的力量可以做到的。
    五皇子同樣不會將事情想到鄭鳴的身上,這幾日,鄭鳴都在他的眼皮下面,根本就沒有出去。
    至于鄭鳴是不是有下屬,這個問題五皇子不是沒有想過,但是他覺得,就算鄭鳴擁有下屬,恐怕也難以做到讓那上古傳送陣崩潰。
    “稟告五皇子,萬象天子和方血衣兩個人因為一言不合,結果拼斗的同歸于盡。”五皇子府的一個管家,氣喘吁吁的向五皇子回稟道。
    五皇子愣住了,他很清楚,左瘦梅是鄭鳴的敵人,拈花神宮是鄭鳴的敵人,萬象天子和方血衣兩個人,同樣是鄭鳴的敵人。
    他們這些人,在五皇子的想象之中,還不知道要和鄭鳴爭斗多久,卻沒有想到,這還沒過多久,就一個接一個的死掉了。
    而且這些人死的,還都好似和鄭鳴沒有任何的關系。
    天災**,嗚嗚,好像只有這四個字,能夠形容這些人的死法,但是他的眼睛看向鄭鳴的時候,還是多了一絲的猜疑。
    “怎么,是不是覺得,他們的死和我有關!”鄭鳴哈哈一攤手道:“我要是那么厲害,直接去找你父皇了。”
    五皇子趕忙擺手,意思是讓鄭鳴不要再說下去了,這種事情,說多了并沒有好處。
    鄭小璇也跑了進來,她輕聲的道:“剛剛從我那些師姐妹那里得到消息,洛神女在覲見陛下的時候,差點沒被從無上天宮下方沖來的赤宵劍斬掉腦袋。”
    “赤宵劍,你說赤宵劍!”五皇子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雙眸之中,充斥著火熱。
    赤宵劍,那可是赤宵劍啊!
    “赤宵劍不是一直都在皇宮之中嗎?”鄭小璇瞪大眼眸,一副責怪的樣子。
    “從武帝開始,赤宵劍就不知所蹤,沒有想到,赤宵劍竟然出現了,這……這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五皇子搓手,神色之中,真是表情復雜,讓人一時間,也不清楚,這位皇子,是不是因為高興有點傻了。
    鄭鳴對于赤宵劍并沒有在意,他在意的是洛神女差點被赤宵劍所斬。
    差點,那意思也就是本來,洛神女就要被赤宵劍斬殺,但是最終卻被人所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