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5 武帝赤霄劍

  洛神女求見陛下?奢六陰皺了一下眉頭,這個女人可不是什么好鳥,奢六陰自忖目前還真是得罪不起這位拈花神宮的天驕,所以揮手道:“她說見陛下什么事了么?”
    “小的問了,但是她說,有些事,她只能給陛下說。”那下屬說完,有點忐忑道:“老祖宗,那洛神女的身份不一般,所以我們才沒敢細細盤查。”
    “嗯,你們做的也不錯,那洛神女確實不是一般人,好了,你讓她等著,我去稟告陛下一聲。”
    半刻鐘之后,奢六陰就朝著皇宮外走去,在宮門口的位置,奢六陰見到了洛神女。在看到洛神女的第一個瞬間,奢六陰有一種自己是不是認錯人的感覺。
    雖然,這個洛神女和他前些時候所見的洛神女,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奢六陰此時心中卻清楚無比的感到,這個洛神女的巨大變化。
    這個巨大,主要是精氣神。
    如果說前些時候的洛神女有些咄咄逼人的話,那么現在的洛神女,卻顯得精神不振。
    就好似一朵失去了水分的花兒蔫了!在奢六陰的印象里,他從來沒有對這個女人有過絲毫好感,相反,他一直認為這個女的就是一盞不省油的燈,盡管長的姿色過人,但是一旦摻入心機,就是讓人大大的討厭了!只是此刻,奢六陰的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涌過一絲同情。
    “神女姑娘,你這是怎么了?”奢六陰快步向前,不無關切的問道。
    那洛神女雖然精神不濟,到底非尋常之輩,瞬間就恢復了淡定從容,不卑不亢的道:“讓奢先生見笑了,只是神女此時,真的身心不安。”
    說到此處,她鄭重無比的道:“神女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見到神皇,還請奢先生引路。”
    “神皇陛下聽說神女姑娘要來,那是歡迎之至,您瞧,這不讓老奴我前來迎接姑娘,您里面請。”
    一路之上,奢六陰都在想方設法的和洛神女說話,希望能夠從洛神女的話語中,打探到一些事情。
    只是,很可惜,這洛神女一直都是冷漠相對,一副什么都不愿意說的樣子。
    就在兩個人越過一座巨湖,眼看就要進入無上天宮的時候,那本來平靜無比的湖面中,陡然沖出了一道匹練。
    這匹練,快速無比,直接朝著洛神女的脖頸斬了過去。作為一個參星境的高手,奢六陰算得上心思敏銳至極,但是當那匹練斬落的剎那,奢六陰竟然來不及出手!
    匹練是一柄長劍,一柄赤紅色的長劍,在飛出的剎那,這長劍猶如一條赤紅色的長龍。
    看到這長劍,奢六陰的腦子里飛快的生出了一個念頭,只是眼前這個情形變化的實在是太快,以至于他根本就肯定不了。
    長劍快速的斬向洛神女的脖頸,如果讓這柄長劍斬在勃頸上,就算洛神女修為不凡,也逃脫不了墜落的命運。
    洛神女神色蒼白,她雖然也有修為在身,但是在這柄劍斬落的剎那,她覺得自己四周的一切,已經完全被這柄劍所封鎖。
    那本來運用自如,一心所想,隨心所欲的真元,在這一刻,也被那劍光照耀的停頓了下來。
    死在這里么?
    洛神女當然心有不甘,但是,除了不甘,似乎還有一種得以解脫的輕松。
    劍光閃動,劃破虛空,頃刻來到了洛神女的近前,也就是這長劍落下的瞬間,一只手臂,橫跨無盡空間,直接將那長劍,輕輕的抓在了手中。
    這只手臂,是紫雀神皇的手臂。
    “赤宵劍,沒有想到,當年武帝的隨身佩劍,竟然隱藏在這無上天宮下面的湖中。”充滿了興奮的聲音中,就見紫雀神皇一如天神一般,立于碧波蕩漾的湖波之中。
    而在他的手中,正有一柄赤紅色的長劍,閃動著無盡的皇者之氣,直沖霄漢!
    赤宵劍,當年武帝憑之縱橫天下,可以說紫雀神朝一半的疆域,都有這柄赤宵劍的功勞。
    安于這柄赤宵劍的傳說,在紫雀神朝之中更多,傳說之中,紫雀神皇就是憑借著這柄赤宵劍斬殺了大妖白龍王,擊敗魔戎絕代皇者荒厲,定鼎天下。
    在關于武帝的傳說之中,這柄赤宵劍比武帝使用最多的紫雀刀還要多,還要神奇。
    而除了皇室之外,其他地域供奉的武帝雕像,這武帝使用的,一直都是赤宵劍。
    可惜,在武帝當年破開虛空,不知所蹤之后,這赤宵劍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傳說說,這赤宵劍乃是武帝當年從絕世巨擘手中所借,平定天下之后,就將這赤宵劍還了回去。
    更有傳說,當年武帝長河之邊激戰荒厲之時,雖然斬殺了荒厲,但是那赤宵劍也崩碎。
    皇族關于赤宵劍,一直都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卻沒有想到,今日竟然從湖水中躍出。
    “赤宵劍主動來投,陛下德陪蒼生啊!”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奢六陰,他跪伏在地,聲音之中,充滿了激動的喊道。
    奢六陰是大總管,同樣是紫雀神皇最為親近的人,他一跪下,一時間無數的人都跪在了地上。、
    得到赤宵劍,可以說是每一個紫雀神皇的夢想,不只是因為赤宵劍乃是一件至寶,更因為赤宵劍所代表的意義。
    有人說,武帝之所以是武帝,是因為他的手中有赤宵劍,所以他才能夠稱帝天下,他的后代失去了赤宵劍,自然,這些后代只能選擇稱皇。
    現在,本代紫雀神皇得到了赤宵劍,那就代表著本代紫雀神皇,擁有了達到武帝程度的潛力。
    “哈哈哈,赤宵劍再現,實在是我紫雀神朝的大幸。”紫雀神皇仰天大笑,他的雙眸內,更是呈現出一片的火熱。
    紫雀神皇的目光,終于落在了洛神女的身上,此時的洛神女面容蒼白,整個人給人一種讓人憐惜,需要人保護的感覺。
    “陛下得赤宵劍,當威震四方,稱帝天下!”洛神女在稍微猶豫了剎那,就朝著紫雀神皇恭維道。
    “這一次,還要多些神女姑娘,如果不是你的到來,恐怕也引不起這赤宵劍。”紫雀神皇說話之中,聲音里面帶著一絲淡淡的殺意。
    洛神女在感受到這股殺意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頭一陣冰寒,她雖然是拈花神宮的神女,但是紫雀神皇卻是和拈花神宮那無上存在并肩的人。
    如果紫雀神皇這個時候殺了自己,那位無上存在,恐怕也不見得為她討回公道。
    “陛下,這赤宵劍,按神女的估計,應該是當年的武帝陛下存放在無上天宮的下方進行溫養,一旦有陛下的修為達到武帝的要求,赤宵劍當主動來投。”
    洛神女本就聰慧,此時為了自己的性命,更是快速的開動腦筋,她不知道自己說的真假,但是無論真假,只要能夠保住她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那紫雀神皇淡淡的聽著,但是眼眸中,對于洛神女卻多出了一絲贊賞。
    “神女此來,可是有什么事情?”紫雀神皇緊握赤宵劍,生恐它飛升而去。
    “陛下,相信您一定聽說,我拈花神宮得到三位師叔和左法王,都已經罹難!”洛神女神色變的鄭重起來,她的聲音不高,但卻十分冷靜。
    “這件事情,本皇已經聽說,真是天有不測風云,哎,誰又能夠想到,那神金做成的陣臺,竟然會出現裂紋。”紫雀神皇的聲音中,充滿了感嘆。
    現在的紫雀神皇,絕對沒有絲毫的作偽,三個參星境雖然不弱,卻也并不怎么被他放在心上。
    他只要站在紫雀神都,就是天下最強者,更何況他的手中,現在還擁有赤宵劍!
    這柄他不知道心暮多久的神兵,雖然還沒有馴服,但是里面的力量,已經讓他趕到有些瘋狂。他深知,只要自己能夠增強和神兵的磨合,和當年的武帝一般,橫掃**的日子,絕對不會太遠。
    “陛下,小女子前些時候,也覺得這是一場天災,左法王和三位師叔命該如此!怨不得他人,但是在萬象天子和方血衣死了之后,小女子才感到,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這也是小女子急匆匆來拜見陛下的原因,因為小女子感到,在這神都之中,唯有陛下,才能夠保住小女子的性命。”
    洛神女說到此處,眼眸落在了赤宵劍上,她的眼神之中,生出了一絲恐懼的道:“如果不是陛下剛才出手,小女子已經死在了那赤宵劍下。”
    赤宵劍出世,對于整個紫雀神朝而言,都是一件大事,紫雀神皇因為赤宵劍的出世,感到欣喜不已,但是此時經過洛神女提醒,他豁然發現,如果不是剛才自己出手,洛神女當被這赤宵劍斬殺。
    被出世的神劍自己斬殺,這洛神女同樣倒霉的很,這真的是一個意外嗎?
    “我得罪了鄭鳴,左法王更不用說,還有我那三位師叔,同樣得罪了鄭鳴。而他們的下場,陛下已經看到了。”
    “萬象天子是鄭鳴的敵人,方血衣同樣是鄭鳴的敵人,他們兩個的情況,陛下不會不清楚吧!”
    洛神女的聲音越來越低,但是紫雀神皇的眉頭,卻是皺的無比的厲害。作為神皇,紫雀神皇自然不是有勇無謀之輩,現在的他,感到的是一種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