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4 巧合嗎

  “奶奶的,這陣勢要是崩潰了,可就好玩了!”確定拈花神宮的人聽不到,有人就不無期待的說道。
    就在他的話剛剛說完,那滾滾的金光,陡然化成了點點金色的灰塵,在虛空之中消散。也就在這一刻,他們隱隱約約聽到了幾聲嘶吼。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一手指天,聲音顫抖的說道。
    天空依舊是那個天空,只不過這一刻,天空之中,有三顆星辰,陡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這光芒下,三個身影,在星空之中變得越來越大,然后猶如塵粒般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是落星劫,有參星境的強者神識永遠沒入星辰深處,這……這死了三個參星境強者。”有人的聲音中,充滿了不敢相信的味道。
    參星境,那是巨頭,乃是巨擘,一般來說,整個紫雀神朝,百年也就是那么幾個因為壽命走到盡頭的參星境強者墜落。
    但是現在,居然一下子死了三個參星境,這真是讓人有點吃驚。
    “剛才不是傳送陣結束,而是傳送陣崩潰,他們……他們葬身在了空間亂流之中。”有對于空間奧義有研究的武者,聲音顫抖的說道。
    他口中的他們,自然就是拈花神宮的人,看著那空蕩蕩的大陣上空,不少人沉默了起來。
    “曾經有人做出預言,說這遠古傳送陣,總有裂開的一日,只是沒想到,竟然被他們遇到了!”一個將目光落在傳送陣上的武者,不知是慶幸,還是悲哀的感嘆道。
    隨著他的話,有人發現,這傳送陣上,出現了一道猶如頭發絲般的裂紋。
    因為這裂紋的出現,所以傳送陣崩碎,因為這裂紋的出現,所以這次傳送,最終崩碎在了空間亂流之中。亂流要了左瘦梅等人的性命。
    “這……這幾十萬年都沒有出過毛病,怎么他們一用就出了差錯呢,這實在是太衰了!”
    無上天宮中,奢六陰匍匐在地上,恭敬的向坐在寶座上的神皇稟報道:“陛下,鄭鳴依舊在摘星館,并沒有外出。而左瘦梅等人,現在應該到了落屏山。”
    “按照計劃,他們要從落屏山的大陣回歸拈花神宮,看來鄭鳴要報一箭之仇,應該到以后了。”
    紫雀神皇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意,他剛剛準備開口,陡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那本來金碧輝煌的宮殿上頂,陡然變成了無色透明。紫雀神皇的雙眸,看破虛空。
    透過透明的殿頂,紫雀神皇看到了三個映現在了星空之中的身影,這三個身影,屬于陸莉臻等三人。
    “他們死了!”紫雀神皇見狀大驚失色,驚呼一聲道。
    奢六陰在看到這三個巨大身影的時候,額頭就開始冒汗。他是參星境的強者,自然知道這種落星劫代表著什么。
    三個落星劫,意味著三個參星境的強者墜落。而且從這三個落星劫中顯示的情形來看,他第一個感覺就是,拈花神宮的三個人死了。
    自己一直都在監控著這三個參星境的高手,他們的四周,根本就沒有人準備對它們下殺手。
    難道是哪個神禁境的無上存在動了手嗎?
    “陛下,法陣傳來最新消息!”無上天宮的大門口,一個身穿暗紅色袍服的男子,跪在地上大聲的說道。
    “什么消息?”紫雀神皇扭過頭,目光之中帶著一絲迫切的朝著那跪在地上的男子問道。
    “啟奏陛下,拈花神宮的三位參星境高手和左法王,在落屏山橫渡虛空的時候,那落屏山的法陣突然出現了破損,四人以及隨行的弟子,全部消散在了虛空亂流之中。”
    男子說話間,就將一份玉簡恭敬的送了上來。
    紫雀神皇接過玉簡,手掌催動間,一副畫面出現在了紫雀神皇的眼前。
    這是一張傳送陣的映象,只不過此時這傳承陣中,有一道細細的裂紋。
    雖然離那映象不是太遠,但是奢六陰想要看清那裂痕,也花費了好長一段時間。
    裂痕細密如發絲,在密密麻麻的道紋之中,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看不到,而且這還是要得到有裂痕的提示之后,才會發現的情形。
    “奢六陰,你讓人查一下,這裂紋,究竟是怎么來的?”紫雀神皇在無上天宮再次響起。
    “屬下遵命!”奢六陰答應一聲,就馬不停蹄的跑出去安排,他乃是紫雀神皇坐下的第一忠狗,現在這種情況,讓他心中很是忐忑。
    雖然這好像和他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他太了解自家神皇的性格了,這位神皇陛下,最喜歡的就是一切盡皆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旦出現差錯,這神皇陛下必定會非常的不滿。
    而神皇不高興,最威脅的就是他的地位。
    也就是半刻鐘的時間,奢六陰就跑了回來,小心翼翼的稟報道:“陛下,屬下已經詢問了落屏山附近的探子,他們基本上可以斷定,那裂痕是因為神禁使用時間太長,因歲月的侵蝕而產生的。”
    紫雀神皇點了點頭,他淡淡的道:“當年,就算是武帝,也沒有將一座上古傳送陣打裂,鄭鳴更沒有這個實力。”
    “只是,你不覺得這太巧了么?”
    紫雀神皇的問題,讓奢六陰難以回答,他心里也很是認同紫雀神皇的判斷。
    連武帝都打不破的東西,其他人更不行,但是拈花神宮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巧了,巧的讓他都不敢相信,這只是一次意外。
    但是,除了意外,他真的解釋不通,那拈花神宮的人,實在是太倒霉了。
    “陛下,屬下駑鈍!”已經運用了多年的手段,再次被奢六陰用了出來,這一次,他用的沒有半點的勉強。因為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覺得自己有點駑鈍。
    紫雀神皇也沒有過分逼迫奢六陰,只不過在這位無上的陛下離開的時候,奢六陰的耳邊,響起了一句話。
    “真的會這么巧么?”
    奢六陰離開無上天宮,就覺得自己的后背黏乎乎的,汗已經浸透了他的衣服。這件事情,看似已經結束,但是奢六陰太了解紫雀神皇的性格了,任何脫離了紫雀神皇掌握的事情,都會猶如一根刺,深深的扎根于神皇的心中。
    “老祖,不好了,萬象天子死了!”一個身穿血衣衛統領袍服的男子,驚慌失措的沖了過來。
    這男子四十多歲,一副精明強干的模樣,但是此時的他,眼眸中充斥著黃莊。
    萬象天子也死了!
    這萬象天子乃是三十六天命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面對萬象天子的時候,就算是他奢六陰也不敢太拿大。
    “誰殺了萬象天子,難道他就不怕萬象門那老祖震怒么?”
    “是方血衣!”男子輕聲的道:“今日,方血衣和萬象天子,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起了爭執。兩個人動了手,結果萬象天子死在了方血衣的手中。”
    這一下,奢六陰的心放下了不少,不管怎么說,萬象天子是死在了方血衣的手上,兩個人狗咬狗一嘴毛,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兩位大人,方血衣傷重不治,也死了!”一個血衣衛,這個時候急匆匆的跑過來,急促的匯報道。
    奢六陰聽到這個消息,就覺得自己的心底一陣輕松,兩個大教的重要人物相拼而死,如此一來,雙方誰也怨不著誰。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這就給陛下回稟一下。”奢六陰說話間,卻發現那中年男子的臉上,帶著一絲的沉重。
    “他們狗咬狗死了,和咱們沒有什么關系,怎么你們都是一副死了親爹的樣子。”奢六陰將血衣衛當成自己的財產,那些下屬,更是他兒子孫子一般,所以想罵就罵。
    中年男子被奢六陰這般的責罵不是第一次,所以他的神情中,并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思。
    只是,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他輕聲的道:“老祖,這兩個人都是鄭鳴的敵人,您……您不覺得他們死的,實在是太……太過蹊蹺了嗎?”
    “還有,他們兩個死之前,拈花神宮的那幾個人,可是剛剛死去!”
    奢六陰作為血衣衛的大統領,在他手中死的人,真是不計其數,他從來都沒有因為一兩個死人,而有什么不太好的想法。可是現在,那中年男子的話,讓他的脖頸之中,猛的滑過一絲涼意。
    傳送陣生出裂紋,這是意外,萬象天子和方血衣同歸于盡,也是一個意外。
    但是兩個意外匯聚在一起,卻讓奢六陰感到,在虛無縹緲之中,好似隱隱約約,有一種東西在匯聚。
    “好了,這種沒有蹤跡的事情,你們就不要討論了,如果讓陛下知道了,哼哼,你覺得陛下會怎么看咱們血衣衛。”
    中年男子和跟隨他而來的人,一個個都低下了頭,他們自然也覺得自己想的太多了,但是萬象天子和方血衣的死,卻讓他們不得不多想一下。
    再次進入紫雀神皇所處的無上天宮,將萬象天子和方血衣的事情回稟了之后,奢六陰開始小心的打量自己的主人。
    他想要從自己的主人臉上,看到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不過讓他失望的是,紫雀神皇的神色平靜如水,沒有一絲一毫驚詫的表現。
    他想要將下屬的猜測稟告給紫雀神皇,但是最終,他還是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這種事情,只可以用自己的心去猜測,一旦冒冒失失的說出來,可能會出力不討好。
    緩緩的從無上天宮退開,奢六陰開始思索自己最近一段時間,是不是和那位四方神侯結過仇。
    要是結過仇的話,最好還是能夠將這種仇怨化解了,那家伙,好似真的有點詭異。
    “老祖宗,洛神女求見神皇陛下。”一個血衣衛跪伏在奢六陰的腳下,恭敬的說道。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