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2 沒有長亭強送別

  這中年男子,同樣是拈花神宮派來的三個參星境巨擘之一,他容顏俊秀,整個人充滿了飄逸的氣度。
    男子看似沒有任何的煙火之氣,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這個男子愿意,他隨時可以出手,給自己一記雷霆般的攻擊。
    “鄭神侯有何吩咐?”男子風度翩翩,溫文爾雅,仿佛和鄭鳴是多年未曾見面的好友一般。
    鄭鳴一擺手道:“沒事兒,就是想要祝你一路順風。”
    那男子眉頭微蹙,臉上有些不快,你我乃是敵人,用得著這么祝我么?
    洛神女的心里,同樣有些疑惑。鄭鳴這家伙是什么人?這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小人,而且出手狠辣,他哪兒有這等閑情逸致,跑來給三個人送祝福呢?
    一路走好,一路順風,雖然這兩個詞她聽起來很是別扭,但是此時此刻,因為這些話動手,一旦在神皇跟前打起官司來,他們也占不了便宜。可是,這個不要臉的家伙到底揣了什么心思呢?
    就在洛神女猜測不已的時候,卻見鄭鳴已經將目光看向了她,親昵的道:“道友請留步。”
    洛神女看鄭鳴一副裝模作樣的姿態,簡直想吐一口唾沫到這張臉上,暗恨,你個不要臉的死東西,留步,哼,我還不準備走呢!
    “你有什么事情?”洛神女雖然力勸自己,這個臭不要臉的家伙就是自己的磨刀石,如果自己能在這個氣急的時刻尚且保持鎮定自如,那么對于自己的功法必定大有幫助。
    但是很可惜,洛神女雖然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做到這一點,實在是太難了。語氣中還是不由自主的帶了一種兇巴巴的煙火之氣。
    “沒事兒,就是為了告訴你,如果你還欠揍的話,我可以隨時幫忙!”鄭鳴的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洛神女曲線玲瓏的身軀上瞄來瞄去,大笑著若無其事的說道。
    特別是洛神女在白色宮裝的包裹下,越加顯得曲線玲瓏的臀部,更是被鄭鳴當成了照顧的重點。
    洛神女心頭發緊,她哪里不知道這個混蛋說這句話的用意,但是,聽到這混蛋的話,她卻覺得自己渾身發緊。
    “你混蛋!”洛神女手指著鄭鳴,憤怒不已的喊道。而就在洛神女怒吼的時候,拈花神宮三個參星境的巨擘,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
    鄭鳴竟敢當著他們公然調戲洛神女,顯然是根本就沒打算給他們面子。如果在外面,他們絕對會第一時間出手,但是現在,在這神都之外,他們卻是心有顧忌。
    “小輩休要囂張,總有一日,我拈花神宮,會新賬老賬和你一起算。”一個風姿卓越的美婦,淡淡的卻充滿了殺意的說道。
    這****一直都用一種超然的目光看著這一切,但是現在,她還是忍不住加入對鄭鳴的攻擊之中。
    鄭鳴說完洛神女,就沒有再理會的心思,已經留過步了,自然就不用再做其他 。
    “道友請留步!”看著****扭頭準備不搭理自己,鄭鳴再次神經質一般的喝道。
    這話一出口,那****的臉色也是一變。雖然這句話怎么聽,都沒有毛病,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每聽到鄭鳴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心都不由得發怵。
    “你要干什么?”****看著鄭鳴,一字一句的喝道。
    “哈哈,實際上也沒什么事兒,我就是想告訴你,你扭頭而去的一剎那,很有風情!”說一個中年女子頗有風情,一般都會被認為是夸贊之詞,但是此時鄭鳴在眾目睽睽之下,當眾說一個拈花神宮的高層有風情,這實在是對拈花神宮的一種侮辱。
    一時間,那中年女子,就有一種要將鄭鳴給撕了的沖動。
    你有風情,你們一家都有風情!
    惱羞成怒的*****一雙鳳眸之中,閃爍著點點寒光,她想要撕了鄭鳴!
    “你找死!”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個敢用風情這兩個字形容自己的人,因此,中年女子手掌揮動之間,一片冰霜星力,鋪天蓋地的朝著鄭鳴籠罩而來。
    這種冰霜之力,洶涌無比,鋪天蓋地,一擊之下,一如浩浩天威,讓人難以抵擋。
    雖然左瘦梅的冰梅同樣是寒氣所凝,但是此時這****的寒氣,何止強橫了百倍!
    如果左瘦梅不使用破碎小世界這一招,他的攻擊力,絕對比不上這****的攻擊。
    一般的法身境,在這一片冰寒之中,恐怕法身都要被凍徹,但是鄭鳴卻不一樣。
    他已經是法王,而且還是悟透兩種法則圓滿的法王,在這一片冰寒出現的剎那,他已經看出了這攻擊的破綻所在。
    雖然論起力量,法王遠比參星境的強者要差,但是在力量的運用上,法王卻遠在普通的參星之上。
    鄭鳴的手中,太陰之刀輕斬,那無盡的冰冷星光,就裂出了一個大大的口子,然后鄭鳴騰空而出。
    ****自然不愿意這樣放過鄭鳴,可是就在她準備接著出手時,那奢六陰已經陰森森的道:“黎姑娘,神皇已經下了法旨,您不會讓老奴我為難吧。”
    這奢六陰開口老奴、閉口奴婢,但是在場的人之中,卻絕對不會有人將他當作一個奴婢看待。
    他是奢六陰,是皇宮之中權勢高于神侯的參星境存在。那****收回的手掌,眼眸好似秋水的朝著奢六陰笑了笑道:“奢兄實在是太客氣了!”
    “你若是一個男人,就追過來,我等你!”她這句話,是朝著鄭鳴說的。如果不知道兩個人剛才差點刀兵相見的話,可能不少人都覺得兩個人之間,有些曖昧纏綿之意。
    鄭鳴沒有理會那*****他的事情已經做完,自然不會再和這女人糾纏下去。
    “四方神侯請留步。”
    就在鄭鳴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這個聲音突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聽到這個聲音的鄭鳴,覺得自己是不是遭了報應,剛剛道友請留步實在是說的太順溜了,以至于現在讓別人給留步了。
    雖然知道說話的人,絕對不會擁有申公豹的英雄牌,但是鄭鳴還是有些別扭,所以他看向說話的奢六陰的目光,就帶著那么一絲不爽。
    奢六陰從鄭鳴的目光中,看出了這位的不爽利,他輕輕的搓動自己的雙手道:“哈哈,四方神侯,老奴早就有心拜訪,只是一直太過忙碌,所以沒有時間去拜見侯爺您 。”
    “尉遲那小子,竟敢得罪侯爺,實在是死有余辜,還請侯爺休要怪老奴管教不周之罪。”
    血衣衛是什么,那是神皇身邊最信任的力量之一,可以說被血衣衛盯上,就算是神侯級別的存在,也要背后發顫。
    現在這奢六陰,竟然主動向斬殺了尉遲的鄭鳴道歉,實在是讓人覺得意外。
    鄭鳴不知道尉遲如此針對自己,是不是背后有這個老家伙在煽風點火,他有心給這家伙一記道友請留步,但是權衡利弊之后,鄭鳴還是決定放一放再說。
    畢竟,這奢六陰不同于一般人,那紫雀神皇深不可測,鄭鳴可不愿意節外生枝。
    “既然奢大總管如此說了,那此事就這么算了。”說話間,鄭鳴一腳邁出,縱地金光法,就帶著他的身軀,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有了鄭鳴,城門口的送別,也就沒有什么意思了,因此,又尷尬的互道了一番珍重之后,拈花神宮和左瘦梅等人,就繼續上路。
    “這家伙跑這里來,莫非只是為了說那么一句話么?神經病!”****恨恨不已的罵道。
    她實在是難以接受,鄭鳴急匆匆的跑過來,就是為了說一句不陰不陽的話。
    “這家伙決非輕易放棄之人,這一路上,我們一定要多加小心,只要他趕來,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陸莉臻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冰冷的殺意。
    左瘦梅邁步而行,并沒有參與拈花神宮三人的討論,但是他的眼眸中,卻充滿了擔憂。
    這種擔憂,在他看來,來的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緣由,但是此時的他,心里卻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不安。
    對于自己的這一預感,左瘦梅有足夠的自信。因為多年前,他曾因為自己的感覺,躲過了幾十次大難。
    “我們還是盡快趕回拈花神宮的好。”猶豫了一下之后,左瘦梅突然堅決的提議道。
    陸莉臻等人,瞬間愣在了那里。他們在出發的時候,已經和左瘦梅談過,說希望左瘦梅能夠去他們拈花神宮做客,但是對于這種邀請,左瘦梅卻斷然拒絕了。
    現在左瘦梅竟然主動提出去他們拈花神宮,這怎不讓他們感到意外?一般能夠成為法王的人,那都是心智堅定一如金鐵,現在左瘦梅這樣……
    左瘦梅沒有解釋,陸莉臻等人也不問,他們要給左瘦梅保留最后的顏面。
    但是此刻,他們的心中,卻都有一種想法,那就是這個鄭鳴真有如此可怕嗎?
    鄭鳴并沒有回轉自己的府邸,而是迅速出現在了萬象門居住的一處院落中,直接闖入院落。
    萬象門沒有參星境高手坐鎮,因此,對鄭鳴而言,簡直就是閑庭漫步一般的輕松。萬象天子正拿著一本古籍,靜靜的觀看。
    這一次,他沒有去給左瘦梅送行,并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他自己不夠這個資格。如果硬去,不但攀不上什么交情,還會被人鄙夷恥笑。
    所以,萬象天子現在能夠做的,只有默默的靜等。
    希望鄭鳴能夠按照他追殺九萬里的諾言,對左瘦梅動手,那一切都將一勞永逸。如果鄭鳴這家伙不動手,自己是不是請動宗門的前輩巨擘……
    “道友請留步!”一個聲音,陡然打斷了他的沉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