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 道友請留步

各種各樣的議論中,左瘦梅在洛神女的陪伴下,緩緩的走了出來。這一刻的左瘦梅,已經沒有進入神都之時,那種威臨四方的驕傲。但是,此時的左瘦梅看上去,卻多了一絲的質樸。
    一種大道至簡的質樸。
    平靜的左瘦梅,給人的感覺就好似一潭水,深不可測。
    “瘦梅兄一路走好。”血山神侯第一個朝著左瘦梅抱拳,語氣十分親熱。
    左瘦梅輕輕一笑道:“這一次來神都,讓血山兄見笑了,以后血山兄如果去萬梅山莊,瘦梅必定掃塌相迎。”
    從血山神侯開始,左瘦梅和那些前來送別的人一一客套,一時間,可以說充滿了濃濃的別意。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
    從左瘦梅出現,到血山神侯的酒舉起,足足用了一個時辰,但是洛神女等待的人,卻一直都沒有出現。
    “膽小鬼!”洛神女的嘴中,帶著一絲不甘心的罵道。這一次能夠將鄭鳴引出最好,引不出來,也是對鄭鳴的名聲一個打擊。而按照洛神女的推算,鄭鳴來的幾率應該不小。這個家伙太喜歡率性而為了!
    當然,鄭鳴在半路選擇劫殺左瘦梅的可能性更大。不過她不怕,一旦鄭鳴上鉤,那么這三位參星境的巨擘,就會讓鄭鳴來的去不得。
    但是,在洛神女的心中,她還是希望鄭鳴在這個時候能夠出現,最好是出了神都就進行刺殺。
    那樣,在神都口斬殺鄭鳴,她心中的恨意,才能消散幾分。
    “左法王,這是陛下讓我帶給左法王的禮品,以后左法王要投效神朝,陛下一定非常喜歡。”一個淡淡的聲音,壓下了所有的送別聲。
    伴隨著這聲音而來的,是一身大紅袍的奢六陰,他的手中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塊紫色的鐵塊。這鐵塊雖然不大,但是在人的目光看上去的時候,卻會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什么鐵塊,而是一塊盤在一起的龍。
    真龍血!
    有人看到這紫色鐵塊的瞬間,聲音中就帶著顫抖,真龍血和普通的龍血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如果說真龍血是天下頂級的美玉,那么普通的龍血,就是隨處可見的瓦礫。
    雖然此刻,這真龍血已經凝固,難以滴血重生,更難以領悟其中隱含的神性,但是它依舊是天下少有的修煉至寶,傳說中,一塊真龍血,可以鍛造一件寶兵。
    左瘦梅雖然為人高傲,但是此時看著奢六陰送來的真龍血,也不由得心神有點搖曳。
    當即沖著無上天宮的方向抱了一下拳,輕聲的道:“感謝陛下的隆恩,左某感激不盡。”
    奢六陰的出現,讓這次送別達到了頂峰,但是同樣,奢六陰的出現,也預示著這次送別的結束。
    不少人帶著一絲遺憾的朝著城中看去,鄭鳴沒有出現,對于不少人而言,實在是一個不小的遺憾。
    就算是兩個人不會在神都動手,但是現在看到兩個人聚集于神都的情形,也讓人有些期待。
    左瘦梅邁步,他在臨走的時候,也緩緩的扭了一下頭。
    “道兄請留步!”
    志同道合者,可以稱之為道友。左瘦梅對于道友的稱呼,真的感覺有些生硬。
    甚至可以說,左瘦梅很少被人稱作道友。但是今日,左瘦梅在臨離開神都之際,心情卻是充滿了異樣。
    雖然他知道,這一次的離去,只是一些人故意為之,但是從他的心中,他還是有一種期待,他期待著那個將他擊敗的人能夠出現。
    無論這個家伙會對自己說什么,他的心中并不是太在意,他在意的人是,希望能再見到這個對手。
    所以聽到留步二字,左瘦梅就緩緩的扭過頭來。
    但見在遠處,一個身穿青衣的年輕人,在緩緩的走來,這年輕人的臉上除了笑容,更帶著一絲詭異。
    對,就是詭異,只是這種感覺從左瘦梅的心中一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個人依舊是那個人,自己所看到的詭異,恐怕也就是自己的心中一點執念而已。
    在左瘦梅看向那人的時候,洛神女的目光同樣看相了那個人,和左瘦梅的淡然相比,洛神女看向這個人的目光,卻是充滿了仇恨。
    無顏見人!
    洛神女在神都之中,已經是無顏見人,雖然她的地位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威脅,但是鄭鳴那一巴掌,已經傳遍了整個神都。
    拈花一笑,寵辱不驚!
    洛神女一直在要求自己,能夠做到這一點,但是在做這一點的時候,她才發現,這一點實在是太難了。
    她的眼眸中,充滿了期待,她希望鄭鳴這個時候能夠大鬧一場,給自己宗門的三位參星境強者,有擒拿他的機會。
    “鄭鳴,你想要干什么?”第一個呵斥鄭鳴的,是血山神侯,他就站在左瘦梅的不遠處,作為左瘦梅的朋友,他第一個開口道:“神皇已經下了法諭,你還想抗旨不成?”
    鄭鳴沒有理會血山神侯,他淡淡的朝著左瘦梅一笑道:“左先生,一路走好。”
    七個字,說完這七個字,鄭鳴一抖衣袖,轉身就要走。
    他來到這里,要說的只是五個字,現在那五個字早就說完,自然也就沒有留下的必要。
    雖然在不少人看來,左瘦梅好似是一個值得尊重的人,但是對于鄭鳴而言,左瘦梅是他必殺的對象。
    無論左瘦梅有什么好處,鄭鳴絕對忘不了一點,那就是左瘦梅這個人,是來殺他的。
    他沒有得罪過左瘦梅,而這個人只是為了自己的承諾,就將自己的性命視為草芥,自然,鄭鳴也不會將這個不將自己性命看在眼中的人,當成要尊重的人。
    一路走好!
    這四個字,聽起來好像是祝福,但是聽在大多數人的耳中,卻給人一種無比別扭的感覺。
    更好似是一種威脅,而且還是一種想要殺人的威脅,聽到威脅的左瘦梅,眉頭皺的更緊。
    他希望能夠聽到鄭鳴一些其他的話語,而不是鄭鳴這么一句帶著一種陰陽怪氣的話。
    “你就是鄭鳴,不過年紀輕輕,有此成就,也算是不凡,但是年輕人,你要記住面對長輩,要保持足夠的尊重。”一個看上去有五十多歲,顴骨高隆的女子,聲音中滿是責怪的說道。
    她的話語中,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這女子,乃是拈花神宮派來的迎接左瘦梅的三個參星境強者之一,她雖然面貌上和洛神女差了很多的,但是論起在拈花神宮之中的權位,卻高了不少。
    鄭鳴懶得理會這個女子,他根本就沒有停留,依舊邁步朝著自己的方向而去。
    那個女子,高高在上的時間長了,哪里受到過這樣的無視?一時間她雙眸之中的冷色,平增了幾分。
    “站住,你聽到我給你說話了么?一個小小的晚輩,竟敢如此的囂張,難道你家里的長輩,就沒有教過你尊敬師長嗎?”
    女子的聲音鋒利如劍,咄咄逼人。
    鄭鳴不愿意和這樣一個女子一般見識,但是女子的話語,卻讓他很不舒服。
    “莫非,你有人生,沒人養不成!”說完這句話的女子,仰天大笑起來。
    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殺意,他這次過來,主要是來殺左瘦梅的,但是有人如此的挑釁,他也不會放過。
    反正申公豹的英雄牌,還在持續,所以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就扭過頭來。
    也就在鄭鳴扭頭的瞬間,他從那刻薄女子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期待的殺意。
    這一刻,鄭鳴豁然清醒了過來,刻薄女子之所以如此的挑釁于他,除了逞口舌之快,其實其主要目的就是想要引誘他出手,從而在神都之中擊殺了他。
    想到女子這個打算,鄭鳴的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而后朝著女子一笑道:“道友請留步。”
    鄭鳴會有什么反應,刻薄女子的心中閃過了幾十種,但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選擇了這種。
    道友請留步!我還沒有走,留什么步,你這他娘的是怎么說話的。不過刻薄女子心中雖然不舒服,但是她還是繼續在激怒鄭鳴:“怎么,你想要對付老身不成?”
    “不是,我只是想要請教你的名字而已?”
    刻薄女子眼眸閃爍之間,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道:“你要記住我的名字,莫非是想要對我搞什么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把戲不成?”
    “我告訴你,我陸莉臻,是不會在意你這種小小的威脅,另外你這種小把戲,最好還是少用。”
    “你畢竟是一方神侯,丟人現眼也不是你一個人的。”
    鄭鳴的心中,并沒有憤怒,他已經使用了無敵的道友請留步,自然不會再和一個死人生氣。
    只不過他的心中卻充斥著猜測,這個女人,究竟會怎么死呢?
    “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想要祝你一路走好。”鄭鳴這句話之中,充滿了誠懇的味道。
    他這種誠懇的話語,頓時讓那陸莉臻的臉色有點發白,雖然陸莉臻的理智告訴他,現在鄭鳴所說的,也就是一些上不了臺面的威脅的話,她不用放在心上,但是她卻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心神不寧。
    “道友請留步!”鄭鳴不再理會陸莉臻,而是將目光落在了一個中年男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