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99 只是開始

鄭小璇身上的禁止,在鄭鳴被封為神侯的時候,就被洛神女用隔空的手段解開了。
    鄭鳴看著鄭小璇,他雖然在使用太上道祖的英雄牌時,已經感覺到了妹妹的樣子,但是此時,看著妹妹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而他心中所想的那種隔閡,更絲毫沒有出現。
    一切的一切,一如當年,這讓鄭鳴的心中倍感溫暖,當即伸出手去,愛憐的在妹妹頭上拍了一下,哈哈大笑道:“這個自然,也不看你哥哥是誰。”
    說話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洛神女的身上,此時的洛神女,正朝著左瘦梅迎了過去。
    來去一如天神的左瘦梅,再也難以擺起他以往的風范,沖洛神女點了一下頭之后,整個人就好似一道白光,瞬間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洛神女對于左瘦梅這種態度,有些不快。雖然不知道左瘦梅會不會遷怒自己,但是有一點卻是確定無疑的,這左瘦梅再不會對自己有絲毫好感。
    來到神都,宗門的計劃半點都沒有推進,卻讓一個宗門的客卿離心離德,那她以后在宗門之中的地位,一定會受到不小的威脅。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感到有人用目光看著她,扭頭看去的時候,就見鄭鳴正目光冰冷的看著自己。
    盡管她努力的鎮定下來,告訴自己不該怕鄭鳴,但是想想這家伙施展的那些手段,還是不由得心里發顫。
    和鄭鳴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鄭鳴沒有理會洛神女,他要和哥哥鄭亨相見,他要和妹妹小璇暢聊,他雖然要將心中的仇怨報了,卻也不愿意浪費自己的時間。
    睿神王等人,在紫雀神皇離去之后,也緊跟著離去,很顯然,他們已經感覺到了什么,所以對于鄭鳴這個新晉的四方神侯,并沒有結交的意思。
    萬象天子走了,走的無聲無息,方血衣也走了,同樣走的無聲無息,至于那些負責的血衣衛,在收了尉遲的尸身之后,一個個也都走的無聲無息。
    五皇子在猶豫之間,還是朝著鄭鳴走來,和鄭鳴打了一個招呼,說了明日過來拜訪之后,就帶著自己的下屬離開。
    雖然他已經下定了和鄭鳴親近的心思,但是現在不是時候,人家兄妹重逢,和他沒有什么關系。
    摘星館,鄭鳴三兄妹敞開了聊天,鄭鳴笑吟吟的聽著哥哥和妹妹說著當年的事情,并說了一些自己從天恒神境回到日升域之后的事情。
    “哥哥,你竟然跑到了天劍閣,嗚嗚,真是好威風,我覺得,當時玉清一定感動哭了。”
    “嘻嘻,你竟然沒有讓玉清姐姐給我生一個小侄子,實在是太可惡了,大哥就是一個榆木疙瘩,他們金霞宗不說美女如云,也有幾個順眼的,結果他到現在還是老哥一個。”
    “空幼姐姐沒有消息,哥哥你也不說查找一下。呃,找了啊,還算你有點良心啊!”
    “你說你沒有尋找過錦兒姐姐?嗚嗚,錦兒姐姐對你一往情深,二哥你真是夠絕情的!”
    鄭小璇的嘴巴,就好似不絕的江水,抱怨著兩個哥哥,而鄭鳴,卻聽得無比有趣!
    神都,大宰府!
    作為紫雀神皇最重要的助手,軒羅大宰雖然在修為上并沒有突破生神,但是卻被不少法身境的神侯所顧忌。
    甚至于,有些人提到這位大宰,就有一種恐懼的感覺,之所以出現這種狀況,是因為這位大宰多智如妖。
    而且此人精通陣法,傳說他沒有出任大宰的時候,曾經用陣法,困住過一位神侯巨擘。
    “拜見大宰!”奢六陰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陰沉,但是此時他表面上的動作,卻充滿了恭謹。
    而被稱為大宰的,是一個優雅沉穩的男子,這個男子稱不上英俊,四十多歲模樣的他,一張瘦長的臉,完全破壞了他應有的美感。
    只是,當所有人看到他那雙眸子的瞬間,第一時間都會生出一種感覺,那就是擁有這般眼眸的人,不應該出現在這世間。
    這眼眸明亮一如秋水,直接照射人的心肺。
    神皇管轄天地,而這軒羅大宰,卻幫著神皇管理四方。他在紫雀神皇眼中的地位,遠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奢先生不必多禮。”軒羅大宰輕輕的揮動手中的羽扇,做出了一個抱拳的姿勢。
    雖然在紫雀神皇面前,他是最親近的人,但是面對這位大宰,對于奢六陰而言,簡直和面對紫雀神皇沒有任何的區別。
    得罪了紫雀神皇,他還能夠知道自己因何而死,但是要是得罪的對象是這位軒羅大宰的話,奢六陰覺得,恐怕自己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陛下讓屬下來,是為了四方神侯的事情,陛下說,四方神侯,當神威震四方。”
    奢六陰低聲的轉述了紫雀神皇好似有些模糊的話語,不過他的眼眸中,卻閃動著精光。
    作為紫雀神皇的忠狗,對于神皇心中的想法,奢六陰是最清楚的,所以對于主子的這句話,他完全能心領神會,懂得它的意思。
    臨來的時候,奢六陰甚至有些擔心這位軒羅大宰不清楚主子的意思,所以心中想著,是不是提示一句。
    正當他猶豫著是不是多言的時候,卻見那軒羅大宰的手輕輕的指在了一個位置。
    “你看這里如何?”
    那個位置,明顯是西方,雖然四周什么都沒有,但是在軒羅大宰手指指出的時候,一副巨大的寶圖,就出現在了奢六陰的眼前。
    這是紫雀神朝的疆域圖,看著那個位置所在地域,奢六陰心中對軒羅大宰的敬佩更上一層樓。
    此人的心思,真是玲瓏無比,自己和他相比,差的太遠了。
    “陛下的話已經帶到,小的就此告辭!”奢六陰說話間,輕飄飄的離去。
    至于那軒羅大宰,則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陛下想的雖然很好,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得到此地,那才是真的猛龍入海啊!”
    “只是他心意已定,為之奈何。”
    搖頭晃腦的軒羅大宰,輕輕的一揮衣袖,那副由真元匯聚而成的寶圖,就在他的面前消失的干干凈凈。
    ……
    “左法王還在閉關嗎?”洛神女站在小院外,有些不快的問道,只不過,洛神女這種小小的不滿,實在是太微弱了,以至于根本就沒有多想的侍女,根本就沒有聽出這洛神女的不快。
    “回稟姑娘,左先生還在閉關。”侍女說到此處,猶豫了剎那道:“可是,我覺得法王他好似不是在閉關。”
    “他只是在來回走動,就……就好似一個瘋子一般。”
    把這句憋在心里的話說出來之后,侍女又飛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本來打定主意,要將這種想法,深深的掩藏在自己心中,卻沒想到,一不小心,居然說漏嘴了!
    “放肆!先生的事情,乃是最高機密,膽敢胡亂猜測,休要怪我心狠手辣,懂么?”
    洛神女聲色俱厲,在將那侍女訓斥了一番之后,這才轉身離去。不過在走出百丈之后,她輕聲的自語道:“那攝魂之法,就算是生神也要著道,那小侍女,倒是不敢說謊。”
    花園內,錦繡繁華。上百個年輕的武者,都坐在那里高談闊論,這些人都是洛神女的仰慕者。
    雖然左瘦梅輸了,而且輸的一敗涂地,但是洛神女在低調了一番之后,就再次開始在自己的身邊聚集人。
    她的計劃,需要人的支持,特別是手中擁有實力的人支持!
    “洛仙子,我剛才正和楚兄探討步入參星之法,來來來,你給我們評判一下。”一個面容古樸,但是眼眸中卻閃動著一**望的男子,在看到洛神女的瞬間,就高聲的喊道。
    對于這個總是在公眾場合爭著恭維她貌若天仙,魅力四射的男子,洛神女并不喜歡,但她還是笑吟吟的上前道:“兩位有什么高論,也讓小女子聽一下。”
    只是簡單的幾句話,洛神女就將主動權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洛神女,你過的很不錯嘛!”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在洛神女的耳邊響起。
    這個聲音,聽的洛神女一震,迅速回頭,隨即拱手道:“原來是鄭法王到來,小女子有失遠迎,還請鄭法王恕罪。”
    洛神女雖然心里不無擔憂,但是表面上卻是依舊雍容,一如天上的仙子。
    那些正在高談闊論的少年英才,在看到洛神女朝人行禮的時候,不少人都有一種要炸的感覺。
    他們傾慕這個女子多年,這一幕真是太辣眼睛。只是,當他們看清楚那人的時候,又瞬間釋然,這太正常了。
    對他們而言,這個人,他們不可能戰勝,如果他們這個時候蹦出來,只會讓自己更難堪。因此,此時最識時務之舉,就是沉默。
    “看得出,你這眾星捧月的日子過的還不錯嘛!”鄭鳴看著洛神女,雙眸中閃過了一絲冷意道:“不過你的好日子,今日就應該到頭了!”
    “因為本侯此來,就是取你性命!”鄭鳴說話間,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半透明的小刀。
    太陰之刀,這是太陰之刀法則匯聚的刀!
    洛神女萬萬沒想到,鄭鳴竟敢在這么多人面前,告訴自己,他是來取自己性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