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898 追殺九萬里

  此時的鄭鳴心里很不舒服,他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誅殺左瘦梅。
    不管外人如何評說,他殺左瘦梅的心思,卻無法動搖。他沒有得罪左瘦梅,更不知道左瘦梅這個人,但是作為法王的左瘦梅,卻二話不說給他來了一個通牒。
    封侯臺上,送君上路。
    當然,不是讓鄭鳴在神侯的路上一帆風順,而是準備讓鄭鳴死無葬身之地。
    面對一個要殺自己,就像斬殺一個如螻蟻如草芥的人,鄭鳴又何必和他客氣?
    敵人待我如螻蟻,我待對手如粉塵。不管誰求情,鄭鳴必須得把左瘦梅斬殺了!此患不除,必有后患。
    可是,現在紫雀神皇的出手,卻讓鄭鳴心里升出一絲猶豫。
    他的修為雖然不如紫雀神皇,但是他的手中,有三張孔宣的英雄牌,每一張英雄牌,都能夠在這紫雀神朝橫行無忌。
    但是,在擊殺了金蓮大圣之后,鄭鳴就感到了巨大的威脅,特別是太上道祖一氣化三清引走那些大圣級別的人物之后,他就覺得這些人,一定不會就此罷休。
    一張更加嚴密的大網,應該已經籠罩了下來。
    孔宣的力量雖然可以控制,但是紫雀神朝之中的力量卻是不可小視,一旦打出真火,因為他還施展不了圣人級別的力量,那后果……
    但是就這么輕易放了左瘦梅,鄭鳴又心有不甘。
    “左瘦梅,你知道我為什么要殺你嗎?”鄭鳴目視著左瘦梅,冷漠的問道。
    左瘦梅到底不是尋常之輩,面對鄭鳴,竟能做到平靜如水,淡淡的答道:“我并不怪你,我能受人之托前來殺你,自然你也有權力殺我。”
    “雖然神皇陛下說,今日封侯臺上,到此為止,但是過了今日,就算追殺九萬里,我也要斬下你的項上人頭!”
    鄭鳴的語氣淡淡的,但是聽在左瘦梅的耳中,卻讓左瘦梅的心顫抖了一下。
    他風姿絕世,他傲然獨立,他不同于凡俗。這一次只是因為故人的情分,他出了一次手。
    卻沒有想到,這次在他眼中,本來就好似螻蟻一般可以輕松解決的事情,竟然成了現在這種狀態。
    而如果這個人追殺自己萬里,他左瘦梅還能從他的手中逃脫出去嗎?一時間,左瘦梅竟有些心虛。
    和左瘦梅相比,封侯臺下,不少人的心也在顫抖。就好似剛才鄭鳴的話,并不是和左瘦梅說,而是向他們這些人說的一般。
    追殺九萬里,也要誅殺,這是一種決心,也是一種宣告,一種快意恩仇的宣告。
    而鄭鳴這句話,如果延伸下去,那就是對紫雀神皇的諭旨的對抗,一種雖然不直接,但是卻堅決無比的對抗。
    “大膽鄭鳴,你這是對抗神皇法旨,你罪不容誅,你罪該萬死!”一個人瘋狂的吼道。
    喊出這句話的,是郭大統領。這一次封侯之戰,擔任守護的,就是郭大統領統帥的龍驤軍。
    而他和鄭家兄弟,因為一言不合,可以說已經成為了死仇,所以在這種好的時機下,他絕對不允許自己錯過
    神皇一怒,伏尸百萬!
    他和鄭家兄弟已經是死仇,而鄭鳴現在更是在神侯之中翹楚,這讓他感到了深深地威脅。所以,趁著這個時機,他想要紫雀神皇誅殺鄭鳴。
    這樣的話,他所有的威脅,都將不存在,而鄭家,更要在他的面前灰飛煙滅。
    在郭大統領喊出這句話的瞬間,無數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封侯臺正中的鄭鳴。雖然鄭鳴是法王境界,雖然他和鄭鳴已經有了巨大的差距,但是郭大統領還是第一個蹦了出來。
    鄭鳴和他的沖突,讓他感到,一旦鄭鳴得勢,那么第一個不能饒的就是他郭大統領!
    他的資質,他自己有自知之明,就算給他一萬個機會,他也成不了法王,至于參星境的巨擘,他也不認為自己有這么一個機會。
    所以,鄭鳴就好似一座巨山,壓的他喘不過氣來,在發現鄭鳴竟然違抗了神皇的命令之后,他第一個蹦了出來。
    他的話語,字字誅心。
    如果紫雀神皇心胸狹窄,如果紫雀神皇真的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么等待鄭鳴的,就是死路一條。
    在郭大統領喊出這句話之后,一些得罪過鄭鳴的貴胄子弟,猶豫了再三之后,也跟著蹦了出來。
    “請陛下誅殺鄭鳴!”
    煌煌天地,一片寂靜,無數人,這一刻都看向了那無盡的蒼天,看向了那好似處在云端的無上天宮。
    鄭鳴的神色平靜無比,但是此時,他已經將孔宣的英雄牌準備好,如果這紫雀神皇不問青紅皂白,就直接要了他的性命,那么說不得他就要和這紫雀神皇做上一場。
    淡淡的笑容,掛著鄭鳴的嘴角,雖然此時在無數人的眼中,他就和巖石下方的鳥卵一般,隨時都有崩碎的危險,但是更多的人看到的卻是他的淡定從容。
    他猶如水一般的平靜,看在不少人的眼中,讓一些人在欽佩之余,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的手中,還有后盾。
    鄭小璇,鄭亨和五皇子等人,一個個都緊張不已。特別是五皇子,作為神皇的兒子,也只有他,才真的懂,自己的父皇,究竟是一個多么可怕的存在。
    鄭鳴說必殺左瘦梅的話,在五皇子的感覺之中,有著對父皇尊嚴的挑釁。
    這種眾目睽睽之下的挑釁,五皇子覺得無比的危險,最起碼他覺得,如果自己處在父皇的位置,說不定會一時性起,因為鄭鳴的這種挑釁,二話不說,必須誅殺了鄭鳴這個不聽話的家伙。
    無上天宮之中,此時雖然沒有聲息,但是整個封侯臺下已經呈現出了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就算是剛剛懶散而立的睿神王等王者,一個個都露出肅穆的模樣,到了他們這種狀態,越是能夠感覺到神皇的強大。
    鄭鳴能夠感到這種壓力,但越是如此,鄭鳴心中的斗志,也越發的高昂。
    他在誅殺了金蓮大圣之后,一直都有一種要隱藏自己的想法,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都低調無比。
    如果紫雀神皇真的要誅殺自己,那么說不得,就要好好的和他鬧上一場。
    蒼茫天地,少年昂首!
    左瘦梅的眼中,生出了一絲由衷的欽佩,他作為一個老牌的法王,就算是神王,都愿意折節下交。而紫雀神皇的招攬,他同樣可以托詞不去。
    但是這些,并沒有說明,他可以當眾忤逆神皇。
    法王有戰力,更有資格,神皇對于法王采取尊重的態度,但是總的說來,和神皇相比,法王還是處在弱勢。
    就好似古代的帝皇面對大儒,雖然他們尊重大儒,也不為難大儒,甚至很多時候,還要賜下獎勵,以示友好。
    但是帝皇一怒,卻不是大儒可以接下的,甚至有時候,大儒還會死在帝皇一怒之下。
    自己一直都覺得,自己應該不同凡俗,可是在面對紫雀神皇的怒氣之后,自己真的能夠如同鄭鳴這般嗎?
    左瘦梅沒有這種信心,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和鄭鳴相比,好似低了一個等級。
    “巧言令色!”充斥著無盡威嚴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本來跪伏在地的郭大統領,整個人癱倒地上。作為龍驤軍的統領,他自然清楚,這句話,究竟是誰說出來的。
    而越是清楚,他的心中越是恐懼,那猶如九天雷霆的聲音,對他而言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
    “誣賴神侯,給我押下去。”伴隨著紫雀神皇的吩咐,數十名金甲衛士,從遠處沖了過來,直接提起郭大統領,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陛下饒命啊,屬下一片忠心,蒼天可鑒,還請陛下明察!”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郭大統領,發出了猶如殺豬一般的嚎叫。
    只是,紫雀神皇沒有再開口,那些只知神皇的金甲衛士,自然也不會因為郭大統領的哀嚎就停下來。
    “這次封侯之戰,鄭鳴威壓四方,特任命鄭鳴為四方神侯!”
    封侯臺之戰,鄭鳴只是擊敗了左瘦梅,但是紫雀神皇的話,卻沒有人不服。
    差點擊殺一個法王,這等的法身境,絕對稱得上力壓四方!但是四方神侯這個名頭一宣布,本來正為鄭鳴感到高興的五皇子,眉頭卻是一皺。
    四方伯侯,統帥八百神侯!這四方伯侯只是一個統稱,在紫雀神朝之中,根本就沒有這個職位。
    但是沒有,并不代表著沒有人會不在意這四方伯侯之位。現在鄭鳴因為力壓四方而成為四方神侯,那不管怎么說,那幾位神侯,絕對不會高興。
    五皇子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這是紫雀神皇一時疏忽,所以才會出現這等錯誤。
    不是疏忽,十有八九是故意為之。
    鄭鳴的神色很淡然,他朝著虛空中抱了一下拳,算是接受下了四方神侯這個稱謂。
    紫雀神皇無聲無息的來,又無聲無息的走,鄭鳴朝著離去的左瘦梅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朝著鄭小璇的方向飛馳而去。
    “二哥,我就知道,你絕對不會敗的!”鄭小璇在鄭鳴過來的瞬間,就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