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897 君威如日太陰聚月

  至于萬象天子和方血衣等人,此時的心,則完全被黯然所占據。他們本來覺得,自己和鄭鳴之間,并沒有存在太大的差距,只要肯努力,不但會將這個差距補上,還會超越鄭鳴,重新證明他們,才是天地間最強的存在。
    但是現在,他們才吃驚的發現,自己和鄭鳴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好似一道天塹,讓他們難以逾越。
    “怎么可能啊!”血山神侯看著左瘦梅,半是感慨,半是不敢相信的說道。
    他和左瘦梅交往多年,雖然他是岑星境,但是卻一直覺得,自己和左瘦梅相比,有著巨大的差距。
    這種差距,難以逾越!甚至在他看來,沒有人能夠在法身境勝過左瘦梅。
    但是偏偏,今日左瘦梅的對手,將左瘦梅打的如此的狼狽。
    睿神王等七大神王,并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的神色,同樣反映了他們此時的想法。
    一個巨擘級的人物,即將崛起!
    “我敗了!”在那漫天的法則道紋之中,一個身影緩緩的走出,這身影雖然不是很高,但是在這身影出現的瞬間,幾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這身影。
    左瘦梅同樣盯著這個身影,他看著這身影,一字一句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三個字,每一個字,都重有萬鈞,在這三個字從左瘦梅的嘴中說出之后,就代表著左瘦梅將自己的名聲,堆積成了一個高臺,然后讓鄭鳴一腳踏過。
    洛神女在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頭在轟鳴,她此時有一種沖動,一種沖上去質問左瘦梅的沖動。
    他還沒有敗,他怎么可以認輸!作為一個法王,作為一個巔峰的強者,他怎么可以不要自己的尊嚴。
    但是她的理智,讓她緊緊的咬著嘴唇。不過她看向鄭小璇的目光中,已經多出了一絲冷意。
    “沒想到啊!”睿神王幽幽的說道。這一次比斗,他的所得,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多,但是和自己的所得相比,他覺得左瘦梅的認輸,讓他更加的震動。
    神皇高高如天,別人看不到神皇的存在,但是在左瘦梅認輸的時候,不少人聽到了一聲輕嘆。
    這輕嘆,聲音很低,但是幾乎每一個感應到神皇的人,都知道這輕嘆出自神皇。
    鄭鳴的身上,同樣吸引著不少的目光,這些目光,隱含著各種各樣復雜的情感,他們之中,有大多數想要和這個法王巔峰強者交好的人,但是同樣,也有陰毒和怨恨。
    “你認輸就行了嗎?”鄭鳴看著左瘦梅的左肩,那里看上去好像沒有絲毫特殊之處,但是實際上,鄭鳴的君臨之刀,卻在這個位置斬了一刀。
    這一戰,左瘦梅的名聲,自然會倍受打擊。畢竟在開始的時候,他左瘦梅可是說了,要送鄭鳴上路。
    現在,不是平手,而是他敗在了鄭鳴的兩柄刀的合擊之下。雖然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左瘦梅的價值,并沒有太大的減弱,但是從名聲上說,左瘦梅已經將人丟盡。
    就這樣,鄭鳴還不算完!
    “鄭鳴,左法王已經認輸,你還想怎樣?”一個女子霍的站起身來,憤怒的質問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做人不要太過分!”
    這女子的話一出口,不少對左瘦梅充滿了好感的人,也紛紛跟著疾呼道:“鄭鳴,做人不要太過分。”
    “左法王已經認輸,你還想怎樣?”
    “小人得志,真乃小人得志,你這般的不知進退,日后必定好不了!”更有人無限惡毒的說道。
    洛神女此時也沒想到,鄭鳴在這個時候,竟然還說出了不放過左瘦梅的話。畢竟,左瘦梅已經敗了,而且也認輸了,他還要怎樣?
    從洛神女的角度來講,盡管她現在很想讓左瘦梅翻盤,但是可惜,有一個事實是顯而易見的,能做到反戈一擊,是不可能的事情。
    左瘦梅難以翻盤,但是左瘦梅畢竟是她運用師門的名聲請來的,如果左瘦梅在這里出現什么意外的話,對她同樣沒有絲毫好處。
    所以,猶豫了剎那,洛神女緩緩的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她淡然的看著鄭鳴道:“鄭法王,您現在是一方法王,也將是一位神侯,還請您注意一下您的身份。”
    “最好,不要做和您的身份不符的丟人現眼之舉。”
    鄭鳴并沒有理會這些亂糟糟的人,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左瘦梅的身上道:“你再接我一招!”
    說話間,他手中的太陰魔刀化成了千丈大小,和那本來千丈大小的金色龍雀,在虛空之中同時橫斬。
    這一斬,并沒有任何的招式,但是兩者圓滿的法則之力,卻在這一斬之中匯聚。
    可以說這一斬,匯聚了兩種不同,卻又相生相克的法則之力。
    兩刀下落,氣勢更勝,直擊左瘦梅!
    左瘦梅雖然受傷,但是虎死威還在,他面對鄭鳴斬下的兩刀,雙手再次輕輕的彈動。
    這一次,從他手中飛出的,是一朵梅花,只不過這朵梅花,半邊是火焰,半邊是白雪。
    只是可惜,這朵梅花,在和鄭鳴的長刀接觸的瞬間,就直接崩潰,那陰森的太陰之刀,橫過左瘦梅的左臂。
    無聲無息的刀光閃過,左瘦梅的手臂,就一如肅然秋風下的百花,無聲的枯萎。
    太陰魔刀,腐蝕天地。
    失去了一條手臂的左瘦梅,依舊靜靜的站在封侯臺上,只不過這一刻,他的身姿,越發多了幾絲悲涼。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雖然在下方觀戰的人之中,也有好多人對于左瘦梅并不太感冒,但是此時看著他英雄末路的窘態,不少人的眼眸中,還是生出了一絲不忍。
    只是,鄭鳴根本就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因為對鄭鳴而言,這些人都不足以放在心上。因此,他們的目光本能的落在其他大能身上。
    “神皇陛下,這里是神都,怎么能任憑鄭鳴這惡人胡來!”
    “諸位神王,左先生乃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強者,他不應當受此侮辱。”
    “殺人不過頭點地,鄭鳴這么窮追不舍的死纏爛打,有點太過分了,還請諸位神王阻止他斬盡殺絕。”
    “諸位神侯,你們之中,也有人和左法王交情莫逆,你們怎么能夠袖手旁觀呢。”
    “血山神侯,您可是左法王的兄弟,這件事情,您不能置之不理啊!”
    在眾人的念叨之中,血山神侯第一個站出來道:“鄭法王,今天這個事情,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面子,就此結束!”
    血山神侯身高體壯,說話間,自然是氣勢萬千。
    鄭鳴沒有理會血山神侯,而是緩緩的逼上一步,從他的動作之中,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出手。
    這一下,血山神侯怒了!
    作為在京的神侯,血山神侯的地位,本來就高于普通的神侯,現在他這般低三下四的相求,對于血山神侯而言,已經是他生平少有的舉動了。
    沒想到,鄭鳴竟然拿他的話當屁放!
    一道血色的星芒,從九天之下落下,讓血山神侯整個人,一下子脹大了半尺。
    威風如神的血山神侯,給人的感覺,那就是一出手必定是雷霆萬鈞,但是此刻,血山神侯能夠出手嗎?
    這里是封侯臺,鄭鳴接受法身境的挑戰,可是血山神侯不是法身境,他若是出手,那就是破壞神朝的規矩。
    封侯臺是武帝所建,破壞了這里的規矩,那就是破壞了武帝的規矩,而在神朝之中,所有違抗武帝的人,都是罪不可恕。
    鄭鳴金色龍雀刀再次斬出,這一次是君臨天下的掌控日月,只不過,那虛空之中運行的日月,并不是真元幻化而成,而是太陰之刀和君臨之刀匯聚的法則。
    君威如日,太陰聚月!
    這一刀比之剛才,更是充滿了七成的殺意,而這一刀的目標,還是左瘦梅。
    在揮出這一刀的剎那,鄭鳴的眼眸中,已經升起了一絲決絕,那就是要在這一刀之中,將左瘦梅斬殺。
    雙刀如日月,更是兩個規則圓滿的小世界。在這日月并行之中,在場的法身境都覺得自己的法身,難以催動。
    雖然,他們并沒有處在鄭鳴的小世界之中,但是這兩種光澤的照耀,已經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至于左瘦梅,此時的他被壓在日月兩輪之間,顯得茫然而又無助,兩個顏色各異的梅花,在虛空之中擠成了一團之后,再次崩碎了開來。
    “好了,到此結束吧!”
    紫色的星光陡然亮起,這星光從九天之上引落,直接照耀在日月雙輪之間。一時間,那隱含著兩種法則的日月雙輪,都被定在了虛空之中。
    “神皇出手了,哈哈哈,左法王這次不會有危險了。”
    “鄭鳴真是太囂張了,他贏了也就贏了,竟然得勢不饒人,就連神皇陛下都看不慣他這種嘴臉。”
    “哼哼,左法王這次敗的有點可惜,哎,天不佑好人啊!”
    “可不是,真不知道他這樣的人,是怎么做到兩種法則圓滿的,嗚嗚,我一條法則還沒有悟通。”
    “拉倒吧,你還不是法身呢,說什么法則!”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很快停止,因為他們都在此將注意力放在了鄭鳴的身上。
    神皇陛下已經說結束,那鄭鳴是不是要領旨呢?雖然在整個紫雀神朝,還沒有公開違抗過神皇的命令,可是鄭鳴居然一言不發,這讓眾人有些狐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