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96 至陰至陽兩柄刀

  這紫色的手指,并沒有落下,但是那本來要沖入虛空之中的冰火兩種法則之力,卻被定在了半空中,然后就猶如世間的灰塵,消失的無影無蹤。
    睿神王等人,一個個都將目光看向那手指,這些目光,雖然大多是恭敬,但是顯然,在這些目光之中,更多的也有忌憚。
    “神皇陛下竟然出手了!”有法身境的強者,感慨道。
    “神皇陛下自然要出手,這封侯臺的四周,并沒有太強的禁止守護,如果任由這股力量散出去的話,整個神都都要遭難。”
    “聽說神皇陛下只要位于皇都之中,就是舉世無敵,不知道這種說法,究竟是不是真的。”
    “應該是真的,聽說萬年之前,曾經有神皇出巡四方,受到了無上存在的劫殺。當時那位神皇,邊戰邊退,但是最終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但是最終,還是讓那位神皇退到了神都之中,然后擊殺了追殺他的無上存在。”
    “從那之后,再沒有無上存在,敢于在神都之中,挑戰神皇,但是同樣,神皇也不再出巡。聽說也正是因為神皇不出巡,這才造成了紫雀神朝對于八百神候……”
    “兄弟,慎言啊,你在這里胡說八道的話,很有可能被殺了喂狗,嘖嘖,那個時候,說不定還要連累我們。”
    各種的議論中,一個聲音在虛空中響起:“爾等如果還要繼續,可以盡力施為,不必顧及。”
    這聲音淡淡,卻蘊含著無窮的威勢,鄭鳴對于這聲音并不陌生,就是這個聲音,宣布他的神侯之位,要面對在場所有人的挑戰。
    左瘦梅朝著說話的位置一抱拳,聲音中帶著一絲恭敬的道:“多謝神皇陛下。”
    說話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道:“你雖然也達到了法則圓滿之境,但是和我相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今日之會,就到此處吧。”
    “再繼續下去,也只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已。”
    左瘦梅這種論調,已經是第二遍了,但是此時,他的話,比之上一次,更有威力。
    上一次,左瘦梅只是展現了一種法則,但是現在,他一個人展現了兩種相克的法則。這已經將他整個人,推到了一種更高的高度,也讓他的話,更有分量。
    一道道目光看向鄭鳴,在大多數人看來,此時的鄭鳴,應該見好就收,他尚且不是左瘦梅的對手,左瘦梅此時,雖然難以殺了他,但是想要欺辱他,卻也不難。
    難得左瘦梅主動提出就此結束,鄭鳴應該乖乖的認輸,然后結束這場已經讓他震動天下的比斗。
    鄭鳴看著越有些飄然脫俗的左瘦梅,同樣淡漠,同樣堅決的道:“不可能。”
    “今日,我必將你的人頭留下,兩條法則圓滿嗎?這世上,并不只是你一個!”
    兩條法則圓滿!
    這對于法王境的存在而言,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兩條完整的法則相合,足以讓一個法王,揮出遠一條法則圓滿的實力。
    所以,冰火兩個小天地組成的梅花,壓制了鄭鳴高于冰火之道的圓滿太陰之力。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覺得,一切都要塵埃落定,一切都要隨著左瘦梅給出的臺階而告終的時候,鄭鳴突然開口。
    他這句話力量并不是太強,就好似普通人在說話,但是他這句話,卻給人一種石破天驚的感覺。
    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怔在了那里。
    鄭鳴的葫蘆并不是一件銘寶,而是一個法身,這已經讓所有人震撼不已。而緊接著,鄭鳴竟然再次爆出了太陰法則的圓滿。
    法王,鄭鳴是和左瘦梅一模一樣的法王!
    這種情況,就算是參星境的巨擘,都驚駭不已,他們也都知道,這一次,左瘦梅是誅殺不了鄭鳴了。
    而左瘦梅的表現,讓人們再次感覺到了左瘦梅的驚才艷羨。當左瘦梅再次表示要結束這場爭斗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就算鄭鳴再怎么不甘心,也得順著這個臺階往下爬了!
    卻沒有想到,鄭鳴說出了這樣的話。
    難道這個鄭鳴,也是兩條法則圓滿,難道這個鄭鳴,還擁有一條法則嗎?
    這怎么可能?
    作為一個老牌的法身境王者,左瘦梅擁有第二條圓滿的法則,已經讓不少人震驚,現在,鄭鳴竟然同樣擁有兩條圓滿的法則,這也太他娘的不可思議了吧?
    左瘦梅的臉色,不斷的變幻,他看著眼前神色淡漠的少年,一時間心中猶如萬馬翻騰。
    他的心中,雖然有一種沖動,一種這個少年在撒謊的沖動,但是實際上,他的理智卻告訴他,這個少年,此時此刻不可能說謊。
    因為他左瘦梅,還沒有達到讓這少年撒謊的級別。他是一個法王,他也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撒謊。
    又是一柄刀,從鄭鳴的身上沖出,這是一柄長有千丈的巨刀,這是一柄龐大無比的巨刀,刀剛剛從鄭鳴的頭頂生出的瞬間,整個都城,幾乎都顫抖了起來。
    驚天的龍氣,更是從無上天宮直飛而下,聲聲龍吟,此起彼伏,也就是一個瞬間,天地已經被煌煌之氣所籠罩。
    無窮皇道之氣匯聚,這幾乎引起天地變動的聲勢,讓本來都沉浸在震驚之中的武者,更是驚魂未定。
    一個紫色巨雀,在虛空之中匯聚,紫色的道紋匯聚而成的身軀,如紫日照耀天地。
    但是那金色的巨刀,在紫色巨雀出現之后,絲毫沒有展現出畏懼之意,聲聲龍吟之下,和那紫色的巨雀,在虛空之中相映爭輝。
    至陽至剛,至尊至貴的尊皇之氣,壓的四周虛空,無數人都喘不過氣來。
    “好強的皇者之氣!”血山神侯一邊感慨,一邊緊緊的閉上了嘴巴,就好像如果再說下去,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一般。
    巨刀盤旋,皇道法則如日!
    “左瘦梅,你再接我一刀!”鄭鳴大喝,手中的太陰之刀揮動之間,一式太陰萬古籠罩了下去。而那盤旋在他頭頂的金色龍雀巨刀,則斬出了一式君臨天下。
    至剛至陽的一刀,至陰至柔的一刀,兩種力量,一種稱霸現在,一種連綿萬古,匯聚之中,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朝著左瘦梅橫卷了過去!
    左瘦梅在金色的龍雀巨刀出現之后,心中對于鄭鳴即將施展的手段,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是了解歸了解,他卻沒有阻止的辦法,在至陰至陽兩柄刀匯聚的漩渦下落的瞬間,他雙手快的催動,十二朵梅花,一半血紅,一半雪白,化成十二層梅花的世界,將左瘦梅團團護在中間。
    這就是十二層小世界,也是現而今左瘦梅最強的守護之力。
    “轟!”
    至陰至陽兩股刀芒,瘋狂的切入到了十二朵梅花組成的世界之中,驚天的力量,讓一些普通的武者,根本就睜不開眼睛。而大多數法身境的武者,此時所看到的,也是一條條法則神鏈在虛空之中碰撞。
    神鏈所到之處,虛空崩碎出一道道裂紋!
    睿神王等參星境的巨擘,一個個都緊緊的盯著那破碎的神鏈,這些破碎的圓滿法則,更容易讓他們從中探測出圓滿之謎。
    只要能夠法則圓滿,他們就有希望進軍神禁,成為俯視整個紫雀神朝的存在。
    一個身影,在這碰撞的力量即將消散之際,倒飛了出去。看到這身影倒飛出去的瞬間,不少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兩個法王的碰撞,雖然生死難以估計,但是勝負卻是能夠分得出來。
    就算是巨擘,此時也不敢估算兩個人之間的勝負,畢竟無論是左瘦梅還是鄭鳴,都是法王。
    而且還都是掌控著兩條完整大道的法王。
    兩個法王,一樣的強大。雖然鄭鳴的名聲和左瘦梅比,好似稍有不如,但是今日之后,鄭鳴在名聲方面,絕對不會比左瘦梅弱上多少。
    當那個身影倒飛出去的時候,就有人騰空而起,朝著那到飛出去的人沖過去。
    他們并不是想要有什么異動,他們只是想要看一看,兩個人之間的勝敗如何?
    那個身影在倒地的瞬間,就緩緩的站了起來,但是在那個人潔白的衣衫上,出現了幾滴血紅。
    血紅的梅花,出現在雪衣上,給人的感覺,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富有詩意。
    但是此時,那個充滿了優雅,以為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男子,卻猶如雪中的一朵殘梅。雖然依舊在堅持,雖然依舊傲立在天地間,卻總有一種終被雨打風吹去的慘淡。
    倒飛出去的,是左瘦梅!
    那個敗的人,是左瘦梅!
    鄭小璇緊緊攥著的拳頭,在這一刻猛然松開,她的臉上,更是綻放出了欣喜的笑容。
    自信,她對于哥哥有讓人心驚的自信,但是鄭鳴面對的,畢竟是左瘦梅。
    那好似高山大岳般的左瘦梅,壓的鄭小璇有點喘不過氣來,而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左瘦梅敗了,敗在了哥哥手中,這一場比試,她徹底不用擔心了。而站在她身邊的洛神女,卻是倍感失落。
    在鄭鳴一個個驚喜展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洛神女的心中更多的是懊惱,是對鄭鳴的實力估計不足的懊惱。
    直到現在,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眼下應該做的,并不是徒勞無用的懊惱,而應該是恐懼,應該是對于左瘦梅失敗,會給她們拈花神宮帶來后果的恐懼。
    是這一戰,對她洛神女的地位產生影響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