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895 冰火雙梅

  “剛才我接了你一招,現在該是你接我一刀的時候了。”鄭鳴手中好似無形的長刀,猛然揮出。
    “太陰遮天!”
    雖然同樣是太陰遮天,但是這一次施展的剎那,虛空之中卻出現了一柄長長的巨刀。
    刀光掠過之地,都是這巨刀的影子,而在那巨刀之外,森森的太陰之力,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蹤跡。
    法則圓滿,太陰遮天的力量,形成了一個由刀組成的小世界,在這小世界之中,全部都是太陰刀芒。
    這個小世界是不是崩潰,法身境的武者,在這里面,都難以施展出任何的神通,自然也只有死路一條。
    左瘦梅面對鄭鳴的一刀,不再有任何的小視,他雙手劃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朵小小的梅花。
    這梅花此刻,他并沒有踏在腳下,而是將自己的身軀,落入了梅花最中心的花蕊之中。
    刀光將梅花包裹,一時間刀意和梅花,在虛空之中,融合成為了一體。
    睿神王等巨擘,一個個興奮的沖出了戰車,這種情形,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過難得。
    這不是一個法王在虐殺他的對手,而是兩個法王的碰撞,是兩種圓滿法則的碰撞。
    刀光消散,左瘦梅破法而出,但是他四周的梅花,卻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絲頹敗。
    “好手段!但是梅花傲寒,你的真元再強,也難以讓我這梅花法則屈服。”左瘦梅說話間,手指朝著四周的梅花一指,那梅花果然更加的嬌艷。
    可是鄭鳴此刻,可沒有時間和他辯論什么,刀光再次催動之下,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輪漆黑色的太陽。這刀芒落下,再次朝著左瘦梅籠罩而去。
    左瘦梅此刻,并沒有像上一次一般,任憑鄭鳴的到刀芒籠罩自己,而是雙手抖動,那本來護助他身軀的巨大梅花,在虛空中再次變大百倍,和那黑色的太陽爭輝。
    黑色的太陽和梅花,都是圓滿的法則組成的小世界,兩者的相映爭輝,讓不少人看的目瞪口呆。
    雖然兩者看起來并不是太激烈,但是每每碰撞之間,就有無數的法則神鏈,在虛空之中交匯。兩個小世界的邊緣,更是不時的出現一片片的裂痕。
    “你初入法王,就能夠有如此手段,也算是很不錯了,今日我承認殺不了你,就此作罷如何?”立于雪白梅花后方的左瘦梅,沉吟了剎那,輕聲的沖鄭鳴說道。
    左瘦梅提議結束交手,這讓不少人都覺得意外,但是隨即,他們又覺得,這太正常了。
    兩個法王,同樣法則圓滿,難以說出,究竟是誰強誰弱,所以提議罷手,很正常。
    鄭鳴應該會接受,在不少人的想法中,左瘦梅畢竟是老牌的法王,他提議結束,實際上就已經給了鄭鳴莫大的面子。
    “哈哈哈,你以為你醒著,其他人想瞌睡,眼皮也得拿根棍撐著?你想瞌睡,全世界都跟著你打呼嚕么?你也太他娘的任性了!你說殺我就來殺我,說結束就結束,你算什么東西呢!”鄭鳴手中的長刀再次揮出,這一次,他施展的是太陰萬古。一時間,天地蒼茫無盡!
    就在剛才鄭鳴登上封侯臺時,他說過一句左瘦梅,讓下方不少人憤怒不已。但是此刻,鄭鳴的話依舊在回蕩,卻沒有人再對鄭鳴做出任何言語方面的攻擊。
    因為他們知道,此時的鄭鳴,已經處在了和左瘦梅一個同樣的位置。
    這個位置不是他們可以企及的,這就好似兩個巨擘在對抗,而他們在場的人,根本就沒有開口的機會。
    鄭小璇四周的那些天神山的女子,一個個都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著鄭小璇。
    在她們的眼中,鄭家靠的是鄭小璇,現在鄭小璇在天神山的價值大幅度下降,所以她們對鄭小璇,也不用像以前那么客氣了。
    可是現在看來,分明是自己錯了,別的不說,單單有一個法王境的哥哥哥,就足以幫著鄭小璇鎮住大部分人。
    巨擘雖然不如無上存在,但是巨擘跺一跺腳,同樣能夠讓四方震動。
    至于神禁境的巨擘,他們一般都很少出現,掌控著一方的,是參星境。而不弱于參星境的法王,在一般的情況下,就能夠比擬參星境巨擘。
    一個法王,在紫雀神朝,足以支撐起一個世家,足以支撐起一個神侯。
    現在鄭鳴已經是法王,那么神侯之位,對他而言幾乎是垂手可得,如果在萬法殿,他只要展現出自己法王的修為,就根本不用經受諸多關口的考驗。
    鄭亨的臉上,同樣充滿了笑容,和鄭鳴的愈戰愈勇不同,鄭亨卻希望這一場爭斗盡快結束。
    雖然他并不覺得弟弟會在這一場爭斗之中失敗,但是他仍然希望這場爭斗,能盡早告終。
    不管怎么說,這個狗屁左瘦梅畢竟是一個老牌的法王,想要戰敗左瘦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早點結束這一場戰斗,對于鄭鳴而言,他的安全,也就增加了三分。
    蒼茫的刀光,化成了一片刀影,一片被太陰之力束縛的刀影,而在這刀影下,左瘦梅的雪色梅花,在緩緩的凋零。
    雖然都是圓滿的法則,但是太陰之力比之普通的寒冰之力,更上一個臺階,所以在鄭鳴催動太陰萬古之后,左瘦梅就開始處于下風。
    左瘦梅要敗嗎?
    這幾乎是一個沒有人會意料到的結果,但是現在,這個念頭,卻掠過了所有人的心頭。
    “好手段!你的太陰法則能夠圓滿,實在讓人羨慕,但是你覺得這樣能夠擊敗我,是不是太天真了!”左瘦梅說話間手指輕點,又是一朵梅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并不是一朵白色的梅花,而是一朵紅色的梅花,一朵赤紅如火的梅花,一朵好似能夠燃燒完整個虛空的梅花。
    這不是一朵梅花,而是一片火焰,不,應該說,這是一片火焰的世界。
    左瘦梅這朵梅花出現的剎那,睿神王等人的眼睛,同時睜大了很多,他們之中,甚至有人聲音顫抖的道:“這……這怎么可能。”
    “烈火法則圓滿,左瘦梅不是一直修煉的寒冰法則嗎?他怎么可能烈火法則圓滿,這……這怎么可能!”
    “一種法則圓滿,就是法王,現在左瘦梅竟然是兩種法則圓滿,他不應該再稱為法王,而應該稱為法皇。”
    “法身境的皇者,茫茫天下,還有誰可以和左法皇爭鋒,如果他將兩種圓滿的法則溝通星辰,那么他絕對是第一個可以挑戰神禁的存在。”
    “鄭鳴剛剛進入法身,竟然遇到了左法王這樣的強者,看來他這****運終究還是到頭了!”
    “唉,從此之后,巨擘之中的排名,要有巨大的變動,最起碼,左法王要成為天下間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他本來就是天地間,最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各種議論,一時間全部偏向了左瘦梅,但是卻也沒有人敢說鄭鳴的不是。并不是他們不想,而是已經成為了法王的鄭鳴,他們自覺不配。
    “嘗嘗我的冰火輪回!”左瘦梅說話間,手指輕彈,火紅的梅花和雪白的梅花,就好似兩個花骨朵,輕飄飄的朝著鄭鳴的方位漂了過去。
    乍一看去,這就是兩朵梅花,但是實際上,這兩朵梅花只要炸裂,那就是兩個互不相容的小世界在炸裂。
    其中的威勢,比之一個小世界,不知道強橫多少倍!
    鄭鳴面對著兩朵冰火之花,沉吟了剎那,就將手中的太陰之刀,朝著那冰火輪回斬了出去。
    這一刀,鄭鳴斬的很慢,而那所有的冰冷太陰之力,更是隨著這一斬,消散的干干凈凈。
    并不是說,這一斬的太陰之力已經消失,而是鄭鳴將所有的太陰法則,都聚集在了一點。
    太陰萬古!
    平平常常的一刀,就好似普通的幼兒揮刀,沒有任何的懸疑特殊之處。但是在鄭鳴這一刀揮出的瞬間,不少人都瞪大眼眸,緊緊的盯著鄭鳴揮出的這一刀。
    特別是那些參星境的人物,神色越加的謹慎,他們的目光,看的最多的,就是鄭鳴的刀刃上那一道小小的光澤。
    這光淡淡,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這光好似蘊含著一個小小世界之力。如果鄭鳴愿意,這道光,可以上斬星辰,但是此刻,收斂的光,讓他們感到更加的可怕。
    火紅的梅花和雪白的梅花,輕輕的飄落在了刀刃上,一時間,兩者看上去,是那樣的美麗。
    有些透明的彎刀,再加上一紅一白兩朵梅花,在虛空中形成了一種絢麗的景色。
    這種精致,無比的動人,甚至可以說,這種景致,懾人心魄。但是,所有看到這三種東西交匯的人,都感到心中寒,因為這是三道完整的法則。
    完整的法則可以組成世界,雖然世界很小,但是當一個小小世界崩潰的力量,也是它自己力量的十倍或者百倍。
    幾乎無聲無息之間,兩朵梅花分別爆開,冰和火,幾乎在瞬間匯聚在一起,化成了一股滾滾的洪流,沖擊向了那太陰刀芒。
    太陰刀芒籠罩冰火之力,太陰刀芒所演化的小世界,將冰火之力包裹,但是,那洶涌的冰火之力,就好似憤怒的狂龍,在太陰刀芒的小世界中肆虐。
    “轟轟轟!”
    無數的裂痕,讓那太陰之刀的小世界,好似一個被打破的鏡子,生出了無數道裂痕,然后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了開來。
    太陰刀芒崩碎,冰和火交匯的秩序神鏈,直沖霄漢。如果任由這兩者肆虐,那么整個神都,最少就要毀去一半。
    也就在這兩種神鏈即將沖出的一瞬間,一根紫色的手指,從虛空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