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894 法王法王


    睿神王一言不,但是顯然,他的沉默不語,就等于對兒子這種論斷的默認:恐怕這一次,鄭鳴在劫難逃了!
    潔白的梅花,輕輕的朝著鄭鳴飄落,在飄蕩之中,它已經變化成百丈大小。晶瑩的梅花上,肉眼就可以看到一根根的脈絡,一點點的花粉,甚至……
    這些,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他們頂多也就是懷疑,這是不是一朵真正的梅花,但是對于處在參星境的巨擘們而言,這些都是小世界完美法則的體現。
    只有完美,才會和真的梅花一樣。
    一朵梅花,同樣是一個世界。因為這個梅花是世界,所以組成它的法則就圓滿。
    在那梅花下落的時候,鄭鳴頭頂的紫黑色葫蘆,再次放出了黑色的漩渦,只是漩渦籠罩在梅花上,卻絲毫拉扯不動。
    站在潔白的梅花上,白衣飄飄的左瘦梅,就好似一個神,在看著即將死在自己手上的凡人。
    “當這梅花落下,它自己就會凋謝,這種凋謝,是一種法則的崩潰,一個小世界的崩碎,同樣處在這個小世界之中的人,也會隨之崩碎。”
    洛神女這一次沒有看鄭小璇,只是低聲的自語,她相信,自己的話語,鄭小璇一定聽的清清楚楚。
    “燦爛如花兒一般的死去。”
    聽著洛神女的感慨,鄭小璇緊緊的攥著拳頭,而那些巨擘,則緊緊的盯著那朵梅花。
    “如果這梅花能夠多看兩次就好了,可惜,只能夠看到一次梅花凋謝,可惜!”有神王級別的存在,滿是可惜的說道。
    鄭亨想要向前,但是五皇子卻緊緊的拉著他的手掌道:“亨兄,現在你過去,也沒有用。”
    “咱們還是在這里等著,不要讓鄭鳴分心,說不定鄭鳴還能夠逃過一劫。”
    鄭亨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過去也是徒勞無用,可是他心里有一種力量,催動著他沖過去。
    人生最大的無奈,就是想要改變,最終卻現,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態展,卻是什么都改變不了。
    潔白的梅花旋轉,四周都是冰晶,已經將紫黑葫蘆收起的鄭鳴,在不少人看來,是已經放棄了抵抗。
    一朵梅花輕輕旋轉,轉動之間,隱含著一種天地至理,更有人好像已經感到,在這旋轉的梅花之中,好似蘊含著道的軌跡。
    輕輕的旋轉之中,那燦爛的梅花,陡然在虛空之中崩碎,化成了漫天的花瓣。
    這些花瓣的崩碎,讓鄭鳴所處的空間,直接破裂開來,一旦這破裂的空間消失,鄭鳴整個人,都會隨著這破碎的空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花瓣如雨,灑落四方。
    每一個花瓣,都好像隱含著一絲法則之力,雖然破碎的時候,它們不再圓滿,但是在這些花瓣破碎之際,也是那些巨擘,最能夠觀測花瓣變化的時候。
    一雙雙眼眸,目不轉睛的緊盯著那些花瓣,他們都知道,這花瓣的消失,也就是一個瞬間的事情。
    這一刻,就連那高高在上的神皇,也在虛空之中顯露出了形體,而不是用目光凝視。沒有人注意,在那無盡的花瓣之中,還有一個身影!
    落花繽紛,美麗無比!
    只是在那些神侯巨擘們的眼中,當落下的梅花花瓣達到了最燦爛的時候,這場在他們眼中也算是盛宴的對決,也就落下了帷幕。
    對手太次,以致于難以讓左法王施展出最強的手段,要是兩個法王的對決……
    這種念頭,巨擘們也只能想一想。法王如龍,在整個紫雀神朝,法王也就那么幾個,而且每一個法王,都會被一些無上大教當成寶貝一般的供起來。
    別說這些法王現在還沒有突破,一旦他們突破,那么他們就是參星境的至強者。甚至可能,有的跨入神禁境界。
    現有的神禁強者,幾乎有一半,都是從法王境界跨入的。當然,更多的法王,是在神禁這一步墜落的。
    左瘦梅輕輕的揮手,他腳下那雪白的梅花,就消散在了虛空之中。遙望遠處的左瘦梅,輕輕的揮動衣袖,身形朝著遠處飄起。
    一條用雪梅堆砌而成的大道,直通神都之外。對于神侯境界的存在而言,這種豪奢的方式,他們做不到。
    并不是說神侯巨擘的法力不行,實在是這種方式,需要太多的法則控制,他們做到這一點,耗費的法力太多,得不償失。
    只有法王,才能夠輕松自如,一如處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左瘦梅離去,那就是這場爭斗,終于落下了序幕。不,這不能算是一場爭斗,而算是一場表演。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他們來到此處,為的就是看到左瘦梅的圓滿法則,至于其他的,他們不感興趣,也沒有想要看到的心思。
    所以,左瘦梅走,意味著這場單方面的屠殺,終于要落下帷幕。
    “你就這樣走了么?”淡淡的聲音,陡然響起,這聲音并不高,但卻綿綿如風,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當聽到這聲音的剎那,不少人都本能的覺得自己的心頭一緊,更有人覺得,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這聲音,真的很可怕,可怕到讓人恐懼。
    左瘦梅邁出的腳步停了下來,一直以來,都是從容不迫的他,在這一刻,陡然露出了一絲驚駭。
    他扭過頭,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鄭鳴依舊立在他原來的方位,而在鄭鳴的手中,此時正拿著一柄淡白色的,好似虛無一般的刀。
    那刀彎彎如月,但是出現在鄭鳴的手中,卻讓左瘦梅的臉色驟然大變,他緊緊的盯著那柄刀,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好似,那并不是一柄刀,而是一個世界。
    已經走進青銅戰車的睿神王,再次從青銅戰車之中走出,他的眼眸中,充滿了火焰。
    已經將自己的酒壺放下的血山神侯,再次將酒葫蘆拿了出來,只是,他向嘴里倒的時候,卻倒錯了地方。
    至于其他人,一個個緊緊的盯著眼前的一切,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雪梅崩碎,一如一個世界走向寂滅,在這種力量之下,鄭鳴竟然安然無恙,沒有半點的傷害。
    莫非他是一個參星境的強者?不少人心里冒出來這個猜測。更有人懷疑,鄭鳴這個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有什么重寶。
    在那花瓣如雨的瞬間,已經淚流滿面的鄭小璇,此時迅擦干了眼淚。她緊緊的攥著拳頭,幾乎想要將自己心中的念頭吼出來。
    “二哥是不會敗的!”
    鄭亨的臉色有點滑稽,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快要喜極而泣了。
    鄭鳴還活著,他沒有死在世界的崩碎之中!
    萬象天子、方血衣、賈如雨、賈如環等人,一個個靜靜的看著那持刀的年輕人。
    特別是萬象天子和方血衣,他們將這個年輕人當成自己的仇人,當成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看著這個持刀而立的人,他們突然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成為這個年輕人的對手。
    這樣的感覺,讓萬象天子和方血衣異常的難受,他們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可是腦子里的理智卻告訴他們,無論他們是不是愿意接受,一切都是如此。
    五皇子的臉上,同樣露出了笑容,他一力維護鄭亨,雖然主要是一種義氣,但是同樣也有利益。現在,鄭鳴還活著,這讓他大松了一口氣。
    “他現在看起來好好的,說不定接下來就要崩潰,畢竟,那崩潰的是一個小世界崩潰的力量。”一個女子,肯定的說道。
    說話的是天神山的司馬無夢,這幾日,她很少說話,只是想要這種方式,在洛神女這個對手面前,保持一下自己的尊嚴,卻沒有想到,自己根本就沒有和洛神女作對的資格。
    現在,鄭鳴無恙,讓她感到了威脅,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評價道。盡管她的話無憑無據,但是在場的人,卻信了司馬無夢。
    畢竟,剛才崩碎的,是一個法則圓滿,所以才形成的小世界。
    等待,眾人開始等待,他們等待著鄭鳴的崩潰,他們等待著鄭鳴的身軀,猶如那燦爛的花朵一般崩碎。
    可是,就在他們充滿了熱切的期待之時,這個死不要臉的家伙,居然依舊安然無恙的站在自己的位置,沒有絲毫的變化。
    而左瘦梅則揮動衣衫,整個人重新飄回了封侯臺上,他看著鄭鳴好一會兒,方才道:“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在下左瘦梅,見過鄭先生,或者鄭法王!”
    鄭法王三個字一出口,讓那本來就靜止的天地,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寧靜,這安靜,幾乎是落針可聞。
    法王,鄭法王!
    左瘦梅是法王,所以很多人對于左瘦梅的稱呼,是左先生,是左法王,而現在,作為法王,高高在上的左瘦梅,在朝著鄭鳴抱拳,見過鄭法王!
    左瘦梅瘋了嗎,他怎么朝著那個年輕的小子行禮,這……這是怎么回事?有人揉眼,希望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無論他怎么揉動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依舊是真的。
    洛神女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盡管這樣的舉動,有失她的風范,但是她顧不了那么多了!
    請來法王誅殺鄭鳴,一來是為了彰顯她們拈花神宮的威力;這二來,當然是想讓鄭鳴在絕望中死去,打擊鄭鳴的自信心,讓他知道,自己還差得遠。
    這一切,都做得很好,眼看這勝利就在眼前,卻萬萬沒想到,事態竟然急轉直下,出了這么一個結果。
    法王,鄭鳴是法王!
    自己邀請一個法王對付另外一個法王,而且還說滅殺此人,就好似殺狗屠豬一般的輕松自如,這簡直就是在自己的臉上,重重的搧了一記耳光。
    這一次,自己真是丟人丟大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