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893 當快意恩仇

  “住手!尉遲你要干什么?”一聲怒喝,猶如雷霆,在尉遲的耳邊響起,聽到這怒喝,尉遲的神色頓時就是一變。他感到來人的修為,不在他之下。
    而他屬下的那些血衣衛,在看到來人的瞬間,就將本來已經握在兵器上的雙手,緩緩的放開。
    “五皇子,尉遲奉命駐守封侯臺,按照神皇陛下的命令,無論是誰,膽敢沖擊封侯臺,殺無赦!”尉遲將自己身上的殺意收攏了一下,但是他的聲音,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
    “還請五皇子不要耽誤屬下執行神皇陛下的命令。”
    五皇子的神色變幻之間,最終還是冷冷的道:“如果我說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呢?”
    “對不起皇子殿下,屬下很想遵從你的命令,無奈我們是陛下的忠狗,我們只能遵從神皇陛下的命令。”
    “您若是一定要阻攔我執行任務,奢老祖那邊您不好交代不說,神皇陛下那里,您同樣不好交代。”
    “所以,奉勸皇子您,還是不要摻和這種事情,它對您,沒有絲毫好處。”
    五皇子的神色,變的十分難看,作為皇子,竟然被一個下屬頂撞威脅,如果他不能做出及時的應對,那么他的名聲就是盡失。
    “滾!”五皇子怒斥一聲道。
    尉遲的神色,頓時變的無比難看,雖然剛剛,他謙遜的自稱是陛下的忠狗,但是內心里,他可從來沒把自己當成一條狗,而現在,五皇子的話,還真是毫不客氣的把他當成了一條狗。
    猶豫了剎那,尉遲的臉上堆出了一絲笑容:“皇子殿下,既然您一定要這么做,屬下也不敢阻攔您,不過這件事情,并沒有完。”
    “而你,一定會死在我的手中!”
    尉遲最后一句話,是沖著鄭亨說的,也就在他朝著鄭亨說話之際,他的目光看向了鄭鳴。
    也就在這個時候,尉遲看到了鄭鳴的目光,鄭鳴此時,正朝著他看了過來,只不過那神色之中,帶著一絲冰冷。
    尉遲輕輕的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脖頸處,輕輕的劃了一下,這個動作,他做的很慢!
    他在用這個動作告訴鄭鳴,他尉遲,絕對不會放過這件事情,放過他鄭鳴的家人。
    幾乎所有的人,都將尉遲的手指看在了眼中,有人皺眉,但是更多的人,卻是露出了笑容。
    鄭鳴同樣伸出了手指,他同樣朝著虛空中輕輕的劃動了一下,和尉遲的動作一樣,鄭鳴的手指,劃動的很慢,甚至可以說,他的手指,比之尉遲更慢。
    這同樣是一個威脅的動作,只不過這個動作,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鄭鳴這個動作,簡直太幼稚了。
    尉遲威脅他,那是因為尉遲有威脅他的手段,但是他威脅尉遲,卻只能遭到尉遲的恥笑。
    畢竟,現在鄭鳴已是十死無生,他的威脅,尉遲怎么可能會放在眼中?
    這種來自一個將死之人的威脅,讓人感覺,就是多此一舉,就是不自量力。
    可是,就在鄭鳴的手刀緩緩的劃動時,那本來站在雪梅之上的左瘦梅眼眸一動。而那盤坐在青銅戰車頂端的睿神王,目光轉向了尉遲。
    血山神侯本來正低頭喝酒,可是這一刻,好似感應到了什么的他,同樣回首朝著尉遲看了過去。
    幾乎所有的法身境強者,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幾乎本能的跟著那些巨擘,扭頭朝著尉遲看去。
    一瞬間,尉遲成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尉遲呆在了那里,他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多人看向自己,他低頭朝著自己身下看去,就見自己的眼睛,開始接近大地!
    沒有彎腰,眼睛怎么會接觸大地?
    這個問題,迅速在尉遲的腦袋之中盤旋,尉遲覺得,這個問題應該非常簡單,因為他是尉遲,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根本就不用猶豫。
    可是,當他費盡力氣,想要將這個原因想出來的時候,卻驀然發現,自己竟然什么也想不出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呃,除非眼珠子掉出來,或者是自己的腦袋掉在了地上。這兩個念頭在尉遲頭腦中閃過的剎那,尉遲頓時顫抖了起來。
    可是,就在他想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他的腦袋,已經好似一個球,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太陰破空!
    太陰魔刀第三式,鄭鳴雖然在千丈之外,但是憑借著太陰破空,卻一刀斬下了尉遲的腦袋。
    血衣衛的武者,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情形,他們的手腳都開始發麻,更有人瘋狂的舞動自己手中的兵刃,用一片光,擋在自己的前方。
    鄭鳴看著瘋狂的武者,輕輕的搖了搖頭,并沒有再出手,殺了尉遲,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
    而觀戰的眾人,看向鄭鳴的目光中,卻多了一絲異色。對于那些神侯級的巨擘而言,尉遲雖然是血衣衛的大頭目,卻又不被他們放在眼中。
    畢竟,尉遲還不是參星境的巨擘,他們完全不用將尉遲這樣的人物放在眼中。
    但是在神都的年輕強者眼中,尉遲可不是尋常之輩,這個尉遲,不只是位高權重,而且修為不凡。
    如果要殺尉遲,他們之中絕對有人做到,但是像鄭鳴這樣,無聲無息,卻又在大庭廣眾之下一招斬殺,不少人覺得自己做不到。
    如果鄭鳴這一刀,是斬向我的話,會是一種什么樣的結果?不少人的心頭,這一刻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這一刀不錯。”站在百丈雪梅上的左瘦梅,由衷的贊賞道。
    “年輕人,如果再給你二十年,說不定你可以和我坐而論道。”
    這句話,左瘦梅說的十分誠懇,聽在眾人的耳中,卻是讓這些人臉色立刻大變。
    坐而論道,這四個字誰都能夠說出來,但是坐而論道這種事情,要看和誰。
    和普通的武者坐而論道,這種事情多的是,難以引起任何人的關注,但是和一個高手坐而論道,特別是像左瘦梅這樣的法王坐而論道,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不已。
    “我是不是應該說,自己很榮幸呢?”鄭鳴的神色依舊淡然,他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玩弄的笑容。
    這是一種懶散的笑容,同樣是一種不屑一顧的笑容。看著這種笑容,左瘦梅覺得很刺眼。
    “你哥哥是有一些本事,但是,這性格未免有些太過囂張了!”洛神女此時已經從尉遲的死亡之中恢復了過來,有些惱恨的感慨道。
    剛才尉遲的腦袋掉在地上的剎那,她的心中,感到了一絲威脅,這種威脅讓洛神女很不舒服。
    但面對這種威脅,洛神女并沒有感到恐懼,在她心中,鄭鳴已經是一個死人。
    面對左瘦梅,鄭鳴不想死都難!
    在大哥出現的時候,鄭小璇同樣想要沖過去,但是真元被壓制的她,根本就動彈不得。
    眼看自己的大哥有危險,自己卻絲毫改變不了什么,這讓鄭小璇感到無比的難過。甚至她整個人,都有一種想要崩潰的感覺。
    就在她感到很無助,很恐懼的時候,那驚天動地的一刀,讓她瞬間振奮了起來。
    那一刀,就好似一縷陽光,掃清了她頭腦之中的陰云。
    “我二哥,從來都不會失敗!”再次握拳,鄭小璇信誓旦旦的說出了這句話。
    這句話在洛神女的眼中,真是非常好笑,你二哥從來不敗,這女子真是很傻很天真。
    沒心思再和鄭小璇爭論下去的洛神女,目光再次落在高臺上,此時她的心中,非常希望此間的事情快點結束。
    她要最快的看到,那個曾經給她帶來了羞辱的男子,在這里人頭落地,而且,她還想看到,眼前這個女人失魂落魄的模樣。
    “你不用感覺榮幸,因為這是你應該得到的。”左瘦梅伸出了一只蒼白如雪的手掌,淡淡的道:“再看一眼這個世間吧,它是如此的美麗。”
    “去吧!”
    隨著左瘦梅的聲音,一片雪白的梅花,出現在了左瘦梅的手中,這梅花晶瑩無比,隨著這梅花的出現,在整個封侯臺上,已經全部都是冰雪。
    晶瑩的梅花,就是一個冰雪的世界。
    “左瘦梅要出手了!這梅花,越加的圓滿,而每一朵梅花的寂滅,就是一個小世界的崩潰。”睿神王遙望那朵輕輕飄落的梅花,聲音中帶著一絲飄渺的味道:“我遇到這樣的梅花,只能溝通星辰,強行突破。”
    “而你們,只能隨著這梅花,歸到那最為燦爛的世界之中。”
    紫云超作為親王世子,此時已經來到了父親的身邊,聽著父親的話語,他忍不住道:“父親,難道法身境就沒有辦法擋住這梅花嗎?”
    “當然有!”睿神王平靜無比的說道。不過他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紫云超覺得簡直是廢話一般:“你也達到了法王境界。”
    法王,要不是拈花神宮的洛神女請出了左瘦梅,他還不知道這世上,還有法王這種人物存在。
    他一直都覺得,法身境,當以法身的強弱論高下,卻沒有想到,還有一種法則圓滿的說法。
    他是法身境,在修煉之中,他感覺自己所領悟的法則,浩瀚無邊,根本就摸不到盡頭。
    他覺得,只有過了參星境,成為神禁境界,才能夠法則圓滿,卻沒有想到,在法身境,竟然也有這樣的存在。
    法王如龍,這是一種說法,而且好似比之普通的參星境,這種法王,更受到尊重。
    “看來鄭鳴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了!”說出這句話之后,紫云超突然倍感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