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890 封侯六音

  能夠被神王級別的人出邀請,普通的法身境恐怕要大喜過望,但是左瘦梅卻不置可否,并沒有做出任何答。ㄟ
    不答應,就是拒絕,只不過,沒有明確說出來,顯然是想給睿神王留下最后的顏面。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拒絕一個神王,這等事情,在整個紫雀神朝,還真是少見。
    睿神王并沒有生氣,他若無其事的笑了笑,然后到了青銅戰車之中。也就在睿神王到來的一刻鐘之后,又有六座車輦從四面八方而來,這些車輦,雍容華貴,百獸呈祥。
    八大神王來了七個,只有排名第一的肅神王沒有來。但是,這已經不重要了!
    “一個鄭鳴,還驚動不了八大神王,就算他果真要封侯,恐怕八大神王也不會有一個人過來,這些神王的到來,只是為了看一看左瘦梅。”
    “聽說大圓滿的法則,很容易讓人觸類旁通,只是就算是神王,要看大圓滿的法王出手,也不容易啊!”
    “法王飄然物外,就算是神王,也不能強行要求法王出手,這一次機會難得,神王自然要來。”
    就在眾人議論之際,就聽有人突然道:“快看,是拈花神宮的神女小姐到了。”
    “拈花神宮,果然不凡,為了找一個顏面,竟然請得到一個法王出手,鄭鳴若是知道得罪拈花神宮會惹得法王出手,不知道他還會這么做嘛。”
    “借他兩個膽子,他恐怕也不敢,面對一個法王,想想都讓人感到恐懼啊!”
    “咦,你快看,那個女人怎么走在神女小姐的身邊,她的修為也不怎么樣,還沒有達到生神境,怎么不認識啊!”
    “神朝這么大,藏龍臥虎,難不成每個人你都要認識嗎?”他的同伴尖酸刻薄的說道。
    “你也不看看我是誰,你要是說那些隱世的男高手,我不認識我承認,但是我可是坐過百花榜的男人啊!”
    “那個好似是鄭玄機,那個獲得了三十六天柱之外,唯一天命的女子,聽說她被天神山的大人物,直接破開絕地救了天神山,唔,她好像還是鄭鳴的妹妹。”
    “鄭鳴那個都統的位置,好像就是因為有她,所以才坐上的。”
    有一個人開頭,就有無數的聲音議論起來,眾人大多都替鄭小璇感到可惜,覺得她有一個得勢就張狂的哥哥。
    若不是有這么一個到處捅簍子的哥哥,也許她以后的成就會更大呢。更有人說,鄭小璇之所以出現在拈花神宮的人之中,是因為她已經和哥哥鄭鳴徹底決裂。
    “真是奇女子,愿意壯士斷腕!”
    這些話,一個個沖入了鄭小璇的耳中,她的修為雖然被禁止,但是洛神女卻使用手段,讓她的聽覺,比之修為被禁止之前,更加的敏銳。
    “小璇妹妹,等你哥哥看到,你站在我的身邊,不知道會怎么想,能夠站在最近的位置,看著自己的親哥哥離開這個世間,你應該感謝我。”洛神女聲音平和,但是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種森然之意。
    鄭小璇將目光從左瘦梅的身上收,她看著洛神女,神色平靜的道:“你今天的一切,都不會得逞,我哥哥是絕對不會敗的!”
    “你對你哥哥如此有信心,實在是讓我感動,但是小璇妹妹,太過自信,難免就成自負了!”
    “要是一般的法身,甚至那位三十六天柱排名第一的人,你哥哥都不見得會敗,但是他面對的是法王。”
    “法身境的王者,一直以來,這種王者,都不被列入法身序列,他們是和參星境一般存在的巨擘。”
    “這樣的人物,對鄭鳴而言,就是高山!”
    “當”
    清脆的鐘聲,從無上天宮傳來,這鐘聲響動的剎那,一股肅穆的氛圍,就在天地之間呈現。
    就連那封侯臺上,盤膝而坐的左瘦梅,都輕輕的睜開了眼眸。并不是這鐘聲驚動了左瘦梅,而是左瘦梅在靜靜的味著鐘聲的內涵。
    “天子九音,神王八音,神侯六音!”有精通皇家禮儀的人,不無得意的向四周解釋道:“現在是封侯第一聲,如果鄭鳴在六音響完還沒有到,那就等于自動放棄。”
    “所以這六音,又被稱為封侯六音。”
    “一般被封神侯,在第一音還沒有響起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多時,當第一音落下,就要落在封侯臺上,現在鄭鳴還沒有到,已經是失禮了。”
    萬象天子的四周,此時也圍了幾個貴胄,雖然萬象天子不開口,但是這些人,同樣希望和萬象天子親近一二。
    “鄭鳴現在不到,看來是不敢來了。”
    “他不來,嘿嘿,聽說無上天宮中的陛下,都已經將目光投了過來,他要是讓陛下失望的話,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去。”
    “陛下也關注他的封侯之戰嗎?不可能!”
    “你想到什么地方了,是人家左法王的出手吸引了陛下,要不然,就憑著鄭鳴,能夠讓陛下關注嗎?”
    因為消息靈通而顯得有些得意的男子,朝著身邊的萬象天子看了一眼道:“聽說啊,血衣衛的那位奢六陰奢大統領,已經放出話來,要誅殺鄭鳴。”
    “他要是能夠封了神侯,自然是萬事皆休,如果他封不了神侯的話,嘿嘿,血衣衛和龍驤軍都不會放過他。”
    “他妹妹不是三十六天命中人之一嘛,無論如何,神皇陛下,也會給點面子吧!”
    “皇室是在拉攏天命,但是能夠繼承那位大圣的道通,嘿嘿,幾率實在是太少了,更何況,他那個妹妹雖然有天命,但是修為并不是太深。”
    “更何況,她的資質,已經注定了她和道統無緣。本來嘛,作為一個備選,天神山的神主,怎么都要庇護她一二,可是聽說拈花神宮有大動作。”
    “呼呼,什么大動作?”聽說是關于拈花神宮,那人立馬來了精神,饒有興趣的追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聽說動作還不小,是關于天命的。”那說話之人言辭閃爍,說話間,更是小心翼翼的朝著萬象天子的位置看了一眼,很顯然,他很怕自己說的話,惹到了這位不是他現在能夠招惹的萬象天子。
    好在萬象天子并沒有理會,他的目光定定的看著封侯臺上飄落的梅花,眼眸中光芒閃動。
    就在有人想要壯著膽子,用這個問題拉近一下自己和萬象天子之間的距離時,一朵銀色的花瓣,陡然出現在了萬象天子的頭頂。
    這花瓣,晶瑩如銀,煞是好看,開始的瞬間,只有一朵,但是一轉眼,卻有成千上萬的花瓣,在萬象天子的身邊簌簌飄落。
    也就是一個剎那,就給人一種辰星如雨的燦爛。
    盤坐在無數梅雨之中的左瘦梅,目光朝著這里看來,好一會兒,方才淡淡的道:“不錯。”
    四周的武者,大多用一種羨慕的目光看著萬象天子,他們知道,萬象天子觀看左瘦梅身邊的梅雨有感,創出了一門屬于自己的**。
    雖然這**不見得趕上左瘦梅那飄動的雨絲,卻也絕對能讓萬象天子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和前輩的圓滿法訣相比,晚輩還差得遠。”萬象天子躬身行禮,神色越加恭敬。
    “你的法,雖然殘缺不少,但是這是你的法,也許有一日,你也可圓滿。”左瘦梅的聲音依舊淡雅,但是就這么一句話,卻讓萬象天子名聲大增。
    不少神侯貴女、大派傳人,都用一種愛慕的目光看著萬象天子,眸光如春水。
    而萬象天子因為敗在鄭鳴的葫蘆下的恥辱,在這一刻,被一掃而空。更有無數的人開始為萬象天子辯論,他們的目的,只是要證明,鄭鳴比萬象天子差得遠。
    “鄭小妹,不是姐姐說你,你的資質雖然不錯,但是和萬象天子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拈花神女輕笑道:“所以,你那個天命,對你的用處雖然不小,但是你想要憑借天命,成就不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鄭小璇看著萬象天子三丈之內,一直飄落的星辰花瓣,一時間,也感到了巨大的震動。
    她知道,要想做到這一點,根本就不可能的。雖然在她的感覺之中,那左瘦梅的身邊,同樣是玄奧異常,但是她根本就感覺不出這種玄奧在何處。
    更不要說根據這種玄奧,創出屬于自己的法訣。
    “當!”虛空之中,再次響起了一道鐘聲,這是封侯六音中的第二音,一般在這個時候,準備成為神侯的人,已經登到了臺上。
    鄭鳴還是沒有出現,由此認為鄭鳴不可能出現的人,更多了三分。也就在這時,一聲長笑,從方血衣的口中傳出。
    方血衣的頭頂,沖出一道紫氣,這紫色在虛空之中,演化成五朵半丈大小的梅花。
    梅花燦爛,紫光繚繞,一道道紫光,就好似一道道的小龍,在四周環繞。
    這等的情形,更是引人矚目,而左瘦梅也在打量了好一會才道:“能夠觸類旁通,紫衣神教,果然是后繼有人。”
    方血衣同樣恭敬的拱手道:“如果不是觀看前輩的法,晚輩絕對沒有今日的所得。”
    方血衣和萬象天子,雖然很快都收了自己感悟的法身,但是他們兩個此時,已經好似兩個天驕,照耀乾坤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