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888 艷陽白雪踏空而來

  城門口,一行本來準備進入城門的女弟子,一個個吃驚不已的看著那落梅中的身影。
    甚至有不少人,已經下意識的開始催動自己修煉的秘法,想要從那無盡的落梅之中,看到那身影。
    但是很可惜,她們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她們的秘法,雖然也算驚天動地,但是面對那一如神仙中人的身影,還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一個穿著鵝黃色長裙的少女,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忿,她雙手掐動之間,那本來猶如剪水的雙瞳之中,竟然生出了一絲火焰光澤。
    這是要用法,強行破開此人的防御!那本來踏梅而行的男子,好似感應到了什么,波瀾不驚的回頭看了一眼。
    平淡如水的一眼,靜如處子的一眼,可是,就是這一眼,竟讓那女子的眼眸中,淌出了兩滴血。
    殷紅的血,一如血梅,飄落而下,是那樣的燦爛,那樣的美麗,但是那眼眸中落出鮮血的女子,卻驚恐的叫了起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左法王,晚輩不懂事,還請您原諒!”一個法身境修為的中年女子,恭敬地行禮道。
    對于這女子的行禮,那踏梅掠天的人淡淡的點了一下頭道:“三年之后,自會恢復。”
    “謝法王!”中年女子的身軀,彎的更深,她的眼眸中,卻露出了如釋重負的感覺。
    落梅的道路,一如冰雪堆砌,不斷的蔓延!那條身影,一如天神在這道路上緩緩的行進。
    “師叔,小朵只是一時冒失,他如此率性而為,傷了咱們的人,還……”一個青衣女子,打抱不平的說道。
    不過這女子的話才剛剛出口,就被那中年女子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她冷冷的盯著青衣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森冷道:“你記住,法王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
    “如果哪個人因為褻瀆法王的尊嚴而死,我天神山,絕對不會為他出頭的!”
    青衣女子修為在生神中期,在她看來,也就是幾年或者十年時間,她就可以成法身。
    同樣是法身,法王又能怎樣,但是今日,她才深深的感受到了法王的威勢。
    “拈花宮弟子洛神女拜見梅先生!”清雅的聲音中,一個女子從遠處而來,雖然在遠處,卻絲毫掩飾不住這女子的絕世風華。
    天神山的眾女子,在聽到神女兩個字的時候,一個個眼眸中,都露出了憤怒之色。
    在她們看來,這天地之中,能夠稱為神女的,只有她們天神山的人,這個自我標榜的女子,實在可惡。
    不過大多數,她們是嫉妒這個女子的風華,恨不得取而代之,只有一個人,看向這女子的目光,帶著一絲怒意。
    “神女,也只有這兩個字,才能夠配得上你這個人。”一如白玉的道路,停在半空,無數的落梅,飄灑在那人的身上。
    “慧卿收了一個好弟子。”
    左瘦梅的評價,讓洛神女的臉上,升起了一絲紅暈,她恭敬的說道:“多謝梅先生夸獎,家師對于梅先生一向掛念,希望梅先生駕臨神宮。”
    “相見不如不見。”左瘦梅一揮衣袖,聲音之中帶著一種異樣道:“那封侯臺在何處?”
    “封侯之日,還有一天,晚輩已為先生準備好了精舍,不如先生稍事休息,明日再去封侯臺。”
    “不用了,我就在封侯臺上等,你用我的承諾請我出來,也不用再做其他事情。”左瘦梅說到此處,聲音中多出了一絲悵然若失的道:“她突破了么?”
    “家師還沒有。”洛神女這一刻,突然失去了剛剛靜若止水的氣度。
    她的拈花功法,最重要的是,無論在什么時候,都要保持靜若處子,天塌不驚的風范。
    可是在這個人的面前,她覺得自己的所有功法,都像是一個班門弄斧的小孩子,怪不得自己的師尊叮囑說,法王不可辱!
    法王,這就是法王!
    一時間,在她的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種沖動,一種成為法王的沖動,但是最終,她還是將這種沖動給壓了下來。
    法王風光無限,但是成為法王的道路,實在是太難太難,所修法則圓滿,這對于大多數的法身境而言,根本就不可能。
    她有一條宗門已經給安排好的路,只要她按照這一條路走,總有一日,她能夠成為參星境的巨擘。
    而一旦走向法王之路,說不定最終連宗門祖師多年來觀測而來的星辰,都難以繼承。
    “前輩這邊請,我給前輩領路。”
    雪梅飄動,直上封侯臺,當左瘦梅盤膝坐在封侯臺上的瞬間,千丈封侯臺,已經是一片雪梅的世界。
    左瘦梅的到來,驚動了不少巨擘,就是那高踞無上天宮的神皇,也將自己的神念掃向了那片小小的時間。
    籠罩在整個神都的皇氣,在這一刻,出現了一道裂痕,一道屬于雪梅世界的裂痕,雖然這個裂痕很小,但是坐鎮無上天宮的神皇,并不高興。
    但是,他還是派出自己那條忠心耿耿言聽計從的老狗,對左瘦梅這位法王的到來,進行了賞賜。
    這就是顏面,一個法王所擁有的顏面。
    “聽說一個法王,可以在抬手投足之間,將法身境巔峰的存在擊殺。”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子,話語中帶著一絲挑釁道:“玄機妹妹,聽說左法王這次來,為的是你哥哥。”
    鄭小璇冷冰冰的朝著那女子看了一眼,她明白這個女子,是想拿這件事情挑釁自己。
    在天神山立足未穩的她,最好的應對辦法,就是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說。
    但是想到那一如天神踏梅而來的身影,鄭小璇整個人都無法保持淡定。雖然,在她的記憶之中,自己的哥哥是無所不能,戰無不勝的,但是,這個人畢竟是左瘦梅,哥哥能戰勝他么?
    鄭小璇沒有把握!
    緊緊的攥著拳頭,她低下了頭。而就在這時,那紅衣女子接著道:“玄機妹妹,你哥哥這個人,真是丟了我天神山的人,要不然他那葫蘆雖然厲害,整個神都,就沒有鎮壓他的人么?”
    “現在好了,他要為自己的張狂付出代價了,法王出手,嘖嘖,真是好大的面子。”
    “我二哥從來都不曾敗過!”鄭小璇猛的抬頭,一字一頓的沖著那紅衣女子說道。
    鄭小璇的話擲地有聲,讓那些正在看好戲的同伴呆了,那正在說話的紅衣女子呆了,就連剛剛向左瘦梅賠禮的中年女子也呆了。
    他們看著這一刻,有些堅持,但是更多卻是鋒芒畢露的鄭小璇,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來到天神山之后的鄭小璇,雖然擁有著天命,但是卻一直表現的很低調,很多人猜測,她是因為修為的原因。
    這一次,不少人都以為,在他們說鄭鳴的時候,鄭小璇一定會選擇沉默不語,卻沒想到,鄭小璇竟然毫不客氣的回敬了他們一句!
    “我二哥從來都不曾敗過!”
    “哈哈哈,玄機妹妹,我可是聽說,你上一次見你二哥的時候,你還不到十歲呢。”
    那紅衣女子大笑道,眼眸中更是充滿了挑釁。
    “什么玄機妹妹,你應該叫玄機姐姐才對,人家可是修煉了一百年的天才人物啊!”又一個女子,笑吟吟的說道。
    鄭小璇沒有吭聲,她在天神山,和這些從小就用天材地寶堆積的天才人物,確實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對于這種冷嘲熱諷,她聽的太多了,心里并不想計較太多,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戰爭,這話是誰說的?她已經記不清了,眼下,她唯一在意的,就是二哥和左瘦梅的一戰。
    “都給我住嘴!”中年女子冷哼了一聲,將這嘈雜的場面給壓了下去。那兩個說話的女子,臉上頓時露出了委屈之色。
    “鄭玄機,我天神山,有天神山的規矩,你現在是我天神山的弟子,自當遵守我天神山的戒律。”中年女子的臉色有點發寒。
    本來,作為天神山的兩大天命之人,鄭小璇在天神山的地位很高,但是隨著那些無上存在關于一件事情達成共識之后,鄭小璇的地位就飛速下降。
    因為天神山已經有了更好的選擇,一個天命之人雖然重要,但是如果最終成就已經確定,那么天神山也不會浪費太大的資源去培養。
    畢竟,對天神山這種由一個個世家組成的宗門而言,鄭小璇只是一個外人。
    “你在外面,代表的是我天神山,這般不計后果的胡言亂語,以后丟的,就是我天神山的臉!”女子看鄭小璇不說話,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所以說出的話語,也越加的冷厲。
    “你聽到我的話沒有?”看到鄭小璇仍然沉默不語,中年女子更是怒急。
    “弟子聽到了。”鄭小璇猶豫了瞬間,最終還是輕聲的說道。
    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任性的小女孩,現在她父母都在天神山,所以,只要天神山還蔽護她,她就不能和天神山鬧掰。
    “走吧,我們也進城。”中年女子一揮衣袖,冷漠的說道。
    那本來就看鄭小璇不順眼的紅衣女子,看到鄭小璇被領隊的師叔如此訓斥,臉上有些幸災樂禍的得意之色。她傲然的哼了一句道:“小人得勢的時候,都是橫行無忌,可是當他們從天上摔下,都會裝可憐。”
    幾個女子嘰嘰喳喳的聲音,讓鄭小璇感到討厭,她唯有將自己的耳朵封起,當成這些聲音并不存在。
    以天神山的地位,鄭小璇等人進入神都,并沒有任何的困難。已經知道兩個哥哥都在神都的鄭小璇,當下就向那領隊的師叔請求,去見一下自己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