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87 孤陰不長獨陽不生

  太陰魔刀第一式,太陰遮天!鄭鳴立掌為刀,在虛空之中緩緩的斬出。%%
    這一刀,輕緩如絲,但是伴隨著這一刀的斬出,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就出現了無數的細絲。
    刀絲,并不鋒利,但是卻陰寒入骨的太陰刀絲,這刀絲遮天蔽日,竟然給人一種籠罩蒼穹的感覺。
    隨著這一刀的施展,鄭鳴的手掌再次輕輕的斬動,這一次輕緩無比,給人一種緩緩揮刀,輕柔如雪的感覺。
    可是這一刀斬出之后,所有的一如細絲的刀芒,都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輪黑色的太陽。
    光芒籠罩,十里如墨!
    在利用殷紂王的英雄牌時,鄭鳴也施展過這兩招,但是此刻,鄭鳴才真正的趕到,自己對太陰魔刀的掌控。
    他再次緩緩的用手掌平推,只是須臾,又是一刀,被鄭鳴斬了出來。
    太陰破空!太陰魔刀第三刀!
    這一刀輕柔無比,可是伴隨著這一刀,在鄭鳴一丈外的虛空中,出現了一道裂痕。
    這裂痕,出現的無聲無息,但是那滾滾的刀意和陰寒,卻已透過虛空,出現在了摘星館外的外墻之上。
    第三刀,也是殷紂王的英雄牌,從來都沒有涉獵過的刀法,在這一刀施展出來之后,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芒。
    這一刻,他感到自己對于太陰魔刀的掌控,有了一個非一般的提升,不過接下來,鄭鳴并沒有立即揮出第四刀。
    他再次立掌如刀,再次辟出了太陰魔刀的第三刀!
    太陰破空,這一次,破開的虛空,更加無聲無息。乍看上去,就好像那片虛空,生出了一道裂痕一般。
    這一刀,已經越了比干對于太陰魔刀的領悟。而比干的英雄牌之所以達到這個高度,除了他本身是比干的英雄牌之外,更因為鄭鳴腳下的石橋。
    百倍的領悟之力!
    鄭鳴在稍微思索之后,就劈出了太陰魔刀的第四刀天下太陰!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一刀和太陰遮天相近,但比之太陰遮天更加的強橫。
    一刀批斬之間,太陰法則籠罩天地,無盡蒼穹,盡皆成為太陰之地。當然,這太陰魔刀的第四刀雖然說起來霸道,但是實際上,比干的英雄牌,也只是將百里虛空,變成太陰之力封鎖之地。
    至于第五刀,鄭鳴并沒有施展,并不是鄭鳴施展不出,而是第五刀施展的話,不但耗費元氣,而且這第五刀,就算是比干的英雄牌施展,也傷人傷己。
    鄭鳴靜靜的思索著這五刀,在他的感覺之中,這五刀,每一刀都是一種太陰之力的法則。
    而這五種法則,相生相克,連綿不絕。和君臨天下的七刀一樣,都相輔相成。
    甚至鄭鳴感覺,如果將這些刀法,每一種都分別參演,同樣能夠破開神蓮,凝結法身。
    但是,這樣的話,那些刀法最終都會各自走向一個極端,而這個極端,雖然不凡,但是和他們的本意,卻會越走越遠,以至于難以挽。
    如果能夠將五種刀法融合為一,那么不但形成的法身更加的強大,法身之中掌控的法則,也就會變得越加圓滿。
    這種圓滿,比之各走極端,更加的強大,也更加的寬闊。
    可是,比干的英雄牌,雖然在太陰魔刀上侵淫多年,但是想要讓將這五刀太陰魔刀融合在一體,他已然做不到,但是立于石橋之上,那五種規則,卻以一種特殊的形勢,在他的心中不斷的閃動。
    差一點,只是差一點!鄭鳴覺得,此時自己所差的,就是一層窗欞紙。
    只要將這窗欞紙捅破,那么太陰魔刀,就會融匯為一,一個大圓滿的法身,也會出現。
    可惜的是,鄭鳴的心中,雖然覺得這層窗欞紙很好捅破,但是這一層東西,這一刻,卻又是那樣的遙遠。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五把漆黑的刀芒,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后,這五種刀芒,每一種都代表著一式太陰刀法。
    它們彼此之間,在融合,它們互相之間,更在排斥,鄭鳴用心的組合著它們,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鄭鳴將太陰魔刀融合了四種。
    只要融合了五種,那么太陰魔刀就會完全融合。太陰魔刀的規則,就會完全的圓滿。
    可是,當最后一式要融合進去的瞬間,其他本來已經融合的好好的招式,就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而當鄭鳴將這些問題解決完之后,又會有其他招式,因為解決問題,從融合之中崩碎出來。
    不行,不行,還是不行!
    就在鄭鳴有些急躁的時候,那本來充斥在他身上的比干的力量,陡然消散。
    時間到了,比干英雄牌的時間到了。
    鄭鳴接下來面對的,不是融合的問題,而是比干英雄牌選擇的問題。
    七彩玲瓏心,還是太陰魔刀。如果選擇七彩玲瓏心,無疑會給鄭鳴帶來巨大的好處。
    別的不說,對于武技的參悟,那絕對是一種恐怖的存在,雖然比之石橋要差,但是十倍的增加,同樣是恐怖至極。
    而太陰魔刀,因為沒有突破法身,更沒有形成圓滿的法則,對于擁有君臨天下刀法的鄭鳴而言,實在是一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技能。
    如果有理智的人,在這個時候選擇的話,那么大多數人,第一時間選擇的就是七巧玲瓏心。
    鄭鳴的心,也在告訴他,這個時候,他應該選擇七巧玲瓏心,可是有一種執念,卻在鄭鳴的心頭蕩。
    這種執念并不是魔念,而是鄭鳴的一種堅持,一種出自鄭鳴內心深處的堅持。
    “太陰魔刀!”
    這個決定做出的瞬間,鄭鳴那兩儀神蓮上,本來還沒有完全成熟的太陰魔刀蓮子,瞬間變的飽滿了起來。
    大成,太陰魔刀大成,而且還是完整的太陰魔刀,可是這個太陰魔刀,對于提升鄭鳴的實力,沒有太大的幫助。
    大不了使用孔宣!
    這個念頭出現的瞬間,鄭鳴的念頭,再次出現在了太陰魔刀上,他心頭的太陰法則,越來越慢,也越來越緩。
    “孤陰不長,獨陽不生!”當再一次融合的道光破碎的剎那,猶如閃電般的念頭,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這個念頭讓很多困擾著鄭鳴的問題,剎那間全部融會貫通,一條完整的道路,出現在了鄭鳴的腳下。
    他的左手,是金色的龍雀刀,而他的右手,則是太陰魔刀之法,兩種力量,在虛空中,緩緩的匯聚。
    當五種太陰刀式即將崩潰的剎那,一股君臨四方的氣息,灌入了融合的魔刀之中。
    也就在這股氣息進入的剎那,五招本來冰火不容的招式,頃刻之間,匯聚成一。
    也就在這一個剎那,一柄漆黑如墨的刀,出現在了鄭鳴的頭頂,這柄刀只有一尺多長,但是在出現的剎那,虛空就緩緩的顫抖起來。
    太陰魔刀。
    聚集了五種招式,完美合一的太陰魔刀。有大圓滿的規則,演化而生的,太陰魔刀!
    太陰魔刀懸在虛空,陰冷的氣息,攝動四方。
    也就在太陰魔刀成型的瞬間,鄭鳴體內一顆金色的蓮子,也化成了一柄刀。
    一柄堂堂正正,一柄君臨四海的龍雀刀。
    完成了這一切的鄭鳴,氣色開始和緩,他盤坐在那石橋之上,靜靜的感受這兩柄在他的四周游動的長刀。
    神都外,熱鬧依舊,越來越多的人,從四面八方朝著神都趕來,在這些來人之中,雖然武者居多,但是有神侯級別的巨擘坐鎮,沒有人敢在這里亂來。
    這些人過來,沖著的只有四個字,那就是法王出手。作為在法則之力的領悟上,遠遠過了普通法身境,甚至過了大多數參星境的法王,實在是太少了。
    他們的稀少,就已經決定了,他們的出手必定石破天驚,他們對法則的領悟,更吸引無數的人。
    成為巨擘,需要資質、機遇,還有氣運或者是祖輩留下的恩澤。雖然這種成為,非常艱難,但是和成為法王相比,巨擘更容易成就。
    沒有人愿意挑釁法王,就算是紫雀神朝,對于法王級別的存在,也多是以安撫為主。
    畢竟,這不多的法王,都有機會溝通自己專屬的星辰,到那個時候,他們就有很大的可能,成為進軍神禁境界的武者。
    左瘦梅法王出手誅殺鄭鳴,這是一場讓人期待的比斗,一場法王對規則領悟的表演。
    夕陽西下,又是一個隊伍出現在神都外。守護城門的衛士,對于這些前來的女子,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就在他們一邊熟練的進行著自己的工作,一邊把目光落在這些女子身上的時候,一片梅花,輕輕的從虛空中落下。
    這朵梅花,潔白如雪!
    這梅花,并沒有任何的香氣,但是在這梅花出現的瞬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條雪白的通道。
    一個身影,踩著那自動衍生的道路,如神如仙,緩緩而來!
    艷陽高懸,落梅如雪!
    這兩種很難出現在一起的場景,突然出現在了神都的城門口,那漫天的落梅,在大地上堆積成陣,一個身影,似緩實快的漫步而來。
    落梅中人,如神如仙,雖然在那落梅之下,難以看清楚來人的容顏,但是在場的人,都為來人的姿容所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