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886 比干

  “五皇子,明日之后,我就和弟弟搬到其他地方去住,絕不給五皇子找麻煩。%”鄭亨眼看魯凈忠從摘星館的大門爬了出去,沉聲的說道。
    人貴有自知之明,鄭亨早已不是當年不通世事的小輩,這百年的歷練,讓他日趨成熟。
    雖然這五皇子并沒有說什么,但是眼下兄弟兩人的境遇,已經說明了一切。
    在五皇子的眼中,那魯凈忠雖然算不了什么人物,但是得罪一個人,對于五皇子而言,同樣不是什么好事。
    “鄭亨兄,切莫見外,別把兄弟我當成那種捧高踩低的小人,貴兄弟一日為我紫霄天的貴客,終生就是我紫霄天的貴客,這摘星館,兩位盡管住著就是。”
    “如果鄭亨兄執意離開,那就是不拿我紫霄天當朋友!”
    五皇子認真的說道。鄭亨心里有些感動,不管這五皇子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人家能這樣表態,足以證明決非落井下石之輩。
    “多謝五皇子。”鄭亨感動之余,沖五皇子重重的抱了一下拳。
    “鄭鳴呢?怎么不見他。”五皇子紫霄天和鄭亨說了幾句之后,就好奇的問道。
    鄭亨這一次倒沒有隱瞞道:“二弟說他要閉關一會,讓我不要打擾他。”
    紫霄天明白這個時候鄭鳴為什么閉關,猶豫了瞬間,這才鄭重的道:“我知道鄭鳴乃是心高氣傲之人,他此時選擇閉關,定是為了迎戰那左法王。”
    “鄭亨兄,你雖然沒有見過法王出手,但是應該知道法王的厲害,而小王我,當年是見過法王出手的。”
    說到此處,紫霄天的臉上多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法身境的強者,就算是法身境巔峰的存在,在他們的面前,都好似嬰兒一般。”
    “當年那位法王出手的時候,甚至有神侯級的巨孽與之相斗,最終那神侯卻不得不要求以和局來算。”
    “法王對于法身境的法則,掌握的出神入化,普通的法身境和他們相比,實在是太過笨拙了!”
    笨拙這兩個字來形容法身境,聽起來實在是有點詭異,但是此時的鄭亨,能理解紫霄天的意思。
    “以五皇子您看,我弟弟那紫黑葫蘆,是不是有戰勝的可能性?”鄭亨小心的問道。
    “鄭兄,你我之間,無需假惺惺,實話告訴鄭兄,在我看來,鄭鳴對左瘦梅,根本就沒有制勝的希望。”
    鄭亨的臉越黑了幾分,盡管對這一點他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但是此時,聽五皇子這么一說,心里還是有些難過。
    “鄭兄,說實話,我此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勸說鄭鳴不要參加封侯之試,只要他不登上封侯臺,只要他不成為神侯,那左瘦梅就沒有出手的理由。”
    “放棄神侯,也未嘗不可,依照鄭鳴兄的天資,以后成為神侯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鄭亨連連點頭,神侯畢竟是身外之物,對于他而言,最重要的,還是要鄭鳴平安。
    “真的能夠不參加封侯之試嗎?”
    “這個當然可以,就算是神皇陛下,也不能逼迫別人一定要出任神侯,所以不登封侯臺,自然能夠免去一切麻煩。”五皇子言辭鑿鑿的說道。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鄭鳴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看到正在和鄭亨談笑的五皇子,輕輕的抱了一下拳。
    “二弟,五皇子給我們出了一個好主意,只要您不登封侯臺,那左瘦梅就不會挑戰你。”鄭亨看見弟弟走來,趕緊勸道。
    這一次左瘦梅的挑戰,可以說讓鄭亨膽戰心驚了很久,現在五皇子的辦法,總算讓他松了口氣。
    鄭鳴看著一臉焦急的大哥,猶豫了一下,最終卻是沒有將自己的話說出來。
    他知道,就算他告訴大哥,他有足夠的信心,還是免不了讓他為自己擔憂。與其如此,不如讓他什么也不知道為好。
    “五皇子,大哥,我需要閉關兩日。”
    鄭鳴的要求,聽在鄭亨的耳中,自然是正中下懷,閉關幾日,等這封侯的事情過去了再出來,那左瘦梅的挑戰,都已經過去了。
    最好能夠多閉關幾日,不用聽某些人的閑言碎語,還能落得個耳根清凈。
    “好好好,二弟你盡管閉關,有什么事情,哥哥和五皇子,一定會幫你處理好的。”
    五皇子看著一臉淡定的鄭鳴,心里有些奇怪。盡管他不看好鄭鳴,但是此時,鄭鳴所表現出來的氣度,還是讓他有些好奇。這個總是讓人出乎意料的鄭鳴,是決定放棄這次封侯,還是有挑戰左瘦梅的力量?
    應該是放棄了封侯吧,不然的話,他怎么可能如此的平靜如水呢?唔,戰勝左瘦梅,呵呵,自己有點異想天開了!鄭鳴雖然天資非同一般,但是對手畢竟是左瘦梅啊!
    鄭鳴和五皇子閑聊了幾句,就重新走進了靜室,這一次,鄭鳴在靜室外,迅布下了幾個法陣,然后一揮手,將那石橋取了出來。
    石橋變成一丈大小,鄭鳴盤膝坐在橋頭上。雖然此時,石橋的力量,都已經被禁錮,但是坐在石橋上,鄭鳴就覺得四周的大道,和自己是那樣的親密。
    先天至寶,和太極圖一個級別的先天至寶!雖然現在,鄭鳴還不能夠煉化這石橋,但是只要有這石橋在手,鄭鳴就可以增加百倍的修煉度。
    盤膝坐在石橋上,鄭鳴將一張英雄牌從自己的心頭調了出來,這是一張封神牌,在抽到這張牌的時候,鄭鳴本來還有點失望,可是看了這張牌的技能,鄭鳴又覺得,這張牌,還真是挺適合自己的。
    比干!
    無相金剛力大成,玄鳥之血駁雜,七巧玲瓏心,太陰魔刀大成!
    擁有四種技能的比干,而且抽取比干英雄牌的時候,鄭鳴用的還是青色的聲望值。
    三十萬的青色聲望值,最終讓鄭鳴在封神牌之中抽取到了比干。剛剛抽到這位殷紂王王叔的時候,鄭鳴覺得,自己的頭頂,一定被無數頭神獸給踩過。
    封神牌,基本上都很不凡,自己用青色的聲望值抽到封神牌,那就是祖墳冒黑煙,可是抽到一個文官,這就讓人無比的郁悶。
    但是比干的技能,特別是太陰魔刀的大成,讓鄭鳴覺得,這英雄牌的系統,對他還是挺好的。
    所以,這一刻,他沒有心痛自己那三十萬的聲望值,已經試過了太陰魔刀威力的鄭鳴,對于太陰魔刀剩下的招式,可以說充滿了希翼。
    君臨天下七刀,他都已經領悟,靠著如來佛祖的英雄牌,他對于這七刀的感悟,可以說絕不次于當年創出這七刀的大禹。
    而且隱隱約約之中,鄭鳴覺得,自己之所以施展不出這七刀的全部威力,甚至不能夠將這刀意的神通突破法身的境界,是一些東西,自己雖然知道,但是卻難以領會。
    這就如同大道之中很多東西,都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一般。
    而這太陰魔刀不弱于君臨天下七刀,所以鄭鳴一直都覺得,如果能夠看到完整的太陰魔刀,說不定自己就可以憑借著太陰魔刀,讓自己領悟君臨天下七刀最終的奧義,從而讓這門神通,突破到法身。
    只是太陰魔刀,殷紂王只會兩式。
    現在好了,抽到了比干的英雄牌,而比干在太陰魔刀上的修為,是大成境界。
    盤膝坐好的瞬間,鄭鳴點開了比干的英雄牌。隨著比干的英雄牌化作金光消散在自己體內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越的沉重。
    無相金剛力,可以讓身體比擬金鐵。不過和修為相比,鄭鳴更覺得自己的頭腦無比的清醒。那本來就已經挨近自己,讓自己覺得無比親近的道紋法則,此時變得更加的清晰。
    如果說盤坐在石橋上,讓自己的對大道法則的感知增加了百倍,那現在,就是在這百倍的基礎上,平增了十倍。
    一千倍!
    這個數字,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簡直就是讓人瘋狂,但是這個時候,鄭鳴沒有心思參悟那些法則,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大成的太陰魔刀。
    第一式,太陰遮天,第二式太陰黑日!因為這兩種刀法,鄭鳴已經從殷紂王的英雄牌上得到,所以感悟這兩式刀法的時候,鄭鳴比較隨意。
    可是當他感應到第一式太陰遮天的剎那,鄭鳴突然感覺到,自己以往錯的厲害。
    不,應該說,是當年的殷紂王錯的厲害,太陰遮天將就無窮的氣勢,遮天蔽日之中,可以誅殺萬物。但是比干的太陰遮天,卻是無形的太陰之力。
    這種力量,讓你感覺不到遮天蔽日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卻真真切切的存在。
    而殺傷力,比之殷紂王的太陰魔刀,更強數倍。
    靜靜的感悟著太陰魔刀的第一式,鄭鳴心中生出另一個念頭,那就是為什么比干會比殷紂王還要強!
    比干為什么比殷紂王厲害,又為什么死在殷紂王的手中,這個問題英雄牌是不可能給出鄭鳴任何答的。
    所以,鄭鳴只有將心思,再次放在了對太陰魔刀的參悟上。擁有比干的英雄牌,再加上那古樸的石橋,所以鄭鳴很快,就對這太陰魔刀,有了深入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