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85 墻頭草隨風倒


    神都東城,守衛的衛士一個個目不斜視,他們手中的兵器,在陽光照耀下,更是閃動著懾人的寒光。Δ
    “閣下請留步!”就在不少普通民眾小心翼翼進城的時候,一個身影,如電般要闖入城中。
    數十個衛士,剎那間交錯方位,和那蒼古的城墻,瞬間連成了一體。他們還沒有出手,就已經給人一種出手必是石破天驚的感覺。
    這些衛士,也就是躍凡境的修為,但是此時他們匯聚在一起的力量,卻好似能夠硬撼法身。
    這些力量,當然不是這些衛士自己的力量,他們是一種奇異的陣法,引用的神都城墻的力量。
    那來人被這力量封鎖的剎那,緩緩的停了下來,有衛士在這一刻,才看清楚來人的面貌。
    “拜見紫嘯月公子!”有認出來人身份的衛士,恭敬的朝著來人行禮道。
    那人揮了揮手,示意不用多禮,然后繼續漫步走入城門之中,然后快的消失不見。
    “紫嘯月公子乃是皇族之中,除了皇子之外,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人,我覺得他一向溫爾文雅,怎么現在如此的頹廢?”一個衛士,有些好奇的問道。
    聽到這衛士的話,有人面帶冷笑道:“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不知道生了大事情嗎?”
    “昨天晚上和王二去了極樂賭坊!”那第一個說話的衛士,有些道。
    其他衛士都用一種羨慕的目光看著他,更有人道:“這么說來,你小子昨天贏了不少啊!”
    “怪不得神都之中生了這等大事,你都不知道,原來是賭的天昏地暗啊。昨天晚上,那個鄭鳴用他那個神秘的葫蘆把所有可能跟他爭神侯之位的法身境強者,全都裝走了。”
    “嘿嘿,紫嘯月公子,也在其中。”
    那第一個說話的衛士,此時想想紫嘯月的境遇,頓時明白了這位翩翩佳公子,為什么士氣不高。
    想到這里,不無羨慕道:“奶奶的,那葫蘆真是一個好寶物,要是老子手中也有這么一個寶物的話,老子也要去當神侯。”
    “嘿嘿,那葫蘆雖好,可以讓你當神侯,也能讓你丟了性命。”剛剛說話的衛士悄聲道:“恐怕你還不知道吧,就在鄭鳴威的時候,他遇到挑戰了。”
    “遇到挑戰,什么挑戰?”
    “有一個法身境的王者,已經向他挑戰了起了挑戰,就在他登上神侯之位的時候。左瘦梅,你知道嗎?”
    第一個說話的衛士,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他當然知道這大名鼎鼎的左瘦梅,更清楚左瘦梅這三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左瘦梅乃是法王,他想要成為神侯,只是一句話的事情,而且法王傲神侯,他怎么會為了鄭鳴將要登臨的神侯之位,向他挑戰呢?”
    “真是開玩笑,哈哈哈!”
    以為自己受了同伴恐嚇的衛士,仰天大笑,但是其他衛士,都用鄙夷的目光看著他。
    這讓他心里有些底氣不足,下意識的閉上嘴巴,悄聲道:“許頭,我昨天贏了點元道石,要不,今日我請大家好好吃一頓,權當感謝你這無聊的玩笑?”
    “無聊的玩笑?我呸!你他娘的還不信是吧?許頭說的都是真的。”
    那被稱為許頭的衛士,用手掌在說話男子頭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宣戰書是拈花神宮送的,封侯臺上,送君上路!”
    “這話從玉簡之中傳出的時候,四周落梅如雨!”
    “這不對啊,左瘦梅怎么可能會為了一個神侯之位挑戰鄭鳴,這說不通啊!”
    被稱為許頭的人,冷笑道:“在神都之中,說不通的事太多了,哈哈,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守城門吧,這種大風波,沾上就是死啊!”
    這提議一呼百應,立馬贏得了其他人紛紛點頭。
    而那第一個說話的衛士,依舊低聲嘀咕道:“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這他娘的說不通啊!”
    神都之內,不少武者和這衛士都是揣著同樣的心理,他們也覺得,這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
    神皇許下神侯之位,勝了鄭鳴者就可以得到,這本來就讓不少人覺得有點不可理解。
    畢竟,這和武帝的旨意相違背。卻沒有想到,就在大家覺得鄭鳴有幾成把握成為神侯的時候,左瘦梅,作為整個紫雀神朝少有的法王之一的左瘦梅,竟然要搶奪這神侯之位。
    依據左瘦梅的地位,他想要成為神侯,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根本就用不著這般的麻煩。
    更犯不著屈尊挑戰鄭鳴,但是他真的挑戰了,不但挑戰,而且還是在封侯臺上。
    這根本就不給鄭鳴退路!
    “在劫難逃了!”這是一個參星境的巨孽,給鄭鳴的評價,而這種評價,更是瞬間傳遍了整個神都。
    摘星館,是鄭鳴兄弟來到神都之后,所居住的府邸,這個府邸,屬于五皇子。
    此時的鄭亨就像熱鍋里的螞蟻一般,不停的走來走去,他在紫雀神朝生活百年,知道法王代表著什么。
    他的師尊,那位金霞宗的法身境強者,在提到法王的時候,雙眸盡是恭敬之色。
    法王在他師尊的眼中,代表的就是無敵,代表的就是法身境之中無對手。
    他們是法身境的驕傲,雖然這些法王,都難以再進一步,真正將自己大圓滿的法則合并成為神禁,但是不知道多少人,對這些法王敬仰有加。
    法身境遇到法王,只有死路一條。
    而法王和法身境,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所以這世上,根本就沒有法王挑戰法身境的事情。
    可是現在,這種萬古不遇的事情,竟讓自己的弟弟遇到了,這實在是讓鄭亨煎熬無比。
    “鄭都尉,魯都尉求見!”摘星館的總管,一臉笑容的朝著鄭亨說道。
    這個總管,有著化蓮境的修為,和鄭亨處在同一個級別,所以鄭亨對他也挺客氣。
    魯都尉?鄭亨愣了一下,隨即想到,這是龍驤軍的一個都尉,前兩日在鄭鳴闖過萬法殿之后,曾經來拜訪過。
    鄭亨對此人并沒有太好的印象,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熱情了,這給鄭亨一種非奸即盜的感覺。
    “有請!”雖然不是很想見這位魯都尉,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求見,鄭亨還是覺得見一下的好。
    魯都尉四十多歲,一身生神境的初期的修為,并沒有讓他顯的有多英武,在他進來的時候,鄭亨就覺得一愣。
    因為前些時候,這位魯都尉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現在冷著一張臉,讓人看上去,怎么感覺換了一個人似的。
    為了不讓人感覺自己得勢張狂,鄭亨朝著那魯都尉抱了一下拳道:“魯兄一向可好?”
    “鄭都尉,我這次過來,是因為前些日,我的東西忘到您這里了,您還回來吧!”對于鄭亨的抱拳,那魯都尉根本就不予理會,直截了當的說道。
    鄭亨一愣,這魯都尉什么時候忘到這里東西了?不過隨即,他就想到了前些時候,這魯都尉來拜訪自己的時候,硬要將一份禮物留下。
    當時,他鄭亨可是死活不肯讓他留的,無奈這家伙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擺出一副不把東西留下就是看不起人的架勢,他才勉強收下的。
    現在,他又來要禮物了!
    為什么會有這種可笑的舉動,鄭亨心里清楚的很,他雖然心中一直告誡自己,和這樣墻頭草隨風倒的家伙計較,實在是沒必要,但還是忍不住怒火中燒。
    “鄭都尉,我存放在你這里的東西,你不會想要貪占了吧,我告訴你啊!你要是貪占了我的東西,那就休要怪我姓魯的不客氣,在京城之中,我還是有幾個同伴的。”
    魯都尉一副誰欠他多少錢一般的冷臉,話語中的威脅,卻是顯而易見的。
    鄭亨對于此人送的東西,真的沒有怎么放在心上,但是此時,他心中卻覺得無比的憋屈。
    “管家,將魯都尉的東西找出來,給他!”鄭亨說到此處,一揮衣袖道:“送客,另外這等人,以后不要稟告!”
    “嘿嘿,稟告?這摘星館,也是你這等人住的,呵呵,我看用不了幾天,你就被趕出摘星館了。”那魯都尉聲音中的譏諷更多了幾分道:“另外,我姓魯的會登你們家的家門,真是好笑!”
    鄭亨的臉,此時都有點青了,他這個時候,最想的就是,將這個家伙狠狠的揍上一頓,但是最終,他還是將這種想法忍了下去,轉身就準備離開。
    “魯凈忠,我這摘星館,豈是你大吵大鬧的地方,給我爬出去!”帶著冰冷的聲音,從后面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魯都尉,回頭現給他說話的是身穿黃袍的五皇子,臉色就是一變。
    他這個都尉雖然也算一個官職,但是和五皇子比起來,差的實在是太遠,所以在五皇子的呵斥下,他整個人,都顫栗了起來。
    “我這就走,五皇子,禮物我不要了!”說話間,那魯凈忠就快步的往外走。
    五皇子朝著身后的管家一揮手道:“禮物給他,但是記住,要讓他從這里爬出去。”
    “若是他不肯爬的話,就將他的腿給我打斷了,看他爬還是不爬!”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