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884 螳臂擋車

  左瘦梅!
    這是一個很文氣的名字,但是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卻是整個紫雀神朝,少有的法身境法則大圓滿境界的法王之一。
    法王不神侯!這句話,同樣代表著一個規矩,一個讓無數法身境都羨慕不已,甚至是嫉妒的要死的規矩。
    當然,這是一個沒有人承認,但是卻被無數人暗中接受的規矩。
    法身境的王者,不屑于成為神侯,這就是法王不神侯。左瘦梅此人,在法身境之中,更是一個傳奇,終生沒有任何牽絆的他,一生唯愛梅花。
    出身大族的左瘦梅,資質平平,一切平平,從來都沒有被家族重視,也沒有被任何人重視。
    隱居在萬梅山的他,每日種梅養梅,但是就這樣一個從來都沒有怎么修煉的人物,卻突然一日間,凝法為蓮,一月之中,進入生神!一年之中,晉級法身。
    這般超神脫俗的速度,讓他的宗族為之震驚,在確定他所修煉的法身,難以溝通星辰之后,他所在的家族,用巨大的代價,給他求來了一個機會。
    只要他改修法門,就能夠得到一門無上大教的法門,更有巨大的幾率,成為參星。
    如此的誘惑,左瘦梅根本就不加思索,直接選擇了斷然拒絕,而就在他拒絕之后,家族對他雖然沒有放棄,卻也沒有再重視。
    畢竟,作為一個神侯家族,他們更需要的是一個參星境的強者。而就在左瘦梅慢慢的沉寂,被不少人覺得,此人以后一定會泯于眾人的時候,他突破了!
    一夜之間,落梅無數,殺得擁有二十多名法身境強者的碧水盟,沒有一個活口。
    這一戰,左瘦梅沒有怎么出手,只是彈出了漫天的梅花。每一朵梅花,都好似他的一具法身。
    也就在這時候,所有的人才意識到,整個天下,再次出現了一個法身境的王者。
    法王!
    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紫雀神朝對于法王的重視程度,可謂是在神侯之上。在聽說此人成為法王的第一時間,紫雀神皇就派出大臣,向他贈送神侯之位。
    一般情況下,大多數人為了成為神侯,苦苦掙扎,但是一旦成為法王,這神侯之位,就是贈與。
    而當時的左瘦梅,依據法王的規矩,拒絕了這個神侯之位。可是現在,他卻隔空挑戰鄭鳴。
    “鄭鳴這家伙,終于撞到了石頭上,左法王出手,這一次他是在劫難逃。”
    “不錯,法王的手段,就算是神侯,也難以比擬。參星境的巨擘們,依仗的星辰之力,而法王,則是對規則的掌控。”
    “很多時候,法王和神侯巨擘的差距,根本就不存在。”
    “拈花神宮不愧是拈花神宮,竟然請到了左瘦梅出手,嘖嘖,那可是連八大神王都請不動的人物呢。”
    “還不是鄭鳴太過囂張,如果不是他逼迫洛神女,左瘦梅怎么可能出手。”
    “兄弟,你太嫩了,左瘦梅所在的萬梅山,距離此地,足足有百萬里之遙。這個玉簡,就算通過傳送陣送來,也需要兩天時間。”
    “你想一想,鄭鳴挑釁,是在半天之前才開始的,而這玉簡,嘿嘿,想想吧!”
    “聽老兄這么一說,還真是這個道理,這樣看來,無論鄭鳴無論怎么做,那拈花神宮,都不會放過他,更不會讓他將這個神侯之位拿在手中。”
    “這些年來,拈花神宮雖然一直低調,但是在神皇的選擇上,卻一直出現她們的影子。可以說這些年來,最能夠影響神朝的宗門,就是拈花神宮。”
    “這一次,拈花神宮的神女親自來神都,所圖的事情,自然非同小可,那聽香水榭之會,更是神女展現自己目的的一個盛會,被鄭鳴給攪了,神女豈會善罷干休。”
    “我聽說,神女準備將天命歸于一人,而這個人,當然要具有神侯之位!而神皇陛下不愿意同意拈花神宮的選擇,所以不給神侯之位!”
    “鄭鳴闖萬法殿,得神侯之位,可以說正好給了拈花神宮一個機會。”
    紫云超聽著身邊各種各樣的議論,眉頭微蹙,盡管這些人的七嘴八舌,都是一副閑聊的模樣,但是紫云超心里很清楚,這些人說的都是事實。
    如果不是真的,也不會讓他們這樣身份的人討論。
    這里面的水,真的很深,而一般在這種事情要發生的時候,都會伴隨著一種驚天動地的大波動。不知道多少神侯墜落,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而崛起。
    他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一時間,他又覺得這個年輕人,實際上也挺可憐的。
    他想要成為神侯,這沒有任何的錯誤,可是在剛剛進入萬法殿,他就已經成為了一個棋子。
    一個受人擺布難以反抗的棋子!
    只不過,在這看似難以反抗的局面之中,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反抗,而這種反抗,看上去無比的燦爛,但是最終,他還是要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
    而且這代價還不小,是他的生命,是他一無所得,是……
    左瘦梅出手,這是被激怒的棋手,要將這個不聽話的棋子,從棋盤上拿走。
    想到棋子,他的心思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雖然看似不錯,但是又何嘗不是一個棋子呢?
    就在他心思飄動的時候,就聽一陣疾馳的馬蹄聲在大地上震顫,在這馬蹄聲中,無數的鐵甲衛士,一如一股磅礴的洪流,從遠處呼嘯而來。
    紫色的盔甲,一往無前的氣息!
    “奉神皇旨意,神都之內,禁止任何私斗,違令者,斬!”一個雄壯如山的聲音,在虛空之中沸騰。這些聲音,在說出的剎那,生出了一片片的星芒,在虛空之中回蕩。
    參星境!
    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那猶如一座巨山般的鐵甲衛士頭領的身上,他不知道來人是誰,但是來人給他的感覺,卻是恐怖無比。這是一種殺人盈野才能夠培養出來的氣息。
    就在鄭鳴的目光落在此人身上時,此人也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嘆了一口氣道:“年輕人,好自為之吧!”
    聽這人的口氣,似乎還摻雜著幾分關心之意,而且,更多的似乎還有一種可惜。
    這種可惜,鄭鳴能夠感覺出來,是一種無奈的可惜,盡管他還不知此人的來意,但是對于這個鐵甲人,還是有了一絲好感。
    鄭鳴笑了笑道:“謝了!”
    那鐵甲人淡淡的道:“好了,不要在這里亂來了,聽香水榭之中,有參星境的強者坐鎮,你要是硬闖的話,絕對要吃大苦頭,回去吧!”
    “對了,左瘦梅那家伙,一般出手不超過三招,你回去好好閉關參演,說不定能躲得過他的三招。”
    看著那湖邊的聽香水榭,鄭鳴嘴角上揚,不置可否。呵呵,就這么離開,這不是他鄭鳴的性格,他怎么會甘心!
    但是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好像有點不值得。更何況現在剛誅殺了金蓮大圣不久,那些金蓮大圣的同伴,還不知道使用什么手段在尋找自己。
    沒有了圣級的英雄牌,自己暴漏太多,也有些危險。
    “陛下說不讓我動手,沒有說不讓我動嘴對嗎?”鄭鳴一本正經道。
    那鐵甲武將哈哈大笑道:“這個自然,不過你要注意,說一兩句話,我不在意,但是你若是一直用那種不上臺面的下三濫手段,我還是要管一管的。”
    鄭鳴點頭,然后目視著那聽香水榭,隨即大聲吼道:“拈花神宮的妖女,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給我生孩子!”
    這一聲吼,鄭鳴使用的是他神通之中的獅子吼。雖然這獅子吼,他沒有凝結成為法身,但是這一刻幾乎催動了自己所有的法力,那聲音,在無盡的虛空之中回蕩。
    十里,百里,千里……
    不少人在虛空之中,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獅子,在仰天咆哮,更看到了一個個巨大的金字,在虛空之中,震蕩著天地的法則。
    那鐵甲武將,作為一個殺伐決斷的參星境人物,可以說千軍萬馬之中,神色不會有任何的變化,但是此時,聽著這巨大的咆哮,整個人差點沒有從自己坐下的龍馬上跌落下去。
    太……太霸道了,這實在是太霸道了,以至于他老人家,都有點肝顫。
    聽香水榭之中,洛神女正聽著侍女靜靜的回稟,她的眼眸中,閃過的是一絲自得,一種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自得,一種天地乾坤盡在我手中的自得。
    “壞我大事,哼哼!”
    巨大的咆哮,讓洛神女的臉色變青,她雖然覺得,這并不影響她洛神女的大計,但是這絕對要成為她終生難以抹去的笑柄之一。
    將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扔在地上,洛神女那淡雅如雪的姿容,出現了一絲猙獰。
    “小姐,您千萬不要生氣,左法王已經在路上了,這一次,那小子定是逃脫不了的。”妖媚的侍女,柔聲勸解道。
    也就在這時,一個看似六七十歲的老婆婆輕飄飄的落在了洛神女的旁邊,她看著洛神女,眼眸中閃過了一絲責怪的道:“一個棋子的反抗,就讓你氣成這樣。”
    “若是你只有如此的手段,那么你以后,還憑什么完成神宮交給你的大事?”
    “你要記住,他只是一個螻蟻,無論他如何的反抗,都改變不了這一點。我們可以拿走他所有的一切,隨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