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883 法身王境

  鄭鳴看著一身血衣的尉遲,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冷的殺意。來到紫雀神朝之后,鄭鳴所感到的,就是各種各樣,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
    這種無形的壓抑,讓鄭鳴很是有些不舒服。
    為了改變這一切,鄭鳴選擇了成為神侯這條路,萬法殿,一葫破萬法,那神侯之位,已經開始向他招手。
    可是,緊接而來的,是紫雀神皇就武帝的法旨改了一個字。本來是迎戰各方挑戰不敗,從而成就神侯之位,變成了只要勝了自己的人,就可以成為神侯。
    兩者看似都要應對各方的挑戰,卻有著天差地別。
    所以,各方洶洶,紛紛趨之若鶩的來到這神都之中,為的就是將那神侯之位,從自己的手中奪走。
    對于這種搶奪,鄭鳴不爽,所以在那聽香水榭之中,他會強勢而來,緊接著,他會對那些來到京城之中的法身境出手。
    現在,尉遲這個血衣衛的統領,竟敢拿自己的家人和宗門威脅自己,這讓鄭鳴心頭恨得牙根兒癢癢,越發不爽!
    在尉遲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鄭鳴的頭頂,就飛出了黑白兩道光芒,這兩道光芒瞬間化成一片虛空,將尉遲整個人,直接壓入了虛空之中。
    在血衣衛中,能夠成為大統領,尉遲當然有幾分獨到的手段,可是,他一來沒想到鄭鳴果真會對他動手,這二來,也是因為鄭鳴的兩儀微塵陣法,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躲避的。
    尉遲不見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出來,這等詭異的場景,讓那些血衣衛的衛士面面相覷,一個個都緊張了起來。
    “鄭鳴,尉遲大人乃是血衣衛的統領,你要是傷了他,褚公公那里,您不好交代。”最終,一個有著生神境巔峰修為的武者走出來,朝著鄭鳴小心翼翼的說道。
    鄭鳴看著那走出的生神境武者,冷漠的道:“你這么說話,是在威脅我了!”
    那生神境的武者見鄭鳴如此直截了當的質問,神色頓時就有點慌張。作為血衣衛,一言不合,就能拿人。這個一直以來,在面對法身境的強者之時都不曾有半分畏懼的武者,此時只覺得一股恐懼,從他的內心襲來 。
    “我……我只是想告訴您一個事實,沒有別的意思。”最終,那生神境的武者,結結巴巴的說道。
    可是,就在他說話的瞬間,鄭鳴的身上,已經掠過了一道青色的神光。
    五色神光之中的青色神光,雖然沒有達到法身境,但是在生神境之中,卻是無敵的存在。
    那青色的神光不但能夠拿人法寶,更能夠力壓萬物。倒霉的生神境強者,在剎那間,就被重重的壓在了地上。
    血衣衛還有在后面看熱鬧的紫云超等人,在這一刻,陡然都變了臉色。如果說尉遲被鄭鳴擒拿,對血衣衛而言,是一種小小的挑釁。
    那么現在,當著如此多人的面,直接將血衣衛一個衛士壓的跪在地上,無疑就是一個大大的耳光,重重的扇在了血衣衛的臉上。
    甚至可以說,這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那位血衣衛頭頂,那條被譽為神皇忠狗的人臉上。
    那條老狗,雖然大多數的時候,都溫和順從,但是你要是真的將他當成一條老狗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是一條神皇的狗,而且這家伙簡直就是一條瘋狗,一旦有人招惹了他,那這條瘋狗必定會痛下死手,和你不死不休!
    鄭鳴這家伙,竟然讓血衣衛的人下跪,實在是夠強的,難道他就不怕血衣衛的報復嗎?
    而那個被鄭鳴壓的跪下的血衣衛高手,臉色也變的無比的難看,他知道這一次自己丟了血衣衛的臉。
    如果這次的事情,是奉了那位大人的命令,他不但無過,而且還能立功,只是,他心里很清楚,這一次的行動,是尉遲的擅自決定。
    可以說,尉遲是因為私人的請求,才介入了這件事情。
    丟了如此大的顏面,那位大人饒不了自己,血衣衛的規矩,饒不了自己。
    “鄭鳴,我死,你也好不了!”近乎歇斯底里的喊聲,讓不少人都感到顫抖不已。
    鄭鳴絲毫沒有理會這跪地的血衣衛高手,而是嘻嘻哈哈,我行我素的朝著聽香水榭的大門喊道:“神女,我已經等了你很久了!難道你真的狠心,連見我一面都不肯嗎?”
    聽香水榭的大門,這一刻緩緩的被推開,一個年輕的侍女,無比優雅的走了出來。
    雖然是侍女,但是這個女子,水袖猶如波浪,身段若柳枝,同樣是凹凸有致,裊裊婷婷,那精致的姿容,完全稱得上勾魂攝魄。一雙一如桃花般的眼睛,讓人一見忍不住心醉神迷。
    “拜見鄭公子!”侍女輕飄飄的朝著鄭鳴行禮,眼眸中,帶著一絲得意。
    不錯,就是得意,這是一種鄙視的得意,一種高高在上,俯視萬物的優越感。
    “您信不信,如果你再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就將你嫁給神都最丑陋的乞丐。”鄭鳴對于這女子的目光很不爽,絲毫不客氣的說道。
    女子眉頭輕皺,作為洛神女的貼身侍女,無論走到哪里,面對什么身份的貴胄,人家都要畢恭畢敬的稱呼她一聲姐姐。
    雖然這種恭敬,多少有點狐假虎威的意思,但是至少,讓她心里十分受用,爽利不已。
    像鄭鳴這種出言不遜的家伙,她還真是第一次遇到,看他的臉上表情變幻莫測,一會兒燦爛如花,一會陰暗如古井,說話卻是鋒利得石破天驚,這讓她憤怒的同時,心里本能的升起一絲恐懼 。
    如果他真的將自己送給最丑陋的乞丐,自家小姐,會不會替自己出頭呢?這么一想,這女子的心里,竟然沒有半點的底氣。權且不論小姐是否有護自己之心,單說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定會說到做到。
    這么一想,忍不住渾身打了個激靈,溫言道:“鄭公子,還請您不要和我們這些人一般見識,我此來,只是將我們小姐的東西交給公子您。”
    鄭鳴的目光落在玉簡上,也就在這時,那玉簡在虛空之中崩碎,從玉簡之中,飛出的,是一朵花。
    一朵燦爛無比的花,一朵美麗動人的花,一朵金色的,好似隱含著世間美麗的花朵。
    “封侯臺上,送君上路!”淡淡的聲音,充滿了清雅的氣息,但是這清雅之中,更多的卻是殺意。
    殺戮的殺意,鄭鳴看著那在虛空之中活靈活現的花朵,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異色!
    從這花朵的波動而言,鄭鳴感到,此人的修為,絕對超不過法身境,但是這花朵給他的感覺,卻是極其恐怖。
    他的兩儀微塵大陣法身,不是修為超過法身境的人,根本就破不了,可是,面對這金色的花朵,鄭鳴才真的有一種感覺,自己這種牛,吹的有點大。
    金色的花朵,可以破開自己的兩儀微塵大陣,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金色花朵所隱含的奧義,高于自己所掌控的兩儀微塵陣。
    當然,太上教主自己的兩儀微塵陣,比之這金色花朵的奧義,要強的多,是鄭鳴自己的兩儀微塵大陣,和這金色的花朵,有著巨大的差距。
    “此人在規則的掌控中,已經圓滿!”
    規則圓滿,則可化為神禁,而神禁這種東西,一般都是神禁境的武者,才能夠觸摸的東西。
    一些法身境,因為修煉的法則實在是太過特殊,所以他們很多,都難以找到和自己法身相對應的星辰,這也成為了一些人,終身難以晉級法身的原因。
    在這種原因之下,不少人只能自暴自棄,但是同樣,還有一些人,潛心鉆研法則,雖然沒有溝通星辰,卻能夠將自己法身的規則,趨向大圓滿。
    這些法身境很少,甚至比之參星境的強者都要少,無論是紫雀神朝,還是各大無上宗門,對于這樣的人物,態度都是一樣的,那就是積極拉攏。
    參星境的強者,對于這些法身境,都愿意屈身下交,甚至稱之為兄,希望得到他們在法則之力上的提點。
    而紫雀神朝,對于這樣的人物,更是絲毫不吝嗇權位,只要愿意歸附紫雀神朝,就有神侯之位。
    但是,有如此成就的人,往往不是一個神侯之位就可以吸引的,他們白衣傲王侯,就算對待八百神侯之中的人物,通常也是并不太放在眼中。
    很多神侯,他們之所以成為神侯,是因為自己家族祖上留下的星辰烙印,而這些人,則是依靠著自己的修煉。
    他們在法身境之中,被稱為王者!
    而法身境的強者,在歸類的時候,通常不將這些王者歸入法身境之中,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等人,根本就沒有能力,和這些法身境的皇者并立。
    現在,鄭鳴收到了一個王者的挑戰,這在大多數人看來,絕對是一種屈身的挑戰。
    鄭鳴的心中閃過了法身境王者的信息,而那個離去的侍女,再次扭過頭來,她淡淡的道:“鄭公子,我家小姐讓我告訴你,這是你螳臂當車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