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81 欺上門去

  神皇坐鎮天宮,神都之中的風云變幻,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看著躬身立于自己下方,一如奴才一般的老者,他有些不滿的道:“這小子好大的口氣。”
    須發皆白,但是雙眸陰冷,下顎無須的老者,則恭敬的道:“陛下,像這種驕狂的家伙,就該好好教訓一下。”
    老者的話雖然聽似平淡,卻有一種讓人恐懼的殺意。
    紫雀神皇手指輕輕的落在美玉做成的桌子上,那堅硬比之金精的桌子,瞬間出現了一道裂痕。
    這裂痕并不小,雖然整個桌子看上去依舊相連,但是卻給人一種隨時都有可能崩潰的感覺。
    “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的紫雀神皇,手指再次落在了那桌子上,一股玄之又玄的法則之力,輕飄飄的落在了桌子上。
    也就是眨眼功夫,那桌子上的裂痕,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放在玉桌上的一盤奇珍異果,此時也越發顯得鮮艷。
    如果用一個詞語來形容這種變化,那就是好似時光,在紫雀神皇的手指之間,倒退了一刻。
    “陛下神功!”本來給人一種陰冷氣息的老者,卻是瞬間變臉,像一條搖尾乞憐的老狗,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恭恭敬敬的朝著紫雀神皇行禮道。
    紫雀神皇擺了擺手道:“好了,我這里不是你這老狗拍馬的地方,你要是真想找個拍馬溜須之地,去其他人那里。”
    “那鄭鳴不是想要鬧事嗎?那就讓他去折騰折騰。”紫雀神皇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笑道:“來自下屆,呵呵,我倒要看看,他身后究竟有什么人物支撐著。”
    老者的臉上,有一種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是最終,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咽下去了,畢恭畢敬的朝著紫雀神皇道:“屬下遵命。”
    在紫雀神皇拂袖離去之后,一直都在彎著身子的老者,這一刻總算站直了身軀。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種陰冷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這股氣息,冷厲如霜,凍徹三千里。
    他的目光,劃破虛空,落在了天宮四周八座巨大的府邸上,這些府邸,猛一看上去,都是霞光萬道,瑞彩千條,一副富貴景象,但是老者卻能夠感覺到,這些府邸之中蘊涵的兇險。
    就好似一只只兇險難測的巨獸,匍匐在大地之上。
    將目光從這些府邸上收回,老者輕輕的搖了搖頭,他什么話也沒有說,而是無聲的離開了。
    就在他行走之間,四周無數的侍從,無一不是恭恭敬敬的朝著老者低下了頭。
    血衣衛掌令,紫雀神皇最信任的下屬,還有九死參星境強者奢六陰!
    而就在奢六陰的目光看過的一座府邸中,此時一個年輕男子眼眸中奇光卻是閃動了一下。
    這男子正在和人閑談,他雖然稱不上風華絕世,卻也是少有的翩翩公子,說話間,自有一種讓人不覺欽佩的氣度。
    “表哥此來,想要將那神侯之位奪在手中,恐怕沒那么簡單哪!”男子輕笑道:“我覺得,表哥你還是放棄這個想法,由小弟陪著表哥在神都閑逛一些時日,表哥回南胤城的好。”
    男子的話語,說的平和,一如一個個玉珠,落入了晶瑩的玉盤之中。
    和這男子相對的,是一個面容英俊,但是同樣有一種自傲之意的男子,這男子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目光閃動之間,不斷的有火雀火龍在他雙眸中跳躍。
    “表弟,看來,你是不太看好我這個表哥了!”
    被稱為表弟的男子,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快,但是他依舊溫和無比的勸道:“表哥說笑了。”
    “神侯之位,只有嫡長子才能繼承,我那大哥雖然愚鈍的緊,但是他卻注定是神侯。”
    被稱為表哥的男子說到此處,眼眸中回顧閃過了一絲暴虐之氣,很顯然,他不服氣。
    對于這種結果,對于這種情況,他心里很不服氣!
    而自稱表弟的男子,則淡漠以對,他不置可否,因為這件事情,無論他怎么說,好像都不對。
    “表弟,你生來就是嫡子,而且還是能夠繼承舅舅爵位的嫡子,像我這種人的痛苦,表弟你無法感同身受,是不會明白的。”
    “呵呵,想一想我要屈居于一個笨蛋之下,我心里就窩囊至極!更重要的是,我自己的資質自己知道,直到現在,還沒有溝通星辰!”
    “也許,終我一生,都不可能溝通星辰,成為巨擘!”
    男子眼眸中的炙熱,變的更加的瘋狂,他朝著那被稱為表弟的男子笑了笑道:“我知道,這次來搶奪神侯之位的人會有很多,但是表弟,你會認為我搶不過他們嗎?”
    “三十六天柱,呵呵呵!”
    男子雖然沒有做出評價,但是他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卻充滿了對三十六天柱的不屑。
    作為男子的表弟,年輕男子在沉吟了一番之后,這才鄭重的道:“三十六天柱天賦驚人,要不然也不會在三十歲不到,就晉級法身。”
    “表哥你既然想要那神侯之位,就不能小看三十六天柱中人。”
    “天賦驚人,這個我承認,但是他們三十歲之前晉級法身,還不是各大宗門天材地寶堆積的?”
    男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深深的嫉妒之意:“就拿那個賈如雨來說,他為什么能在三十歲之前晉身法身境,還不是因為從小就泡在金身教秘傳的無上煉體神液之中。”
    “就算一頭豬,只要將它****泡在煉體神液之中,他也能夠生出神通來!”
    作為表弟的男子,幽幽一嘆,沒有再勸,一來是他自知表哥從小就能言善辯,自己在這里跟表哥再怎么唇槍舌劍的辯解,也不會有什么結果;這二來,也許表哥說的不無道理。
    賈如雨等三十六天柱,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大多都是天材地寶的作用,當然,這也和他們的機緣有關。
    而這種機緣,實際上有不少,都是各自宗門可以安排的,要不然,那些機緣,怎么就會落入他們的身上?
    “真正的法身境,除了那幾個大圓滿的王者,我蕭傲天又怕過誰!”
    這表哥的話,說的很是有些狂妄,但是表弟卻是低頭笑笑,并沒有再出口反駁。
    “表弟,你覺得那幾位王者,會搶奪神侯之位嗎?”蕭傲天似笑非笑的看著沉默不語的表弟,話語中帶著一種好笑味道。
    被稱為表弟的男子,并沒有思索,直接搖頭。
    “法身境的王者,那是規則之力大圓滿,他們的力量,雖然不如巨擘,但是他們對武道規則的掌控,卻是已經超過了大部分的巨擘。”
    “所以,就算巨擘,想要誅殺這些王者,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大部分的巨擘,在面對這些法身境的王者之時,都是以禮相待。”蕭傲天說到此處,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向往道:“如果他們有人想要成為神侯,只要向神皇陛下表示出這種意愿,那神皇很愿意封他們為神侯。”
    “只可惜,他們要閉關,他們要一步步的丈量自己所對應的星辰,從而踏上無上神禁之路。”
    感慨之余,蕭傲天淡淡的道:“那個叫鄭鳴的小子,也算做了一件好事,給我準備了這個神侯之位。”
    就在蕭傲天自語之際,就聽一個聲音,猶如洪鐘大呂般的響起:“蕭傲天,立刻從神都滾蛋,蕭傲天,立刻從神都滾蛋!”
    這聲音,一如洪鐘,震耳欲聾!
    蕭傲天猛的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一直以來,他都恨天不公,所以性格比之一般人,都要暴虐三分。
    可以說,別人不惹他,他還想無理找三分,惹事生非一番,更別說現在,竟敢有人這般的羞辱于他了!
    那被他稱為表弟的男子,臉色也無比難看。他雖然不算神都跺跺腳,就讓四方亂顫的人物,但是至少,作為八大神王府的世子,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
    蕭傲天是他的客人,這般被人欺負到了他們神侯府,那簡直就是他的挑釁。
    這種被人騎在脖子上拉屎的事情,不說蕭傲天,他自己就不能忍。
    “世子,是鄭鳴,他就在府門外!”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快速的沖了過來。
    這個管家雖然只是一個奴仆,但是也有著化蓮巔峰的修為,如果出了神都,也是當之無愧的一城之主。
    “那要你們是干什么吃的!”作為睿神王的世子,紫云超不但修為高強,更有一種久居上位者的氣勢。
    他這一聲怒喝,頓時讓那管家模樣的男子顫抖不已。
    不過此時已經平靜下來的蕭傲天,看了這管家一眼之后,眼眸中就生出了一絲譏諷。
    同樣是化蓮境,沒有境界的領悟,純粹靠靈物堆積出來的,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世子,咱們府的侍衛剛剛對他動手,就被他給裝入了葫蘆之中,那個……那個……”
    提到鄭鳴的葫蘆,管家很是受傷,雖然他沒有被裝入葫蘆之中,但是他的不少同伴,可是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那就不會請諸位供奉出手嗎?”紫云超冷冰冰的說道。
    “世子,李供奉已經出手了,只是一個照面,就被那鄭鳴給裝葫蘆里了!”管家的聲音很低,回答也是小心翼翼。
    “他……他這是欺負到了咱們睿神王府頭上,調動護府神衛,將他給我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