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880 方血衣

  
    對于鄭鳴和那年輕男子的沖突,在場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不過他們?32??多數人,卻是裝作視而不見。
    在不少人看來,這一次紫衣男子的挑釁雖然失敗了,但是沒有證據的鄭鳴,對此人卻也是無可奈何。哪里會想到,鄭鳴這家伙居然睚眥必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手。
    “鄭兄,你這是何意?”從被鄭鳴破壞了自己的計劃之后,洛神女就對鄭鳴一肚子怨氣,此時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興師問罪的機會。
    “這家伙長的丑不是他的錯,但是跑出來嚇人,有礙觀瞻,那就是他的不對了!所以我先讓他在我葫蘆里躲一躲!”鄭鳴若無其事的看著洛神女道。
    看鄭鳴完全是一副為了大家好的架勢,洛神女一時氣結。剛剛出手的,乃是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名第八的人物。
    雖然他這一次,只是一個配角,但是不少人對于這個后起之秀,還是抱著一種拉攏的想法,卻沒有想到,他在對鄭鳴偷襲之后,鄭鳴竟然如此快就還了過來。
    太丑!
    這個理由,讓人哭笑不得,但是同樣,也讓不少人心中發寒,他們這次聚集在神都,為的就是要將那神侯之位搶到手中。
    本來,他們以為,自己要面對的,是一個走了****運得到了一種寶物的小人物,但是經過這次聚會,他們才深切的意識到,這家伙比他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擊敗萬象天子不說,對待自己的對手,更是心狠手辣。這樣的人物,在整個紫雀神朝,都為數不多。
    洛神女一向以能言善辯著稱,但是此時,面對鄭鳴如此潑皮無賴的理由,她竟然無言以對,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鄭鳴,莫非你真的要和我紫衣神教不死不休嗎?”淡淡的聲音中,又一個紫衣男子站起。
    這紫衣男子的位置,挨近洛神女,他的面容不但俊秀不凡,而且最引人注意的,卻是他身上與大道相合的氣息。
    男子說話的瞬間,不少人的眼眸中都升起了一絲期待。不但是因為男子的身份,更因為紫衣神教。
    傳說中,紫衣神教和紫雀神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紫雀神朝皇族尚紫,作為神皇的皇袍,完全都是紫色。
    可以說,無論是神侯還是皇親國戚,在衣著上,都不敢選擇紫色,生恐因此觸犯了皇家的威嚴。
    但是紫衣神教的武者,通體都是紫色衣袍,而這種好似有一些挑釁的行為,并沒有受到皇家任何的懲戒。
    至于紫衣神教其他的行為,更是數不勝數,一個詞來形容這個紫衣神教,那就是霸道。
    行事霸道,一樣不和,滅人九族。
    而現在出面之人,則是紫衣神教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同樣是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名第二的人物。
    方血衣!
    鄭鳴看著咄咄逼人的方血衣,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冰冷的殺意。金蓮大圣墜落之后,鄭鳴覺得,自己應該低調一點。
    畢竟,英雄牌現在圣人級別的難以應用,但是現在,這方血衣赤裸裸的挑釁,讓鄭鳴的心中,越發感應到了一點。
    那就是,和平不是祈求來的!
    他沒有開口,而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應了方血衣的挑釁。雙手輕揮之間,一黑一白兩道光芒,從他的頭頂直沖而出。這兩道光芒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對陰陽魚,朝著方血衣籠罩了過去。
    方血衣大為吃驚,他沒想到,這鄭鳴居然如此的率性,自己可是將紫衣神教的名頭報了出來啊,這家伙怎么不考慮一下呢。
    但是,吃驚歸吃驚,方血衣同樣反應迅速,他手掌在頭頂一拍之下,一個紫色的大鼎,就從他的頭頂飛起。
    “八荒紫元鼎!”
    在那寶鼎出現的瞬間,有人驚呼一聲道。更有不少人的眼眸中,流露出了深深的嫉妒之色。
    紫衣神教的鎮教神功一氣紫霞功,乃是紫雀神朝神功秘典中排名前十的存在。而唯有將這一氣紫霞功修煉到無缺境界的人,才能夠法身境時凝結出八荒紫元鼎!
    按照紫衣神教的記載,紫衣神教之中,凝結出八荒紫元鼎的人,不超過十個。
    而每一個凝結出八荒紫元鼎的武者,都能夠成為參星境的巨擘,更有三分之一涉足神禁。
    可以說方血衣,已經擁有成為天下至尊存在的實力。
    紫色的大鼎出現的瞬間,就掃出了一片紫色的光霞,這些紫霞掠過,萬物瞬間成灰。
    可是,就在這紫色光芒掃過鄭鳴黑白兩道法身匯聚而成的陰陽魚時,那無堅不摧的紫色光芒,就好似掃在了一片虛空之中。而方血衣更是愕然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已經不是那白玉寶殿,而是一片蒼茫的天地。
    “小術爾!”驕傲的方血衣,并沒有將鄭鳴的這種手段放在眼中,在他看來,這只是一種幻象而已。
    千般手段,萬種神通,他方血衣皆可一鼎破之!
    巨鼎橫掃,山岳崩潰,江河斷流,整個幻境,出現了無數的破碎之地。
    方血衣心里涌過一陣酣暢淋漓的痛快,他覺得自己的破壞,很快就能夠打出這片天地來。但是隨著四周的山川越來越蒼茫,越來越古老,他的巨鼎,也開始出現裂口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走的是一種什么道路。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就是絕路。
    方血衣很驕傲,他擁有天命,他乃是天柱之中的第二人,他的平生,也就敗在過一個人的手中。
    他不能輸,他不愿意輸,他當然不能輸在這個被他看成是手中肉的鄭鳴手中!
    他停下了八荒紫元鼎的催動,而是用自己的神念,探測這兩儀微塵陣的破綻。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從一個不可能的事情,轉移到了另外一個更大的不可能之中。
    白玉寶殿之中,此時已經是一片嘩然。鄭鳴對付第一個紫衣年輕人的時候,他們并沒有太放在心上,但是現在,鄭鳴一言不合可是對方血衣動的手。
    方血衣是誰?是第二天柱,是紫雀神朝之中,最有可能突破無上境界的存在之一。這樣一個響當當的人物,在和鄭鳴交手的剎那,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很多人的神念告訴他們,方血衣并沒有離開他們,但是有一個事實卻是無法掩蓋的,那就是,他們感覺不到方血衣的存在。
    方血衣若是在敗在鄭鳴的手中,那么這一次,法身境之中,能夠和鄭鳴爭奪神侯之位的,就沒有幾個了。
    洛神女是這一次聚會的主人,此時的她可謂是恨死了鄭鳴,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真是利索,不但一進來,就將自己邀請的客人擒拿,現在還將方血衣弄得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而且自己的目的,還因為他的出手,弄得上不上,下不下,難以進行下去……
    自己怎么就腦子進水,給這個家伙發了邀請呢?
    就在她高速運轉自己的頭腦,思索著該如何解決現在問題的時候,卻聽鄭鳴道:“這一次能夠見到諸位,鄭某真的很高興,不過過幾天,就是鄭某晉位神侯之日。”
    “所以,不想和鄭某作對的法身境,兩日之內,都給我離開神都,不然鄭某見一個,打一個!”
    五皇子就坐在鄭鳴的旁邊,他對于鄭鳴對方血衣出手,還覺得有點太過魯莽,心里正琢磨著該如何才能挽回這件事情,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直接撂出來了這么一句話。
    一時間,五皇子只覺得心頭有一萬條霸王龍奔騰而過,他奶奶的,你可真夠率性而為的,用不著這樣得罪人吧!
    聽香水榭之會,最終的結果是不歡而散!
    在鄭鳴霸氣的宣布,要將所有來到神都的法身境武者驅逐神都之后,參加聽香水榭之會的武者,都有一種瘋狂的感覺。
    鄭鳴,挑戰完了萬法殿,現在竟然要所有來神都的法身境武者離開神都。
    這些法身境的武者來到神都的目的,固然是不懷好意,但是你這樣做,不怕遭天譴嗎?
    亂糟糟的討論中,那紫衣神教的方血衣從鄭鳴的兩儀微塵陣中沖了出來。只不過他這一次沖出,靠的不是他的八荒紫元鼎,而是一只有星光匯聚而成的麋鹿。
    星芒麋鹿,踏星辰而來,可謂是威風凜凜,但是踏星辰而來的方血衣,臉色卻是難看至極。
    這星辰麋鹿,乃是他來神都之時,宗門之中的神禁境師長,給他用來保命用的東西。
    就算是參星境的圍攻,這星辰麋鹿,也會帶著他離開險地,重歸紫衣神教。
    卻沒有想到,在鄭鳴的一個法身之中,自己竟然萬般無奈,不得不施展這星辰麋鹿。
    這還不說,星辰麋鹿雖然從那詭異的天地之中開辟出了一條通道,卻已經沒有力量再帶著他回歸到紫衣神教的宗門之中。
    所以,方血衣雖然看似威風,實際上卻已經失去了向鄭鳴挑戰的底氣。
    至于那個倒霉的賈如海,最終也被鄭鳴放了出來。當然,放出他,并不是因為賈如海身后的金身教,而是因為鄭鳴的葫蘆中,難以太長時間存放人。
    在鄭鳴帶著鄭亨飄然而去之后,那些參加聚會的各方天驕,一個個都用充滿了嫉妒的聲音,說著鄭鳴的名字。
    “大言不慚,我看他如何驅逐來到神都的法身境強者!”
    “神都之中,法身上千,他一個人將所有的法身境強者都驅逐了,哼!”
    “借助銘寶通過萬法殿的考驗,更借著銘寶欺人,實在是可惡至極。”
    “所謂天材地寶,有德者得知,這葫蘆銘寶,不應該留在鄭鳴這等無才無德之人的手中。”
    洛神女聽著這些議論,眼眸中冷光閃動,她看著身邊不遠處的方血衣,心中不知道思索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