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876 我這人小氣

  賈如環愣了,自己壓根不認識這個家伙,什么時候說過他的名字?
    “他是鄭鳴!”一個在鄭鳴闖萬法殿時,看到過鄭鳴的武者,小聲提醒道。
    鄭鳴這兩個字,頓時讓賈如環反應了過來,剛才,他只是為了在女伴面前彰顯一下面子,也因為自己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說出了那么一句話。
    而剛剛和賈如環說話的那些女子,同樣反應了過來,一個個瞪著鄭鳴,有點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可是,她們看到的,確實是真的,這個眉清目秀的男子,就是傳說中的鄭鳴。
    “閣下,剛才賈兄只是隨口一說,閣下二話不說,上來就揍人,不覺得有失身份嗎?”說話的,是一個身穿紫色長裙的女子,精致的容顏配上高挑的身材,讓她雖然在一群貴女之中,依舊顯得鶴立雞群。
    剛剛,賈如環之所以攻擊鄭鳴表現自己,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在這個女子面前,抖落一下自己漂亮的羽毛。
    卻沒想到,鄭鳴這個家伙壞了他的好事兒,上來就甩了他一巴掌!
    女子聲音輕柔,但是話語卻一如刀鋒。
    在女子說話之時,更多的目光聚集在了鄭鳴的身上,他們之中,有對鄭鳴好奇的,但是同樣有不少目光,是一種看到獵物的興奮之意。
    可以說,來到此地的人,最大的目標,就是鄭鳴,他們要擊敗鄭鳴,得到神侯之位。
    鄭鳴實在沒心思理會這個女子,他一揮衣袖,扭頭而去,不過就在他走出幾步之后,突然說道:“我這個人小氣,誰說我壞話,我就揍誰!”
    這句話,差點沒把那紫衣女子給噎死,歷來出現在她身邊的男子,哪個不是猶如要交配的雄鳥一般,千方百計的將自己最為美麗的羽毛展現出來?好像這些男人就是為了受盡她的折磨和誘惑而出現的!
    偏偏這個叫鄭鳴的家伙,竟敢理直氣壯的聲稱自己小氣,真是豈有此理!緊緊的攥著拳頭,紫衣女子暗暗下定決心,只要有機會,一定給他好看。
    賈如環看著離去的鄭鳴,有心大喝一聲,將自己丟失的顏面找回來,但是最終,還是將這口氣咽了下去。
    他雖然家境不錯,卻并不是家族之中的嫡子,家族不可能因為他和這個來歷莫測的鄭鳴一戰。
    “有點意思!”一個眉頭有一顆紅痣,整個人看上去溫潤如處子般的男子,一臉溫柔笑意的道:“初入法身就如此的囂張,呵呵!”
    男子身邊,幾個武者笑顏相陪,聽到男子的話,就有人道:“他覺得自己靠這一件寶物,就能夠得到神侯之位,實在是太天真了。”
    “要是他知道陳兄您出手,肯定會后悔自己連哭的地方都找不到。”
    “他這種人,也就是在賈老二這種窩囊廢的身上找一下地位,和南玄先生相比,他差的太遠了。”
    “南玄兄這次離的長生殿,絕對是潛龍出淵,一飛沖天,不但能夠獲得神侯之位,就是那拈花神宮的神女,也是南玄兄的掌中之物。”
    聽有人說到拈花宮的神女,幾個男子的眼眸中,都露出了向往之色,顯然,他們都是這神女的傾倒者。但是在這位叫南玄的男子面前,就算心里再怎么喜歡那位神女,卻也不敢表現出來。
    “走吧,不要讓神女久等!”陳南玄一揮衣袖,抬腳而上,一如神龍。
    鄭鳴對于陳南玄等人的對話,也是聽到了耳中,只不過他并沒有放在心上。倒不是說這個陳南玄的修為如何,而是這家伙沒有故意針對他。
    賈如環敢惹自己不高興,揍一個耳光說得過去,這陳南玄說說大話,你就上去揍一頓,那就沒什么意思了。
    “鄭兄,你剛才那一巴掌雖然解氣,但是也需要多多留意,賈如環雖然只是家族的庶子,但是賈家可是八拜神侯之中的佼佼者,據說很有希望能夠成為統領東部二百神侯的方伯。”五皇子走在鄭鳴的身旁,輕聲的說道。
    方伯?
    鄭鳴的愕然,讓五皇子輕輕的拍了一下腦袋,他這個時候才想到,鄭鳴對于紫雀神朝的權貴,并不是太明了。
    “八百神侯,看似平等,但是實際上,同樣有高下之分。當然,這個分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各自的修為不同。”說到此處,五皇子輕咳一聲道:“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家族的底蘊。”
    “在這八百神侯之中,共有東西南北四大方伯,他們是八百神侯的頭領,一般來說,各方神侯除了聽從神皇的命令之外,對于這些方伯,也要敬畏。”
    鄭鳴點了點頭,這種情況,很符合紫雀神朝現在的局勢。他來到紫雀神朝,除了找自己的家人,就是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至于誰是方伯,和他有什么關系?
    不惹我就行!
    那五皇子也是極善察言觀色之人,眼見鄭鳴對這件事情興趣索然,無動于衷,也就沒有再接著介紹下去,就在這時,走廊已經到了盡頭,就見一座通體一如白玉的寶殿,漂浮在水中。
    白玉沉重,根本就難以浮在水上,但是此時,這不知道有多少萬斤的寶殿,卻輕飄飄的漂浮在水面上。
    遙遙看去,一如天宮。
    “這座寶殿,只有一種銘文,那就是漂浮銘文,不過就算如此,為了建設這一座寶殿,當年也耗費了五千萬元道石。”看到那白玉寶殿,五皇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向往。
    鄭鳴點點頭,對于這寶殿,他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他來此,只不過是被鄭亨纏的實在沒辦法了。
    落在寶殿上,鄭鳴才發現,這白玉寶殿,果然還有神異,原來從外面看,寶殿的白璧潔白無瑕,但是坐在里面,那白玉做成的寶壁,卻好似成了透明的,白玉無瑕。
    “真是夠神奇的,怪不得這寶殿,被稱為聽香水榭呢!”鄭亨看著寶殿外裊裊的煙波,不無感慨的說道。
    五皇子雖然討好的是鄭鳴,但是對于鄭鳴的哥哥,同樣不敢小視,他輕輕一笑道:“這是透空法陣和銀白玉一起作用的結果,如果鄭大兄喜歡,我可以讓人給鄭大兄送一些。”
    鄭亨在紫雀神朝生活了百年,知道銀白玉的價值,當下趕忙揮手道:“多謝五皇子好意,鄭亨當不起如此重禮。”
    “鄭大兄何必客氣,就是一點身外之物而已。”五皇子輕輕一笑,大方的說道。
    此時的寶殿內,已經坐了一些人,只不過最挨近中間圍桌的位置,此時還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兩位想必就是五皇子和鄭鳴先生吧,請兩位這邊請!”一個衣著淡雅的侍女,輕飄飄的來到鄭鳴兩人的近前,輕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的位置,位于整個宴席的第三排,而五皇子的位置,則在第四排。從這個排位上,就可以看出,那位拈花宮的神女,對鄭鳴還是很看重的。
    不過,就在鄭亨準備在鄭鳴的旁邊坐下的時候,就聽那侍女道:“這位先生,您的座位,在側殿!”
    側殿之中,招待的都是像五皇子隨從以及一些名聲不顯的子弟,雖然也算是參加宴會,但是實際上,卻只能作為看客,一點發言的機會都沒有。
    鄭亨一笑,剛剛準備離去,鄭鳴已經擺手道:“不能在這里坐下嗎?”
    那侍女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就在她還想開口解釋的時候,一個年輕人已經從前方扭過頭來,他朝著鄭鳴掃了一眼,眼眸中帶著一絲鄙夷。
    “土包子!實際上這個椅子,也不該給你坐的!這是給你那個葫蘆坐的!”那人說到此處,毫不客氣的出言相譏道:“投機取巧之徒,也想成為神侯?笑話!”
    這男子一開口,五皇子的神色就是一變,他快速的傳音給鄭鳴道:“鄭兄,此人乃是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名第十五位的賈如雨,不但是賈家子弟,更是拜在了金身教的門下。”
    賈如雨,賈如環!
    想到這兩個名字,鄭鳴旋即明白這家伙為什么如此的不客氣了。此人模樣看上去比鄭鳴大上幾歲,但是通體之中,卻已經有一絲星辰道紋閃爍。
    也就是說,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后期。
    賈如雨好似聽到了五皇子的話語,聲音之中越加冰冷的說道:“要不是洛小姐組織的聚會,我怎會和你這等投機取巧之人共處一堂之中!”
    這句話,說的非常不客氣,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賈如雨的眼眸中,閃過的更是一絲鄙視。
    鄭鳴面色發冷,別人如何說自己他可以不在意,但是對哥哥,他心里很不爽。
    “喲,是不是想要和我動手啊!”那賈如雨看著一臉怒氣的鄭鳴,眼眸中全都是挑釁。
    不待鄭鳴出手,賈如雨神念閃動,虛空之中,已經出現了一根足足有三丈多長的金剛巨棍。
    這通體閃爍著金光金剛棍,乃是賈如雨從宗門之中獲取的至寶,閃動之間,就好似一個天神,立于虛空之中。
    鄭鳴這時,也將那紫黑色的葫蘆拿了出來,朝著頭頂一拋,一個一丈大小的紫黑色葫蘆,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頭頂。
    也就是這一刻,無數的目光看向了鄭鳴頭頂的葫蘆。
    鄭鳴過萬法殿,破盡九重關,靠的就是一種神秘至寶紫黑葫蘆。雖然在場的人,現在都自信滿滿的,想要將那唯一神侯之位,從鄭鳴的身上奪過來,但是對于鄭鳴手中這個詭異的葫蘆,他們的心中還是忌憚不已。
    現在,鄭鳴將葫蘆取出,他們自然是第一時間,想要看看這葫蘆真的是否如傳說之中那般,神異莫測。
    “孽障,還不過來!”鄭鳴沉喝一聲,一股黑色的漩渦,就朝著賈如雨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