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875 你算哪根蔥

  這些天才人物的出現,已經不是為了阻止鄭鳴成為神侯,而是為了擊敗鄭鳴,讓自己坐在神侯的位置上。
    這兩者,猛一看沒有太大的差距,可是一種只是意氣之爭,一種卻有著巨大的利益,這之間的差距,可想而知。
    “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滅一雙就是了!”鄭鳴輕輕一笑,眼眸中笑意燦爛。
    鄭鳴很高興,可以說現在的他,非同一般的高興!
    紫雀神皇的旨意,雖然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困擾,但是同樣,紫雀神皇的旨意,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這最大的好處,自然是聲望值!
    紅色的聲望值,沒有太大的變化,很顯然,普通的民眾對于神侯不神侯,并沒有什么大的感覺。
    至于黃色聲望值,增長的速度也不快,一個神侯的出現,對于黃色聲望值的武者,也太過遙遠,所以黃色聲望值進步的也不算是太快。
    增加最多的,是青色的聲望值,也就是幾天的時間,鄭鳴的青色聲望值,已經接近了一百萬。
    一百萬青色的聲望值,抽取英雄牌,可以抽取一千次!
    抽取封神牌,青色聲望值的成功率是一百分之一,而洪荒牌則是千分之一。
    最最重要的,是只要抽取,就能夠獲得英雄牌上的任何一項能力。
    等青色的聲望值達到一百萬,自己就真的要好好的抽上一番,希望能夠抽到幾張有用的。
    唔,圣人級別的英雄牌雖然還不能用,但是抽取幾張圣人級別的英雄牌,也很不錯。
    鄭亨無奈的搖了搖頭,弟弟的自信,真是讓他不知道是不是該高興。只是那些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法身境武者,實在是讓他倍感壓力。
    就在鄭鳴兄弟坐著看消息的時候,各種各樣的消息,已經開始在整個神都匯聚。
    “鎮山神侯府的小侯爺到了,嘖嘖,他可是在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名第六的人物。”
    “聽說連冰魂道這一代傳人也來了,他雖然名聲不顯,但是戰斗力卻強悍的可怕,曾經有人看到他在北海,曾經將一個大妖,直接撕成兩段。”
    “你們說的那些都沒有用,拈花神宮的神女已經到了,聽說這一次,拈花神宮對這個神侯的位置志在必得啊。”
    “拈花神宮,那可是咱們紫雀神朝之中,排名第二的大宗門,他們不是一向不理會神朝之中的事情嗎?看來,這一次神朝熱鬧了啊!”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無數的消息匯聚,而最終,一條消息引起了更為廣播的議論。
    拈花神宮的當代神女,要在神都最著名的聽香水榭內,請諸方英豪坐而論道 。
    這消息一經傳播,就讓不少人蠢蠢欲動。拈花神宮,歷來是整個紫雀神朝最美麗的女子聚集的地方。
    雖然神皇的后宮,有艷壓天下,國色天香的美人,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最美麗的女子,就在這拈花神宮。
    整個紫雀神朝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進入拈花神宮,只為一觀神女的風采。
    而這一代拈花神宮的神女碧夜心,雖然還沒有在天下行走,卻已經被一位參星境的巨擘,評為不是凡俗之人。
    這般的人物舉行論道會,怎不讓人向往不已,甚至在這消息傳出之后,就有人提出,愿意用百萬的元道石,換取一個進入聽香水榭的機會。
    坐而論道這種事情,鄭鳴是不屑的,倒不是他覺得別人不如他,而是擁有了英雄牌之后,鄭鳴基本上已經用不到坐而論道這種事情了。
    他不愿意來,但是鄭亨卻是非常愿意來。鄭鳴也是第一次見到大哥癡迷的模樣。
    “都說拈花神宮的神女,乃是世間最美的女子,咱們去長長見識。”鄭亨軟磨硬泡的說道。
    最終,鄭鳴磨不過自己哥哥,只能拿著請柬,朝著聽香水榭而去。雖然兩個人現在在神都之中沒有什么權位,但是在那橫推四方的測驗沒有實施的時候,在整個神都之中,還沒有人敢于動兩個人。
    聽香水榭離兩個人住的地方并不是太遠,不過從風景上而言,卻遠遠高于兩個人所住的客棧。
    白玉做成的大門口,侍立著四個身穿不同顏色衣服的女子,這四個女子,個個都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更讓人怦然心動的,莫過于這四個女子,居然長的一模一樣!
    四胞胎一起在這里迎賓,自然是讓人震撼不已。
    鄭亨到底和鄭鳴性格不同,心里雖然饒有興趣,眼神也黏答答的,仿佛再近一寸,就能把這些女子給烤化了,舉動卻是十分含蓄,眼見這四個美人讓他心潮涌動,卻只敢偷偷的打量,鄭鳴則不同,他的兩只眼睛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著。
    他看了一個又看另外一個,直把這四個本來落落大方的女子看的面紅耳赤,方才不以為然的把目光投向了別處。
    “各位姑娘,我來的時候就聽說,只要能找出來你們四個人的異同,就可以將你們領回家,哈哈,剛才我不才,已經找出了幾位之間的差距。”
    鄭鳴這話,說的一本正經,那四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小姑娘,整個都蒙在了那里。
    雖然她們的理智告訴他們,沒有這種事情,但是鄭鳴一本正經的神情,卻又讓她們覺得,好像主人真的把她們給賣了。
    就在四個女子手足無措的時候,就聽有人哈哈大笑道:“鄭兄還真是雅興不淺,竟然在這里調戲四位姑娘!”
    鄭鳴回頭,就見五皇子已經在一眾人的簇擁下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前些時候,鄭亨被五皇子照顧過,再加上他們吃住在五皇子提供的地域,所以鄭鳴也只能笑著和這位五皇子見禮。
    “原來你是在欺騙我們!”
    “真是討厭,還沒見過你這樣厚臉皮的人。”
    “嚇死人家了,以后再敢這么調侃我們,就不歡迎你了嘛!”四個女子嬌羞之下,齊齊的嗔怪道,一時間,那似怒非怒的表情,又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五皇子一揮衣袖道:“四位莫怪,我這朋友就是玩興大發,開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還請四位姑娘見諒 。”
    四個女子本來就是迎客,更何況鄭鳴的話,也沒有給她們什么傷害,倒是覺得此人相貌俊朗,氣宇軒昂,被這么一番調侃,心里似乎還有些高興。因此,一看五皇子打圓場,旋即就一笑而過了。
    在一個青衣女子的引導下,鄭鳴和五皇子并肩而行,這時就聽有人道:“鄭鳴算什么東西!”
    走在路上,聽到有人說自己,幾乎所有的人,都要去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情況。
    鄭鳴也不例外,更何況他身邊走的,還是那位龍行虎步的五皇子。他順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十七八歲的錦衣男子,正在幾個年輕女子面前張牙舞爪的說著什么。
    這男子面容英俊,眼眸中,更有一種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氣概。
    五皇子同樣看到了這個男子,他的眉頭輕輕的一皺,很顯然,他對于這個男子,也一些顧忌。
    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就見鄭鳴已經邁步走了過去,他連阻攔的機會都沒有。
    “請問兄臺貴姓?”鄭鳴溫爾文雅,笑嘻嘻的朝著那說話的男子問道。
    男子一愣,他并不認識鄭鳴,不過當著幾個心儀貴女的面,他自然不能丟了自己的顏面,當下傲然挺胸抬頭,就像一只努力開屏的孔雀般,不屑一顧道:“本公子賈如環。”
    聽到這個名字之后,鄭鳴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即一個巴掌,直接扇了過去:“賈如環算是哪根蔥,根本沒聽說過!”
    年輕男子有著化蓮巔峰的修為,在神都的年輕人之中,雖然不是最強者,卻也不凡。
    鄭鳴的舉動讓他有些猝不及防,沒想到,自己剛一來,就被人給揍了。
    他很想擋住那打向自己的巴掌,但是很可惜,他的想法雖然不錯,但是鄭鳴卻是絲毫不給他這機會。
    這一巴掌,鄭鳴用了君臨天下的招式,讓人躲無可躲,那叫做賈如環的男子更是心神被懾,被這一巴掌重重的抽在了臉上。
    雖然鄭鳴只是用了*的力量,但是這力量還是將賈如環打的飛出了數十丈,重重的落在湖中。
    驚天的水花,幾乎讓所有的人都扭頭看了過來,就連幾個安坐小亭之中的人,都下意識的扭頭過來。
    “是賈如環,這家伙得罪誰了?”有認識賈如環的人,聲音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
    “敢在聽香水榭打人,嘖嘖,看來這個人,還真是不給洛神女面子啊!”這說話之人不無感慨,但是感慨之中,卻隱藏著刀劍。
    更有人快速的圍攏過來,雖然他們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熱鬧看,又怎會放過。
    就在眾人亂七八糟的說話之際,那賈如環已經掙扎著從水中沖了出來,他的眼眸充斥著憤怒的火焰。
    他沒有想到,自己就在這里和幾個心儀的女子說話,竟然有人問了一句自己的名字,二話不說,直接就將自己打入水中。
    雖然他知道,這個人的修為,應該在自己之上,但是今天這個顏面他賈如環如果找不過來,那么他賈如環也就不用在紫雀神都混了!
    “你……你竟敢打我,這件事情沒完,小子有膽子,報出你的名字!”
    “你剛剛不是已經提到大爺的名字了嗎?”鄭鳴淡淡的朝著賈如環掃了一眼,繼續朝著前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