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74 大浮屠刀

  雨點一般朝著鄭鳴呼嘯而下的刀芒,鋒利無比,雖然細密,但是每一道都隱含著破碎虛空之勢!
    “是太玄斬神刀!”有皇族年輕一代的武者驚呼一聲道,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在修煉這門秘法。
    而生神境的武者,能夠修煉出一柄太玄斬神刀,就是一種巨大的成就,甚至受到高層的重視。
    可是現在,那紫雀法身剛剛展翅,就有無數的太玄斬神刀落下,每一柄太玄斬神刀之中隱含的殺機,更是讓所有人都心驚膽戰不已。
    就在不少皇族的年輕武者,充滿了期待的看著那漫天的太玄斬神刀時,就見鄭鳴的紫黑葫蘆再次噴出一股吸力。
    也就是一個剎那,無數的太玄斬神刀,就消失的干干凈凈。也就在一個剎那,又是一股漩渦,朝著偌大的紫雀法身,直接籠罩了過去。
    “紫雀法身可不要被那鄭鳴收去,我等還要觀研武帝的至尊法身。”
    “你等實在是杞人憂天,這等的至尊法身,豈是那么容易被吸過去的?這可是在諸天萬法榜上排名第二十一的法身,是無缺的法身!”
    “你們與其在這里擔心這個,還不如將心思放在這法身上,能多看幾眼也是難得,說不定還有所得。”
    就在這教訓的話語繼續的時候,那漩渦已經籠罩在了紫雀法身的上方,本來接近一丈的紫雀法身,在這漩渦的撕扯之中,竟然變成了一尺大小。
    可是,就在這一刻,那紫雀法身的尾羽,陡然豎立如刀!
    雖然只是一個看上去最簡單不過的動作,但是隨著那尾羽的樹立,不少人的眼眸中,都升起了一種錯覺。
    他們感到,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一根羽毛,而是一柄刀,一柄可以斬斷世間萬法的刀。
    “是大浮屠刀!”一個威嚴的聲音,赫然響起。伴隨著這聲音,一道通體被紫色包圍的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這身影的出現,讓四周的眾人,一個個神色大變,更有人忍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可是此時,這個人并沒有理會那些身影,而是冷冷的道:“非皇族中人,立即閉上雙眸。違令者,斬!”
    這個斬字,震動虛空,如令行于天際。
    在這個斬字出口的瞬間,大多數人,緊緊的閉上了眼眸,那幾個參星境巨擘級別的存在法身,卻在這斬字喝出的瞬間,遲疑了起來。
    其中,甚至有一人,根本就沒有理會紫雀神皇的話語,雙眸依舊緊緊的盯著那寶鏡。
    “死!”冰冷的喝聲之中,紫雀神皇手掌輕合,金色的刀芒,從虛空之中直卷而下。
    滾滾的皇者之氣,充斥在刀光之中,刀下落時,聲聲龍吟,震動蒼穹。
    那隱含在黑色星芒中的法身,轟然拍出了一掌,掌力在他的身前,化成了一塊黑色的盾牌。
    金色刀芒閃動,黑色的盾牌和那黑色的星芒法身,全部被斬成了兩段,也就在這個剎那,那巨大紫雀法身的尾羽,也轟然斬下!
    一些皇族的子弟,這個時候忍不住拿這神皇的那一刀和紫雀法身的這一刀進行了比較。
    紫雀法身剛剛斬出的一刀,雖然沒有紫雀神皇的一刀那樣氣勢沖天,但是它的那一刀,卻隱含著一種玄奧異常的毀滅之力。
    刀光所過,虛空成為碎粉,黑色的光芒,一如來自世間最惡毒之所在。
    可惜這刀光雖然充滿了蒼古的毀滅之氣,但是最終還是連著法身,被那漩渦拉扯進入了紫黑色的葫蘆之中。
    這個過程,也只是一個瞬間的功夫。
    大浮屠刀,這就是皇族之中,唯有武帝才能夠施展的大浮屠刀,紫雀神皇雖然繼承了武帝的皇位,但是他并沒有繼承大浮屠刀,也施展不出大浮屠刀。
    當那紫雀法身消散的瞬間,君臨四方,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紫雀神皇,冷冷的哼了一聲。
    這一聲,聽起來平靜無比,但是熟悉紫雀神皇的人,都清楚此時的神皇,是非常的惱火。
    他觀看紫雀法身,從那大浮屠刀斬出的瞬間,已經看到了一絲真意,他相信,如果給他點時間多多參悟,說不定就能夠參悟出真正的大浮屠刀。
    可是現在,那武帝的紫雀法身,竟然被紫黑葫蘆所收納,這讓紫雀神皇氣憤不已。
    “神皇,武帝一生,從來都不曾敗過,這紫黑色的葫蘆雖然詭異,卻也不一定能夠困住武帝的法身!”一個伺候紫雀神皇的武者,低聲的向紫雀神皇說道。
    紫雀神皇淡淡的哼了一聲,算是對于這寬慰的回應,而那寬慰者在自討了一個沒趣之后,就趕緊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郭大統領緩緩的睜開眼眸,當他看到那寶鏡之中,只剩下鄭鳴一個人的時候,就知道那紫雀法身被鄭鳴給收取了。
    看著一臉怒意的紫雀神皇,眼眸閃動之中的他,迫不及待的來到紫雀神皇的面前,繼續游說道:“這鄭鳴欺君罔上,還請陛下準備為臣將他擒拿!”
    紫雀神皇并沒有言語,而是用冰冷的目光看著這位主動上前的大統領,好大一會兒方才幽幽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要讓朕違背武帝的意志不成?”
    這句話剛一出口,郭大統領的神色,就變得無比的難看,武帝至高無上,雖然已經離開紫雀神朝多年,但是歷代神皇,沒有人敢于違抗武帝的意志。
    他沉吟了剎那,趕忙跪伏在地,連說不敢。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懸空的寶鏡,化作無數道紋,消散在了萬法殿之中。而鄭鳴的身影,在這一刻,緩緩的從萬法殿中,走了出來。
    “陛下,倚仗著一種銘寶,以此來獲得神侯之位,如此下去,恐怕天下不服!”一個籠罩在綠色星芒之中的法身,恭敬的朝著紫雀神皇道。
    一個個聲音,這一刻陡然響起,他們的目標非常一致,就是認為鄭鳴,不應該獲取神侯之位。
    “天下不服啊!陛下,他這樣是作弊!”有為侯者,聲嘶力竭的喊道。
    “對于這種作弊行為,陛下,屬下覺得,應該給予嚴懲,絕對不能讓他得利。”
    各種各樣的聲音中,紫雀神皇并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你過了萬法殿,很好,接下來,就該是橫掃天下法身了。”
    “傳朕旨意,法身境,敗鄭鳴者,為神侯!”
    神侯之位,在紫雀神朝之中,自然是高不可攀!但是并不是說,紫雀神朝地域之內的參星境高手,都會成為紫雀神朝的神侯。
    按照一些人的估計,整個紫雀神朝的地域內,成為神侯的參星境高手,也就是三分之一多一些而已。
    對于這種估計,很多宗門避而不言,但是卻也沒有宗門敢公然站出來說這個估計不對。
    神侯雖然統帥一方,但是卻要受紫雀神皇的約束,很多宗門的高人,本就高高在上,自然不會去給自己找不自在。
    他們身居不出,笑看云起云滅!
    可是,神侯之位對于法身境武者的吸引力,就太大了。甚至可以說,這種吸引力,已經到了一種讓人難以拒絕的地步。
    畢竟一方神侯,除了威名之外,還有讓人難以拒絕的巨大利益,參星境巨擘可以淡然,但是法身境的武者,根本就忍受不住這種誘惑。
    當年神朝武帝,雖然傳下御旨,說闖過萬法殿者,只要可以橫推天下法身,就可以成為神侯。
    但是他沒有說,那些擊敗闖關者的法身境強者,可以繼任神侯。這種情況,雖然武者因為彼此之間的爭勝之心,還會有不少到來,可絕對不會全部來。
    一些自幼閉關的天才妖孽,可沒有時間做阻斷別人機緣,而自己卻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可是,神侯之位,卻能夠讓這些閉關者破關而出,無論是為了名,還是實惠,都會趨之若鶩的來爭奪這神侯之位。
    鄭鳴的手中,拿著一堆被人細心修成細長片的紙,正不斷的翻看著!
    “二弟,你快看看這個!”鄭亨揚著手中的細長條紙,急促的說道。
    鄭鳴將長條拿過來,隨意的看了幾眼,就信手放在了一邊。看著鄭鳴一副淡定的模樣,鄭亨更加著急道:“那可是石鼎川,三十六天柱排名第九的石鼎川!”
    “傳說他離參星境,只有半步,而這半步,只要他想要跨過,那可是彈指就可以達到的事情!”鄭亨有些著急:“更何況他已經得到了天命,想要當一個神侯,還不是輕松至至極?”
    “他怎么會過來,和你爭奪這神侯之位!”
    鄭鳴沒有說話,他看過那張紙條之后,對這石鼎川根本就沒有什么大印象。
    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在第九,排名也不是太高。
    “二弟,你可一定要注意這石鼎川,聽說他們石家的法身,是一尊石鼎,足以鎮壓乾坤大千!”
    鄭鳴沒辦法再保持沉默了,他安慰哥哥道:“老哥,真正擔心的應該是那石鼎川,他應該祈禱諸天神佛保佑他,千萬別遇到我心情不爽的時候。”
    “鄭鳴,我知道你有那紫黑色的葫蘆妙用無窮,但是天柱中人,一個比一個難惹。”
    “按照五皇子送來的消息,現在天柱中人,已經進來了二十多個,還有幾十個武者,來歷雖然神秘,但是那一身的修為,卻絲毫不弱于天柱中人!”
    “他們都是針對你的!”
    鄭亨苦口婆心的說道,此時的鄭亨,最痛恨的,就是紫雀神皇,從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已經明白,紫雀神皇的旨意之中,隱含著多大的兇險。
    這種兇險,如果按照武帝的旨意,雖然也有,卻不會如現在這般,天才人物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