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871 萬法殿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世子讓自己從這種瘋狂的渴望之中冷靜了下來,對于他而言,如果把自己內心的渴望表現的太強烈,那就是尋死之路。
    世子不想死,所以,他就要將這種炙熱的渴望,壓制在自己心頭。
    “鄭鳴,你要去萬法殿送死,我阻止不了你,但是你若是活著走出萬法殿,那我就親手解決了你!”
    咬牙切齒之間,那世子的目光,就生出了一絲懷疑,他搖頭自語道:“萬法殿,他怎么會闖的過去呢。”
    鹿山虎的死,讓他氣憤不已,甚至整個封天神侯府,都憤怒異常,不少人都要求神侯府誅殺鄭鳴,甚至有人主動請戰。
    但是,這都被他壓了下來,因為這不需要。
    萬法殿,十不存一,千年以來,敢于闖萬法殿,想要獲得神侯之位的法身境強者,只有九個。
    而且這九人,都是公認的強者,但是可惜,這九個人,都留在了萬法殿,永遠沒有出來。
    按照他們家族的傳說,萬法殿玄奧異常,乃是一件高等的神器,甚至是一種天地所生的神器。
    武帝當年,曾經催動此殿,鎮殺過和自己爭霸天下的強者。而之所以會有通過萬法殿,即可獲取神侯之位的說法,那是因為萬法殿要收集強者之魂。
    只有強者之魂,才能夠讓萬法殿更加的強大。
    所以,在他們家族的家訓之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注意萬法殿!
    紫雀神都,遙望星辰的人,還有不少,只不過這些人的目光,要么在那紫微帝星之上,要么就在緊緊環繞在紫微帝星四周的八顆紫焰星辰之上。
    他們緊緊的盯著那些星辰,就好像看著一種美味,一種讓他們蠢蠢欲動的美味。
    從玉蓮城到紫雀神都,一共跨越三十六個傳送陣,而一個又一個傳送陣之間的距離,更是讓人趕路趕的心焦。
    鄭鳴從玉蓮城趕到紫雀神都,用了十三天的時間!
    “二弟,現在退開,還有機會!”鄭亨看著黑色的萬法殿,一把拽住鄭鳴,沉聲的叮囑道。對于萬法殿,鄭亨本來就沒有太多的好印象,此時看著黑黝黝,一如一頭莽古巨獸般趴在大地之上的萬法殿,他更加的緊張。
    萬法殿中有萬法!
    這是關于萬法殿的一個傳說,而真正讓萬法殿揚名的,是當年武帝留下的法旨。闖過萬法殿,并能夠面對所有法身境強者挑戰之人,可為神侯。
    當年武帝這道法旨,讓無數人為之趨之若鶩,但是隨著一個個強者飲恨萬法殿,闖萬法殿的強者,變的越來越少。
    甚至一些上古大教的強者,都嚴令自己的門人,絕對不可以去闖那萬法殿。
    “大哥,就是一個萬法殿,沒事!”鄭鳴看著萬法殿,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芒。
    他的那雙眼眸,在這一刻看到萬法殿,感覺之中,這萬法殿就好像是一個活物一般。
    如果有人催動,那么這萬法殿,一定會碾壓蒼穹。
    “是五皇子,沒有想到五皇子也到了,嘖嘖,看來這鄭鳴真是好福氣啊!竟然驚動了五皇子!”
    此時,就見一行人浩浩蕩蕩而來,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個身穿暗紫色皇袍的男子。
    這男子的黃袍上,是四爪金龍,代表著他的身份是神朝皇子。不過和表現身份的四爪金龍相比,男子更讓人矚目的,還是他的氣息。
    走動之間,百獸朝皇!
    這百獸的虛影,由一道道天地道紋匯聚而成,雖然看似虛無,但是卻好像一個領域。
    一個震懾四方的領域。
    “聽說沒有,五皇子殿下出生之時,神朝境內,萬獸齊鳴,嘿嘿,聲震寰宇啊!”
    “可不是嘛,當時就有人預言,五皇子乃是天命之主,不過十三皇子也不弱,他剛剛一出生,就得到了武帝神矛的主動來投,那可是不知道多少代神皇,都沒有讓它歸附啊!”
    “哼,你說這些算什么,九皇子天生神骨,自含大道,才是真正的神皇之身。”
    就在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卻見那五皇子已經大步流星的朝著鄭鳴走了過來:“聽說鄭兄要一闖萬法殿,小王敬佩不已,特來為鄭兄送行,祝鄭兄馬到功成。”
    五皇子說話間,朝著鄭鳴輕輕的拱手。
    這五皇子面貌清俊,說話之間,更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鄭鳴雖然對于紫雀神朝沒有太大的好感,卻也不能對人家的笑臉冷漠相對。
    “多謝五皇子前來送行,等我過了這萬法殿,再和五皇子您細細敘話。”
    說話間,鄭鳴的目光落在了四周眾人的臉上,而后漫步朝著巨大的萬法殿走了過去!
    也就是一個瞬間,他就來到了萬法殿開著的大門前!
    萬法殿,從來都沒有守衛!
    如果說在整個紫雀神都之中,什么地方是不設防的,那么第一個就是萬法殿。
    這里之所以不設防,因為萬法殿有入無回,只要不想死的人,根本就不會進入這萬法殿。
    現在,鄭鳴進入了萬法殿,在不少人的眼中,這一次他的進入,就是一次永訣。
    鄭亨看著弟弟要進入萬法殿的身影,眼眸中突然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雖然鄭鳴信誓旦旦的告訴他,進入這萬法殿,他有十足的把握,雖然鄭鳴告訴他,他進入萬法殿,揮手之間,就能夠成為神侯。
    但是鄭亨自己心里卻知道,弟弟之所以要一拼萬法殿,實際上為的是讓自己的家族,可以在紫雀神朝站穩腳跟。
    “哈哈,這位想必是龍驤軍都尉鄭亨大人吧?”就在鄭鳴跨入萬法殿的一瞬間,一個聲音陡然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的鄭亨,緩緩的扭過頭去,就見一個穿著赤紅色戰甲的男子,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不遠處。
    這男子眉目俊秀,立于眾人之中,給人一種鶴立雞群,不同凡俗的感覺。
    不過鄭亨更加注意的,卻是這個男子的服飾,他進入龍驤軍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光看這服飾,就明白男子所穿的乃是龍驤軍大統領的戰甲。
    龍驤軍百萬之眾,分屬三個大統領,他鄭亨因為是被紫雀神朝直接任命,所以根本就沒有見過龍驤軍的三位大統領。
    “屬下拜見大統領!”鄭亨抱拳行了一個軍禮!
    男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并沒有吭聲,但是站在男子身邊,一個目光陰毒的男子,聲音中卻帶著一絲譏諷的道:“鄭大都尉,我是真不知道,您到底是兩腿有問題呢,還是您的腦子有問題!”
    “見到大統領,還不下跪!”
    男子說到此處,目光朝著已經進入了萬法殿,還能夠看到外面情況的鄭鳴掃了一眼,然后帶著一絲冰冷的道:“難道你也像的那個兄弟一般,目中無人嗎?”
    按照龍驤軍的規矩,都尉見到大統領,除了正式打仗的軍令之外,是不必跪拜的。
    但是現在,這位竟然拿著大統領的地位,將鄭鳴也捎帶上,明顯就是要欺侮鄭亨。
    鄭亨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怒火。他的目光,更看向了已經回過頭來的鄭鳴。
    在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給了鄭鳴一個不用擔心的眼神,然后鄭亨緩緩的朝著那大統領屈下膝蓋道:“屬下見過大統領。”
    這一禮,勉強說起來,沒有問題,但是這其中的屈辱,卻是在場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的。
    有人的嘴角,露出了譏諷的笑容,更有人冷笑聲聲,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屑一顧。
    只有鄭鳴,在這個時候明白哥哥的意思,他不愿意分自己的心,所以他忍辱負重,將這份屈辱咽了下來。
    這一刻,鄭鳴的眼間紅,他緊緊的攥著拳頭,想要仰天長嘯,想要直沖出去。
    按照這萬法殿的規矩,沖出去的話,不但要遇到劫殺,而且還要失去闖入萬法殿的資格。
    當然,這劫殺,實際上就能夠要了沖出者的性命。
    可是,鄭鳴此時,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他不能夠忍受這種情形,他不能夠看著哥哥,在給自己犧牲。
    也就在鄭亨準備下跪的瞬間,一個手臂,輕輕的攙扶住了已經準備彎下身子的鄭亨。
    是五皇子,他在一手托起鄭亨的瞬間,目光落在那大統領的身上道:“郭大統領真是好大的威風。”
    這句話,說的平淡,但是那被稱為郭大統領的男子,眼眸中卻閃過了一絲冷芒。
    他淡淡的道:“王爺,有些事情,您還是不要招的好,免得給自己招來禍端。”
    這句話,是**裸的威脅,敢在深都之中威脅一國皇子,這位的膽量,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五皇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芒,他的胸中充滿了怒火,但是這個人的地位,同樣非同一般。
    母親是神皇的胞妹,而父親是一方神侯,再加上神皇的信任,讓五皇子此刻,也只能將自己的憤怒,緊緊地壓制在心頭。
    “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但是本王不懼!”五皇子的話,說的斬釘截鐵。
    那被稱為郭大統領的男子冷笑一聲,緩緩的扭過頭去。就在此時,一面耀眼的寶鏡,已經出現在了萬法殿的上空。
    這寶鏡,名為觀法鏡,同樣是武帝當年所留,只要是人敢闖萬法殿,這寶鏡就能夠將其中的情形,映現出來。
    “萬法九重一萬八千法,皇子您猜第一個出現的法身,應該是什么法身?”郭大統領看著寶鏡,聲音中的帶著一絲冰冷的說道。
    五皇子此時已經恢復了平靜,他朝著鄭亨笑了笑,剛剛準備說話,耳中卻響起了一個聲音:“今日之事,某必有一報!”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