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869 言必信行必果

  終于完全放下心來的鄭鳴,目光落在了戰車上方的那些封天神侯府武者的身上。
    “你們這次過來,是為豐欽輝報仇的?”鄭鳴看著那頭領摸樣的男子,淡淡的問道。
    這男子是生神境巔峰的修為,在封天神侯府的地域,就算一些普通的法身境,也不愿意得罪他。
    可是面對鄭鳴,此時的他,卻是怎么都硬氣不起來。
    “鄭鳴閣下,我覺得這應該是一個誤會,不如你將鹿山虎大人放出來,讓大人和您談!”那頭領猶豫了一下,就慢聲細氣的向鄭鳴說道。
    鄭鳴對于封天神侯府,絕無好感,從他一過來,豐欽輝就對他趕盡殺絕,到那個鹿山虎氣勢洶洶的要踏滅玉蓮城,都讓鄭鳴感到,這封天神侯府看他,基本上就像看一個螻蟻。
    想要什么時候踩死,就什么時候踩死的螻蟻。
    “不不不,此言差矣,這怎么能算一個誤會呢!”鄭鳴笑吟吟的看著那頭領,冷如寒冰道:“你們想要那鹿山虎平安是么,我就多點寬容之心,派你們神侯府管事的人過來賠禮道歉就行了!”
    “唔,不然的話,我就宰了這頭老虎吃肉!”說話間,鄭鳴朝著那紫黑色的葫蘆一點,紫黑色的葫蘆口倒立,兩個人從里面吐了出來。
    威風凜凜的鹿山虎,依舊是威風凜凜的鹿山虎,不過此時的鹿山虎,已經成了一頭死虎。
    而他身邊,那個褐發長袍的年輕人,也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
    那些跟隨著鹿山虎而來的封天神侯府的武者,看到倒地不起的鹿山虎,倒抽一口冷氣,眼睛都紅了。
    甚至有人已經握起了自己的兵器,隨時準備沖殺下去。
    “都不要沖動,大人尚且不是他的對手,咱們就不要白白送死了!”那頭領到底有些領導風范,見此情景,趕忙將眾人的情緒穩住了。
    鹿山虎的下屬,一向飛揚跋扈慣了,此時雖然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
    栗長運和司馬衷等人,一個個瞪大了嘴巴,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更是充滿了異樣。
    一刻鐘之后,一面巨大的旗桿被上百個龍驤軍的士兵安插在了玉臺山頂,而鹿山虎更是被龍筋五花大綁在了旗桿的上面。
    鹿山虎此時,已經迷迷瞪瞪的睜開了眼睛,他看著自己下方,無數人正用一種好奇的目光看著自己,頓時氣沖霄漢。
    “嗚嗚嗚!”
    仰天發出一陣長嘯的鹿山虎,怒聲喝道:“鄭鳴,暗箭傷人,算得了什么好漢,你可敢將老子放開,堂堂正正的和老子一戰!”
    “你個卑鄙小人,有膽量殺了老子!”
    等鹿山虎罵完,站在玉臺山下面的鄭鳴就淡淡的道:“你確定嗎?”
    見鄭鳴說的無比平靜,那正在大聲咆哮的鹿山虎,卻停頓了一下。
    他的經驗,讓他覺得,如果他再敢放肆的說話,說不定鄭鳴一惱,就真的把他給殺了。別看這鹿山虎表面,其實心思細膩,他怎么舍得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呢。
    權衡了一番局勢,鹿山虎就閉口不言了。無奈樹欲靜而風不止,就在這時,卻聽有人大聲的道:“鹿將軍,我就不信,他敢殺了你!”
    “鹿將軍是好樣的,他怎么會在乎一個小輩的威脅。”
    各種各樣的起哄,讓鹿山虎的臉漲得通紅,他雖然有心不吭聲,但是那此起彼伏的喊聲,讓他又難以裝傻充愣。
    但是再看鄭鳴,正一臉捉摸不定的望著他,看樣子似乎是等他鹿山虎開口決定。
    “鹿將軍,你代表的可是封天神侯府,你不要臉,封天神侯府也不要臉了嗎?”
    這一下,鹿山虎的臉紅的更加厲害,他用力的攥了一下拳頭,沉聲的道:“鄭鳴,老子既然落在你的手中,要殺要剮隨你,不過你要知道,殺了我的后果!”
    “封天神侯府,是不會放過你的!”
    這句話鹿山虎剛剛喊完,鄭鳴的手中,就已經多了一柄金色的長刀,那閃動的精氣,讓人看了心底發寒。
    栗長運這次過來,就是想要調停鄭鳴和封天神侯府之間的事情,本來他準備矜持一下,卻沒想到鄭鳴已經拿下了鹿山虎。
    這讓他沒有顏面再說話,可是鄭鳴現在要對鹿山虎下殺手,他就不得不出面了。
    不然的話,這件事情,他在神主面前,是無法交待的。
    “鄭鳴,暫且住手!”說話間,栗長運就沖到了鄭鳴的近前道:“你殺了封天神侯府的一個小輩,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你要是殺了鹿山虎,那就難以挽回了!”
    鄭鳴淡淡的看著栗長運,平靜的道:“他鹿山虎口口聲聲要我殺了他,我只是完成他的要求而已。”
    “更何況,我為什么要挽回?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他們封天神侯府在針對我們。難道他們折騰夠了,碰了釘子,我們還要向他們賠罪不成?”
    栗長運聽著鄭鳴的責問,心里大呼贊同,他已經了解了鄭鳴和封天神侯府之間的恩怨,知道這件事情從開始,封天神侯府就沒安好心。
    那豐欽輝針對鄭亨,為的還不是要壓制鄭小璇?鄭鳴來尋哥哥,豐欽輝直接下殺手,這不是欺負人么。
    而這鹿山虎過來興師問罪,人還沒有到,就氣沖星河,一副不將鄭鳴斬盡殺絕,決不收兵的架勢,換了誰不惱火呢?
    但是,鹿山虎來自封天神侯府,為封天神侯府第一戰將,他要是死了,那封天神侯府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天神山是不懼封天神侯府,但是為了一個鄭鳴,天神山還不愿意和封天神侯府拼一個你死我活。
    “鄭鳴,我知道你這件事情,你覺得有委屈,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你要面對的,是神侯府!”
    “是一方神侯!”
    鹿山虎聽到栗長運的話,頓時哈哈大笑,此時的他,覺得無比的暢快!好像剛才的丟臉,都在這一刻,統統找了回來!
    “不就是神侯嗎?老子也弄一個當當!”
    玉臺山上,幾乎有數千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他們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看一看這場關系到了天命者的沖突,究竟會有怎么一個結果。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鄭鳴的身上,竟然有這么一個葫蘆,也就是葫蘆催動的剎那,就將他們普遍看好的鹿山虎給弄得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鹿山虎在紫雀神朝的法身境之中,絕對是排名前二十的存在!他的失敗,讓不少人感到不可思議。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開始接受這場失敗的時候,鄭鳴的話語,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
    不就是一個神侯嗎?
    雖然紫雀神朝有八拜神侯,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每一個神侯,都是躲一躲腳,都讓四方震顫的巨孽。
    神侯高高在上,他們基本上不參與普通人的爭斗,神侯法力無邊,參星境的修為,可以掃羅星辰。
    現在,一個法身境的人,竟然說自己要成為神侯!他……他是腦袋被踢壞了嗎?
    鹿山虎、栗長運兩個人,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鄭鳴,特別是栗長運,看相鄭鳴的目光,兼職就好像看向一個怪物。
    神侯,那可是一個人,就能夠撐起一片天地的人物啊!
    “哈哈哈,我沒有聽錯吧,你……你竟然說自己要當神侯,如果你在百年之內能夠成為神侯,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仰天大笑的鹿山虎,好像找到了一個能夠緩解自己尷尬的辦法。
    “大言不慚,你倒是弄一個神候讓我看看!”司馬衷嘴角輕撇,淡淡的說道。
    至于其他人,此時雖然沒有吭聲,但是不少人看相鄭鳴的目光,也多出了異樣。
    鄭亨重重的錘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弟弟問神侯的情況,說自己也要弄一個神侯當當的時候,自己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或者說,他正在給自己定一個目標,然后朝著這個既定的目標,大踏步的前進。
    卻沒有想到,弟弟他……他竟然當著如此多的人,說什么要分分鐘鐘弄一個神侯來當。
    鄭鳴朝著一副笑的要死的鹿山虎掃了一眼,淡淡的道:“我哪有功夫跟你打賭,你不是說要我殺了你嗎?老子現在就成全你,先送你上路吧!”
    說話間,燦爛的刀光劃破虛空,朝著鹿山虎的頭頂直斬而下。這一刀,不是君臨天下的刀法,但是卻帶著一絲君臨天下的刀意。
    霸道的一刀,照耀虛空,同樣閃耀了不少人的心。那些本來還露出譏諷的司馬衷等人,這一刻,也都靜了下來。
    他們看著隨著腦袋落地,化成一頭斑斕猛虎的鹿山虎,眼眸中更是閃出了一絲的恐懼。
    瘋子,這兩個字瞬間就出現在了大多數人的心頭。
    栗長運看著死了的鹿山虎,整個人都哆嗦起來,他手指著鄭鳴,有些語無倫次的道:“你……你知不道,這一次,你惹大禍了。”
    “封天神侯府,這一次絕對饒不了你!”
    “你還是祈禱老天,讓你獲得神侯之位吧,要不然,你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天神山,這一次真的救不了你了。”
    鄭亨也沒有想到,弟弟此時竟然真的動手,他想要說什么,可是又說不出來。
    他知道,弟弟這樣做沒有錯。從他成為玉蓮城龍驤軍的都尉那天起,豐家就在找他麻煩。讓他這個紫雀神朝所封的都尉,沒有半點的實力。
    鄭鳴殺了那豐欽輝之后,他的心中充滿了爽利,只不過他性格內斂,這種欣喜,只是留在心中。
    “我們兄弟的生死,輪不著你們天神山操心,我過兩天就要去闖那萬法殿,那神侯的位置,我要定了!”鄭鳴說到此處,緩步來到鄭亨的近前道:“等我坐上神侯,誰再敢對咱們家不敬,就滅他滿門!”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