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868 葫蘆無敵

  “都統大人,那鹿山虎的戰車,已經來到了千里之外,您看該怎么辦?”陶愿明有些著急的請示道。
    鄭鳴看著驚慌失措的陶愿明,大手一揮,不以為然的道:“不就是一個鹿山虎么?等一下將它擒住就是了。”
    陶愿明雖覺鄭鳴的話有些天真,卻也不敢流露任何輕視之色,只能點頭如搗蒜。等他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鄭鳴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這讓奉了鄭亨命令前來尋找鄭鳴的陶愿名,心里沮喪極了。
    這鄭鳴大人說話做事,總歸有點信口開河,好像有點不靠譜啊!
    玉臺山,位于玉蓮城的西側,和玉蓮城遙遙相對,此山雖然沒有太多的靈氣,但卻是玉蓮城的天然屏障。
    鄭鳴之所以離開,是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鹿山虎的行蹤,所以第一時間,來到了玉臺山上。
    清風浮云,天地如畫,鄭鳴一個人立于山上,并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息。那些興致勃勃來看熱鬧的人,很快就趨之若鶩了。
    “那個叫鄭鳴的家伙,就在玉臺山上!”
    “聽說鹿山虎要從玉臺山過來,他故意在等待鹿山虎,這不是故意挑釁么!”
    “師叔,那個鄭鳴去玉臺山阻攔鹿山虎了,咱們是不是要過去看一看!”司馬衷雖然對鄭鳴絕無好感,但是在大事情上,還是不敢隱瞞,快速的向栗長運稟報道。
    栗長運沉吟了剎那,淡淡的道:“既然他有這般的勇氣,那咱們就過去看看。”
    “如果他有不支,也好救他一救!”
    司馬衷立馬媚笑道:“師叔您哪兒哪兒都好,就是心底太仁慈了,依我說,就該讓鄭鳴吃點苦頭,這鹿山虎作為太古白虎血脈的傳承者,法身境之中,幾乎是最巔峰的存在之一。”
    “他鄭鳴不是很能耐嘛,一人做事一人當,何必讓師叔您操心呢!”
    栗長運是什么人?豈是幾句哄人的鬼話能忽悠住的。因此,對于司馬衷的猛拍馬屁早就司空見慣。當下也不言語,衣袖揮動,就離開了自己暫住的地方。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玉臺山上,已經擠滿了看熱鬧的武者,他們除了看戲,更想用最快的速度,將這好戲的內容,傳給自己身后的人。
    “聽說了嗎,這鄭鳴也是法身境,而且還擊敗了天神山的栗長運。”
    “不會吧,栗長運在法身境之中,雖然不是最巔峰的存在,卻也不是初入法身境的武者可以擊敗的。”
    “這是我聽龍驤軍的人說的,應該不會是假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栗長運和鹿山虎豈能相提并論哪。那鹿山虎可是封天神侯府的第一戰將啊!”
    “聽說掄起戰力,這鹿山虎如果自認第二,整個西方二百神侯的領地,都沒有人敢自認第一。”
    “得了吧,這也是封天神侯府給鹿山虎的臉上貼金,如果金身教的第一枯榮出手,鹿山虎絕對不是對手。”
    各種各樣的議論成了一團,而大多數人的目光,則落在了玉臺山頂峰鄭鳴的身上。
    “二弟,你來這里是不是太冒險了,要是在玉蓮城中,咱們還有一城人作為支撐!”鄭亨來到鄭鳴的近前,低聲道。
    鄭鳴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目光看著鄭亨,心說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還是自己那個老實忠厚的老大嗎?
    一城人作支撐的意思,不就是那一城人的生死作為賭注,賭鹿山虎不敢用太強的手段嗎?
    老大以前可不是這樣的,看來,為了自己的親弟弟,也是豁出去了。心里頓覺溫暖的鄭鳴,笑嘻嘻的調侃道:“我說大哥,你放心,你兄弟什么時候打過沒有把握的仗呢。”
    “這一次,說干掉鹿山虎,就絕對不能讓這家伙活著跑掉了!”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一座戰車呼嘯而來,巨大的戰車上,站著數十人,只是,這些人,全都被一個人的光芒所掩蓋了。
    這是一個身高過丈的大漢,整個人傲立戰車,給人一種殺氣沖霄的感覺。
    不少修為低于化蓮境的武者,在看到那大漢的瞬間,就被大漢身上的煞氣壓制的臉色大變,甚至有人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弄的鼻青臉腫了。
    鹿山虎,人還沒有到近前,那沖天的煞氣,就壓得不少人側目不已。
    “你就是鹿山虎?”鄭鳴的手中,多出了那得自紫龍神侯府的葫蘆,他朝著自己的頭頂一拋,那葫蘆,頓時化成了一個高有百丈的巨大葫蘆漂浮在鄭鳴的頭頂。
    鹿山虎看到鄭鳴竟然祭起銘寶,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銘寶雖然強大,但是在鹿山虎看來,終究是外物,真正強大的,還是自身的修為。
    “哈哈哈,老子就是鹿山虎,你就是鄭鳴小崽子吧,這一次老子來,是要取你……”
    鹿山虎大大咧咧的笑著,還不等把話說完,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將自己整個人包裹了!
    而且,就在這吸力出現的瞬間,他忽然暈頭轉向,一身的修為,在這一刻,竟然半點都施展不出來了。
    咬著舌尖,鹿山虎努力的想讓自己清醒一下,卻沒有想到,因為神識被攪動,他用的力氣一下子大了三分。
    那舌尖,更是被他嘎嘣一下咬斷了。
    錐心刺骨的疼痛,并沒能讓鹿山虎清醒過來,他整個人就這么稀里糊涂的被吸進葫蘆之中了!
    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則是一個個驚慌失措,他們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失去了鹿山虎的戰車,依舊停留在虛空之中,只是,那氣吞萬里的鹿山虎,卻是蹤跡全無了。
    第八二二章葫蘆無敵
    司馬衷這一刻也是瞠目結舌,空空如也的戰車上,確實沒有那囂張的鹿山虎了。
    那個葫蘆,將牛氣沖天的鹿山虎,直接吸入葫蘆之中了。
    難道這一切,就這么結束了嗎?這等詭異的結果,讓司馬衷不知該如何是好,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栗長運的身上。
    栗長運的臉上,同樣充滿了驚奇之色,不過看到司馬衷投來的目光,他淡淡的道:“這個不一定,雖然很多銘寶,可以困住高手,但是大多數的時候,都會被人破開的。”
    “鄭鳴的困境雖然不錯,但是鹿山虎的太古白虎法身,充斥著西方庚金之氣。很多時候,就算是參星境的禁止,也難以困住他。”
    司馬衷這才松了一口氣,他是發自肺腑的對鄭鳴厭惡不已,當然不希望在這件事情上,鄭鳴會有獲勝的可能。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頭頂的葫蘆,只盼著能聽到嘭的一聲,這個葫蘆猛然爆開,然后一頭驚天猛虎,就從里面殺出來了。
    而站在那里的鄭鳴,在這猛虎的壓制下,就好像一只受傷的鵪鶉,只能跪地投靠。
    可是,十個剎那過去了,那葫蘆沒有半點的動靜,一百個彈指過去了,依舊沒有半點聲息。
    爾后,一刻鐘過去了……
    跟著鹿山虎而來的,都是他的心腹之人,在鹿山虎被鄭鳴擒拿的時候,并沒有露出任何的慌張之色,因為在他們看來,鹿山虎怎么可能會在陰溝里翻船呢。
    可是一刻鐘過去了,鹿山虎竟然沒有了聲息。這種詭異的情形,讓他們再也無法保持鎮定自如了。
    一個褐發長袍的男子,手指鄭鳴道:“鄭鳴,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暗算了我們大人,還不快快將我們大人放出來!不然的話,今日就讓你和玉蓮城一起灰飛煙滅。”
    這褐發長袍的男子,也是一名法身境的武者,雖然他是鹿山虎的下屬,但是在封天神侯府,他的地位比之一般的城主,還要高上不少。
    鄭鳴對于這褐發長袍的男子,并沒有放在眼里,畢竟這男子也是剛剛進入法身境沒多久。棋逢對手才痛快,何必和這個家伙浪費口舌?
    懶得和男子啰嗦的鄭鳴,也不問來人姓甚名誰,突然大喝一聲道:“孽障,還不歸附,更待何時?”
    那男子對于鄭鳴再用這招已經有了提防,在鄭鳴高喝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己的法身催動。
    這是一只騰蛇,盤踞四方!可惜,騰蛇還沒有來得及張口,就連著男子,被一股漩渦卷動。
    一個瞬間,褐發長袍的男子,也被吸入了葫蘆之中。
    封天神侯府傲世四方,可謂是一方之霸,跟著鹿山虎的人,更是神侯府中的驕兵悍將,這一次他們浩浩蕩蕩過來,可是找鄭鳴麻煩的。
    卻沒有想到,還沒有進入玉蓮城,兩個頭領,就已經被擒,一時間,弄的這些人像是無頭蒼蠅似的沒了主意。
    一個看似頭領的男子,快速的拿出了一面玉符,祭起在半空中,然后緊緊的盯著鄭鳴的葫蘆。
    審時度勢,然后趕緊和鄭鳴講和,他是沒有這個權力擅自作主的。可是,讓他此時硬著頭皮和鄭鳴相抗爭,他哪里有那個膽子呢。
    而四周觀戰的人,此時也都用敬畏的目光看著那葫蘆,雖然天地波動并不是太大,但是看著鹿山虎和那褐發男子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就被接連吸進葫蘆之中,怎不讓他們心驚膽戰,望而生畏。
    如果這葫蘆對付他們,他們又怎么可能擋得住這葫蘆一吸!
    鄭鳴一直都用神識感應著葫蘆之中的鹿山虎和那褐發男子,準備一旦兩個人出現任何的異動,就立刻催動法力鎮壓。
    不過,無論是鹿山虎還是褐發男子,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反應,這也讓鄭鳴放下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