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867 聞聲拿人

  玉蓮城作為龍驤軍的駐地,雖然有一部分居民,但是并不是十分繁華,只是,這種寥落的情形隨著鹿山虎的到來,卻悄悄的發生著變化,比如說,已經有不少人出現在了玉蓮城中。
    論起修為,這些人大多都是生神境的存在,當然,其中也有幾個法身境的強者。
    他們雖然不鬧事,但是他們的來意,卻是昭然若揭:他們是來觀看封天神侯府是如何擒拿鄭鳴的。
    甚至可以說,他們是來看,兩個擁有天命的人,是如何相碰撞的!
    對于這些人的到來,鄭亨雖然不爽,卻也不愿得罪,只能派龍驤軍的士兵多多留意這些人的行蹤。
    而天神山的來人,自從那栗長運閉關之后,其他人就沒有了這種束縛,很快就跑了出去。
    作為一大圣地的傳人,他們自然是受到了眾星捧月的待遇,特別是司馬衷,作為天神山有數豪門的子弟,所到之處,猛拍馬屁之人,更是車載斗量,數不勝數。
    “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憑什么敢和封天神侯府對上?還不是有我們天神山在后面給他撐腰嘛!”
    “這次,那頭老虎肯定會給我們天神山一個面子的,但是我天神山的長輩也通情達理的表過態了,給這小子一個教訓,也讓他長長記性,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能信口開河的!”
    司馬衷的話,只是幾個時辰,就傳的沸沸揚揚,更是有人把這個消息傳給了鹿山虎。
    “哈哈哈,這是故意買好呢,可惜,他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老子要殺的人,他天神山還能阻止不成!”鹿山虎哈哈大笑,他的眼眸中,更是帶著一絲狂傲:“這一次老子來,就沒有準備善了。”
    “殺了我天神山的人,就要血債血償!豈能教訓一下就放過,如此草率了結呢!”
    說話間,鹿山虎的目光就落在一個緊跟自己身后的年輕人身上,眼眸中帶著一絲冷厲道:“吩咐下去,抓緊趕路,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一尊由十頭生神境巨鸞拉動的法攆,瘋狂的奔馳向前,也就是一個瞬間,就橫跨了百里虛空。
    鄭鳴對于鹿山虎的狂言,并不知道,此時的他,正盤坐在那小小的石橋上。
    雖然石橋能夠讓他領悟的速度提升百倍,但是剛剛領悟了兩儀微塵陣的他,想要更進一步,從自己的神蓮之中,再次領悟出一道法身來,卻是無比的困難。
    畢竟,這需要時間的積累。
    按照鄭鳴自己的估計,如果自己來領悟的話,那五色神光的神蓮化成法身,最少也需要百年的時光。
    而有了那小小的石橋,一年時間,他有把握領悟出來,只是,他哪里有一年的功夫用來閉關呢。
    既然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的進步,索性暫時不修煉了。有了決定之后,鄭鳴又將注意力放在了心頭的英雄牌上。
    黃色的聲望值,并沒有太大的增加,而紅色的聲望值六十多個億,鄭鳴現在也沒有抽的心思。
    一是因為幾率太小,另一個原因,則是紅色的聲望值抽取出來的東西,難以給他留下什么有用的。
    青色聲望值二十二萬,唔,這個速度還算不錯,看來我將天神山那個家伙揍了一頓,還是有些用處的。
    就用它抽取一下,看看能不能抽取到有用的東西。
    抽取法寶試試!
    鄭鳴本來想要抽英雄牌,但是想到法寶這東西,基本上都不會落空,于是就將主意打到了法寶上面。
    二十二萬,可以抽取二百二十回,得,使用一次一百的功能,先抽它兩次再說。
    十萬青色的聲望值,也就是一轉眼的功夫,就化成了一百張抽中的武器法寶英雄牌。
    唔,紅色的英雄牌不少,最多的依舊是青龍偃月刀,五十六件青龍偃月刀,讓鄭鳴有一種醉了的感覺。
    然后,是神兵利器,兩件血飲刀,一柄英雄劍!
    至于法寶方面,倒也沒有太虧待鄭鳴,三個小法寶,兩柄飛劍,不過這三個小法寶,實在是拿不出手,比如那飛蝗石,對于化蓮境的武者,還有一些威脅,化蓮之上,基本上就是無用了。
    而其他兩件法寶,一鏡一斧,比起飛蝗石還稍有不如,更不要說其他了。
    大爺的,怎么就是這種東西,就不能讓俺抽到一些封神至寶嗎?再來!
    又是一百次,而這次同樣沒有給鄭鳴帶來好運,最好的寶物,是一件南明離火劍。
    雖然這南明離火劍隱含南明離火,得到之后,對鄭鳴也算是不無小補,但是相對于十萬的青色聲望值,實在是損失不小。
    接著抽吧,還是二十次呢?
    青龍偃月刀,青龍偃月刀,青龍偃月刀……
    當鄭鳴抽取到第十五次的時候,整個人就有點麻木了,他的青色聲望值,差不多已經消耗殆盡。
    就在鄭鳴心中念叨著,出現一個九齒釘耙就好的時候,一張英雄牌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看到這法寶,鄭鳴覺得有點眼熟,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就發現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個葫蘆。
    一個和自己從那紫龍神侯府的古藤上拿下的葫蘆模樣差不多的葫蘆。
    紫金葫蘆!
    鄭鳴的目光快速的朝著紫金葫蘆的技能看去,就見上面赫然寫著:“聞聲拿人,滋補神丹,陰陽化血,無限虛空!”
    看到這四個技能,又看了看紫金葫蘆英雄牌的顏色,鄭鳴剎那眉開眼笑,這一次,他又抽到寶了。
    不過一個瞬間,他的心卻又提了起來!
    他已經爆掉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爆掉了太極圖這兩樣開天辟地的至寶,讓圣人級別的英雄牌,難以發揮出應有的威力。
    現在,這紫金葫蘆,是不是還能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呢?
    心里忐忑之間,鄭鳴就決定好好查看一下,他的念頭剛剛點在那紫金葫蘆的英雄牌上面,一個紫金色的葫蘆,就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二十分鐘的紫金葫蘆英雄牌!
    看著手中的紫金葫蘆,鄭鳴沉吟了瞬間,就快速的將自己儲物手鐲之中的丹藥,一股腦的倒進了紫金葫蘆之中。
    現在他不需要用這紫金葫蘆去拿人,也不需要用這紫金葫蘆把哪個不要臉的家伙化為膿血,所以他要充分利用這二十分鐘的時間,去滋養神丹。
    手托著紫金葫蘆,鄭鳴頗有一種遍布天下,沒有對手的灑脫,不過隨即,這種灑脫,就變成了一種思索。
    紫金葫蘆有四種妙用,究竟選擇那一個呢?
    雖然他的心中,無比傾向于那聞聲拿人,但是隱隱約約,他又覺得排在最后的才是最好的。
    沉吟之間,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九分鐘,鄭鳴當下將葫蘆之中的丹藥,全部倒了出去。
    這……這還是登天丹嗎?其中的藥性,簡直是登天丹的十倍,而且沒有副作用。
    也就是說,服用了登天丹成為躍凡境的武者,并不會受到丹藥的拘束,還可以繼續狂飆猛進。
    將那一顆顆品質不知道提升了多少的丹藥看在眼中,鄭鳴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瘋狂的朝著他咆哮,要滋養神藥!這樣的話,不知道能夠獲得多少神藥。
    有了這些神藥,可以換取大量的元道石,可以換取其他東西,可以……
    就在這個念頭要瘋狂的時候,鄭鳴終于冷靜了下來。神藥雖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還是修為。
    那聞聲拿人的能力,更是鄭鳴所需要的。
    做出這種選擇,無疑是痛苦的。好在,鄭鳴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很快就決定了。
    一分鐘之后,紫金葫蘆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一道充滿了大道規則之力的神光,瞬間沖入了鄭鳴的體內。
    這道神光,在沒入鄭鳴體內的剎那,就沖入了兩儀神蓮之中。本來,鄭鳴以為這神光,應該先化成一個蓮子,卻沒有想到,這神光竟然鉆入了呼魂攝魄的神通蓮子之中。
    黝黑發亮的蓮子,在這道神光鉆入的瞬間,陡然沖出了一道光柱,從鄭鳴的頭頂直沖而起。
    黑色和紫色相間的光柱,最終化成了一個紫黑色的葫蘆,懸浮在鄭鳴的頭頂。
    法身,自己的第二個法身,竟然是一個葫蘆!
    鄭鳴神念閃動之間,這葫蘆上空,就響起了一個聲音:“孽障,還不投降,更待何時!”
    這聲音,浩浩蕩蕩,一如天地神音。
    在這聲音響起的瞬間,葫蘆之中,更是生出一道巨大的漩渦,朝著前方吸納而去。
    唔,呼魂攝魄和聞聲拿人的神通相結合,好像妙用無窮呢!從呼魂攝魄這點而言,它本來吸納的,是別人的魂魄,現在是魂魄和人一起吸納。
    聞聲拿人這方面呢,這家伙就顯得更加強橫了,根本就不等人回答,就直接往葫蘆里吸納了!
    感受著頭頂那巨大的紫黑色葫蘆,鄭鳴的眼眸中,光芒閃動的越加厲害。
    本來,他對于自己能不能輕松獲得一個神侯之位,還有點忐忑,現在嘛,鄭鳴自忖可以喜笑顏開了。
    這第二法身,好像比兩儀微塵陣,還要好用。
    將自己的法身收入體內,鄭鳴的手中,再次多出了一個葫蘆,這是一個孕育著星辰之力的葫蘆。
    前些時候,這葫蘆連著藤被鄭鳴從紫龍神侯府中給弄了出來,其中葫蘆藤所化的短杖,更是讓鄭鳴拿著,敲了金蓮大圣的臉皮,而這葫蘆,卻一直都沒有什么用處。
    顯露一個葫蘆法身,鄭鳴覺得好像有點太過招搖,所以他就想將那法身當成銘寶來用。
    當然,這個葫蘆,只是鄭鳴用來掩蓋的一個手段。雖然這種掩蓋,好像大可不必,可是鄭鳴覺得,低調,低調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一切完成,鄭鳴就走出了自己閉關的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