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866 我要當侯爺

  栗長運面無表情的聽著眾人議論紛紛,看他們恨恨不已的模樣,似乎如果有人提議擊殺鄭鳴,他們也會毫不客氣的送上一掌。栗長運心里不由得一陣冷笑,又看了一眼那臉上帶著一絲得色的紫袍年輕人,淡淡的道:“司馬衷,你知道什么叫大局嗎?”。
    “鄭家兄弟,雖然得罪了咱們,但是鄭玄機對于咱們天神山而言,卻是非常的重要。”
    “天地哭,圣人亡,一個圣人,掌周天運轉,一念之間,可以天崩地裂!”
    “咱們天神山的無上老祖,傳下了法旨,這最有可能繼承圣人之位的,就是八百道種中人。”
    “我們天神山雖然有兩個擁有道種的弟子,可是每一個擁有道種的弟子,都無比的重要。”
    “如果他的家人,因為咱們的斗氣而死,那對于這個弟子的成長,將是非常的不利。這對于我天神山!無!錯!的大計,將會非常的不利,你可明白!”
    栗長運的一席話,說的無比嚴厲,司馬衷的臉色,頓時黑了起來,雖然他內心里,對于栗長運這番說辭,一百個不服,卻又不敢反對。
    畢竟,修為在那里擺著!
    “弟子錯了,還請師叔原諒!”說話間,司馬衷恭敬的躬下身子,但是栗長運卻從司馬衷的眼眸中,看到了一層怨恨。
    對于這一點,栗長運并沒有放在心中,司馬衷雖然來頭不小,但是他栗長運還不至于懼怕一個化蓮境的弟子。
    “好了,咱們去休息,等那鹿山虎來了再說。”栗長運一揮手,邁步而去。不過在臨走的時候,他又淡淡的安排道:“我們雖然插手此事,卻也要讓那小子吃點苦頭。”
    鄭鳴對于栗長運他們離去之后發生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這實際上也怨不得鄭鳴,誰讓他的神通之中,就有一門天耳通呢。
    這門手段,并沒有太強的攻擊手段,只是運轉起來,卻能夠將千里之內的飛花落葉之聲盡數收入耳中。
    “你……你已經是法身境了,實在是太好了,奶奶的,我們金霞宗的祖師,也不過就是法身境!”
    就在鄭鳴沉吟的時候,從鄭鳴擁有法身境修為的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鄭亨,一臉驚喜道。
    “哥哥,我這也算是機緣,呵呵,過兩天我指點你一下,讓你的修為也提升提升!”鄭鳴眼眸含笑道。
    “看來我真的需要快快修煉了,要不然咱們鄭家三雄,就我最落后了!”鄭亨撓了一下頭,有點懊惱的道:“不過生神境實在是太難了,我師尊說,除非我有天大機緣,才能夠領悟金霞九大神通中的一樣。”
    金霞九大神通!
    鄭鳴雖然不知道這金霞宗究竟怎么樣,但是從哥哥話語中流露出來的只言片語,覺得這金霞宗應該也就是一般。
    “大哥,你們金霞宗,每一個生神境都能夠領悟全部九大神通嗎?”。
    “兄弟你說笑了,九大神通豈是那么容易領悟的,我給你說,我們金霞宗的弟子,能夠領悟九大神通之中的一種,都要笑死了,唔,我們宗門的大長老,是建宗三千年來第一天才,才領悟了七種神通。”
    鄭鳴笑了笑道:“大哥你放心,過一段時間,你就是金霞宗領悟九大神通的第一人。”
    “吹牛不打草稿!”鄭亨搖了搖頭,對鄭鳴做出了評價。
    鄭鳴沉吟了一下道:“大哥,我來的時候,覺得你這龍驤軍的都尉好像不錯!”
    “可是剛才,看著你被那個天天神山的家伙那樣說,看來這都尉就是個雞肋而已。”
    “那個我聽說,紫雀神朝有八百神候,咱們兄弟是不是弄一個神候來當當!”
    鄭亨聞言目瞪口呆。好像看一個怪物似的看著鄭鳴,心里直嘆弟弟真是異想天開。
    神候,他可真能想啊,聽他說的如此輕巧,仿佛這神候在他的眼中,就好像廉價的大白菜一般。
    “按照紫雀神朝的規定,如果有參星境的修為,又愿意效忠神朝,就可以被封為神侯!”鄭亨猶豫了一下,鄭重其事的說道。
    占據一方的神侯,在他的眼中,實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面對神侯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實在是有太多的差距。
    參星境,鄭鳴搖了搖頭,他雖然覺得自己不見得打不過參星境,但是境界真的沒有達到。
    “還有別的辦法沒有?”
    鄭亨的頭搖得好像撥浪鼓一般:“就這一個辦法,你覺得神侯就那么好當啊!”
    “大人,其實還有一個辦法!”一個過來向鄭亨回稟安排栗長運等人情況的武官,快步走過來,輕聲道:“當年紫雀武帝立國之時,曾經傳下御旨,法身境武者如果想要成為神侯,就要戰力第一,舉世無雙!”
    戰力第一,舉世無雙!
    聽起來簡單,但是一般武者想要做到,卻是何其艱難,何其不易!
    鄭亨眉頭一皺,嘟囔了一句道:“這個條件,還真不是人能夠做到的。”
    可是就在覺得他掃幸的時候,就聽鄭鳴朝著那軍官道:“怎么能夠讓紫雀神朝認定我法身境戰力無雙擊殺一個參星境嗎?”。
    “撲哧!”那軍官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在他眼中,說了傻話的,是他的上司,而且還是一出手,就震殺了豐欽輝的人。
    這樣的人,你在他說錯話的時候笑出聲來,那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但是他忍不住,忍的肚子疼!
    “都尉大人,都統大人,我是忍不住,那個戰力第一,并不需要擊殺參星境。”
    “陶愿名,以后說話就是說話,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說話的時候笑,我就掰掉你一顆牙齒!”鄭鳴兇巴巴的說道。
    這個陶愿名,是第一個服從鄭亨的軍官,不過讓鄭鳴第一時間記住他的,還是他的名字。
    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和別人同了音,更是因為這個被鄭鳴給記住了。
    “都統大人教訓的對,小的一定改正,請都統大人放心,小的以后,絕對不胡亂笑!”
    那陶愿名說到此處,沉吟了一下道:“都統大人,武者在參星境以前,好像存在著越級挑戰的情況。”
    “不過一般來說,有兩個層次,是難以越級,那就是從一品大宗師到躍凡境;第二就是從法身境到參星境。”
    “躍凡境和一品大宗師的差距,我不說大人們也知道,而參星境和法身境的區別,兩位大人可能還不太明白。”
    “這參星境,就是溝通域外星辰,讓自己的神念烙印,深深的印入星辰之內。”
    眼眸中瞬間多出一絲向往的陶愿名,聲音有些顫抖的解釋道:“而那所溝通星辰之力,則會從九天之上,投入被溝通的人身體之中。”
    “武者的真元,將會轉化為星元,這星元的力量,是真元力量的百倍不止啊!”
    從參星境武者身上擁有的金黃色聲望值,鄭鳴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大大的境界。
    此時陶愿名的話,更是證實了他的猜想。
    “一旦達到參星境,只要那留在星辰深處的烙印不被斬滅,就可以滴血重生!”
    “而壽命,更可以從法身境的千年,直接延續到三千年!”
    “以法身境挑戰參星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武帝也不用留下這么一個規矩。”
    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種迫切的感覺,他沉吟之間道:“你說了這么多,還沒有說我怎么才能夠證明我是法身境的第一人啊?”
    “這個說起來也簡單,只要您闖過萬法殿,然后向天下法身境挑戰就行了。”陶愿名輕聲的說道。
    萬法殿?什么是萬法殿?
    鄭鳴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讓陶愿名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鄭鳴居然不知道萬法殿。
    “萬法殿就是紫雀武帝留下的一件至寶,聽說里面刻錄著上萬法身,一旦催動起來,這些法身就會再現當年擁有他們強者的最強法身。”
    “而只有通過萬法殿的人,才有資格發起天下論武,從而踏上神侯之路!”
    這一次給鄭鳴解釋的是鄭亨,他的話語中,帶著那么一絲的羞愧之色。萬法殿都不知道,實在是羞愧啊!
    “不過挑戰萬法殿,同樣有危險,畢竟皇族的萬法殿要催動起來,需要大量的元道石,如果是個人都想去挑戰,皇族在這方面還真是有點負擔不起。”
    鄭亨撇了撇嘴,想要說什么,最終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來到紫雀神朝百年,對于紫雀神朝的威嚴,他還是心知肚明的,知道這不是自己可以挑戰的。
    而鄭鳴則沒有那么多的顧忌,他嘿嘿一笑道:“我聽說這天下,最富的就是神朝。”
    那陶愿名只當沒有聽到鄭鳴說什么,雖然他的心中很認同鄭鳴的話,但是神朝在他的心中,同樣擁有著無以倫比的地位,讓他不敢對神朝有什么怨言。
    “一旦萬法殿挑戰失敗,雖不至于被擊殺,卻要進入血衣衛服役千年!”
    陶愿名說到此處,不無恐懼的道:“在這千年之內,能夠從服役之中再出來的人,尚且不足一半。”
    “二弟,那就別想了,呵呵,你剛入法身境,咱們還是等一等,再挑戰那萬法殿吧!”
    等一等再挑戰,鄭鳴當然沒有這個耐心,盡管現在,他好像成為了龍驤軍的都統,而且青色的聲望值,也增加了不少,但是和成為神侯相比,差的還是太遠。
    “闖一下那個萬法殿,應該不是什么問題!”他朝鄭亨笑了笑,自信滿滿的說道。
    陶愿名不再說話,不過他的心中,卻覺得這位都統大人,實在是有點不靠譜。
    就算您身后有一個得到天命的妹妹,但是光憑這一點想要讓神朝手下留情,卻是不可能的。
    鄭亨又勸了鄭鳴幾句,卻沒有勸動,最終只能閉上嘴巴,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那氣勢洶洶而來的鹿山虎,萬法殿的事情,要等料理了鹿山虎之后再說。
    第八六六章我要當侯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