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65 天神之手


    鄭鳴身上的金色光芒,是如意金箍棒十分之一的堅硬,幾乎一瞬間就匯聚在了鄭鳴的體內,那紫衣男子的腳在碰撞鄭鳴腳的剎那,就覺得自己好似撞上了一座山。Δ』
    一座全部是都是由玄鐵組成的山。
    “咔嚓!”骨斷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聽到這聲音的鄭亨,就好似一個憤怒的獅子,朝著那紫袍男子猛地沖了過去。
    他可以對這些天神山的來人恭敬有加,但是這有前提,就算是這天神山的人來頭再大,他也不可以傷害自己的弟弟。
    鄭亨在金霞宗,修煉的主要是劍法,但是在拳法上,他也有不小的造詣。
    又因為心急鄭鳴的受傷,所以這一拳,用的自然是十分的賣力,金色的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那紫袍男子的身上。
    紫袍男子就好似一個破布袋,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倒地不起的他,痛苦的哀嚎著。
    慘叫聲,讓鄭亨一愣,他自己的修為絕對比不過這位天神山的高弟,剛剛他只是心中的憤怒,所以根本就沒有顧忌可能產生的后果,卻沒有想到,竟然出現了這般的后果!
    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居然將一個境界比自己高的人,打的都快哭了。
    而那冷臉中年人,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剛才鄭鳴雖然沒有動,但是他身上泛起的那一絲淡淡的金光,實際上已經將自己這個倒霉師侄的骨頭給震斷了。
    而更倒霉的是,這個看似忠厚的鄭亨,居然趁著自己師侄受傷之際,如此落井下石的對自己的師侄動手。
    實在是……卑鄙無恥啊!
    “孽障,今日不給你們一個教訓,你們不知道我天神山戒律的嚴格。”說話之間,那冷臉中年人一揮手,一個巨大的手掌,就朝著鄭鳴和鄭亨壓了下來。
    天神之手!
    這就是中年人的修成的法身,號稱一手出,鎮壓大千萬物的天神之手。
    只不過這中年人的天神之手,只有三根手指,可就是這樣,那滔天的威勢,依舊壓迫四方。
    在這天神之手下落的剎那,鄭亨的身軀,就難以動彈半分,他雖然有這化蓮境的修為,但是法身境的存在,并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就在鄭亨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看到鄭鳴一拍自己的頭頂,一黑一白兩道氣息,陡然從鄭鳴的頭頂飛出。
    這兩股氣息,迎著天神之手而上,只是一個剎那,就化成了一片虛空,而天神之手,旋即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中年人的臉色大變,他萬萬沒想到,鄭鳴竟然也是法身境的強者!吃驚之余,正準備施展其他手段的他,還沒有來得及施展手段,就覺得眼前環境一變。
    本來,他是在玉蓮城的宮殿之中,但是現在,他突然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片詭異的天地之中。
    這天地,沒有日月,滾滾的氣息,讓他心里毛。萬般恐懼之下,他的第一本能反應,就是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他雖然感應不到天神之手的存在,但是他的手中,卻帶著從天神山出來之時,神山之主賜下的寶物。
    神念閃動之間,這寶物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是一柄巨戟,雖然殘缺,但是卻隱含神禁。
    破空神戟,當年天神山上,一位修為達到了神禁境界的絕代天驕打磨出來的戰兵。
    依靠神山之主賜下的銘文,他雖然只能催動這破空神戟十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就憑著這十分之一,他覺得破開這詭異的手段,應該也是手到擒來之事。
    “開!”
    一聲厲喝,中年人神戟橫掃虛空,那無邊的混沌之氣,瞬間被從中間斬成了兩段。
    看到缺口生出,中年人飛朝著外面飛去,他手持破空神戟,準備出去之后,給鄭鳴一個大大的教訓。
    可是,在他快的飛動之中,卻現這一片天地,好似無窮無盡,不論他朝著哪一個方向飛,都到不了大陣的盡頭。
    怎么會這樣!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陣勢。心里著急之下,他再次催動破空神戟。
    一次、兩次、三次……
    一連催動了十三次破空神戟的中年人,已經將自己體內的真元耗盡,再也揮舞不動破空神戟。
    鄭鳴雖然沒有進入這兩儀微塵大陣的法身之中,但是他的心神,卻和這大陣緊緊的聯系在了一起。
    此時的他,只要一個念頭,陰陽兩氣就會崩碎,兩儀微塵大陣,就會從洪荒再次幻滅成為微塵。
    當然,那進入兩儀微塵大陣之中的人,也會成為微塵。不過,他此時,并不準備這樣做!
    在鄭鳴的觀念里,但凡是對手,出手要么狠,要么殘忍,鄭鳴之所以不會對這個中年人痛下死手,并不是他心慈手軟,而是因為鄭小璇還在天神山。
    雖然他不懼任何人,但是現在金蓮大圣墜落,其他諸圣還不知道打什么主意的時候,他最好的選擇,就是老老實實的提高修為。
    那個天神山雖然讓他有點不爽,但是他們現在卻是鄭小璇的最好選擇。
    這些家伙囂張,教訓一頓的話,鄭鳴決不手軟,但是要下殺手,還不值得,所以他等那中年人在兩儀微塵大陣之中累的沒有了力氣之后,就朝著虛空一點。
    兩儀微塵大陣,消失的干干凈凈,而身上修為差不多已經耗盡的中年男子,在出現的瞬間,整個人差點摔倒在地上。
    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中,除了憤怒,更多的是畏懼,是對于鄭鳴的畏懼。
    那演化一片空間的手段,顯然讓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雖然現在已經走了出來,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自己絕對不是鄭鳴的對手。
    雙眸緊緊的盯著鄭鳴的他,好一會兒方才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你竟然已經晉級法身!”
    “我承認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可知道,這一次豐家派來的,是什么人嗎?”
    鄭鳴自然不知道,他一笑道:“那你告訴我,他們派來的是什么樣的人物?”
    “是鹿山虎!”中年男子提到這個名字的瞬間,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畏懼的道:“鹿山虎身具上古血脈,當年曾經戰過神候,雖然最終落敗,卻全身而退。”
    “你不是他的對手!”
    “我這一次過來,就是要調解你和豐家的恩怨,我這里有一封神主給封天神侯的信,只要你登門賠罪,相信封天神侯,一定會給你神主這個面子的。”
    以法身戰過參星境的神候,這對于整個紫雀神朝而言,都是一種了不起的戰績。
    甚至一些普通的法身境存在,在聽到鹿山虎響當當的戰績之后,第一時間都會選擇退卻。
    不過中年人這次帶著三分恫嚇的話語,實在是找錯了人。鄭鳴剛剛斬殺了金蓮大圣,雖然圣人級別的英雄牌被他給折騰壞了,目前又沒有太多的英雄牌,他不得不選擇蟄伏一段時間。
    但是這蟄伏,只是針對像金蓮大圣級別的人物,至于其他人,還不至于被鄭鳴放在眼中。
    “呵呵,神主如此關心,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感激涕零?”鄭鳴的眼眸中,帶著一絲玩弄的笑意。
    這笑意,在中年男子的眼眸中,就是譏諷。如果還沒有在鄭鳴的手中吃過虧,他一定會讓這個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但是現在,已經知道了鄭鳴厲害的他,只能將這口氣咽進肚子里。
    “神主關心的,是玄機仙子,要不是因為你乃是玄機仙子的兄長,說實話,無論你們是死是活,神主他老人家,都不會眨一下眼。”
    “你們,好自為之!”
    中年男子說完,目光就落在了鄭亨的身上道:“麻煩給我們安排一個住處!”
    跟著中年男子來的幾個年輕男女,此時一個個都用一種仇恨的目光看著鄭鳴。
    他們覺得,自己等人,乃是受到了神主的命令,這才幫助喜歡惹事生非的鄭家兄弟。鄭家兄弟在面對自己等人的時候,就應該像面對神仙一般。
    鄭鳴的態度,讓他們很不舒服,但是鄭鳴和中年人的交手,卻讓他們不敢再生大氣。
    對這中年人,鄭亨卻是不愿意再得罪,畢竟妹妹和父母都在天神山上,得罪的太狠,自己的妹妹那邊,好像不是太好。
    所以在聽到中年人的話之后,他就快的朝著自己的下屬一招手,幾個龍驤軍的士兵,就帶著天神山的人,快的離開。
    “長運師叔,這件事情,不能這樣算了,那個叫鄭鳴的小子給咱們天神山的恥辱,不能就這么完了!”
    那紫袍的年輕人,有些歇斯底里的抱怨道。
    栗長運的目光,冷冷的落在紫袍年輕人的身上,他淡淡的道:“那你說咱們怎么辦?”
    “他姓鄭的不是狂嗎?他不是不將咱們放在眼中嗎?”紫袍年輕人冷哼一聲道:“咱們走,離開這里,讓他自己去面對鹿山虎,我看他還能那么狂嘛!”
    跟隨在紫袍年輕人身后的幾個年輕武者,也跟著嚷了起來道:“司馬師兄說得對。”
    “師叔,那小子既然沒有將咱們放在眼中,咱們又何必給他擦屁股,哼,他死了才好!”
    “依我看,不如現在就走人,反正咱們也來過了,就算問起來,咱們也有話說。”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