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863 封天神侯


    在鄭亨離去處理這些事情之后,鄭鳴就向鄭亨要了一個地方,他現在的當務之急,并不是賺取聲望值,而是閉關。
    他要將得自太上道祖的兩儀微塵陣,好好的參悟一番!
    兩儀微塵陣的玄奧,都在他的心中,只不過心里有和完全掌握,這之間,還有著巨大的差距。
    豐欽輝的位置并不是很高,對于整個紫雀神朝而言,像豐欽輝這樣位置的人,簡直是車載斗量。
    可是,豐欽輝的位置不一樣,豐欽輝家族的實力更不一樣,殺死豐欽輝的人,更是非同尋常。
    紫雀神朝正中的神宮之內,無數的龍影,讓神宮充斥著唯我獨尊的天地之氣,那紫雀神皇雖然沒有高踞寶座,但是他所立之處,卻充滿了一言定乾坤之氣。
    “豐欽輝竟然死了,我覺得他們之間最少也要斗上一段時間,而且失敗的,應該是那個叫什么……亨的小子。”紫雀神皇眼眸閃爍,淡淡的說道。
    對于紫雀神皇的話,跪伏在地上的宦官,趕忙輕聲的說道:“是鄭亨。”
    “這小子的修為,也就是化蓮境,他怎么能出其不意的殺死豐欽輝呢,莫非是天神山派人來了嗎?”紫雀神皇背手而立,淡淡的說道。
    “奴才聽到稟告,是他的弟弟鄭鳴來了。”那宦官頭花白,但是整個人,卻充塞著陰冷的氣息。
    此時這個人在紫雀神皇的面前,就像一只溫順的哈巴狗,惟命是從,但是在整改紫雀神朝之中,卻沒有人敢小看于他。
    不只是因為他掌控著紫雀神朝強大的血衣衛,更是因為他的修為。有人說他是參星境的巔峰,但是更多的人,卻認為此人的修為,已經是道禁地步的巨頭。
    道禁者,掌控神禁,比之參星,更高了不知道多少。
    在紫雀神朝之中,表面上的神禁強者,也不過二十名,可以說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巨頭。
    “鄭鳴,就是那個在天機閣中,說出誅人十族的那個狂妄小子!”紫雀神皇對于鄭鳴的印象深刻,之所以會這樣,因為他向來只是誅滅人的九族。
    突然,一個比他還要厲害的人出現,這讓一向驕傲自負的紫雀神皇心情極度不爽。
    那太監恭敬的道:“那個小子雖然狂妄,卻也不是危言聳聽,他本人還是有幾把刷子的,的確有不少手段,陛下請看。”
    說話間,太監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塊潔白的石塊,伴隨著這石塊上的法陣涌出,鄭鳴進入玉蓮城的情形,就清清楚楚的映入了紫雀神皇的眼中。
    特別是逆轉乾坤一式,直把紫雀神皇看的雙眸光芒閃動,他雖然對逆轉乾坤的招式很在意,但是他更在意的,卻是鄭鳴在逆轉乾坤的瞬間,那好似蘊含著無窮威勢的皇道真意。
    一直以來,皇道真意,只有皇族才能夠修煉,現在鄭鳴展現出來的,竟然比他還要精純不少。
    一股殺意,從紫雀神皇的眼眸中閃過,不過瞬間,他就將這一絲殺意掩蓋了下來。
    “倒也有兩分的手段,只不過做事太過于張狂,秦悠悠,傳旨下去,晉封鄭鳴為龍驤都尉!”
    秦悠悠就是那跪地的太監,對于紫雀神皇的封賞,他絲毫沒有感到意外,鄭鳴表現出來的皇者之氣,在他觀看這影像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到。
    所以,他知道紫雀神皇,絕對不愿意讓鄭鳴這種對他存在潛在威脅的人活下去。當然,紫雀神皇更不會自己動手,所以他要封鄭鳴一個官職,然后讓封家動手。
    封家,那可是紫雀神皇能夠借的最好的刀。
    “屬下遵命!”
    紫雀神皇嘆了一口氣,沉吟片刻,像是自言自語的感嘆道:“你說,連大圣都墜落了,這世間真的有不朽嗎?”
    “嘿嘿,本來并不太引人矚目的天命者,現在已經成為了各大教門的香餑餑兒,他們都期盼著,在這八百個天命之中,有一個圣人誕生!”
    “只是,成圣難啊!”
    封天神侯府位于紫雀神都的正西,鳳鳴城雖然比之紫雀神都要略遜一籌,卻也是天地間少有的靈地,傳說之中,這鳳鳴城所處的大岐靈山,還有真鳳涅槃。
    而占據此城的豐家,更是神之貴胄,當年紫雀神朝建立之時,就以從龍之功,受封西方二百神侯之。
    此刻,偌大的神侯府內,全部都是用銀色琉璃瓦建成的巨大寶殿中,靈氣繚繞,一如神境。
    “你說輝兒被殺了?”寶殿正中,封天神侯世子高踞寶殿正中,他雖然外表有些柔弱,但是說話間之間,卻有丹鳳齊鳴之勢。
    這位世子,雖然名聲不顯,但是在血衣衛的等級評定之中,卻是極其危險的參星境高手。
    大殿下方,數十名強者分立兩旁,正在匯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文士,白衣飄飄,智慧人。
    “稟告世子,輝公子是被鄭鳴所斬,而龍驤都尉鄭亨給出的理由,是忤逆軍令!”文士說到此處,有些憤怒的吼道:“當時一起死的,還有我們安排在玉蓮城的三百武者!”
    三百武者對于這位世子而言,算不了什么,那豐欽輝的死,才是他關注的重點。
    雖然他有一百個兒子,但是豐欽輝畢竟是他親生的兒子,不受寵也就罷了,但是自己的兒子被殺,他絕對不會無動于衷。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好一個忤逆軍令,好大的膽子!”封天神侯世子的手掌,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頓時聲震四方。
    “世子息怒!”白衣文士一拱手道:“剛剛接到消息,說神皇已經傳下圣旨,晉封鄭鳴為龍驤都統!”
    “他這是要驅狼吞虎啊!”那世子的神色,瞬間冷靜如冰。作為一方的統帥,憤怒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時候,卻是必須要保持自己的冷靜。
    白衣文士點頭道:“世子,這鄭家兄弟,雖然是跳梁小丑,但是咱們不可不理會!”
    “以屬下之見,調動大軍滅殺兩人,很有可能會惹出天神山插手,那樣的話,咱們神侯府雖然不見得懼怕,但是卻會讓漁翁得利!”
    “按照先生的說法,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不成?”那世子并沒有說話,說話的是一個黑臉的武者。
    此人面容漆黑,但是眼眸中,卻是一片赤紅。
    鹿山虎,此人雖是人身,但卻是多年修煉的虎妖,被封天神侯府收復,天賦異稟的他,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巔峰境界。
    只要一步,就突破參星,在神侯府中,除了一些隱世老怪,他的地位,是相當的高。
    白衣文士雖然大多數的時候,對于這鹿山虎都是不屑一顧,卻也不愿意得罪了他。何必在這么一個家伙心里栽刺呢。
    因此,沉吟了片刻,這白衣文士就淡淡的道:“這件事情,當然不能如此了結。”
    “鄭鳴殺我神侯府的人,此事自然不能善罷甘休,以屬下之見,當出動強者,將此兄弟二人擄來,要他們位于天神山的妹妹,付出代價!”
    白衣文士說到此處,聲音中不無陰森的說道:“比如,讓那個女子,成為公子的侍妾!”
    在神侯府中,以往公子眾多,但是現在,能夠被提起來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豐無海。
    三十六天柱之一,已經讓他成為了神侯府接任神侯之位的不二人選,再加上有一定的幾率,成為那不死不滅的圣人,這讓他在豐家的地位水漲船高。
    甚至,就連作為他父親的封天神侯世子,也要讓他三分。
    白衣文士的話,讓那世子的神色為之一動,試探著說道:“就算那女子愿意,恐怕天神山也不會愿意。”
    “這個,咱們可以先將那女子引出,以她兄弟的性命作為要挾,等生米做成熟飯,然后再許給天神山一些好處,我覺得,天神山也不見得會反對。”
    說到此處,白衣文士的眼眸中光芒閃動的道:“如此一來,公子成圣的希望,又增了半分。”
    半分希望,在很多人看來,實在是太少了,但是豐家的人,卻知道這個希望,是何等的重要。
    如果豐無海繼承了墜落的金蓮大圣的位置,那么他們豐家就是天下最強大的家族。
    就算是紫雀神朝,都要匍匐在他們的腳下。
    “好,那就將這兩個人擒來。”封天神侯世子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下方眾人的身上道:“諸位,不知道哪位愿意辛苦一趟!”
    鄭鳴,鄭亨!這兩個人對于大多數人而言,都是無名小輩。雖然鄭鳴誅殺了生神境的豐欽輝,但是豐欽輝的修為,在這些人眼中,都是小術。
    他們都是法身境的強者,放在外面,都是一方的巨頭,擒拿鄭鳴,在不少人眼中,就是大材小用。
    在短暫的沉吟之中,就聽有人哈哈大笑道:“世子,不如就將這個事情交給屬下吧!”
    這主動站出的人,讓封天神侯的世子和那白衣文士都是一頓,特別是白衣文士,眉頭更是一皺。
    并不是說,他不信任這個人的修為,而是這個人的位置,實在是不適合做這件事情。但是這個人的地位,卻又讓他不愿意出來反駁。
    “既然虎叔您愿意出馬,那最好不過,但是有一件事情虎叔一定要記清楚,不能要了他們兩個人的性命!”封天神侯的世子在猶豫了剎那,就沉聲的說道。
    “世子放心,我老虎這點規矩還是知道的,哈哈哈,我不會殺了他們,不過折斷他們幾根骨頭,卻還是要做的。”
    鹿山虎說到此處,有些狠道:“也該讓那小輩知道知道,我們封天神侯府,不是他可以得罪的。”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