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862 遮遮掩掩不如痛快玩蛋

  “殺了也就殺了!”鄭鳴說話之間,神念閃動,他自己的身外,已出現了一尊血色的小佛。
    這血色的小佛,也就是眨眼的工夫,就化成了一道血影,以勢不可擋之勢,迅速朝著那些圍在鄭鳴四周的武者沖了過去!
    那些武者一個個都有化蓮巔峰的修為,在看到小佛沖來的瞬間,幾乎同時出手!
    他們的心中,雖然已經對鄭鳴畏懼至極,但是此時,鄭鳴那血色的小佛,在他們的感覺之中,就好似要收取他們性命的魔王,生死攸關之間,面對這小佛,求生的本能當然讓他們如臨大敵,絕對不會手軟。
    但是,當一道道隱含著真意的攻擊,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的打在血色小佛身上的時候,他們才真真正正的感到恐懼。
    這血色小佛好似萬法不侵一般,只是剎那,就已經沖到了他們的近前,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這血色的小佛,就已經毫不客氣的沖入了一個個武者的身上。
    也就是一個剎那,數十個化蓮境的武者,全都只剩下一身衣服了,這種詭異的情形,看的豐欽輝頭皮發麻。
    他豐欽輝也不是一個孤陋寡聞之人,這么多年了,他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但是此時,這般詭異的功法,還是讓他覺得恐懼不已。
    “你……你是何方邪魔,竟然敢……敢對紫雀神朝動手!”
    在看到鄭鳴朝著自己走來的時候,豐欽輝近乎失態,歇斯底里的喊道:“鄭鳴,你可千萬不能對我動手,我可是封天神侯的嫡孫,我……我的弟弟,是三十六天柱之一的封無海!”
    封天神侯,這個名字還真夠震人的,但是鄭鳴剛剛誅殺了金蓮大圣,這所謂的封天神侯,對于他來說,屁都不算,他當然不會放在眼里。
    因此,任憑豐欽輝如何虛張聲勢的威脅鄭鳴,他依然一言不發,衣袖揮動,血色的小佛直接沖入了豐欽輝的身上,也就是一個剎那,豐欽輝就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血色小佛飄蕩在鄭鳴的身邊,但是此刻,幾乎所有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好似在看一個惡魔。
    對大多數人而言,現在的鄭鳴,就是一個心狠手辣,說一不二的惡魔,一個隨時都可能將他們送入地獄的惡魔。
    鄭亨在愣了一下之后,就快速的跑到鄭鳴的近前,他看著好似沒有任何變化的鄭鳴,臉上涌過一絲淚痕,不過隨即,他就一拳轟了過來。
    這一拳,并沒有任何的真元,如果說這一拳有什么力量,那么這一拳有的,純粹是肉體的力量。
    鄭鳴并沒有躲閃,他任由那拳頭轟在自己的身上,果然,拳頭在落下的瞬間,就沒有了任何的力量。
    “你這個臭家伙,到底跑哪兒去了,知不知道,父親和母親多擔心你!”
    “老大,這百年不見,怎么你的拳頭像個娘們兒似的,怪不得這些家伙,一個個張牙舞爪,不怎么服氣你呢!”鄭鳴的眼眸同樣發澀,盡管他已經透過神識,見過了鄭工玄和端陽英,但是此時,重逢的喜悅仍然是一股強大的沖擊力,讓他的眼里,濕潤了很多。
    “你小子!”鄭亨只覺得對這個弟弟有一肚子噓寒問暖的話想說,最后,卻只是用力的擂了一下鄭鳴的肩膀。
    鄭亨就覺得,這些天,自己好像做夢一樣,本來正處于被追殺的窮途末路之中,父母和妹妹更是處于被困在絕地的尷尬境地。
    雖然他一直在拼命,一直在鼓勵自己,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他成功的希望,實在是太小了。
    當司馬問天將他找到的時候,實際上,鄭亨已瀕臨絕望的邊緣,只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正當他以為一切就要結束的時候,事態居然來了一個觸底反彈的變化:有一個無比強大的存在救了他。
    這個存在是誰,他不知道,這個存在的模樣,他更不清楚,甚至他連這個存在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然后,司馬問天死了!然后,天下血雨,地涌黑泉,日月流淚,人說天地之間有圣人崩!
    這些,在鄭亨看來,和他沒有絲毫的關系,但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命運,卻開始改變。
    就在他準備迎接下一次追殺的時候,追殺卻已經完全改變了模樣,他成為了紫雀神朝的龍驤都尉,而他的妹妹和家人,也被收進了天神山中。
    而就在他擔任龍驤都尉的時候,他得到了弟弟的消息,聽到了弟弟那滅人十族那讓他感到溫暖的話語。
    現在,百年不曾相見的弟弟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不但他們兄弟見面,而且還將一個困擾了他不少天的難題,直接幫他解決掉了。
    豐欽輝,封天神侯的嫡孫,乃是城中位置次于他的第二人。而在他來之前,聽說這龍驤都尉的位置,本來是豐欽輝的囊中之物。
    正是因為他的到來,所以豐欽輝只能原地踏步,他覬覦了很久的龍驤都尉之位,也只能拱手相讓于鄭亨,這讓他心里窩火至極。
    不過,這豐欽輝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他本身是封天神侯的嫡孫,再加上是同樣得到了天命的三十六天柱之一豐無海的兄弟,這讓豐欽輝對他沒有絲毫的顧忌。
    雖然沒有殺他,但是處處為難,鄭亨這個都統,實際上就是一個孤家寡人。
    這樣的局勢雖然讓鄭亨很不爽,但是他心里明白,一切都要靠實力說話,如果自己沒有那個實力,那根本就爭不過豐欽輝。
    就在他心中思索著如何破局的時候,鄭鳴的突然到來,讓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一座寶殿之中,兄弟二人相對而坐,然后開始說起了這些年的情形,鄭鳴本來覺得,自己被困了百年,自己的事情,應該是最好說的,卻沒有想到,鄭亨的經歷更簡單。
    來到上界,在鄭小璇師傅的幫助下,成為了金霞宗的弟子,然后被逐出師門。
    “大哥,這么說,紫雀神朝也應該封我一個官職了?”鄭鳴聽到鄭亨說紫雀神朝對于獲取天命之人,每一個家族加封十人的消息之后,戲謔的笑著道。
    鄭亨點頭道:“按照你的級別,怎么都要給你封一個都尉!”
    “算了,我還是當都統吧,不是剛剛干掉了一個都統嘛,他那位置,我將就著坐一下算了!”鄭鳴一擺手,不以為然的說道。
    鄭亨對于鄭鳴這種懶洋洋的態度,覺得無比的溫暖,當年他們兄弟在鹿鳴鎮時,弟弟就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咱們想的倒挺好,關鍵是,紫雀神朝愿不愿意。”
    鄭鳴冷笑一聲道:“紫雀神朝明顯是要討好三十六個獲得天命的人,對于這種小小的要求,想要討好還來不及,自然不會拒絕。”
    說到此處,鄭鳴嘿嘿一笑道:“不過哥哥,你對于紫雀神朝的人,也不能盡數的相信,天下如此之大,他們將你安置在此地,嘿嘿,用心險惡啊!”
    鄭亨并不是傻子,他沉吟之間,就已經明白了鄭鳴的意思,不過他還是皺眉道:“二弟,你說紫雀神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們安置我的位置,為什么還要讓封家為難我?”
    “這就是所謂的帝王心術,只有對手離心離德,才有可能分崩離析,各個擊破。他們要挑動三十六天柱之間的斗爭,只有這樣,他們紫雀神朝的地位才會彰顯出來。”
    “更何況這樣,也能夠給紫雀神朝他們自己的天柱,造就機會!”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冷。
    鄭亨點頭,他沉吟了一下道:“二弟,從我這里天神山,有銘陣可以傳送銘文。”
    “不過可惜的是,那天神山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別的銘陣都不開放,咱們要想見父母和小璇,最少也要到十年之后了。”
    十年,對于躍凡境之上的武者而言,實在不是一個太長的時間,鄭鳴點頭,他雖然迫切的想要見父母,但是誅殺金蓮大圣之后,他也變得更加的小心。
    金蓮大圣雖然死了,但是其他的圣級存在還在,那巡天神眼,更好似隱含著無窮的威能,自己現在又失去了足夠的聲望值,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鳴弟,你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我帶你出去逛逛!”就在這時,一個侍衛摸樣的人,快速的走了進來,他朝著鄭亨看了兩眼,隨即離去。
    鄭亨看到那侍衛,神色就是一動,然后從座位上站起,沉聲的向鄭鳴說道。
    鄭鳴擺手道:“大哥,是不是有人說豐欽輝的事情,你告訴那些人,就說豐欽輝不尊將令,被你命令斬殺!”
    “鳴弟,要是這樣的話,封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鄭亨猶豫了一下,沉聲的說道。
    鄭亨倒不是怕事,主要是封家的實力,實在不是他們鄭家可以比擬的。
    “大哥,就算我們不把事情挑明,他們也會找麻煩,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與其掖著藏著,倒不如直截了當,給他們說清楚,一了百了了!”鄭鳴大手一揮道:“他們要是再派人過來,殺了就是了!”
    殺,鄭亨此時對于鄭鳴的修為,已經有部分了解,他知道鄭鳴雖然看似生神境巔峰,但是實際上,卻是可以撼動法身境的人。
    可是那封天神侯府,又豈是好相與的,按照鄭亨的估計,在封天神侯府中,最少也要有三個參星境的存在。那封天神侯本人,更是參星境的巔峰。
    不過鄭鳴也說得對,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直接挑明!反正要面對的情況,應該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