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856 一氣化三清

  
    念頭閃動之間,金蓮大圣的心頭就出現了那半邊蓮臺和被搶走葫蘆的影子,一時間怒發沖冠!
    “魔頭,今日有看你往哪里走!”說話間,金蓮大圣一刀斬出,這一刀,平淡無奇,甚至天地都不曾出現任何的波動,但是這一刀卻是大道歸簡,遠遠的超過鄭鳴最強的君臨天下最后一刀太多太多。
    如果是鄭鳴自己,面對這一刀,還沒有等刀落下,恐怕就已經身受兩處。
    但是現在鄭鳴使用的是太上道祖的英雄牌,他的法力和神通,都是屬于太上道祖,所以在這一刀斬下的瞬間,鄭鳴手中的藤杖就迎了上去。
    對于鄭鳴手中的藤杖,那金蓮大圣絲毫沒有看到眼中,他手中的寶刀,乃是開天之時誕生的靈寶。
    雖然比不上他用的熟練的庚金葫蘆,但是作為兵器,卻是再好不過。
    鄭鳴手中的古藤,雖然看上去不錯,但是在金蓮大圣等級別的存在眼中,就和草木沒有任何的去吧。
    藤刀碰撞在一起,那金蓮大圣的眼眸中,閃過了兩道寒光,他想要一刀將古藤斬成兩段。
    他知道,就算是將古藤斬斷,也傷不了鄭鳴,但是此時他想的,是找回面子。
    可是,就在他的刀斬在古藤上的瞬間,他卻感到一陣的詭異,因為那古藤上,竟然產生了一種柔和無比的力量。
    這股力量,無比的玄奧,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那古藤已經彎曲如弓,隨即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臉上。
    作為此地大圣級別的存在,金蓮大圣一念之間,可以幻滅萬千星辰,可是此時,卻被一根古藤敲在了臉上。
    這讓金蓮大圣的臉色,變得無比的猙獰,他手中長刀一揮,瘋狂的朝著鄭鳴坎來。
    與此同時,這金蓮大圣長嘴一吐,一尊古橋,就出現在了金蓮大聲的腳下,這古橋下方,地水風火之力涌動,一道道神禁,分化萬物。
    看到這古橋,鄭鳴的眼睛都有點直了,這東西和太上道祖的太極圖是同樣的道理,只要站在古橋之上,都能夠萬法不侵身!只不過這是一座石橋,而不是太極圖演化的金橋!
    好東西啊!
    如果有太極圖在手,鄭鳴現在還真的有把握將那古橋收走,但是現在,他雖然有太上道祖的英雄牌,但是沒有太極圖,沒有天地玲瓏玄黃寶塔在手,太上道祖的力量,發揮的實在是太少。
    怎么辦呢?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鄭鳴的心中涌出了一種沖動,這種沖動,鄭鳴趕到,除了一部分來源于自己意外,還有一部分,來源于那太上道祖。
    這張太上道祖的英雄牌,竟然也想要將金蓮大圣的石橋給吞下去!
    石橋是寶物,而且還是強大無匹的至寶!
    如果此時鄭鳴沒有使用太上道祖的英雄牌,如果鄭鳴現在還是理智的鄭鳴,那么他絕對不會想著吞下金蓮大圣這一尊石橋!
    但是,鄭鳴現在使用了太上道祖的英雄牌,他不可避免的,被這位無上道祖所影響。
    雖然這位無上道祖一直講究淡漠,但是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這位道祖,卻是從來都不會手軟。
    猛的一咬牙,鄭鳴做出了一個決定!
    在日升域的五年之中,鄭鳴對于英雄牌已經有了不少新的了解,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發現,就是兩張英雄牌,并不是完全不能同時使用。
    只不過,同時使用的英雄牌,有巨大的限制,比如,兩個人物的英雄牌,是無論如何不能同時使用的。
    但是,如果是法寶類英雄牌和人物英雄牌,卻有一定的松動。那就是這個人物,使用屬于他的法寶。
    前些時候,鄭鳴得到過一張步驚云的英雄牌,在施展步驚云英雄牌的時候,完全可以使用絕世好劍!
    而且,按照鄭鳴得到的提示,對于法寶類的英雄牌,只要是屬于那個人物的法寶,很多時候,還沒有一張的限制。
    現在太上道祖已經使用,要想將那石橋奪下,光一件太極圖,好似不夠。
    這個念頭閃動的剎那,鄭鳴一咬牙,心頭英雄牌的系統打開,直接用像誰是誰的方法,換取了兩件至寶。
    在換取了這兩樣至寶之后,鄭鳴就將這兩件至寶點開,但是他并沒有立即使用這兩件至寶。
    金蓮大圣立于石橋之上,萬法不侵!鄭鳴手中的古藤,無論是如何下落,最終都被從石橋上升起的混沌之氣托起,難以落下去。
    而石橋不斷的伴隨著金蓮大圣的神念轉換方向,時而下落,時而上升,時而左,時而右!
    站在石橋之上的金蓮大圣,此刻可謂是意氣風發,他手持長刀,不斷的朝著鄭鳴斬落。
    只攻不守下,金蓮大圣自然是占盡了便宜。
    “域外天魔,今日定讓你來的去不得,本圣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跟腳!”
    已經感到自己勝券在握的金蓮大圣,眼中掩飾不住的喜色,上一次和這域外天魔的交手,實在是讓他痛苦萬分。
    重寶庚金葫蘆被奪不說,就是自己的金蓮,也被斬落了一半,雖然此時他的手中依舊有金蓮,但是和那正常的金蓮,已經不是一個概念。
    為了搜尋鄭鳴這個域外天魔,金蓮大圣可謂是操碎了心,八百道種,只不過是他眾多手段之中的一種。
    現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域外天魔再現,他的同伴一個個也都在飛速趕來。
    只要這些人到了,他們就可以一起圍攻鄭鳴,這樣以來,鄭鳴就算是有和他們差不多的修為,也難以逃脫。
    就在他心中歡喜之時,就發現鄭鳴竟然露出了一絲破綻,實際上,這也不能夠稱之為破綻!
    只是一個小小的疏忽,也就是一個瞬間,這疏忽就會消失。而之所以出現這種疏忽,主要還是因為那古樸的石橋,擋住了鄭鳴的一次攻擊。
    這個破綻,要不了鄭鳴的命,但是只要一刀砍下,卻能夠讓鄭鳴掉一層皮。
    如果是面對其他人,金蓮大圣說不定不會在乎這種小破綻,但是面對鄭鳴,他卻難以淡定。
    這家伙,讓自己丟盡了臉!
    長刀擺動,一刀劈斬,虛空四散,重重的砍在了鄭鳴的肩頭。就在這一刀要落在鄭鳴身上的剎那,金蓮大圣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的警兆。
    這一絲警兆,來的無比的突然,以金蓮大圣的修為,都算不出,這警兆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心中升起不好念頭的金蓮大圣,剛剛準備收刀,就見鄭鳴的頭頂,飛出了一個青衣年老道人。
    這道人給人一種年老體衰的模樣,但是在飛出的瞬間,老道人的腳下,就升起了一道金橋。
    金色的長橋,地水風火涌動。
    看到這金色的長橋,金蓮大圣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絲的詫異,因為這金色的長橋,和他腳下那石橋雖然質地不一,但是作用,卻差不了太多。
    至寶,這是先天的至寶!
    這域外天魔的手中,竟然有如此至寶!金蓮大圣看到長橋沖來的方向,頓時暗叫不好。
    這金色的長橋,竟然撞向了自己的石橋。
    作為一方大圣,金蓮大圣聰慧過人,他知道鄭鳴如此撞向自己,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他的心中雖然不懼,卻又不能讓鄭鳴牽著鼻子走。
    只要一刻鐘的功夫,自己那些同伴都會到來,到那個時候,就算是誅殺鄭鳴,也不是不能做到。
    石橋的方向,隨著金蓮大圣的念頭,瞬間轉頭,但是就在他掉頭朝著虛空而去的時候,那金色的長橋,同樣掉轉方向,朝著他再次撞來。
    至于鄭鳴的本體,則揮舞藤杖,再次來戰。
    本體和金橋上的老者,讓金蓮大圣趕到狼狽無比,他雖然是大圣級別的存在,但是面對兩個同樣修為的人物,依舊感到有些吃力。
    特別是那金橋,竟然隱隱約約的,克制著他的石橋。
    當然,此時對他而言,最好的選擇,就是掉轉方向,遁入虛空,這樣一來,鄭鳴雖然有金橋在手,也難以奈何他。
    金蓮大圣絕對不會這樣做,這域外天魔,已經成為了他的心病,他怎么能夠容許,此人從自己的手中逃逸。
    此時,雖然他大多數的時候在逃避,但是更主要的,他還在纏著鄭鳴。
    石橋飛渡,再次撞向只拿著一個藤杖的鄭鳴,可是就在這一刻,那金色的長橋,卻陡然化成了一副黑白兩色的圖。
    這張圖,定住了虛空!
    金蓮大圣就覺得自己的此時,自己想要動彈一下,都變得緩慢無比。
    不過他并不害怕,他立于石橋之上,萬法依舊難以落在他的身上。可是就在他催動法力,準備破開那寶圖定住的虛空,又是一個年輕的道人陡然出現在鄭鳴的頭頂。
    這道人劃破虛空,出現在了金蓮大圣的身后,不待金蓮大圣反應過來,就掄起一玄黃寶塔,直接砸了下來。
    在寶塔落下的瞬間,金蓮大圣心中并不驚慌,對他來說,因為修為的原因,一般的寶物,根本就傷不了他。
    可是,當這寶塔砸下,滾滾的玄黃之氣,四散而出的時候,金蓮大圣的眼睛就瞪大了。
    這寶塔給他的感覺,好似不弱于那寶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