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55 彈指灰飛


    升起的虛空越來越高,也只是一個轉眼,他們就已經穿過了九天罡風,今日了星空之間。
    這一刻,老者看到了無數熟悉的人影,這些人,有老有少,都是他們紫龍神侯府的嫡系。
    “老三,你怎么也在這里?”老者看到一個赤臉的威嚴老者,聲音中帶著咆哮的喊道。
    那被稱為老三的老者,想要開口說話,但是最終,卻是什么話語,都沒有說出來。
    很顯然,他已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
    看著有口不能言的老三,紫龍神侯府的老者臉上的神色越加的頹敗。這老三乃是他最看重的兄弟,一直都代表著紫龍神侯府在神朝之中聽用。
    也就是說,他這個兄弟,是被人從神都之中給抓來了,想到這些,老者的心頭越加的黯然。
    一個,兩個,三個……
    當一個個數字匯聚在一起,老者的心變得冰涼無比,因為此時匯聚在這里的人,和他們紫龍神侯府派駐在各方的數字,是一模一樣。
    不,還缺少一個!
    赫連神荒,自己的親孫子赫連神荒并沒有被捉過來,這代表著,他們紫龍神侯府,還有一線生機。雖然赫連神荒自己,難以重振他們紫龍神侯府的威嚴,但是卻可以讓紫龍神侯府延續下去,這……這同樣很重要。
    就在老者的心中充滿了期盼的時候,一個身影從下方冉冉升起,這個身影狼狽異常,那本來英俊的面容,此時跌的慘不忍睹。
    看上去,就好似被重重的胖揍了一頓一般。
    對于這個身影,老者并不陌生,赫連神荒,自己最親近的孫子,也是被自己當成了家族接班人的孫子。赫連神荒的被擒,代表著他們家族,已經沒有人了。
    心中念頭閃動的老者,忍不住大聲的咆哮道:“閣下,您捉拿我們赫連家,究竟是為了什么,您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應您!”
    “呵呵,現在知道求饒了,晚了!”淡淡的聲音之中,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中。
    這是一個年輕的身影,但是在看到這身影的剎那,老者就覺得自己看到了道。
    不錯,就是道,玄之又玄,可以意會不可言傳的道,無窮無盡,好似隱含著無窮秘密的道。
    這個年輕人,怎么會有這般的威勢,不,他不是一個年輕人,他是一個積年的巨孽,他是一個動一動手指,都可以覆滅自己家族的強者。
    “前輩,我赫連家族,絕對沒有得罪過前輩,還請前輩仁慈,繞過我們這一次!”老者說到此處,匍匐在地,生恐自己不夠虔誠。
    鄭鳴俯視著在場的所有人,此時的他,心靜如水,太上忘情!
    已經施展了太上道祖英雄牌的鄭鳴,并沒有立即將自己的家人拉到自己色身邊,他只是將紫龍神侯府全部抓了過來。
    運用天地之力,神念一動之間!
    “你們竟然想要用卑鄙的手段奪取天命,還想求饒,真是死有余辜!”鄭鳴一揮手,那赫連神荒,就出現在他的近前。
    赫連神荒此時,根本就沒有弄清楚生了什么事情,他正在等待下屬對鄭工玄夫妻態度的匯報,卻沒有想到,糊里糊涂的出現在了這里。
    不但是他,他的爺爺,他們赫連家族的所有人,還有那顆神秘無比,但是在他們赫連家族之中,卻擁有著巨大威嚴的老藤。
    這些人和物的出現,已經讓他趕到了巨大的危機,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家族的危機,竟然會和自己奪取天命有關。
    難道真的是天命所歸,犯天命者,必遭天誅嗎?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現自己的身軀,竟然來到了一個年輕人的身邊。
    那人的模樣,看上去也就是和自己的年紀差不多,但是此時面對這個人,赫連神荒覺得自己好似面對著無窮的大海。
    而他,只是在大海之中游動的一個浮游。
    “前輩饒命,只要前輩能夠饒得我的性命,晚輩一定痛改前非,絕對不敢再貪圖天命!”
    赫連神荒大聲的哀求,他這一刻,已經將自己所有的驕傲,扔的干干凈凈,對他而言,現在已經不是驕傲的時候,他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鄭鳴輕輕的招手,赫連神荒就來到了他的近前,看著已經癱倒在地的赫連神荒,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厭惡。
    “我是鄭鳴!”淡淡的四個字,傳入了赫連神荒的耳中。
    赫連神荒在聽到鄭鳴這幾個字的時候,就是一愣,他覺得自己好似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這個名字究竟代表著什么意思,他有點遺忘。
    不過瞬間,一個念頭就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鄭鳴,那個替鄭亨出面的家伙,那個宣稱,誰如果動一下鄭亨,就滅十族的家伙,那個讓自己趕到憤怒,拿出一件中品神器進行懸賞的家伙。
    本來,在他的眼中,這鄭鳴也不過是一個小人物,可是現在,感受著那無窮無盡的威勢,他才明白,自己的想法,究竟是錯的多么可怕。
    鄭鳴不是一個小人物,鄭鳴是一個動一動手指,就能夠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的巨孽。
    “前輩,晚輩錯了,只要您能夠給晚輩一個機會,晚輩一定對您加倍賠償!”說話間,他朝著自己的爺爺看了一眼,更大聲的說道,“只要您可以饒恕我的錯誤,我們紫龍神侯府,從此以您馬是瞻!”
    對于一個神侯府而言,以別人馬是瞻,那也就是賣身投靠。就算是紫鵲神皇,也難以做到這一點,但是現在,赫連神荒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
    老者猛的點頭,他同樣顧不得其他,畢竟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鄭鳴剛剛準備說話,目光卻陡然看向了天際,他的嘴中,更是淡淡的道:“來的還真是夠快的。”
    說話間,鄭鳴手掌輕輕的揮動,紫龍神侯府,還有赫連神荒爺孫,一個剎那,就化成了灰塵。
    作完這一切的鄭鳴,手指朝著那唯一剩下的古藤一指,古藤就開始快的收縮,眨眼工夫,化成了一個四尺多長,閃爍著淡淡玄光的藤杖。
    枝葉都快的收縮進藤杖之中,就在那葫蘆也要進入藤杖中的時候,鄭鳴停下了法訣,他吵著那葫蘆一招手,孕育著神禁,好似有無窮殺伐之力的葫蘆,就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也算是不錯!”
    自語之中,鄭鳴的神念朝著自己的父母姐弟掃了兩眼,隨即一揮手,父母就被鄭鳴移入了鄭小璇所自困的瑯環絕地。
    只不過此時,鄭工玄和端陽英所處的位置,并不是瑯環絕地冰火侵蝕之地,而是冰火之氣的正中間。
    冰火相融,陰陽自生。
    此處可以說是瑯環絕地的修煉圣地,不但沒有酷刑的折磨,而且還能夠幫助修煉。
    這個動作,鄭鳴做的很小,他在施展了太上道祖的英雄牌之后,就現自己已經魯莽了。
    如果現在他有太上道祖的修為,自然是一切不用顧及,但是他只是二十分鐘的道祖。
    這二十分鐘,他法力通天,但是同樣,二十分鐘之后,他還是他。所以,這個時候,他最好保護家人的辦法,就是遮蓋自己和家人的一切因果。
    越是到了道祖的級別,手段越的逆天,他現在只是知道自己,卻不知道其他道祖有什么樣的手段。
    知己不知彼,同樣是大忌。
    至于鄭小璇和鄭亨的位置,鄭鳴并沒有移動,鄭亨百里之內的敵人,都已經被他直接用手段遺忘。沒有了紫龍神侯府,鄭亨已經安全了下來。
    至于鄭小璇,雖然瑯環絕地自己父母所處的位置更好,但是擁有天命的她,更需要鍛煉。
    小小的動作完成之后,鄭鳴就騰空而起,朝著無盡的星空沖了過去,也就是轉瞬之間,鄭鳴已經出現在了星空的深處。
    金蓮大圣飛馳而來,他的手中,此時已經多出了一柄紫色的長刀,在看到已經恢復成通天教主模樣的鄭鳴,金蓮大聲的眼眸都已經紅。
    他在面對這個域外天魔的時候,可謂是丟盡了面皮,不但至寶被奪,就連他安身立命的金蓮,都被切去了一半。
    雖然這件事情,知道的也就是那么幾個人,可是他在意的,也就是那么幾個人。
    為了尋找域外天魔,他們幾個聚會了幾次,每一次,都要讓他說那域外天魔的情況。
    他知道,這樣做,是為了更快的尋找到那可惡的域外天魔,但是他更感到,那幾個家伙在聽他說起域外天魔的時候,眼眸中隱含的那一絲笑意。
    這片星域,乃是他他金蓮大聲的領地,在感受到了域外天魔氣息的瞬間,金蓮大圣就飛趕來。
    在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快的對其他同伴傳信,要求他們,務必幫助自己擒拿域外天魔。
    “道友,這刀好似不錯啊!”鄭鳴看到那柄刀,眼眸中全是歡喜,在他使用過的兵器之中,他最喜歡的,就是那龍雀刀,只是金色龍雀的威力,已經有些不適合他。
    九道神禁,而且這些神禁,還有融合成為一道先天神禁的趨勢,這讓鄭鳴心動不已。
    金蓮大圣的肚子里,憋得是一肚子氣,他都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怎么將這一肚子出去。
    卻沒有想到,自己這邊還沒有動手,這個可惡的域外天魔,竟然將念頭打在他的刀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