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854 神威如海

一座充滿了符咒的石屋之中,鄭工玄和端陽英并肩而坐,兩個人的神色雖然平靜,但是一雙眼眸中,卻充滿了憂慮之色。
    鄭工玄的頭發,和在日升域相比,蒼老了很多,特別是臉上的皺紋,已經讓他更像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
    至于端陽英,雖然依舊保持著當年的容貌,但是整個人動彈一下,都顯得那樣的困難。
    他們兩個沒有說話,但是偶爾一個眼神的交流,就讓人明白,彼此的心思。
    “哈哈哈,你們兩個想的怎么樣?”帶著一絲陰冷的聲音中,一個身穿白袍,猶如鬼魅一般的男子,詭異的出現在了石室之中。
    對于這男子的到來,端陽英和鄭工玄兩個人,都沒有太多的驚訝,他們已經見過這個人太多時候,對于這個人的威脅,他們已經做到了無視。
    “來吧!”鄭工玄淡淡的說道!
    那男子陰陰一笑道:“鄭工玄你也是一條漢子,哈哈哈,我可告訴你,這已經是第三十六次,這一次,我要吸收的,是你五十年的壽命!”
    “你的壽命味道真的很好,但是呢,就是不知道你的夫人,是不是舍得,嘻嘻嘻!”
    “說不定這一次被吸之后,你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還沒有到等男子說完,端陽英就沉聲的道:“工玄,聽我的,這一次,吸納我的壽元!”
    “我請你吸納我的壽元!”
    端陽英的話,說的無比的堅決,而鄭工玄則沉聲的道:“英兒,只要我沒有死,他就只能吸納我的壽元!”
    說話間,他的目光落在那陰冷男子的身上道:“吞元老怪,是男人你就沖我來!”
    “嘖嘖,果然是夫妻情深,你們兩個既然如此在乎對方,為什么不讓你女兒將天命交出來!”
    “只要你女兒交出天命,你們一家都可以平安無事,那天命,不是屬于你們這等卑賤的人!”
    “它本來就是赫連神荒公子之物,是你女兒運用卑鄙的手段,奪取了赫連神荒公子的天命!”
    吞元老怪說到此處,聲音帶著一絲冷厲的道:“去吧,你向你女兒發出訊息,讓她從瑯環絕地出來,赫連神荒公子,就會讓你們一家人團聚。”
    “呵呵,天命是他的!實在是好笑,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摸一摸自己的良心!”鄭工玄整個人陡然站起,他手指著那吞元老怪,冷聲的說道:“我鄭家的人,從來不用卑鄙的手段謀取他人之物,但是屬于我們的東西,我們就算是豁出性命,也不會給卑鄙的人!”
    “冥頑不靈!”吞元老怪臉色一變,大嘴張開,就朝著鄭工玄的方向,重重的吸納了過去!
    ……
    紫龍神侯府,一如一頭巨龍,盤踞在大地之上,遙遙望去,這紫龍神侯府上空,龍氣沖霄三千里!
    龐大的府邸后院,一根老藤,盤旋而上,吸納諸天星輝,老藤的下方,紫色的葫蘆,綻放出耀眼的星芒。
    這老藤,雖然不言不動,但是接近老藤的四周,卻好似有萬道共鳴。
    更有一道星辰,從九天之上,射下光柱,直入老藤之中。
    參星境!
    這一動不動,猶如死物一般的老藤,竟然是一參星境的強者,而在老藤的左側,有一老者盤坐其間!
    老者紫眉如龍,整個人,給人一種威嚴浩蕩的感覺,他雖然盤膝而坐,不言不動,但是散發出來的氣勢,比之那老藤,更加的威懾四方。
    老藤閃動,星斗亂顫!
    本來閉目不言的老者,陡然睜開了眼眸,他目視著那顫抖的老藤,聲音中帶著敬意的道:“葫祖,出了什么事情?”
    葫祖這個名稱,在紫雀神朝,并沒有太大的名頭,但是在紫龍神候府,卻一如神圣一般。
    傳說之中,紫龍神候府的第一代長者,因為偶然得到了一枚天生地長的神籽,從而種出了這顆葫蘆藤。
    自從這葫蘆藤孕育而出,就逐漸顯露不凡,也就是百年之間,就已經晉級參星境!
    雖然千年以來,這老藤并沒有突破,但是老藤之中的天地道紋,卻變的更加的濃厚,甚至有人說,只要有時間,這老藤一定會更進一步,成為天地巨孽。
    也正是因為這葫蘆藤的存在,所以整個紫龍神候府在八百神候之中,也處于強勢的位置。
    “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一如輕風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
    這并不是那葫蘆藤在說話,而是葫蘆藤枝葉的震蕩,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在虛空之中生出聲音來。
    老者的眉頭一皺,作為這一代的紫龍神候,老者一直都是以強勢著稱,一般人在面對老者的時候,都有一種畏懼的感覺。
    感覺,如果說這種話的人,是老者的子孫,說不定會被老者暴打一頓,但是這說話的是葫蘆藤,老者不得不重視。
    多年來,應該說從葫蘆藤出生以來,按照紫龍神候府的記載,這天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葫蘆藤說不好感覺的時候。
    “葫祖,出了什么事情?”老者稍微思索,就沉聲的朝著那葫蘆藤說道。
    葫蘆藤搖曳,星芒四散于虛空!
    “我也不知道要發生什么事情,只不過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葫蘆藤的聲音,再次猶如柔風一般響起。
    “是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老者的嘴抽搐了一下,隨即帶著三分傲然的道:“就算是神皇要對我們紫龍神候府動手,也要考慮九分,葫祖你是不是多慮了!”
    按照這老者對于葫祖的了解,只要自己將話語說到這個地步,一般葫祖就不會再吭聲。
    所以正在他準備參悟妙法的時候,那葫祖震動虛空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這一次,感覺真的不是很好!”
    “最近你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
    老者此時的神色中,多了一絲的不耐,不過他的境界雖然和這葫祖差不多,但是作為參星境的巔峰存在,葫祖一個,就可以碾壓他十個。
    而那個孕育著神禁的葫蘆,更是擁有無上神威,他如果惹怒了葫祖,說不定他自己的地位,都要受到威脅。
    “最近家族之中,并沒有出什么事情。”思索了瞬間,老者沉聲的說道。
    “你再仔細想一下!”虛空之中的聲音,很顯然對老者的回答并不是太滿意。
    老者的臉上,已經生出了憤怒,如果不是這葫祖實在是太過強大,他絕對要和其翻臉。
    “沒有了!”老者說道此處,猶豫了一下道:“神荒的天命,被人用卑鄙的手段奪走,現在神荒正在想辦法,將自己的天命要回來!”
    “那偷走神荒天命的,是一個沒有什么靠山的小丫頭,據說他們一家,好似來自卑劣的下界!”
    “天命乃是天定,是你的,想奪都奪不走,我覺得這件事情,你們做得不對!”葫祖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給人一種驚天的威勢。
    聽到葫祖對自己等人的行為不滿,老者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憤怒,但是他還是堅持的道:“那天命,本就應該是我們紫龍神侯府的!”
    “這件事情,我已經稟告了神皇,神皇陛下,并沒有反對!”
    葫祖沒有在吭聲,不過那閃耀著星辰光芒的葫蘆,此時卻好似孕育著無窮的星辰,照耀四方。
    老者看著那葫蘆,既心驚,又艷羨,如果他能夠得到這個葫蘆,在紫雀神朝中的排名,還要上升。
    “隨你們吧!”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此時這聲音之中,卻多了一絲的無奈。
    也就在葫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諸天的星辰和那和大道相應的神禁,陡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正在心中思量如何消除葫祖不滿的老者,頓時就感到自己渾身的法則力量,絲毫施展不出來。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脆弱的都好似螻蟻。
    “葫祖,晚輩對您并沒有不敬,還請葫祖……”已經顧不得自己顏面的老者,大聲的吵著葫祖求饒道。
    可是,那回蕩在虛空之中的聲音,并沒有響起。就在老者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他看到那古藤和正在孕育的葫蘆,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直接抓起,吵著虛空直飛而去。
    葫祖那應對漫天星輝的枝葉,還有那枚已經孕育出神禁的葫蘆,都被帶著朝虛空而去。
    他緊隨葫祖,而跟隨在他身后的,是整個紫龍神侯府。那占地萬丈,一如怪獸盤踞大地的紫龍神侯府,被凌空抓起。
    作為紫龍神侯府的家主,老者是最清楚自己家中的防御,他很清楚,在這紫龍神侯府中,布置著號稱紫雀神朝排名第十的殺陣。
    雖然只是排名第十,卻已經讓不少人艷羨不已,畢竟,也只有紫雀神宮之中,擁有神朝排名第一的殺陣。
    這殺陣,只要是有人侵入,就會自動激發,就算是道禁境界的存在,也難以一時攻破。
    可是現在,這第十的殺陣,竟然沒有任何的生息,這說明什么,說明動手的人,遠遠高于自己紫龍神侯府的實力。
    “大人饒命,不知道我紫龍神侯府有何處得罪大人之處,只要大人說出,我們一定改正。”已經顧不得自己顏面的老者,大聲的哀求道。
    此時,他看到,紫龍神侯府的所有武者,都好似一個個喪家之犬一般,想要拼命的逃脫牢籠,但是那些家族的強者,卻有力氣也難以施展。
    沒有人吭聲,四周一片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