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1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18)      完本感言(09-18)     

隨身英雄殺853 星斗神術

  從慕水城傳送出來之后,鄭鳴的心就冷靜了下來,他站在傳送銘陣的巨殿之外,沉吟了起來。
    按照李慕水所說,從這個不知名的地方到達東荒古地,最少也需要一段時間,這樣一來,自己哥哥能夠等得及嗎?
    不能這樣趕路!
    一瞬間,鄭鳴的心中,就閃過了兩種趕路的方法,一種是使用太上道祖的英雄牌。運用這張英雄牌,自己就可以用神識,籠罩整個紫雀神朝。
    相信這樣一來,尋找自己父母的速度,也回更加的快捷!
    但是,一旦運用神識籠罩這片區域,那爆發出來的力量,可能瞞不過一直都沒有放棄尋找自己的金蓮大圣等人。
    這樣一來,自己不但救不了家人,還有可能讓他們置身于更大的危險之中。畢竟自己只能夠成為二十分鐘的圣人級別存在,而這種情況,金蓮大圣等人,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可是不使用太上道祖的英雄牌,鄭鳴的心中,又難以接受,沉吟之間,他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一張英雄牌。
    袁天罡!
    這張英雄牌,是五年之中,鄭鳴偶爾抽到的,本來,鄭鳴以為這是一張普通的武將牌,但是抽到袁天罡之后,他才發現這張牌竟然是仙俠牌。
    袁天罡是用紅色聲望值抽取的,所以鄭鳴一直都沒有使用,這袁天罡的技能有三四項,但是鄭鳴現在最想要用的,卻是袁天罡的算卦技能。
    星斗神術!
    鄭鳴尋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直接將袁天罡的英雄牌點開,也就是一個剎那,袁天罡的全部技能,就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袁天罡的劍道不錯,袁天罡的修為,也差不多相當于生神境,這些對鄭鳴而言,都沒有用處。
    他直接運用星斗神術,推演自己哥哥和家人的情況,因為鄭亨正在面對追殺,所以鄭鳴第一時間推演了鄭亨的情況。
    兇中帶吉,竟然在距離自己所在的地域有千萬里,孤竹鎮,名字還真的不是太好。
    千萬里的距離,鄭鳴自己趕路,就算是有傳送銘陣,有縱地金光法,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
    按照李慕水的說法,好似有一些地域,因為巨孽橫空,傳送陣根本就通過不了。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決定使用孔宣的英雄牌。作為開天辟地以來天下第一只孔雀,孔宣的速度,雖然比不上那只金翅大鵬,卻也慢不了太多。
    自己手中還有三張孔宣的英雄牌,只要使用得當,二十分鐘之內,應該能夠趕到孤竹鎮。
    打定主意之后,鄭鳴又開始推算自己父母的處境,也就是一念之間,鄭鳴就已經推算出自己父母的行蹤。
    困,自己的父親,此時竟然被人俘獲,雖然在卦象之中,好似也只是有一些小的禍患,但是看到這一個困字,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絲的厲芒!
    父母的位置,鄭鳴推算不出來,這里面,好似有一些東西,干擾了鄭鳴的測算。
    之所以五年之后,才從日升域來到紫雀神朝,是因為鄭鳴本身,要穩固自己的修為,獲得日升域的聲望值。更主要的是,鄭鳴覺得,父母和哥哥妹妹在妹妹師尊的照料下,生活應該不錯 。
    卻沒有想到,父母竟然被困,而且從境遇上來看,還要受到不小的苦難,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但是卻有大兇險!
    這一刻,鄭鳴心頭所有的估算,一下子清除的干干凈凈,他的眼眸之中,更是生出了一絲絲的殺意。
    他不能等!
    就算是金蓮大圣他們出現,就算是在這天地之間露出破綻,鄭鳴覺得,也沒有什么可以猶豫的。
    他緊緊的攥著拳頭,靜靜的等待。
    “聽說了沒有,紫龍神侯府已經下了命令,只要有人誅殺鄭鳴,賞神器一件!”
    “嗯,聽說了,好似還是中品神器,奶奶的,我們要是有中品神器,那絕對能夠成為一方之主。”
    “紫龍神侯府不愧是紫龍神侯府,出手就是大方。”
    “這個你還不明白,那鄭鳴如此大大咧咧的發布任務,簡直就是在打紫龍神侯府的臉,紫龍神侯府,怎么能夠容他活下去!”
    “呵呵,也是,咱們快點尋找鄭鳴,聽說這家伙,近來就出現在咱們這片地域!”
    對于這些人的議論,鄭鳴并沒有放在心上,他此時,正靜靜的等待著袁天罡英雄牌的力量的消散。
    十分鐘,五分鐘,三分鐘……
    孤竹鎮外,一處茅草房,鄭亨正用一個破舊的碗,拼命的喝著水,現在的他,身上破損不堪,更有數十道大小不一的傷口,不斷的滲血。
    按照鄭亨的修為,已經可以辟谷,但是傷口再加上真元的運用,卻讓他整個人充滿了饑餓的感覺。
    他心中清楚,這是因為自己身上傷勢,占用了太多補充到體內的精氣,這才會生出饑渴的感覺。
    一碗最普通的水灌下,鄭亨趕到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就感到自己的心臟部位,好似有無數的小蟲在爬動。
    這種爬動,并不是疼痛萬分,但是隨著這種爬動,鄭亨就覺得自己的神海,在不斷的顫抖。
    甚至,他覺得自己的神海,有一種想要裂的感覺。
    這是一個矮瘦的男子凌空點在自己身上的一指造成的,當時,那一指并不是太過疼痛,所以鄭亨也沒有太放在心上。現在停下來鄭亨才感到那一指的可怕。
    他催動從自己妹妹那里學到的內視之法,就發現在自己的神海一角,已經出現了一層層的青霧。
    這些青霧如網,正在吞噬著神海之中金色的真元,甚至有一些青霧,已經開始腐蝕他的神蓮。
    金色的神蓮,六品的蓮花中,最外圍的蓮花,已經被青色的霧氣所籠罩。現在他催動神蓮,真元運轉的速度,比之以往,慢了一半。
    也就是說,他鄭亨現在,只保持了以往一半的實力。
    這幾十天的逃亡,對于鄭亨而言,就好似一場噩夢,除了紫龍神侯府的人,更有很多不知名的強者,從四面八方對他進行圍堵。
    幸好這些人要抓活的,所以自己才能夠逃得出,要是這些人下死手,鄭亨知道自己絕對沒有希望從圍剿之中逃出來。
    自己好似已經偏離了東荒古地的方向,尋找到妹妹的師尊,不知道到什么時候 。
    可是這些,他都沒有辦法。
    “剛才那壺水,是不是很甘甜?”帶著一絲尖銳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鄭亨整個人就好似一張弓一般繃了起來,此時的他,隨時準備自己最強的一擊,但是他心中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應該處在了自被追殺以來,最危險的時刻。
    在自己的喝水的時候,對手就已經到來,自己卻沒有發現,這只能說明兩個問題。
    一個是自己警覺性下降,另外一個,則是這一次到來的對手修為實在是太高,高到自己根本就發現不了。
    不論那一個問題,對于鄭亨而言,都是一個災難。他讓自己冷靜了瞬間,就凝眸吵著說話的方向看去。
    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眼眸中閃動著炙熱的人緩緩走了過來。此人的相貌倒也稱得上英俊,只不過斜著貫穿整個臉的疤痕,讓他整個人看上去無比的猙獰。
    “鄭亨,我乃是司馬問天,相信你聽說過我的名字!”男子俯視著鄭亨,聲音猶如神音一般在天地回蕩。
    而就在他說話之際,一個巨大的猛虎虛影,出現在虛空之中,黑白相間的猛虎,頃刻之間化成三千多丈,占據了鄭亨四周所有的空間。
    在這巨大的猛虎之下,鄭亨就覺得自己四周的道紋之力,已經完全被封鎖。
    此時的他,根本就用不上半絲的力量。
    法身境!
    鄭亨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苦澀。一直一來,追殺他的,最多也就是生神境初期的強者,借著這些人不殺自己的優勢,鄭亨還能夠逃上一逃,現在,面對法身境的強者,鄭亨趕到,自己已經無路可逃。
    司馬問天頭頂的巨大猛虎,巨爪輕輕的吵著鄭亨的位置一抓,一道無形的光芒,已經將鄭亨包圍,只要這猛虎輕輕的合攏爪子,鄭亨就是死路一條。
    “要殺要刮,系從尊便!”知道自己已經難以逃脫的鄭亨,平靜無比的說道。
    但是他體內的真元,在這一刻,卻快速的運轉起來,他雖然不愿意死,卻也不愿意讓自己成為威脅自己妹妹的工具。
    “殺你這等人物,也臟了我的手,嘿嘿,告訴你,紫龍神侯府對你的賞格,我實在是看不上眼。”
    “之所以今日捕獵于你,就因為有人在天機閣發布消息,說什么只要有人為難你,就誅十族,我非常想要看看,那個叫做鄭鳴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這句話聽到鄭亨的耳中,讓鄭亨整個人都是一震。雖然這百年來,他一直都沒有任何關于自己弟弟的消息,但是這個名字,卻深深的印在鄭亨的心中。
    特別是逃亡的日子,他在很多撐不住的時候,心中都會想,如果這件事情,是發生在鄭鳴的身上,又會是什么樣子。
    這些想法,給了鄭亨力量。現在,他竟然從司馬問天的口中,聽到了自己弟弟的消息。
    “你說的鄭鳴,他現在在哪里?”
    “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你在手,相信他很快就會找回來,到時候,我再將他擒下,你們兩個不可以見面了嗎?”司馬問天說話之間,那巨大的猛虎利爪下壓,只朝著鄭亨的身軀落了下來。
    在這猛虎法身的利爪之下,鄭亨就覺得自己整個人沒有任何的力量,他難以反抗,他唯有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