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52 赫連神荒

瑯環絕地外三千里,瘋狂的烈焰,燒烤大地!
    大地赤紅如鐵,一縷輕風拂過,就是一道火焰,一如火龍,在虛空之中咆哮。
    這里只是瑯環絕地的外圍,洶涌的火焰,就炙熱如此。赤紅的大地上,沒有任何的生靈。
    但是,就在這被躍凡境之下的武者視為絕地的地方,一座紫色宮殿,卻一如神宮一般,高懸在虛空之上。
    宮殿的四周,一道道若隱若現的道紋,就好似一條條的神龍,在虛空之中搖動,如果有躍凡境之下的武者,看到這些道紋,恐怕都會為之發狂。
    而遙望宮殿,更不時有穿著珠玉的神女,托著各種各樣的神饌佳釀進進出出,更有身披金甲的神將,一動不動的屹立在宮殿的四周。
    不過,此時的宮殿之中,卻沒有任何的生息,那些被人羨慕的神女,一個個都好似謹慎的小鵪鶉,生怕自己發出任何的生息,從而惹的自己的主人不高興。
    足足有十數丈高的紫色神龍寶座上,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面容英俊的男子,正盤坐在上面。
    這男子身穿紫色的袍服,三條紫色的長龍,彬彬如生的盤踞在他的衣衫之上。隨著男子眉頭的變幻,這三條紫色的長龍不時的發出一聲聲龍吟。
    衣衫上繡龍,在紫雀神朝中,只有頂級的神候,才會擁有這般的榮譽。
    如果讓對紫雀神朝衣著有研究的人來此,光看衣著,就能夠看出此人的來歷。
    紫龍神候府世子,三十六天柱之一赫連神荒!
    赫連神荒的臉一如冰霜,他漠然朝著一個遠處的侍女掃了一眼,那侍女本來手持銀瓶站在一邊,突然被赫連神荒看了一眼,吃驚之余,銀屏掉落。
    那侍女驚的直接跪在了地上,并大聲的哀求道:“請……公子饒命,我不是……”
    還沒有到呢個那侍女說完,赫連神荒就朝著那侍女揮了揮手,幾個金甲的武士,快速的沖了過來,將那侍女帶走。
    雖然金甲的武者和侍女也認識,但是都知道現在公子的心情并不好,所以他們并不想因為一時的憐惜,讓自己也丟了性命。
    赫連神荒的心情不好,是從五年前開始的,當時,三十六道天命降臨紫雀神朝之中。
    而這些天命的降臨,對于所有的武者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機遇。只是天命擇主,很多人雖然心中擁有著雄心壯志,但是卻并沒有被天命所選擇。
    天命所歸,選的是年輕的武者,而整個紫雀神朝,最強的年輕一代武者,就是三十六天柱。
    三十六天柱的意思,就是這些年輕的武者,終有一日,將猶如鎮壓整個紫雀神朝的天柱一般,撐起紫雀神朝。
    三十六天柱,不但是天之驕子,更被無數人視為紫雀神朝未來的巨孽高手。
    赫連神荒在三十六天柱之中,排名雖然不靠前,但也不是太落后,他排名在十九位。
    對于這個位置,赫連神荒雖然并不喜歡,但是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因為其他人,特別是排在他前面的那些人,無論是身份還是修為,都遠在他之上。
    三十六道天命,有三十五道,都落入了三十六天柱中人的身上。唯有一條天命,卻落在了一個叫做鄭妃暄的女子手中,這讓赫連神荒憤怒不已。
    因為,他就是三十六天命之中,唯一沒有得到天命的人。
    在確定他沒有得到天命之后,各種各樣的傳聞,從四面八方朝著他涌了過來。一些本來就和他不對付的人,甚至說他濫竽充數,根本就不配成為天柱之一。
    這讓赫連神荒憤怒不已!
    和這些謠言相比,赫連神荒更注重的是實惠,沒有了天命的加持,他的修為增加就慢了起來。
    當然,這個慢,是相對而言的,對于普通的修煉者而言,他的速度,依舊是讓人感到望塵莫及的。
    但是和那些天命所歸的同代人物相比,他赫連神荒的速度,慢的太多了,甚至他在三十六天柱之中的排名,已經落到了最后。
    這些讓他無比的憤怒,他覺得,那落入鄭妃暄身上的天命,本應該屬于他赫連神荒。
    不,那本來就是他的,是那個女子,用卑鄙的手段,奪取了本應該屬于他的天命,他不能饒恕這個女子,他要將屬于自己的天命拿回來。
    在家族的支持下,赫連神荒讓那個師尊不知所蹤的女子,失去了宗門的庇護,讓她走投無路!
    可是,就在一切都按照赫連神荒自己策劃的計策進行的時候,那個看似柔和的女子,竟然直接將自己生生的自封在了這瑯環絕地之中。
    瑯環絕地,紫雀神朝十三絕地之一,當年被鎮壓在這里面的人,要不是大兇大惡之徒,要不就是巨孽人物。一旦進入,想要出來,是難上加難。
    女子雖然沒有進入瑯環絕地的中心區域,但是赫連神荒想要擒拿那女子,已經是不可能。
    因為就算是法身境的強者,此時強行進入那絕地之中,最終也是十死無生。
    他赫連神荒的家族最強者,也不敢硬闖絕地,畢竟在這里,墜落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
    此時,赫連神荒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讓這個女子自己走出來,只有這樣,他才能得到天命。
    如果這個女子,硬是不出來的話,那么天命說不定就會和這女子一起留在瑯環絕地。
    這種情況,是他赫連神荒最不愿意看到的,因為這樣,他就真的要成為不少人眼中的笑話。
    畢竟,吃不到肉,反而弄了一身騷的事情,是瞞不住的!
    本來,赫連神荒以為,瑯環絕地玄冰赤火之力輪轉,這個女子堅持不下去,卻沒有想到,他等待了半年的時光,那個女子依舊沒有半點的生息。
    無奈之下,赫連神荒就開始在女子的家人身上下手,女子的父母,都只是剛剛達到躍凡,對赫連神荒而言,實在是太簡單了,只是一動手就抓了過來。
    只是這女子的哥哥,雖然修為并不是太高,但是卻奸猾的緊,一直都沒有得到。
    而那女子的父母,還不是一般的倔強,無論如何的威逼利誘,他們都不會向瑯環絕地之中吭一聲。
    當他使用手段將女子父母被擒的消息傳遞給那鄭妃暄的時候,他的父母卻大聲的告訴鄭妃暄,如果她膽敢出來,兩個人就立即自殺。
    這種決心,已經讓赫連神荒很惱火,更惱火的是,那女子的腦子也很聰慧,好似知道只要是自己出去,將天命送給赫連神荒,那么自己一家就是死路一條。
    所以她堅決不出來,這僵持,也一直在繼續。
    赫連神荒的脾氣,越發的暴躁,稍微不如意,就開始殺人,這讓那些伺候他的人,一個個戰戰兢兢。
    “你說什么?”赫連神荒的目光落在一個給自己匯報的下屬身上,那森森的殺意,讓那下屬的身軀,顫抖的越加厲害。
    “公子,小的只是將那鄭鳴的任務給您稟告一下,那些話,和小的沒有關系啊!”有著化蓮境初期修為的下屬,聲音顫抖的無比厲害。
    赫連神荒一揮手,一個巴掌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而那下屬此時卻露出了一絲的喜色。
    雖然挨了打,但是熟悉赫連神荒性格的他,卻知道這一次,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鄭鳴是什么人?”赫連神荒收回自己的手掌,聲音中帶著一絲壓制不住的憤怒。
    那下屬趕忙道:“公子,這鄭鳴是什么人,屬下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在慕水城的天機閣發布了任務,說誰如果幫著咱們擒拿鄭亨,就誅滅十族!”
    “十族,真事好大的口氣!”赫連神荒的眼眸中殺意閃動,他是一個很好面子的人,現在運用了這么多的手段,還是沒有得到天命,已經讓他憤怒不已。
    現在,他的屬下,運用紫龍神侯府的權威發布任務,竟然被人用同樣的方式反擊,而且說的是那樣的不給面子,這簡直就是在打他赫連神荒的臉。
    他相信,三十六天柱之中的其他人,一定已經得到了消息,這些人雖然沒有掀起任何的風波,但是可以想想,他們在等著看著自己的熱鬧。
    “混賬東西,連一點小事情都辦不好,滅十族,好大的口氣,我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跪在地上的下人,身軀在顫抖,他在得到消息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赫連神荒的反應。
    果然,自己家公子的反應,和自己想象的一樣,這讓他心中的恐懼,平增了九分。
    “傳令下去,在天機閣發布任務,無論是誰,只要能夠誅殺鄭鳴,我赫連神荒,送他中品神器一件!”
    赫連神荒的話一出口,那下人的臉就抽搐了一下,中品神器,那可是中品神器啊!
    在偌大的紫雀神朝,神器雖然不能說少,但是對于大多數的修煉者而言,他們的夢想,也就是有一件神器。
    只是,很多人終其一生,最終也見不到神器的影子,現在,赫連神荒竟然一下子懸賞一件神器。
    還是中品的神器!
    這種獎賞,足足可以讓一些小門派瘋狂,甚至一些處于中層的宗門,也會為之出手。
    參星境的高手,可以不在乎神器,但是法身境的強者,那是沒有一個嫌棄神器少的。
    “屬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