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847 銘神策

  慕水城!
    鄭鳴看著這座高有百丈的巨大城池,真是感慨萬千,而這城池的四周所布下的銘陣,更是讓鄭鳴不由自主的心生忌憚。???????W?W·
    這是鄭鳴來到紫雀神域見到的第一座城池,在被傳送進了紫雀神域之后,鄭鳴就發現自己處在一座荒山的中間。
    對于這紫鵲神域沒有半點了解的鄭鳴,認真的觀察了一番之后,就選定了一個方向走。
    一路上,鄭鳴并沒有計算自己究竟走了多遠,按照他的腳程,走了半日時光,才來到了這座慕水城。
    這一路上,鄭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對這紫鵲神域的體悟上。和神性青螺說的一樣,這里的靈氣,足足是日升域的十倍,更重要的是,這里的天地法則,更加的清晰,體悟起來,也變得更加的容易。
    把守城門的士兵,都有著五品以上的修為。而在日升域,一座普通城池的把守士兵,最多也就是十三品。
    而那個十三品的武者,還是他們的小頭目。
    熙熙攘攘的來人,除了一些婦女和孩童之外,基本上都是武者,甚至其中還不乏三品武者的存在。
    這一刻,鄭鳴才真的有點明白,為什么此地會被稱為神域。如果將日升域比作凡間,那么此地,就是武者心中的仙域。
    他漫步走向慕水城的大門,要想對這個慕水城有一定的了解,那么最好的辦法,就是進城找些書看一下。
    鄭鳴是來此地尋找親人的,他現在要做的一切,就好像大海撈針,了解一下本地的情況,對他而言,是當務之急。
    “閣下請留步!”一個身穿白色銘文鎧甲的士兵,在鄭鳴就要入城的瞬間,攔住了鄭鳴的腳步。
    “請出示您的銘神策!”士兵在鄭鳴目光看來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一顫,頃刻之間,他說話的語氣,就柔和了許多。?·
    銘神策?
    鄭鳴哪里知道什么是銘神策,他有些疑惑的看向那士兵,雙眸之中,更是生出了絲絲彩光!
    攝魂魔眼,鄭鳴從蜀山仙俠牌的一個魔頭身上,得來的一種神通,雖然那魔頭人物并不是太出名,但是鄭鳴在抽到這攝魂魔眼之時,卻硬生生的運用了數百萬的黃色聲望值,硬生生的將這攝魂魔眼,直接砸到了大成級別。
    一眼看出,同為生神境的武者,都要著鄭鳴的道,更不用說一個還不入躍凡境的武者了。
    “銘神策乃是神朝發給武者的等級評定,每一座城池,只要有武者想要進入,都要運用銘神策!”
    士兵雖然看似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實際上他的心神,已經被鄭鳴控制。
    “用銘神策不是挺麻煩嗎?”鄭鳴笑吟吟的道。不過他的心中,卻有點不平靜,雖然這銘神策聽起來挺普通,但卻讓鄭鳴感到了紫雀神朝的恐怖。
    這是紫雀神朝控制武者的一種手段,雖然這種手段,擁有巨大的破綻,但是能夠將這個手段推行下去,可見紫雀神朝,就非常的不簡單。
    “如果沒有銘神策呢?”鄭鳴自然沒有銘神策,他如果此時想要蒙混過關,也容易的很。
    但是他想要在這紫雀神朝尋找自己的親人,入城這種事情少不了,每一次使用攝魂魔眼,太麻煩不說,而且還容易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大人您沒有銘神策,可以辦理一個!”衛兵朝著遠處一指道:“擁有了銘神策,可以給你帶來很多方便!而您一旦戰力達到了一定地步,更可以獲得王侯之位!”
    鄭鳴朝著那士兵笑了笑道:“你領我過去?”
    辦理銘神策的地方,就在城門口的不遠處,坐著一個看模樣有著躍凡二境的武者,此時這武者,正拿著一本銘文書籍端詳。? ?·
    看到鄭鳴走來,他豁然抬頭,運用一種觀測之法朝著鄭鳴掃了過來。一個瞬間,這武者的臉上,就升起了一絲驚恐。
    因為他的觀測之法,竟然觀測不到鄭鳴的修為。
    對于這武者而言,能夠讓他觀測不出修為的,除了特殊的功法之外,那就是修為在他兩個大境界之上。
    “晚輩拜見前輩!”躍凡二境的武者,只是遲疑了剎那,就趕緊從椅子上站起來,恭敬地說道。
    躍凡境的武者,在日升域,那都是高高自上,就算是一國之君,在面對躍凡境的時候,心里也免不了發怵。
    但是此時,這位躍凡二境的武者,卻在這里守城門。不,他的地位,應該比守城門的衛兵強上十倍,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鄭鳴淡淡點頭道:“我一直在宗門修煉,還沒有得到銘神策,你幫我辦一個。”
    這一次,鄭鳴并沒有立即施展攝魂魔眼,而是淡淡的說道。
    男子恭敬的道:“前輩請稍等!”
    說話間,男子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塊無色的石頭,恭敬的遞給鄭鳴道:“前輩用功力催動這星雨石,晚輩好給前輩評定等級!”
    評定等級,鄭鳴一笑道:“這等級有什么分別嗎?”
    “按照神朝的規矩,唯有躍凡境的武者,才有資格擁有銘神策,而躍凡境和其他境界的銘神策,也各不相同。”男子說到此處,忍不住有些自得的道:“在神朝之中,躍凡境以上的武者,可以獲得士的稱號!”
    “作為一個士,每年可以獲得王朝賜下的元道石一枚,而化蓮境的前輩,則可以獲得爵位,甚至可以隨意占據一塊無主的山峰,作為自己的靜修之地!”
    “而元道石,可以在修煉之時,幫助領悟天地大道。”說話間,那男子猶豫了一下,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枚元道石遞給了鄭鳴。
    鄭鳴接過元道石,就覺得四周的天地,好似離自己更近了不少,那四周的天地規則,也更清晰了幾分。
    這東西還算不錯,如果能夠送到下屆,給自己的弟子親人弄上一些也不錯。
    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剛剛準備將元道石還給那躍凡二境的武者,元道石卻在他的手中,直接化成了碎末。
    這一刻,鄭鳴心里突然冒出來一種古怪的念頭,暗道,難不成自己剛剛來到這紫雀神朝,就遇到了碰瓷的不成?
    而那躍凡二境的武者,此時卻露出了一副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他的心在滴血。
    作為一個躍凡境的武者,他一年的時間,也只是有一顆元道石賜下,這一枚元道石,他只是用了三次,以后還能夠用三十次,卻沒有想到,在這位前輩的手中,竟然直接化成了粉末。
    當然,在倍感可惜的同時,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也充滿了敬畏,也就是一個瞬間,就將能夠增加修煉速度的元道石化成碎末,這位前輩,該是何等的強橫。
    “前輩不用愧疚,碎了就碎了!”一咬牙,躍凡二境的武者強笑道。
    鄭鳴摸了摸下巴,這要是遇到碰瓷的,他有一百個辦法對付,但是現在,此人的表現,說明是自己不小心,將人家的東西給弄壞了,鄭鳴可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
    他沉吟了瞬間,就想到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好像有一件低級的銘器,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弄到的戰利品,留著也沒有用,不如賠了算了。
    因此,他念頭閃動之間,一柄銘器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長劍雖然只有一個銘文,但是閃閃的寒光,還是讓不少人的心頭顫抖。
    “此物我也不用,你拿去好了。”
    那躍凡二境的武者,看到鄭鳴拿出來的銘器長劍,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不過隨即就淡定了許多,像鄭鳴這等他根本就看不出來歷的存在,一柄銘器長劍,對他來說,真的算不了什么。
    “前輩,這銘器長劍雖然只是下品,但是價值最少要十塊元道石,您給的太多了。”
    男子并不是不想接過來,實在是他不敢糊弄鄭鳴,這個年輕的男子站在他面前,給他一種一如高山河岳的感覺,這等人物,他實在是不敢得罪。
    鄭鳴一擺手道:“你拿著就是了。”
    說到此處,鄭鳴突然道:“在這慕水城中,消息最靈通的地方是哪里?”
    “前輩,在整個神朝之中,消息最靈通的,自然是血衣衛,只不過一般人不敢從他們那里打探消息。”
    躍凡二境的武者,在接過鄭鳴遞過來的銘器長劍時,整個人變的神采飛揚,對他而言,十幾個元道石的銘器長劍,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所以對鄭鳴這個金主,也越發的恭敬道:“一般躍凡境之上的武者需要消息,都要去聽天閣,那里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前輩甚至可以讓他們幫你發布消息。”
    “不過,這是需要元道石的!”
    鄭鳴點了點頭,又和這個躍凡二境的武者交談了幾句之后,就準備催動手中的石頭,好給自己弄一個銘神策,以后方便。
    “你說化蓮境可以占據一座山峰,那一個生神境又有什么待遇?”
    “生神境,神朝對于生神境的待遇,晚輩也不是太清楚,不過聽說……聽說只要是生神境愿意加入神朝,最少可以成為一城之主!”
    說話間,他手指著上空,輕聲的說道:“本城的城主,就是生神境的強者。”
    鄭鳴笑了笑,沒有再問,他的手掌,直接沖出了一股真元,灌入了那石頭之中。
    石頭在真元灌入的剎那,鄭鳴就感到了一股熱力,但是在這一刻,那石頭的顏色,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躍凡二境的武者,同樣緊緊的盯著鄭鳴手中的石頭,心中猜測這位前輩,究竟是什么樣的修為!